太恒驚塊──鄉思片斷之一

作者/雙江‧楊國粹

民國三十八年,盧逆變節投降,是雲南恥辱的年頭。

就在這年的古曆八月十四日,雙江民眾反共自衛總隊前敵指揮部一道召集令,我掛上那隻多年隨身自衛的德造二十響手槍,帶領家裏的用人黃扎妥,背著簡單的行李文具星夜趕往正氣塘報到,臨行老祖母給我一個小布袋,裝著一塊氷糖和半節人參。

踏看灰白的月色,從東來老家的後山沿著崎嶇的山路,爬坡越嶺穿過雙緬交界的天生橋,前面就是李家碑,時間已是半夜十二時,遠處傳來疏落的槍聲,顯示已揭開戰爭的序幕。

前敵總指揮楊成之將軍已得情報,先遺第一大除葉家寶所部已逼近目標,大約在匪軍不抵抗之下,順利佔領太恒鎮,馬上下令,就地在李家碑紮營,機砲大隊及政工除於天亮以後向前推進支援。

李家碑位於曼龍坡頭,是雙江前往緬寧太恒必經要隘,歷來就是土匪常常出沒之處,山勢險惡,居高臨下,對太恒鎮四週平原一目了然,是兵家必爭之地,前敵指揮部設營於此,乃是最好的據點。

第二天,大陽冒山,機砲大隊奉令進駐太恒鎮高地籠岡山,大隊長馬玉堂報告指揮部按:原訂計劃,第一大隊葉家寶佔領太恒鎮,第二大隊劉繼元佈陣老街子,第三大隊劉繼唐陣守白對門,預備大隊黃子書暫駐上旋鬧。陣勢擺定以後,政工隊李德茂、彭渭蘭、李值陽等我們四人進入太恒鎮張貼告民眾書,四處聚眾演講並修改匪軍標語。

實行「共產主義」,改為實民主義」

大家一起「挖×根」改為大家一起「挖毛薯」。

打倒「蔣介石,擁護毛澤東」,改為打倒「毛澤東,擁護蔣介石」。

跟著「共產黨,有飯大家吃」,改為跟著「國民黨,大家有飯吃」。最省事的一條只改了一個字,「吐苦水,挖苦根,窮人就翻身」改為吐苦水,挖苦根,窮人就翻「根」。

我們四五個人忙了半天,把整個太恒鎮的妖氛全部掃蕩,所有居民精神復活一片歡騰,除了吃飯大隊,小鬼隊,罵街隊,武裝小組一時消聲匿跡,扭秧歌也沒有了,出來的都是內心堅決反共的地方人士,首先跟我們合作最好的,要算被匪殺害的王鎮長,他的兒子王道先,八面奔走,開倉供糧,每一大隊送二隻豬一條牛,歡迎政工隊在他家大客廳辦公,是我們反攻勝利一切如意的一天。

太恒鎮本來就是雲南邊區的一個小山城,五天一街大家到這裏來做生意買賣,交通運輸全靠人力馬匹,郵電設施更談不上,軍事情報均由人手傳遞。原訂八月十五雙耿聯軍一擧消滅緬寧城匪軍一個營應無問題,但在我們攻入太恒之後,耿馬緬寧兩地動靜,情況不明,雙江部除似有孤軍深入之勢。而且這幾個大隊長都是雙江簡師前後期同學,雖有領導羣眾的能力,而無軍事作戰的經驗,老是埋怨總指揮俊有膽量不敢進城,冷言濕語,的的咕咕硬逼指揮部移駐籠岡山,在情報不靈狀況不明之際,還要逞一時之勇向緬寧城罷軍營部進軍。三個大隊不待決策,不聽命令於第三天吃過早飯即由劉繼唐率領第三大隊先頭出發,並派驍勇善戰武器精良的第八中隊為前鋒,中隊長李福厚自任機槍射手領軍向太恒北方分水嶺挺進,行軍不到三十分鐘,在松坡涯口即與匪軍遭遇,一聲開槍,匪軍民兵蜂擁而來,機關槍開始點名,咯咯咯……咯咯咯……匪兵一個兩個三個倒下,四個五個六個又倒下,十個八個二十個也倒下,李福厚的眼前只見人人人不斷衝來,死死死先後倒斃,一彼又一波的人海戰術,兩個彈藥手所有的子彈全都打光了,機關槍也夾壳了,李福厚的手也酸了,心也寒了,前面山坡上全是死人、死人、死人,血水、血水、一片、一片他兩眼一黑,只好把機槍一甩想法逃命,回頭所有的弟兄一個都不見了,他一個箭步梭進濃密的森林,坐下來打不出主意,到底怎磨辦?逃命,命有幾條呢!

這時,太恒鎮的四週已聽不到步槍聲,整個空間是隆隆的八二砲和六○砲交織的音浪,其中還夾雜著刷啦啦刷啦啦的馬克心重機槍的嘶吼,這個多災多難的山城已是山搖地震馬上就要陷落了。雖然我們的機砲大隊也不斷的還擊,畢竟數量不成比例太懸殊了。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我們攻入太恒以後的三天兩夜,匪軍即由六百里以外的雲州城趕來一個野戰軍加強營全部重武器裝備,據說有八門八二砲,十二門六○砲,二十四挺重機槍,完全以壓倒勢的火力吃定雙江民兵,果不其然我們四個大隊一千多人,除了黃子書預備大隊提前撤退安全離臉外,其餘一二三大隊全被包圍在太恒鎮,籠岡山指揮部更是主要攻擊的目標,這無疑是陷入共匪慣用的口袋戰術。這天從早上七點開始至下午三點槍聲停止,短短八個小時一場慘烈混戰之後,我軍兩百多人陣亡,三百多人被俘,真是屍魂遍野,鬼哭神號,陰風慘慘,全軍覆沒,除第一大隊長葉家寶幸存脫險,二三大隊長劉繼元劉繼唐,機砲大隊長馬玉堂當場陣亡,楊總指揮成之所幸子彈留情只受輕傷,埋在死人堆中未被發現,在當天半夜以後,死裏逃生同到雙江。難料驚魂未定,匪軍迫擊部隊乘勢反行,十七日拂曉兵分兩路直衝雙江,埧糯、東來兩地這裏有敗軍集結又被包圍。太不幸那些剛從槍林彈雨中衝出重圍九死一生逃抵埧糯的敗將殘兵再遭屠殺,其中第一副大隊長李藍平及太恒反共首領主道先為匪生擒活捉,當天解回太恒,李藍平做了匪軍陣亡官兵蕭連長等三十餘人的祭品,當場槍斃示眾,王道先就有罪夠受了,除擴大公審一一表演共匪所有的酷刑,圍紅鍊子,上老虎轎,刺指甲,放耳蟲等受盡皮肉之苦,最後是集合一百個民眾,每人割下他的一塊肉而氣絕了。

寫到這裏,不寒而慄,心有餘悸,太恒驚魂,不堪回首,但很慶幸當年政工伙伴李德茂、李恒陽、彭渭蘭我們四人再度脫臉,歷盡艱辛,安全到了臺灣。

│七十三年十月十九日於桃園龍岡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