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我國西南邊疆的少數民族

  ──「奉邀向國立政治大學邊政研究所同學講詞」

作者/李先庚

林所長,各位同學:今天我自己蒙林所長徵召,到所裏向各位同學報告有關我國西南邊疆的少數民族分佈及一般成長概況,林所長可能因為我生長在雲南屬的大理邊區,耳聞見到的都是邊疆狀況,同時我又是政大校友,決不會推託,我自己也覺得同各位見見面,是畢生難忘的光榮事件,也就祇好應命,來向各位請教了。

甲 目前各主要少數民族分佈概況

目前分佈在我國西南邊疆的少數民族(包括中南半島)大別為以下各區分:

⒈擺夷族:擺夷族目前不僅在雲南境內係一支龐大的少數民族,在中南半鳥,曾構為幾個國家的主要民族。加在泰國的泰族,乃組成秦國的主要民族,如在緬甸境內的撣族,也是組成緬甸聯邦的主要聯邦之一,如在寮國的佬族,也是寮國的主要組成的大族,民族稱謂雖有不同,但語言習慣信仰都一樣,都是來自我中華古國的。

⒉民家族:民家族是我古大理國所有的主要民族,古稱奭子族,也寫為百子族的,古書上多寫為僰人的,是雲南境內的主要民族,作者生長大理,籍係百子族,目前凡洱海沿海的大理、鄧川、洱源、劍川、賔川、詳雲、鳳儀、彌渡、鶴慶等十幾個縣,都是白族生長地段,中共特劃該地區為白族自治州所有,即基此。又白族目前在雲南其他各縣境內,所在皆是,在緬甸境內,目前組成緬甸聯邦的克倫族,在緬甸又稱為央子族,也有直接稱謂大理族(哥多理)的,曰前該央子族,正抗緬而獨立,自稱大理國(哥多理國),能否真正建立為一獨立國,雖是以後的事,但在該地區內的民家(族央子)族人口近四百萬人,也算是一決決大國呢。

⒊傜族,傜族大部原留居於我廣西省境內,目前除廣西省仍為該民族之主要組成外,在雲南,在泰國,在緬甸,在寮國,也有不少的散佈,語言,習慣,仍保持我國內習慣。大部都能講漢話(即我國目前的國語)呢。

⒋苗族:昔族也是我古老民族之一,史載:舜征三苗,可想見他有一段長老歷史。目前苗族,大部散居在貴州省境內,清未史載,慈禧太后,曾派會國藩名將席寶田,以雲貴總督名義大擧平苗,即可想像苗族在貴州省境內之散佈情況。目前在雲南,在泰國,在緬甸,在寮國,尤以近年在寮圈境內之所謂反共奮主部落之始終反共活動,早為中南半島國家所稱道。

⒌卡瓦族:卡瓦族目前大部散佈在滇緬邊區高山中。目前擁有十八個部落,有十八個小王室分別統制各部落,習性悍強,留傳所謂的殺人頭祭谷,早為我漢人所病,我李彌游擊所部在卡瓦山游擊即指在此地區,因卡瓦王之主,永恩正式向我部降服,本人經親歷勝況,記憶猶新。又年前會經我語言及民族專家發現,卡瓦語言,與我臺灣高山族甚至馬來亞族語言相通,習尚雷同,認為可能係同一民族源流之說。果耳,則卡瓦民族,散佈地帶,更為廣泛了。

⒍玀(犭黑)族:玀(犭黑)族目前在雲南各邊區及泰緬、寮、邊區分佈仍至為廣泛,目前不僅在雲南省境內大量生根,在泰國之所謂邏族(泰國原名暹邏即指係暹族與邏族組成之謂),與緬甸境內今日為天主教會及耶穌教會大量吸收,並代以英文字母拼音而成的玀(犭黑)文字,可想見玀(犭黑)族分佈的概況了。

⒎栗索族:栗索族目前生存在雲南西部的大山地區,在所謂片馬,及江心坡未定界地區內更多,早為三不管地帶所有,在我李彌統率的游擊所部中,會組成栗索大隊,戰力堅強,目前在滇緬地區所謂的山頭人,大部即屬栗索民族散佈所在。

⒏藏族:即指我蒙藏所屬的散佈在雲南境內的藏族及印中邊界的少數藏族而言,但蒙藏民族,非本文研究內容,所以本文所指的,乃係指雪南省極西部地段之中甸縣維西縣甚至麗江縣境內所散佈之藏族而言,事因該地區之藏族,傳被中共血洗中甸、維西、縣境內藏族後,轉移到西康及西藏合組成一支反共抗暴之藏軍,為藏胞所盛讚也。

⒐在雲南邊區甚至雲南省境內之少數民族,組成複雜,如所謂玀玀民族;窩泥民族,撲蠻民族,名目眾多,不勝枚擧,恕我不再一一列述了。

乙 各少數民族組成及淵流探源

⒈所謂蚩尤民族(即所謂古羌族或蚩尤民族)形成說,這裏所稱的蚩尤民族,應該算是我中華民族的上古或遠古民族,當然是追溯到堯舜王朝以前的民族淵源了。當然歷史上所稱的黃帝征蚩尤民族,如何成長,很少推敲,祇說是來自西北高原,也有史載來自葱嶺崑崙山麓。但年前曾多次同在新疆服務多年的同學馬次伯兄,(他是宗仰回教的),交談得到結論,都認為天山南北路平原,氣候溫和,出產豐富,一片綠野,極可能就是我中華民族發源地段,在多少萬年前人口密集之後,可能智慧較低之部落,被迫而進入我現青海省境內,一部份習於高山生活的部落,進入我現內外蒙古地段,操遊牧生活,變成今日所稱的蒙古民族即一般所稱的北狄。一部份習於水居的人,即沿黃河上游,逐水草而居,變成以後歷史所稱的氐羌民族即一般所稱的南戎。到我黃帝攜帶所謂大批的炎黃子孫,紛紛進入黃河上游,為了子孫的生活生存,乃造成所謂的黃帝戰蚩尤的故事。但也極河能我黃帝時代的炎黃子孫,由天山南北路先入青海及甘肅地段,在該地段也有一段停留,而造成後來發現的所謂敦煌文化,然後逐吹的進入黃河上游,而再次進入河套平原,到了堯舜時代,已經掌握了我現在的山西及陝西河南地境,造成史稱的中原地段,大禹引洪水入海後,我黃帝子孫乃羣由黃河流域推展到長江流域了。說到這裏,我們得到的結論是:到這個時候,我原散居在黃河沿岸的所謂三苗民族,可能部份入三危,進入甘陝甚至川康藏地段外,大部份不得不紛紛的後退到所謂的荊楚及吳越地區,到戰國時的越王勾踐壯大後,當時所謂的荊楚民族,乃合併而組成所謂的百越民族。而名聞中國。總之,百越民族,實由古蚩尤民族所蛻變而成長的。

⒉所謂百越民族形成說

說到百越族形成,應該要從我國中古時代,我認為應該要從歷史比較大有交代的堯、舜、禹、湯時候談起,我自己在抗日戰爭期間,曾經兩個年頭,停留在山西省屬的晉東南山區,並看到大舜皇帝親耕的歷山,傳說堯女娥皇及女英二位公主,就在這地方與舜帝結婚,這足可說明堯舜時代,我大中華民族即以黃河河套兩岸做為生生不息的雙給生存地帶,但這時最大的戰爭紀錄,就是:「舜征三苗徙之三危。」至少說明原來的所謂:「三苗,」是居留在黃河上游地段。一說三危峯住敦煌縣境。

說到大禹的夏朝國都,據說就是山西的夏縣所在。史載大禹十三年治水,引洪入海,想當時中原大漢民族,已經逐次的由黃河上流推展到黃河下流,則舜征三苗之三苗民族,也可能隨夏族的推展,一部沿海而退入到浙閩地區,而形成為史載的百越民族,戰國時的越王勾踐,就是明顯的代表了。另據史記吳太白世家:載有:太白與弟伸維,智周太王之子,太白仲維因避位而奔荊蠻,斷髮紋身,示不可用,以避季歷,荊蠻義之,從而歸之千餘家,立為吳太白。」據此證明周統治之期間,長江以南地區,都是百越民族。今日在中南半島之泰族,仍多沿此紋身習慣,迨周末式微,戰爭迫害,日益加深,秦統一前後,暴政頻仍,於是百越民挨,一部乃相率沿海岸奔粵廣,甚至大量進入今日之越南,建立所謂交阯國,九真國(今日之高棉)。一部乃相率順陸上交通入貴州境,建立所謂夜郎國,入雲南境,建立所謂善闡國,隨而有白國,古南詔國,古大理國的出現。總之,今日西南地區的我少數民族及中南半島之泰緬越各國民族組成,史家多認為淵流於所謂:「百越民族。」即本此。

⒊所謂衰勞民族形成說

衰勞民族,不僅在雪南省境內記載多,在泰、緬、寮,各中南半島國家史乘內,更所在皆是,甚至認為在中南半島及雲南境內的少數民族,都是衰勞民放。不過所有史乘,都本請下面的一段神話:「有婦名沙壹彩,浣絮水中,觸沉本有感,是生九男,曰九隆族,種類滋長,散居谿谷,分為九部。即史稱的九龍族。又因為原生長地為衰勞,故統稱衰勞族,衰勞地名,雖然也有說來自川境內,不過大部都記載是來自雲南省的今之永昌府,惟事屬遠古,難得考證,不得不姑且言之而已。

丙 各少數民族之文化及宗教探源

⒈目前中南半島各國及我雲貴高原之少數民放之語言及文化大部均為我中華民族先天所有探源

五十年前在昆明教我英文的一位歐州籍的柏希文老師,唐繼堯元帥在民初約他到昆明襄辦成立雲南大學後,即一直留在昆明最後也死在昆明,我雲南有點名氣的留外學生,都出自他的門下,他會經一再的開我們的玩笑,你們雲南人,不要認為是南蠻人,你們才是真正的中華民族,甚至現在的泰國人、緬甸人、越南人,連同你們都是來自中國中原地帶的真正中華民族呢。當時我確沒有領悟他的說法的真確性,到了我走兩廣,到京滬讀書,甚至在抗戰期,腳跡走遍了川陝甘晉豫各地區,慢慢的發覺到中華民族的偉大性,近年來我從事滇緬泰寮越邊區的游擊工作,得與我少數民候首腦打交道,慢慢的對柏希文老師的說法,大有同感,認為所有中南半島的民族連同我們國內的少數民族,都來自中原,都屬於大中華民族所有,下面的幾段探索,有提出報導必要。

A、就文字結構來講;目前泰國的泰文,就是我國內的擺夷文,都是用符號拼音,甚至緬文,藏文,蒙文大多用符號拼組,我國歷史上有名的伏羲氏製八卦,也是用符號代表記錄的,譬如一代表陽,代表父,代表天。一代表陰,代表母,代表地,我國到了倉結造字以後,才有現在的文字。那麼,所謂泰文緬文,也是逐步的轉變,所以在遠古民族形成之初,我們的先民都是用符號代表記憶,代表文字,以後各由於遷移的地段時間以及先民的造字先進們的習好,才演變成不同的文字形態。淵流都是來自符號的。

B、就語言的習尚來講當然人類最早的活動,就是走路,最早我們先民們,有稱走路為「奔」的,我是雲南境內的百族,我們說走路也是「奔」,你到那裏,就說「奔阿那。」泰語也是「奔那」關門,我們先民們,有稱關就是閉,泰語稱關門為閉堵,我們先民在沒有門以前就有堵了,所以閉堵的語言,也是相通的,諸如此類的語言、實在太多,我自己是白族,是民家人,會講民家話,所以在泰國時候,大都約泰國話,我也會講了,等於今日在歐洲的英文、法文、英國話、法國話、都能溝通一樣。

C、就我國目前語言及文字的歷史背景來講:這不是巧合,這有他特有的歷史背景的,譬如廣東人講廣東話,非廣東人也能得聽一二,廣東話講「知沒知」就是「曉得不曉得,」不過「知」是代表文言文,曉得是代表白話文,所以我曾多次發表論斷,廣東話是文言文的代表,應該是屬於我國的中古文化,是屬堯舜禹湯時代的中古文化,也就是說,文言文的廣東話,在這時代就是一般的語言所有,白話應該是三代以後才通行的語言,那麼,遠古呢,連我國詩經裏的詩經所有,可能就是遠古語言了。所以我們讀詩經,雖然有點格格不入,但在遠古,還是一部份遠古語言所有,但巧合的是,目前少數民挨的話,還有點古典詩詞的語句,說不定我少數民放的話,部份就是屬於遠古時代的中原文化,屬於我遠古時代的語言呢。

⒉我中華民族先天的宗教淵流探索

這算是最新的發現了,老友邱子靜在雲南文獻第九期(六十八年版)提到,在白國因由一書裏提到:在現大理所屬內有一靈鷲山,釋迦如來為法勇菩薩時,觀音為常提答薩在此地修行,後又提到:釋迦如來將心宗傳迦葉……等記錄,邱兄後又將白國因由一書影印贈我,我會手不釋卷的讀閱該書,同時又恢復了少年時在出生地(大理)的多少旅行回憶,發現有幾點從未為外人所知的我少數民族刻尚保有的宗教傳奇,同大家談談,就算是說說古典掌故也好。

A、擧世都承認佛教是來自印度,但由我的接觸,如來佛祖出生地,雖屬印度屬的一部落主國,但他佈道及傳教地帶,實在是以我古妙香國為主,古妙香國就是古大理國上古的稱謂,下面兩個資料,足以說明這件事。

甲:奉行佛教最虔誠的,莫過於今日的藏族,甚至今天的西藏、西康、以及我雲南境內的藏胞,都以奉行佛教為主。在我大理屬的雞足山,就是當時如來的大弟子迦葉的道場,迦葉去世,他的靈身,就葬在雞足山,藏放每年來雞足山朝聖的,歷千百年而不變,就我個人的記憶,每年經過我生長的村子(名叫鄧川縣沙坪街,也就是大理屬的上關)到雞足山朝聖的古宗(我們稱賜這些朝聖藏胞的稱呼,可能就是最古老宗教的意思)總有十幾萬人呢。藏胞朝聖為什麼不到印度,而反以雞足山為聖地,足證明雞足山不僅是迦葉葬地。也是當時的佛教道場如來的道揚所在呢。

乙、目前佛教除藏胞全面擧行外,他如泰國、寮國,大部份的緬甸民族,差不多都以佛教立國,上自帝王,下至走卒,都必須至少一個月要到廟裏當和尚,今日的中南半島國家,都是古大理國所屬,足以說明,古大理國,是佛教的成長地,也就是古妙香國名字的來由,所以白國因由一書裏記載的如來與觀音,同時到靈鷲山修行,是可能的,所以西遊記裏說到唐儈經古妙香國到西洱河取經,也有可能的。

所以我認為佛教,不一定全部來自印度,至少,部份應該來自古妙香國,即來自古大理國,也不算過份,因為由上面兩個資料顯示,足以說明:為什麼目前佛教不流行於印度,反流行在康藏滇地區及中南半島所在的因由呢。

B、說到觀音教,在我的回憶及接觸裏,觀音教確盛行於大理地區,尤為在我籍隸的白族裏,幾乎是家家奉拜,在白國因由一書裏,特別指認,我古老的白國,是觀音一手建立的,是觀音在二千五百多年前,把吃人麾主羅叱制服後而建立的,在大理地區,觀音遺留下來的遺跡掌故,所在皆是,我在大理中學讀書時,旅行採訪所得,實在難得描寫了,不過近五十年來,我在國內外閱讀訪問的資料,確有兩點現象,有說說必要,但祇能算是大膽假設。

甲、很多書冊裏報導,觀音也是出生在印度,簽至與如來,同是一個時候,同是一個地區(已詳前),但我覺得最使人難解的,觀音教確盛行於中國,尤為一般人都認為觀音是在現浙江屬的舟山島的普陀山得道,所以都稱南海觀音,千百年來都相沿成風,這好儀說明觀音教是中國人的教,我中國是一古老帝國,不可能沒有宗教習尚,雖然到戰國,才有老子的道教及孔子的儒教出現,但在孔老以前,很難找到資料,所以觀音教說他是中國人的教,也不算是臆測,也極可能觀音教是導頭於我國古老的巫教的,因為巫教,大部是女性,我國人都認為觀音是女性,當然,在一般書本裏,沒有這個報導,確祇能算是大膽假設。

乙、我大理地區的百族成長,正規的以及傳說的很多,甚至神話連篇,莫衷一是,但我由白國因由一書裏談到的與觀音的關連部份,至少發現如來與觀瞥同在大理區內靈鷲山修行記錄一段,確定觀音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即在大理區內佈道。這與史載的戰國末期楚莊蹻入滇的時間接近,我們白族的先民們,也可能在這時候,大量的隨楚莊蹻入滇,故觀音教也隨先民們的信仰,由南海傳播到大理地區且在大理地區,大放光芒。總之,我認為觀音教,極可能是中國人的教,由中原而荊楚而隨我白族的先民遜移而進入我古妙香國來的,這與書本裏對觀普的傳說因有距離,但根據當時的歷史背景,確也有值得考慮之處,雖也祇能算是大膽假設,但南海觀音與我古大理國所崇拜供奉的觀音,確是一人,確是同一的教,歷千百年而不衰者則屬事實。

丁 所謂古大理國之今昔探源

據史載:禹王有塗山之會,武王有孟津之會,迎月貊獛前往參加,春秋時,夜郎國出現於貴州,善闡國出現於雲南,戰國末期,楚莊蹻滅善闡建立滇國,漢時,現雲南保山地區建哀勞國,雲南大理地區建百子國,唐時,大理改稱南詔國,又在目前的泰國清邁府屬建乍倫巴底王國,在寮國建八百婦人國……由以上簡單的綱目裏,已經對目前中南半島國家及國內歷史學家所重視的所謂:「古大理國」的演變形成,有一個簡單的輪廓了,我們為了略知今昔演變的概況,特再簡介如下:

⒈所謂百國的建立

白國建立的時期,史冊裏很難找到資料,不過一定是在古妙香國建立以後的事,但古妙香國之建立,更難找到答案,不過百國一定是白族所建立的王國,白族淵遠流長,前文裏我們也談到,白族到現在,還是主要少數民族之一,同時也是古大理國的開國者,所以我白國建立的歷史背景,確有加以討說必要。百國建立,由很多資料裏顯示,與戰國末期楚莊蹻到雲南建滇國有關,那麼百國一定是周末時期建立的,上文也談到,如來與觀音,曾同時在大理境內修行,也就是說,他們兩位宗教領袖,都曾在大理境內開道場,這可能就是古妙香國的最盛時期,但所謂古妙香國這國名,雖然在很多野史(如西遊記)裏提到,但很難找到確證,不過白國則提到的地方很多,如詩經裏的(豸舌)貉有奭(奭同百),及上文提到的:禹主塗山之會,武王孟津之會,都有貊(貊同百)濮酋長參加,到了楚莊蹻入滇,白族人才大量的移到雲南,故滇國可能就是白國。所以我們認為白國就在這時出現的,我是白族人,我們先民就有姓,如姓蘇姓杜姓段,等相沿至今,所以也說明白族人是由中原到雲南的。當然在白國因由一書裏,提到是觀音大士所建,這可能是當時是政治與余教併存,不過是宗教領先的現象所至,都值得我們推敲的。

⒉所謂六詔及南詔的建立

所謂六詔:指的是:蒙舍詔,鄧賧詔,浪穹詔,麽些詔,施浪詔,越嶲詔,每一個詔,就指的」個部落。也就是一個小王國。這六詔的地段,表面上大部好像都是在雲南境內,但都偏在雲南的西部及東部,立國時間的短長,及立國時期,每有出入,有同戰國末期的六國一樣,六國最後為秦所併,六詔最後為蒙舍詔所併而號南詔也是一樣。

上文我們談到的白國,可能建立在周末,甚至秦初,歷經東西漢,直到三國時的諸葛亮南征,都可能是白國建國時期,諸葛亮南征後,白國式微,羣雄併起,所謂六詔就在這個時期內先後形成。另據史載,白國酋王名龍祐那者,會隨諸葛亮南征有功,對雲南郡酋長,贈姓張,也就是唐貞觀二十二年,曾被封為白子國大將軍的張樂進的十七代祖先,這說明白國的傳說,雖然延續到唐初,但也同周末之戰國時代一樣,在白國末期早為六詔所取代了。所以六詔所擁有的民族組成,大部份仍是白族。

不過六詔以蒙舍詔最強,細奴羅受張樂進讓位後,張氏部落歸併細奴羅後,部眾藩滋,國力日強,先後併吞六詔於是乃將蒙舍詔,改稱南詔,由此我們得知,南詔是於唐初建立的。說到蒙舍詔的地盤,是以現雲南的蒙化、彌度、聯雲、鎮南,為基地,目前這些縣份,都是我白族所羣居,也可說明,南詔也是我白族所建立的。

⒊所謂大理國的建立

史載開元十六年,南詔被冊封為雲南王,皮羅閣乃將其國都遷大理,改國號「為太和」,目前大理縣也依俗自稱太和者以此。到了異牟尋時代,兵威更強,對內大破土番(今康藏),外更拓地直達交陸(今越南所有),滅驃國(今緬甸所有,)這時南詔的領土,除雲南全省外,內及川康誠黔,外及中南半島,已儼然一大強國了。乃正式改國號為大理國,此大理國在中外歷史之所由起也。

大理國自異牟尋時代起,經唐宋長達八百餘年間,雖治亂互替,戰變迭起,如唐兵再次進攻大理,唐兵先後死者達二十萬眾,段恩平氏取代楊千真之所謂前南詔王室後,仍以大理為國號,史稱後大理國,時我中原已由宋太祖主持,終不敢向大理國用兵,歷史上有多的宋揮玉斧,「此外邦非我有也。」故事,正足以說明當時大理國之強大,直至宋寶佑元年,元室忽必烈大帝,革囊渡江,而取有大理國後,大理古國,始正式併入中國版圖,原與我中原及印度鼎足而三的亞洲三帝國,(即中國、印度、大理國,)到此,大理國僅變為歷史所有,供後人作考古之用了。

戊 結語

我們由以上的報導及探討裏,雖然談不上是我國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的全貌,但至少我們可以藉此得到一個輪廓,拋磚引玉,總可引起我們對邊疆少數民族研究的興趣。我自己不僅籍隸少數民族,又因為我在中共盤踞大陸後,對我少數民族過份迫害,導致邊疆民族集體避難而逃至滇緬邊區從事游擊工作,李彌將軍率同我自己,不得不在這迫切需求下,把他們組織起來,我以此對少數民族更認識,更接觸,雖談不上是深入考古,但總算是實地體會,故剛才所報導的,容有與很多書本的傳聞報導有所出入,也祇好作為茶餘酒後,敍敍家常罷了。不過,下面的兩大結論,確值得我們回味!

⒈我們現所稱謂的少數民族,確係我古老之中華民族,與我當今中原所有之中華民族,確係同一淵流,同為我大中華民國所有,而應統稱之為中華民族,以正視聽。

⒉我中華民族,除我中國所有外,目前中南半島,如泰國、緬甸、越南、星、馬,無一不淵源於我中華民族,甚至韓國、日本,以及印度之一部,亦淵源於中華民族,將可形成為一大同世界之骨架,凡我研究國際問題者,幸早注意及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