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慶李將軍忍濤傳略

本刊資料室

李忍濤將軍,世居雲南省鶴慶縣城內南大街,民前八年八月十五日生,封翁若虛公與季父真公,乃清末革命志士,有聲於時,將軍昆季三人,居長,稟賦穎異,家學淵源,幼受革命思想之薰陶,鑒於國步維艱,毅然加入中國國民黨。清華大學卒業後,繼續留學美國,進維金尼亞軍官學校及其步兵專科學校,研習軍事,以身許國。並在美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任研究員,嗣又轉赴德國參謀本部研習參謀業務及聯合兵種之指揮與戰鬪二年,誠所謂讀萬倦書行萬里路者也!不僅精研兵學,而對中西哲學與科學造詣亦深,融會貫通,體用兼備;復熟諳英、德語文,隨時攝取新知,洞悉當時世界大勢,列強兵學軍備之現況與趨向,得洞燭機先。民國二十一年學成歸國,任中央軍校軍官教育總隊中校區隊長,智德預備班上校班副主任,戰術教官,博學多聞,深得學員生之敬服。

民國二十二年春,蒙層峯識拔,奉派籌組軍政部學兵隊任上校隊長,將軍精力充沛,事必躬親,可竟日工作,不食不休,稍一假寐則又朝氣蓬勃,具有德國軍人之堅忍、實踐、克己、溫厚、思慮精微週密諸特點,及國家觀念與責任心。不一載,成績斐然,率隊至南昌 委座親校,將軍氣宇軒昂,沉著有序,兼對在場美、德籍顧問傳譯、闡釋,言詞清晰敏捷,深獲委座賞識與嘉許,派兼國防設計委員會國防軍備專門委員及軍事委員會資源委員會國防軍備專門委員,並傳令嘉獎報國事功,于茲更邁一進境矣。

對幹部之養成教育,採高年級帶領低年級學生制,予以實際練習連隊領導指揮及行政管理之才能,因此亦予隊職官得有進修學術時間;提倡陽剛(源於周易乾卦)、樂觀、誠實、克服等德行,以消除陽奉陰違,因循敷衍,消極悲觀,委靡頹唐,欺上瞞下之劣習,注意由外在紀律整齊劃一之要求,到自內心激發砥礪革命之志節與報國之精神,對領袖絕對服從,於職責則必忠守。

對部隊之訓練,特重基本動作,嚴格要求正確、迅速、確實,於武器之射擊、保養特別注意,尤要求黑夜故障排除熟練、快捷,充分發揮武器應有功能,至曲直相輔,相互支援,交叉火網更特為注意學用滙通;首採三路縱隊隊形,便於行軍疏散防空;管理上尊重部屬人格,如下級受罰過當,允許事後申訴,因而消除上下隔閡怨慰,而心悅誠服,精誠團結;重視醫療保健注重部隊伙食營養,一律採自助分食;澈底奉行軍需獨立,會計超然之制度,兵員滿額編實,不得浮報,貫徹忠實軍風,上下廉潔自持,戰力甚強,憑給頭樂幹、實幹之精神不三年基礎奠立。

民國二十五年西安事變,請纓討逆,營救 領袖,親率主力進出華陰、赤水河一帶,當時何總指揮警告叛徒,中央特種兵部隊均已開到,即指此而言,張、楊聞之喪膽。抗戰軍興,親率特種重砲參加淞滬之役,以多砲併列裝置,用高溫燃燒彈及高爆彈,以電流點火齊放,突襲日寇司令部,強大火力,一時日寇驚惶失措。另一部編入戰鬪序列,於河北元氏、石家莊一帶,支援友軍。隨抗戰軍事進展之需要,奉令返京擴編特種兵部隊為總隊,並晉升為少將總隊長,另於軍政部下設學兵管理處(防毒處之前身),負責全國軍民防毒訓練,各戰區、衛戍及地方部隊,民間防護單位,均設防毒參謀組織,實施防訓,並每一戰區設化學實驗室,負責敵軍使用戰劑之偵檢;特兵幹部之養成教育,奉令統一改隸中央軍校,設特科幹部教育班,仍由將軍一身負責兼理,任茲艱鉅,寄重可知也。

戰事西移,奉命成立電艇隊,駐防宜昌,以無電線遙控,阻敵艦西犯。部隊轉進初駐湘西,繼駐湘黔、川滇,維護公路軍運安全,支援前方,貢獻至大。嗣奉令以第一、二團遠征印緬,因部隊訓練素質較高,乃以第二團改為步兵團編為中美混成旅,與盟軍並肩作戰,會於緬北救出英軍菲士廷旅(菲士廷將軍後為英軍駐新加坡司令,香港總督,英陸軍參謀長,對當年該團林團長冠雄每念念不忘),至具戰績;另團仍以化學重迫擊砲用高爆彈及燒夷彈支援友軍作戰,轉戰印緬戰場,殲敵無算。將軍外語長才,每為最高長官接見盟軍高級軍事代表,指定擔任傳譯,參與密勿;並受聘中央訓練團黨政班一│二十四期講師,深獲受訓學員悅服。

民國三十二年秋,啣命至印緬戰區督勵所屬遠征部隊作戰,兼洽盟軍軍援裝備,返國途中座機不幸於印度定疆以北上空遭敵機攻擊,竟罹難殉國在將軍求仁得仁,固己無憾,然而英才遽殞,實為國家之莫大損失。搜索經年,實信杳然,依法宣告陣亡,英風長存於天壤,忠骸無歸乎馬革,原部隊於駐地舉行迫悼,長官部屬,地方人士輓章數百,莫不同申哀思,茲略舉三聯:「清華學書,北美學劍,柏林學萬人敵,睥睨一世,心雄萬夫,不圖鵬搏羽鍛,干城云逝;秣陵創隊,西蜀創班,武漢創防毒處,桃李三千,才非百里,何期驥足初展,梁木其摧」。「勛業無殊班定遠,數奇又見李將軍。」「投筆從戎燕頷英姿飛食肉;聞鼙思將鵬程鍛羽盡傷心」。於將軍之推崇可見一斑矣。

將軍雖逝,然原部隊官兵皆能一秉遺規,忠誠自勵,抗日勝利,國軍改組,國防部成立,各團直屬,配屬各地剿總,協力友軍揪亂作戰,成為密切支援步兵火力之骨幹,備受友軍重視,將軍貢獻國家,身後益彰。日軍投降,政府悼念助烈,明令追晉為陸軍中將,並經公正人士立法委員蔣公亮先生提出,奉令於今(七十三)年春祭國殤盛典入祀國民革命軍忠烈祠,俎豆馨香,永垂不朽。德裔夫人佩秀女士,早歲歸化我國,育二子,於將軍殉國後,同仁醵資助其歸雲南定居,詎料大陸淪陷,無奈回西德依親避秦,含辛茹苦,撫育二子成立,均受高等教育,子媳事母至孝,長子定一任職西柏林自由大學圖書館,次子定國就任德比煤層地下氣化研究所副所長,均育有子女,穎悟過人,集忠孝節義於一門,弘中華文化於他邦,誠忠良之後,必有餘慶也。將軍入祀榮典夫人佩秀女士奉邀由其次子定國陪侍返國躬與,同感政府旌褒忠烈之德意,引為門庭無上之光榮焉。贊曰,鄉之英烈,國之干城。稟賦穎異,器識宏深。文武秉質,中西學成。治軍嚴肅,任事精明。兵種新創,備極辛勤。倡陽剛、樂觀、誠實、克服哲理,挽積習頹風而創軍中新形。轉戰印緬,異域揚名。蕩掃寇氛,摧殞將星。遠邁文淵,何殊仲升。衛國保疆,永垂典型,夫人節義,併垂丹青。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