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出版雲南反共大學校史?

作者/譚偉臣

反攻雲南 媲美護國

人不讀史、與畜何異?然讀史易寫史就難了。護國史乃唐公繼堯領導護國滇軍打倒袁世凱,成再造共和之功。就好的一面講:吾滇以一隅而抗天下,不計利害為天下先,拯救國命於垂亡、首開數千年歷史之創局。連昧著良心寫護國史的梁啟超都承認:「雲南首義護國,應為全民感謝」。 國父孫中山先生更於民國五年自上海致電黎元洪總統及國會,建議將每年十二月廿五日雲南首義日、明定為「國慶紀念日」。忝屬滇人,自感無上光榮。如就另一面來檢討;唐公為達鬥百日春夢破、民國死復生」之目的。吾滇籌備軍費、「羅掘之苦、擧鼎絕臏,征募丁壯、川流不息」。單以蔡松坡率領入川之滇軍第一軍,其死亡兵額就不下十餘萬人。李烈鈞率出黔桂之臢軍第二軍,和唐帥自兼之滇軍第三軍,作戰死亡人數亦不下十萬。滇胞毀家以助軍餉,殉國而遺孤寡!俟倒袁成功,全省經濟枯竭,家苦無告,廿年尚不能復原。如此扶危定亂,僅換得一個「國定紀念日」還日漸變質,最後終被取消了,康有為說「我命梁首義的」。梁啟超說:雲南首義是他叫蔡松坡去做的,再加上小鳳仙的黃色渲染,硬歪曲了護國史實。忝為滇人,又能無錐心泣血之痛?

反攻雲南,何以言媲美護國?由於歷史的錯誤,造成世界第二次大戰的不幸結局,而導致中國大陸沈淪。二次大戰的合理結局應埋葬的是蘇俄。納粹法西斯自取減亡。歐洲恢復正常秩序。世界重建永久和平。亦如一九四○年德國部份將領有意罷黜希特勒所提出者然。惜當時英德烈戰、爾虞我詐、各盡其能、非但德將建議未被採納,連納粹第二號人物赫斯駕機投英,亦被誤為詐降而予監禁。坐失與德言和?聯合對付蘇俄。即因此,蘇聯得以坐大,左右世局。尤其「雅爾達協定」;予蘇俄出兵我國東北,扶植中共匪幫,竊踞整個中國大陸。世界自此,迄無寧日。而造成歷史錯誤的世界二次大戰罪魁│希特勒、和製造共產鐵幕危害世界自由和平的馬、列、史、毛諸酋,如站在醫學立場言,他們都是一羣「早發性的癲狂病患」。就連在「雅爾達協定中」;不惜犧牲我國主權去示惠蘇俄的美國總統羅斯福,當時亦因衰病侵襲,精神崩潰所造成。因此只好藉氣數和天意來解釋了。

綜觀上述,顯見謹國之役,與反攻雲南,同為世界所注目所關切之大事。甚對中華民國之存亡絕續,皆關係至大。唯前者已竟再造共和之功,後者尚未完三造民國之志。前者係在本國本省經多年臂劃始興兵,不過數月。全國各省,紛紛響應,倒袁成功。後者係在異域倉促成軍,以極劣勢極少數之兵力去反攻大陸,收復雲南有十餘縣市。一夜之間,震動世界。促使美援斷絕已久,且不惜落井下石發表「白皮書」之美國政府,亦另眼相看,間接有促派第七艦隊協防臺灣、即恢復大量軍經援助國民政府。使在危而復安的政府更強大起來,聯合國席位穩如泰山。非但中共不敢越臺灣海峽雷池一步,更牽制西南各省匪軍四十餘萬不敢調去「抗美援朝」。藉以抒解以美國為首之聯軍在韓戰所受國際共黨「人海戰術」之巨大壓力。

我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博士、於聯合國大會上盛讚李彌將軍為「中國的加里波第」。良有以也。

總之:復興基地之得以從容建設、吾人今日之能享受五千年所從未有之繁榮富裕生活、固屬政府正確領導和擧國上下之奮發圖強固之功。如追本朔源:則李彌將軍領導下的雲南省政府、雲南反共救國軍、雲南反共大學等亦不無微勞。說可媲美護國,應無疑義。惜被聯合國向政我府施加巨大壓力、將反共的雲南省政府撤銷,將雲南反共救國軍撤來臺灣、李彌將軍亦垂志伏櫪,積鬱竟攖二豎、幸尚留有反共之根基於泰北,此一長達三十六年的血淚史實,正如總統府資政陳立夫先生在拙著中所題:「大而能容、剛而不屆,中而無偏、正而遠邪,斯四者,為中華民族之特性,故反共復國之奮鬪,雖至蠻荒絕域,亦不終止,此一史實、不容湮沒、記之者、所以為後人示教範耳」。

反共大學 擧世矚目

雲南反共大學,何以會擧世矚目?可分下列幾點:

一、為何要成立雲南省反共大學?

民國卅八年十二月初,李彌將軍及余程萬,龍澤滙兩軍長,奉命飛成都晉謁 領袖蔣公。奉面諭:「回滇後與主席盧漢同心協力、鞏固後方」。十二月七日偕總統府秘書長張覃暨余龍二軍長同返昆明,一下飛機,就被盧漢囚禁在省政府,以同向共匪投誠相脅。炳公(李彌將軍李炳仁,下同)不從,八軍、廿六軍、憲兵十八團、遂向昆明猛攻,盧漢招架不住,遂釋放李彌將軍炳公,既出即令各軍加強攻擊,盧逆情緊,又釋放出廿六軍軍長余程萬,師長石補天,二人一見廿六軍就命其後撤,八軍和憲兵團不明究竟,亦隨之後撤、攻佔昆明之計,便功虧一簣。良堪嗟嘆!翌日(十二月八日)盧漢叛變、整個中國大陸、即隨之淪入鐵幕矣。

其餘國軍,於卅八年底,或自青島、舟山,或自滇南、海南島,先後俱撤來臺、澎、金、馬復與基地。

盧漢一叛變,國府即特任李彌將軍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後兼滇黔綏靖主任。奉命隨參謀總長顧祝同,飛西昌與胡宗南將軍商西南攻防大計前,即令八軍,廿六軍轉進至滇邊,實行「游擊復國計劃」。卅九年二月間。八軍李國輝團跟進廿六軍譚忠團。先後到達滇邊。不幸在大其力與緬甸國防軍發生陸空大戰、因八軍張福生營第七連長鄭德源(山東人)架馬克沁重機槍擊落緬甸室軍副總司令及陸軍高級將領多人所乘的戰機,機毀人亡。招致緬陸空兩軍的傾巢來犯,激戰數月,大敗緬軍,震動世界。世人始知中華民國還有一支由李彌將軍領導的滇邊游擊隊是百戰不敗的反共救國軍。我國反共困境,乃得漸漸復甦。

經友邦多方斡旋,我不追擊緬軍,雙方同意以滇緬邊區之薩爾溫江為界,炳公遂將省府和總部遷至猛撤。為反攻大陸,消滅共匪收復國土,解救同胞,恭迎 領袖蒞滇坐鎮指揮滅共復國之聖戰起見,特創辦此「雲南省反共抗俄大學」。

二、反共大學與一般大學有何不同?

雲南總部有五位中將級的副總指揮│依到職先後為:呂國銓、邱開基、李則芬、柳元麟、蘇令德。未幾,邱因事返臺灣,政府派李文彬中將補其缺。呂兼廿六軍軍長、李文彬兼北區指揮官,李則芬兼反共大學教育長(沙拉陸空大戰時又紫南區指揮官),柳主持曼谷後方聯絡,只有蘇兼副校長住總指揮部,每當炳公返臺述職或參加國際軍事會議不在總部時,由其代理總指揮及校長職務。謹將蘇副校長賜函節錄如左:

「……一面設立反共大學,先組訓所轄各部隊軍事及行政、財經幹部,用以健全部隊堅強基幹。再徵集各方華僑青年、擴大訓練、備為將來敵後反共發展之用,所以反共大學的特質與一般的大學不同……」。

由此可知,這是一所「國際性的大學」。是不分國籍,不分種族的自由反共學府。除儲訓雲南省政府,光復大陸、統一接收、重建雲南地方政權所須的各種幹部,和集訓雲南反共救國軍各種幹部外;並為東南亞各民主自由國家代訓反共幹部。結合所有力量、保衛東南亞的自由民主,並保衛我「大西南第一自由反共反攻基地」。

三、保衛大西南反共基地的貢獻

三十多年,來先後期同學,和他們的子孫,為擁護政府反共復國國策,從不惜拋頭顱,灑熱血,與中共匪幫,和緬軍、緬共、泰共、星共、馬共、越共、寮共、多面作戰。其中以突擊匪區、沙拉、猛布、猛東、猛畔、邦央、羊坎、頓東、猛丙、江拉、金三角、諸戰役、暨民國四十七年七八月間,為配合八-一三金門砲戰,第二度反攻大陸,攻入雲南省之鎮越,佛海,瀾滄等縣境,皆名聞國際。並導發了匪區西南各省,風起雲擁的抗暴高潮。全世界的新聞媒體,曾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向全人類報導過這些同一的珍聞,或以文圖並茂見長,或以聲光取勝友臺,莫不冒生命之安危,而深入蠻荒來採訪。

四、聯合國強制撤軍擧世更矚目

民國四十一年春,中共和親共的緬甸,在滇緬邊區劃界。中共竟以無恥的賣國行為,仿宋朝燕雲十六州割契丹故事,將中(中華民國)英未定界之土地(即救國軍所在地)割給緬甸,作為緬甸去聯合國告洋狀,和進犯本軍之藉口。又引起長達數月之陸空大戰。

四十二年二月廿三日,炳公奉召返臺述職後、國際壓力太大,就未能重返滇邊領導矣,就在此時;中共、緬共、緬甸全國陸室軍、暨緬甸高價顧來的印度阿三、尼泊爾兵團(此為國際殺手之傭兵組繳),兵分五路、進犯我省府和總部,四月份、敵軍主力、在沙拉被我反共校軍殲滅。以機槍打下緬甸戰機、內有緬甸高官,和中共高級顧問多人喪生。校軍以戰利品(槍砲彈藥馬匹等)裝備自己,北上支援北區作戰,先後將五路犯敵一一擊潰。因此擧世更矚目了。

聯合國四十一年十月開會,竟顢頇無能糊塗決議,以五十九對零(中華民國棄權)通過了緬甸要求我撤軍案,聯合國大會此一自毀反共長城之乖張行為,經反共大學教育長率團去曼谷四國委員會談判很久,並上書美國務卿,東南亞反共聯軍諸代表亦上書聯大申訴,不過緬甸政府給了這羣代表相當的好處,所以不得不玩弄縱橫捭闔之妖術。尤其美國副總統尼克森、向我國政府、橫施壓力、 領袖不得已,才忍痛撤軍。先後撤來臺灣八千多人。更是震驚世界的大事。

永不撤退的校軍,由第四期一二大隊長段希文,李文煥兩將軍領導下,堅決為政府保衛著反共軍以血汗換來的大西南第一自由反共反攻基地,雖淪為友邦反共傭兵,亦在所不辭。這就是國人所謂的「泰北難胞」。卅多年來,他們在滇緬泰寮越棉邊區的一擧一動,同樣引起世人的注目,如為泰政府剿平考牙山盤踞廿多年的五六千泰共等戰役,均獲得友邦全國上下的敬佩和感激。

文痞文棍 私貪天功

自有文字以來,就有文痞和文棍的存在了。一種是公貪,如日本篡改侵華史是也。一種是私貪、如梁啟超把領導雲南護國軍首義倒袁成功的唐公繼堯、寫成是梁叫蔡松坡入滇首義倒袁成功的。因此「蔡冒唐功、蔡功歸梁」是也。

雲南省政府主席兼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李彌將軍。是國民政府 蔣總統特任的。但不幸得很、李兼總指揮尚健在時,就有人著書立說,大言不慚的,自稱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隊之父了。接著自封總司令、總指揮、總代表、總……相繼出籠。此外,也有著書立說瞎捧別人為總指輝、總司令,甚至掛「帥」字號大人物。使天下讀者、如墜五里霧中。

最使人痛心的,是揑詞誣陷。說李主席貪得美金幾千萬,曼谷築金鑾據。丁中江鄉長於拙作校史中撰述「泰緬滇邊的火苗」文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說明、是炳公盡其所有、拿出十萬美金,他們就憑這十萬美金組成轟轟烈烈震驚全世界的滇邊反共游擊隊。據李教育長復示稱:「曼谷雲南省辦事處,還不如臺灣普通工人住的一層小公寓,簡陋得連一點裝演也沒有,這是眾所週知的事」。可見這羣文痞文棍,對主席誣忘已極。說實在的,這些人隨軍逃到邊區後、因自命不凡只好吃間飯、無所事事、就專門捏造是非,撤來臺灣就揑造頭街、冒充顯赫,胡說八道、沽名鈞譽,不知羞恥昧心斂財。蓋反共救國,大功也、游擊之父、總指揮、總司令、統帥……美名也。況私貪天功、康(有為)梁(啟超)且然,何怪乎這班文痞文棍和降灌輩之拔劍砍柱乎!

反共大學李大隊長達人將軍惠函云:「吾滇自開國以來、對國事,獻替良多,然以少留鴻爪,史跡不彰,加以滇人心存忠厚,功則相讓,過必自承。致為國為民之歷史寶藏、多為野心家所盜取,日久歷史竟被歪曲,殊可嘆也。 兄之大著,將滇邊抗共之蓽露草創,血汗經歷,以深入淺出之文采,生動活潑之筆調,真實道出,公諸於世用正史實,耗費心力、知與不知,同深欽感也」。可見非滇人無能與之爭辯,乃心春忠厚而已。

國防部史政局編的戰史,又如何呢?請以蘇代總指揮兼副校長令德復示:節錄供史家參考:

偉臣弟:奉讀元月十三日手翰,愈覺

吾弟不僅執董狐之筆,更是正義凜然,深為傾佩之至。回顧四十年奉派邊區時,在清邁與炳公共策雲南反共救國大計,當以政府方東遷海隅,處境艱危,對國際、對國家將來反共復國大勢、均極孤立、為挽黨國垂危、及開拓反共救民新機運、亟須於西南滇緬地區乘匪軍未及西顧之際,積極發展反共武力。建立大西南敵後反共基地,與瀛臺互為犄角。先穩定國際態勢,避免孤立,再培養梅上及陸上強大實力、伺機從敵前敵後,規復大陸。

基於上項方針,我們首先決定,以東南亞千萬華僑之廣泛人力物力、支持滇邊前方反共武力之發展、以滇邊擴展之武力、結合東南亞各國及華僑,建立敵後反共強大陣線。除派李希哲、葉植楠、許亞英(季行)、王少才、彭肇棟等為五大軍區主管,積極分向車佛南、思、普、騰龍及密支那、江心坡、拓展反共實力外。並先成立二一五七九四個軍,一面設立反共大學……

關於史政局所編「滇緬邊區游擊戰史」,史政局編印後,會派員前來,徵求意見。初擬根據史實,提出予以更正,繼想部祿已被分期撤退、西南半壁整個反共救國大計,已告破碎無遺、是非成敗,自有公論,實不屑再與人作筆墨爭議。有失風度。故委曲緘默,而未予置啄耳。

令德手啟 元月十八日

上述諸端,可知滇人為國為民流血流汗之歷史寶藏愈多愈久、就被野心家盜取又愈罵愈歪愈曲。雖曰保持君子之風、不屑爭議,然長此下去,又如何得了?

常常痛哭 百易其稿

學醫的人來寫歷史、其吃力不討好,先天上就早已註定了。何況反共大學,涉及國際間大是大非的問題特別特別多,因它直接關係著雲南省政府,雲南反共救國軍,東南亞自由人民反共聯軍的全盤局勢。其對我國際地位和生活水準的提高,對反共復國信心的增強,對自由民主國家在韓戰的幫助,對東南亞各國反共局勢的穩定、尤其是對大陸匪偽政權的震撼,其關係是相當深遠的。

應寫的實在太多了,諸如;滇人自開國以來對國家民族的貢獻。我們這些孤臣孽子是如何逃出鐵幕;經怒江、瀾滄江、越野人山,高黎貢山與滇緬邊區各反共民族和僑胞組成雲南反共救國軍?在中國的加里波第李主席領導下,短短三年內如何替國家開拓出面積大臺灣三倍多的大西南第一自由反共反攻基地?猛撤的反共大學,於奇山異水,虎嘯狼魷的蠻荒絕域中,是如何創造出許多震動全世界的奇蹟?當地各民族和僑胞對反共復國大業的貢獻?祖國與友邦對我們的支援和協助?各民族的奇風異俗,人文地理?中共和國際共黨及緬甸如何聯手對我?如何迫害僑胞?屢次陸空血戰的經過?聯合國和四國委員會對我之壓迫?滇游與國家前途如何?我們為不撤的奮鬪經過?我們是如何被迫撤到臺養來?在撤臺中遭到些什麼困難?炳公為何不能重返滇邊領導?不撤的校軍為何會淪為反共傭兵(即泰北防共部隊)?總之、卅多年來反共軍在東南亞地區、凡百擧手投足、皆被國際所重視所牽連,這實在是大人先生的工作,不是像我這種普通學生棉力所及的。

炳公深知我力有未逮,所以一再不同意我寫校史,經過是這樣的;民國四十七年,滇邊的文痞和臺灣的文棍聯手,以歪曲滇邊反共救國史實暨作人身攻擊為手段、林林總總不下百萬冊。邪說充斥市面。各位長官教授,均願委曲緘默,無人駁斥。我因常去為 炳公看病、遂將擬學義巴頓將軍一書,寫本「李彌將軍」問世,炳公除面諭不可外並親筆賜函暗示不可。謹錄如左:偉臣同志:六月九日手書備悉

吾弟以堅苦卓越之精神、服行濟世活人之大道,猶復不忘滇邊過去,對余多加吹噓,至為難能,更為感荷,唯革命黨人,應本只知服務黨國,服務人羣社會,志在獲立美德,不宜急求盛譽,蓋盛名益早,失敗愈速,若彌草莽一夫耳,閉門思過之不暇,又何用自吹自擂耶?弟多年相處,當不河漢斯言也。即覆並煩

近安

兄李彌手啟 四七、六、十三

炳公很怕我年青氣盛,沈不住氣,常常委婉的訓誡我說:「我知道你很有正義感,很愛護團體,尤其愛護我的聲譽,無如我已被盛名之累累倒了,所以在我有生之年,不願再駁斥甚麼。以免越描越黑。你現在才廿多歲,寫的機會長得很,你可一面蒐集資料,一面多讀些史書,越晚寫出來的東西越成熟。最重要的要磨鍊自己的容忍工夫、千萬不可『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鬪、要學一個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男子漢』。你讀過很多經史子集,應該一點就破,因為歷史只求一個「真」字,你不照實寫,還不如不寫,若說實話,你想想要得罪多少紅人?甚至送頂大帽子來,你我帶得動嗎?所以孟子說:『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陽。明白嗎」。

恭聆訓示後,我禁不住痛哭流涕, 炳公亦淚如雨下!回家將實情告知內子、內子更加反對我寫這寫那,理由是;你(指筆者)因病不堪服役了只領得七百八十元新臺幣資遣費、吃水都不夠,你妻少子幼、兒多母苦、一但寫出毛病、拿什麼來養活老婆孩子和培植下一代?別人當兵退伍有八成薪領,還可請求政府輔導就業,你呢?何況印書要一大筆錢從那裏來?言訖除相互痛哭一場外,也別無選擇了。但我並不洩氣,仍然遵照炳公訓示,蒐集資料,一再改稿,然如此複雜的大事、雖百易其稿,漏誤仍多。

不計成本 力求完美

印一本夠國際水準的書、即使擺著一大堆錢,不計成本去做,仍有困難,諸如請世界反共聯盟榮譽主席谷正綱先生題封面,和封面精裝與平裝的設計。請有世界聲望的反共理論名家│總統府資政陳立夫先生,暨立法院長倪文亞、教育部長朱滙森、聯勤總司令蔣緯國上將諸公題詞。以光篇首,都不簡單。著作權執照六月申請日前才寄來。

最困難的是:卅多年前發黃或起斑點的底片、模糊不清,就這樣印出來,甭說讀者看不懂,就連片中,人也未必看得準在做什麼?若一律以現在之彩照去印證歷史,誰敢保證讀者不打問號?被歪曲了卅幾年的雲南反共救國史,如無當年當時的照片來作如山的鐵證,能讓讀者相信嗎?找現代彩照師易如反掌,覓一能將卅年前上述舊片修得一清二楚,良非易事。雖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然五百多幀照片,盡其最大努力,也只能修出一百多張清楚的,可見「錢」並非萬能。

片修好,製版又有難題,普通打字印刷版、不掛網、但舊片雖修過印出效果仍差勁。一律用彩色版印效果好,但需不計成本,好在拙著不以營利為目的,因此不計成本,所以各位長官和讀者都驚訝說:「卅多年的舊片會有這樣清楚」。

慶祝元首 就職大典

先總統 蔣公在世時,非常關心「駐滇全體國軍將士及地方反共武裝將士」。並由李主席轉一封公開信給上述諸將士(請詳拙著雲南反共大學校史)。尤其關心滇緬邊區反共救國全體將士之安危和前途。因此來臺奉准資遣後、每逢 領袖華誕,我必開欣壽書畫金石展,或印拙著「痧症之研究與治療」及「心臟的保健與治療」或「選戰概論」贈送 領袖、五院院長,各部會暨各黨政軍首長、中央、省,各縣市圖書館,藉以祝嘏。心臟保健印六版送出一萬二千本。

今總統經國先生,於行政院長任內,在我軍與中共和緬軍進行反攻基地保衛戰慘烈時,會冒危蒞臨滇邊作戰第一線,與我軍安危與共達七日之久。全軍省引為無上光榮。

本(七十三)年五月廿日,為蔣總統經國先生當選連任就職中華民國第七任總統就職大典,和李登輝先生當選副牌統就職榮典。我特於五月十九日晨,趕訂校史精裝本兩部,呈贈為祝,並以反共大學行政隊全體名義,並代表前雲南省政府,雲南反共救國軍,東南亞反共聯軍暨現留泰北之大學校軍,已撤未撤來臺袍澤,向正副元首虔表祝賀之忱。另以上述名義呈贈五院各部有關黨政軍首長各一部精裝本,擴大賀意。

媳婦雖醜 終見公婆

拙著「雲南反共大學校史」全書五百餘頁,高級銅版紙七彩精印,布面燙金、精裝平裝均夠國際水準。共插彩色和黑白圖片一百多幀,讓每一位讀者均能一睹卅年前,和卅年後在滇緬邊區反共救國之英雄豪傑,風雲人物、神采依舊、豪氣干零、氣吞山河之壯志雄心,仍然絲毫不減當年。

校史係用滇邊反共救國先烈的血和眾家英雄豪傑的汗,凝鑄成書,雖有太多的浴血戰鬪史,亦有輕鬆的民運史,諸如揮邦擺夷少女的願嫁漢家郎,開門擺後「邀騷」的談情說愛、將軍們裸體為擺夷建水壩的豐收歡笑,漏屁股阿卡的奇裝,野卡瓦的兇悍,僕滿、奔弄各族少女與漢族游擊戰士的水乳交融,尤其讀漢書說,漢話的傜族少女與反共大學生的營火打歌,彼此手挽手、肩併肩、吹彈唱跳,真是琴聲生幽韻、舞步震山岳。傜王歡迎漢軍的全羊大餐,確是特殊禮遇,傜漢男女聯歡的豪飲,實不輸燕趙英雄,東南亞各族對反共大學的「劍影書聲,士氣如虹」欽慕不已,校方歡迎各國反共志士入學「不分國籍,因材施教」莫不如坐春風。冒險入山展開民運,視死如歸。明月林中傜姑解渴,好生感激。甜苦茶中源遠流長,傜漢本是一家。天使飄香醒人沁脾,真是說來話長。謝祭歌舞雖然奇妙絕頂。遠不如一夜明月萬古春風之多彩多姿。傜漢比武,百步穿場乃幌子,義診施藥,組訓民眾靠實質。神壇求泉,功虧一簣玄機妙。民運成功,臨別伙依感慨多。年節方面:澀蕉代粽,端午不墜青雲志,異域月餅,中秋更堅復國心。中元普演追薦表不忍卒讀,追悼陣亡,唸祭文何其悽涼?慶豐年,軍民聯歡,通宵達且。歲雖改,奈春風不到舊河山。舞龍舞獅划早船高蹻選行,國劇滇戲兩廠戲河南梆子,中興劇團教忠教孝,完全是漠家威儀各民族。逢年過節皆百藝雜陳夷漢同樂。撤軍時:四國委員會冠蓋雲集,迎送孤軍到臺灣,雖撤亦榮。擧國歡騰迎滇游,祖國溫馨,春滿人間。可見本校史有苦約一面│流血流汗。也有樂的一面│自由歡暢。正如:淡江大學教授申主任(完白)鄉長賜函云:

偉臣鄉兄道鑒:承

惠贈大著「雲南反共大學校史」業經收到,經略讀一遍,深覺搜集豐富,使此一血淚史,永照人寰。其功更在冒槍林彈雨之上。以輕鬆之筆,達嚴肅之旨,藏之人心,較之藏諸名山為佳。至佩順頌

道安

弟申慶璧拜啟 六、七

校史承李教育長推介由臺北市木鐸出版社社長顧俊先生,轉發臺北市縣各大書局零售外;並蒙朱心一將軍介紹給黎明文化公司,在北高兩院轄市門市部發售,更蒙朱將軍獨購廿本贈霧社雲南同鄉各村長,里港四村由李傳德兄出面合購精裝四十部。現請臺東雲南同鄉會理事長布羲皇兄│臺南雲南同巔會理事長曹敦仁兄、花蓮縣議會李毓枝兄,臺南市楊興邦、張樹揚兄等代為推銷,海軍陸戰隊蔣少良團長亦購拾部送親友,最難得是譚忠老將軍見我贈他之校史後,特價再購拾部,中部滇游同胞由劉學周上校分銷,當然最大買主是我們行政隊同學,每人認購拾本,留作紀念和分贈親友,其他滇游高級長官由我分別贈送每人一部精裝本。並以航空掛號寄美國舊金山一部呈贈給校長夫人,和公子獲之留念。遂使醜媳婦終於見到了公婆。敬請多多指教,俾再版內容更加充責。

血灌白骨 欣見開花

世界各國愛好自由和平的反共仁人,凡冒險到我們雲南反共大學活動的│滇、緬、泰、寮、越、星、馬、印、棉邊緣採訪歸去,就有說不完的故事,寫不盡的文章。足證我們三十多年來,為「反共救國」所創造出「無數滄桑血淚事蹟」是千真萬確的史實。

反共孤軍,不僅要在異域「奮鬪求生」,而是「志在反共復國」。因此我以全體孤軍忠貞將士流了三十多年的血,汗,和眼淚,鑄成此「反共大學校史」。

我決不講「教條和八股」。而是以中國人的良知,來透視和揭發世界共產主義者,因其「急識形態的錯誤」,竟集體以「恨」為出發點,對人類作「人性的侮篾和生命的褻瀆」,而造成「驚天動地的悲慘世界」!

作者只把我們以「愛」為出發點的孤軍,在共產黨「血腥統治下的人間地獄」奮鬪了三十多年的「千奇百怪遭遇和反共經驗」,作成這部孤軍在異域苦戰奮鬪的「悲壯血淚校史」,獻給愛好自由的海內外十億同胞,和愛好自由和平的全人類而已。並對關心我軍「送炭到泰北」的同胞致敬。

總之,滇人與國內外同胞,和愛好自由民主,維護世界和平,而戰鬪陣亡的將士,真是白骨堆山!經過三十多年的「心血灌溉」後,欣見白骨山上,綻放出一朵朵瑰麗無比的國花,嵌在雲南反共大學校史上,萬丈光芒,照耀人寰。我將送它們空降到全世界的著名圖書館,和國內中央、省、院轄市及各縣市圖書館永久定居,使先烈們為人類爭取自由,唾棄暴政的「浩然正氣」薪傳人問,若忠骨地下有知,也該含笑九泉了。

最後要表明的就是;雲南反共大學被聯合國大會腰斬一事,令我激憤而感慨系之,並賦一詩誌之曰:

百戰餘生數十年,古滇殘夢帶硝煙。

反攻雲嶺曾驚世,奮鬪緬邊震九天。

血染河山基地保,天生將校護人權。

班師涕淚金牌召,惆悵前塵作此篇。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