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為自由人之說尚難定論

作者/李拂一

在雲南的擺夷族,包括水擺夷、旱擺夷、花腰擺夷及沙人,均自稱其族為ㄉˇㄞ,緬甸的蟬人及暹羅北部的永族亦自稱其族為ㄉˇㄞ(Dae)。ㄉˇㄞ(Dae),漢譯作歹。暹羅人則自稱其族為ㄊˇㄞ(Thia)。ㄊˇㄞ(Thai),漢譯作泰。民國二十八年(西元一九三九年),暹羅國務院長鑾披汶倡大泰族主義,因改國號為泰(Thailand),於是泰族一名,遂為學者所普遍採用。國內之擺夷、儂人、仡佬、土僚、仲家、壯人、沙人、黎人、洞家、水家、偒僙、莫家等,同屬洞泰族(註一),亦簡稱泰族。中共則別稱雲南之擺夷為族。傣,仍讀為歹(註二)。

明田汝成於嘉靖三十七年成書之炎徼紀聞之蠻夷篇苗人章中所言:「稱其酋長曰茫,稱人曰歹,自稱亦曰歹」之苗人,應即指洞泰族中為數最多的壯族人,而非苗人。因苗人自稱曰糜(Mun)、曰萌(Hmung)、曰沐(Mu)(註三),無自稱為歹者。汝成官廣西藩臬十餘年,述所聞而為是書,將壯人之自稱,誤記入苗人章中,張冠李戴在所難免。廣西為泰族│壯人│居住國內最多之一省,淪共前,廣西壯人約六百六十餘萬,佔全省人口總數(一四、六三六、三三七人)百分之四十五強,六十九年之資料為七百七十八萬五千多人(註四)。七十一年之資料為一千三百三十七萬八千一百六十二人(註五)為全國少數民族中最多之一族。若加上其他同屬洞泰族羣之仲家、洞家、擺夷、黎人、水家、儂人、沙人等支之人數計算,將近二千萬人。明時廣西壯人之自稱,可能即為歹,放炎徼紀聞有「自稱亦曰歹」之記載,不過誤入苗人章中耳。今則多自稱布依,與貴州仲家苗之自稱相同。壯仲雙聲,一名異譯。

民國二十年,余在拙著車里一書中,釋歹為自由,當時之根據,已不復記憶。法國漢學家蘭番佛巴德里(Pinrre Lefeure Pontalis),在其所著泰族侵入印度支那考中謂:「泰字(Tai)寫法,自暹羅人擺脫柬加寨人桎梏之後,改作Thai,其意欲昭告於眾,謂其人乃自由人耳」(註六)。另一法國漢學家艾莫涅(Etinne Ay Monier)在其所著古代暹羅考亦曰:「泰之意義為自由人」(註七)。亦以自由為解。英人吳迪(W.A.R. Wood)著之暹羅史第一章泰國古代史原註中,亦言「泰字之意,常作為自由解」(註八)。凌純聲在其所著中泰民族之關係,亦言「泰則其自稱,意即自由,泰人即自由人也(註九)。歹或泰之意義為自由,似已成了定論。但泰國樞密大臣,他尼尼越親王,則持不同之說法。西元一九五八年十月十日,他在曼谷美僑協會演講時指出:「泰國」這個國名,對泰國是不祥的。他主張仍改用「暹羅」。他說他一向都喜歡暹羅,因為這是傳統的名字。他解釋稱:「泰國」,是一個本國及外來合璧而成的名詞(按:Thailand一名而言)。他簡直不知道這個名詞的意義與界說(載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一日曼谷中原日報第五版。他尼尼越親主是泰國的皇族,身為樞密大臣,不會不知道泰(Thai)之一字在泰文中的含義(註十)。他說「泰國」(Thailand)這個國名對泰國是不祥的,國(Land)字說不上祥與不祥,言「泰國」這個國名,對泰國是不講的,不啻說「泰」(Thai)這一個字是不祥。是則法、英漢學家所謂「泰之意義為自由人」之說,尚不能作為定論也。

(註一):見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編印之中華民族之構成,但壯人作僮人。按壯,原作獵。

(註二):傣音歹,見中國少數民族新貌一八五頁,共五十多萬人(香港上海書局出版)。

(註三):作者在滇南、寮北、泰北、緬東南訪問苗族所得。日人鳥居龍藏之苗族調查報告中,苗人自稱有Mun Mon Mu等,未發現苗人有自稱為歹者。

(註四):據一九八○年匪情年報一│一○八頁附表入所列之數字。

(註五):據七十-年(一九八二)十月三十日大公報。

(註六):見國聞譯證七○頁。

(註七):同上一一七頁。

(註八):見吳迪暹羅史(陳禮頌譯)一三頁。

(註九):見中泰文化論集二頁。

(註十):去年(佛曆二五二五,西元一九八三年)泰國教育部,為紀念曼谷建都二百年印行之泰文字典第四一○頁:Thai(泰)字下,有「人身有自由而無奴隸」之訓。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