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烈士張玉寬紀念碑

作者/李達人

民國四十三年,余由滇緬邊區撤退回國,住新竹逾十載,假日常帶家小於附近覽勝,新竹動物園內一高阜處,有大理石所建,方柱形,高三丈許之鄒洪上將紀念碑,巍然矗立,遊人多竚立仰視。其南約五十步之低窪陰濕處,亦有一碑,高僅丈餘,鳩工粗陋,質料低劣,其色灰暗。遠視外型,覺兩碑非建於同一時代;且後者碑前置石馬石虎各一對,涵封建色彩,疑為遜清民間建物,故未盡窺全貌。

近以經遠兒任教交通大學,余常往新竹,舊地重遊,乃詳查以虎、馬為守護神之紀念碑之究竟。

走近正面,赫然為先總統 蔣公所題「革命烈士張玉寬紀念碑」全銜楷書。兩側為于右任先生撰聯並書:「神功紀于詩紀于史,令聞傳之子傳之孫。」背面為烈士事略,錄如次:

「革命烈士張玉寬事略:

 革命烈士張玉寬:雲南西疇人,生於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二日。幼失怙恃,依伯父為活;年及十三,投身軍營,先後隨六十軍、第二軍、五十二軍,抗戰剿匪及遠征印緬各役,馳騁南北戰場,功勳卓著!十四年來,雖數度負傷,未嘗有離營中一日。剿匪各役中,會先後鹵獲匪輕重機槍四挺、步槍念餘枝,及滿載布疋彈藥車馬十二乘,斃匪百餘人,生擒二十四人,積功升至排長,並榮獲獎。三十六年,於遼寧新民,被匪包圍,血戰數日,彈盡糧絕,為匪所擄,被匪割耳一隻,仍堅定不屆,後為居民救出,始得生還。其忠貞浩然之正氣,真足照耀千古。

部隊轉臺整編,烈士自願棄官位,重與士卒為伍;眾念戰功,公選為戰鬪英雄。古者,士中三甲今者英雄雙第,誠可為範,孰能為匹。烈士在部隊服務,不計地位,不計利害,忠於職守,勇於負責,事事領頭,為範官兵,不意於本年三月十二日下午七時,受命偵察匪嫌為匪所悉,隻身與匪徒三人搏鬪,斃匪兩名,終於壯烈成仁、嗚呼!張烈士為黨國奮不顧身,壯烈成亡,真所為死有重於泰山者,實為我革命軍人之楷模。玉章等緬懷忠烈,益增感奮,惟恐日久事蹟不彰,無以對烈士在天之靈,特銘金石,以垂不朽。

陸軍第五十二軍中將軍長劉玉章率全體官兵敬立民國四十一年八月上浣谷旦」

觀後,深有所感:

自民國肇建,吾三迤健兒,為國家之統一,民族之復興、領土主權之維護,無不盡忠職守,奮鬪犧牲。以時間言,護國、護法、北伐、討逆、剿赤、抗日、戡亂,無役不與,無役不具赫赫戰功。以空間言,華中、華南、東北、西北、東南、西南各省區,均有吾三迤健兒流血犧牲之戰地;且遠征印緬,受降異域,留光史冊,昭垂後世。然而吾滇人主動出師護國,再造共和之功,竟為野心者所剽竊,史筆未詳正,誤導教科書錯訛遞傳,後經張公維翰,李公宗黃兩鄉前輩,廣蒐資料,多方奔走,秉春秋之筆,作正義之爭,歷時數載,始得匡正。然尚未完全彰顯吾滇人奮鬪犧牲為國奉獻之全部事實,此種瀝血慘慟歷史,吾滇人當刻骨銘心,永矢弗忘此應深感者一。

戡亂中之錦州戰役,盧濬泉將軍所部,以三迤健兒編戍之九十三軍為主之兵力,抗拒林彪親自指揮之五十餘萬眾,孤守月餘,喋血奮戰,全軍團長以上五死六傷,尸填山谷,骨暴荒野,初竟為駐平後方記者所歪曲,幸領袖 蔣公洞悉戰況,今戰史記述,尚不致遺漏與乖誤,否則亦冤沉海底。此應深識者二。

吾滇人素以誠樸任事,不善表彰,祇求盡其在我達成任務;更本攘利不先,赴義恐後之道德理念以處事對人,然在此功利競逐時代,往往蒙冤受屈!又擅少申辯或存諸翰墨,且不欲公諸大眾,日久則公理正義隱晦不彰,更被存私心、飽私慾,誤己誤國者為脫罪責所歪曲,寖假而是非不明,真偽難辨者更不勝記述。此應深識者三。

張玉寬烈士,孤身服務於五十二軍,無同鄉戚友協助鼓舞,而能立此赫赫戰功,感動該軍全體為其立碑銘傳,更蒙先總統 蔣公親題碑名紀念,不僅為該軍楷模,亦為中華民國軍人典範,更為吾滇人無上之光榮,此應深識者四。

古來立功異域,名垂千古者,固史不絕書,然告統雄兵,掌方面者也。然以一士兵立功異域,蒙元首親題碑名,實甚罕見,故感而記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