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故將軍希文事略

作者/朱心一

段將軍名經字希文,民國元年農曆十月二日巳時,生於雲南省宜良縣長安鄉城村。祖玉林公,縣庠生,德隆望重,陷大陸罹難遇害。父克昌公,歷任滇省軍需局長,中將軍需總監,及監察委員等要職,公忠體國,年前(六七)病故毫北。德配李慧芳女士暨子女各四俱陷大陸,另兩子居臺兩女留美,皆在學中。

將軍於民國十八年畢業於雲南講武學校第十九期步兵科,奉派滇軍第四團任准尉見習官,時參與衛戍省垣及伐黔諸戰役。嗣調第五團少尉排長隨軍援桂,以戰功晉升中尉排長,上尉連長;旋隨部隊回滇整編,二十四年在第九團上尉連長,奮勇追剿竄滇共軍。二十七年調升幹訓大隊少校副區隊長,二十八年調升五十八軍中校營長,隨軍出滇參加抗戰,歷經第二、三次長沙會戰及常德、長衡諸戰役。迭建戰功晉升上校團長。少將副師長,師長等職。抗戰勝利後奉命代表政府接受駐九江日軍投降,三十七於五十八軍一二六師師長任內。復兼任漢口警備司令。晉升副軍長仍兼師長,保衛華中重鎮。

三十八戡亂軍事節節失利,將軍率部轉進粵桂;三十九年春自桂南突圍,歷經險阻抵香港,適邂逅本省前故主席李彌將軍,及滇籍中央民意代表羅衡、裴存藩、邱開基、楊家麟。名報人丁中江諸位鄉長,密謀反共抗俄,中興復國大業。是年夏轉往泰京曼谷,七月受派任滇黔綏靖公署第三軍政區少將司令(目標地區為怒江以西之騰龍潞等縣局)時因故未克到職,暫留曼谷襄佐機要。四十一年十月改任「雲南反共救國軍軍政幹訓團」第四期學生大隊長(團址蚌八千)備受官生愛戴,四十二年三月緬軍受中共迫使大擧進龍薩爾溫江東岸之拉牛大山,將軍臨危受命,出任「前敵指揮部」副指揮官表左翼及追擊部隊統一指揮官,親率臨時編成之校軍奮戰兼旬,卒獲全勝;其豪壯有似當年黃埔校軍東征之役,是為將軍在滇邊反共游擊部隊建勳立業奠基之始,四十二年五月受任滇西指揮所(設索窩)副指官代指揮官,未幾全軍奉令撒離率部南下,同年十一月晉升第卅路司令,四十三年初改編任第五軍軍長(軍部設猛敦),在軍民充滿惶亂之情勢中,除掩護執行撤軍之安全任務外,並適時收容志願留置部官隊兵達三千餘人,由於上級自亡一月份起已停止補給,各部復受緬軍不斷襲擊,其處境之艱危,實非身歷其境者所可想見。

四十三年十月留置部隊重組為「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將軍晉任副總指揮,兼第五軍軍長(駐乃朗)。四十四年初緬軍復受中共迫使傾力犯我基地。將軍兼任乃朗地區作戰指揮官,連續苦戰近百日終將犯敵擊潰,深獲柳元麟總指揮依重,復蒙上級授勳嘉慰。同年五月杪戰鬪暫告結束,七月軍師番號奉令撤銷,改採縱。支隊編制,全面加強整訓,並開辦幹訓團,將軍兼任教育長,時建議與緬軍試行和談,經年卒獲致協議,使部隊得有三年之安定整訓時間,此對爾後部隊之發展壯大及「安西作戰」(突擊離西南作戰代名)之遂行甚有助益。四十五年一月滇游總部東遜蕩俄。將軍兼任西區(指揮部設老羅寨)指揮官。四十六年十月奉准恢復第五軍番號。復兼任該軍軍長。部隊發展快速。得以日益壯大。四十九年十一月中旬,匪緬聯合向我滇游基地全面進犯,其間將軍曾奉召回國報告戰況,並請示機宜,蒙先總統 蔣公召見,慰勉有嘉。五十年三月部除再次奉令撤離,復受志願留置部隊官兵請求,將軍爰由泰北邊境續荷安置戍屯之鉅艱懂任;嗣以補給長久終斷,官兵生活一度陷於絕境,為求生存因應而受泰方收編運用。今指揮部設於泰北昌萊省,西北之美斯樂,十餘年來,該部已成為泰北安定之一股主力;為戍邊除患(含越、寮、緬、泰等共黨猖亂),會犧牲了近千人寶貴的性命。由於將軍領導得宜,於今中泰親如一家,軍民合作無間,協力拓荒墾植,興學育才,行仁濟貧,深受泰方官民及我僑社之依重尊敬。

將軍原訂今夏暑期再次同國一遊,詎以心臟病猝發不治,不幸於本年六月十八日(適我國民俗端午節之夜)凌晨溘逝泰京披耶泰醫院」,享壽七十。復維將軍一生戎馬,向以軍營為家,備受袍澤愛戴,臨陣每戰必身先士卒,指揮若定,戰功彪炳。尤以近卅年來在異域建勳立業之事蹟更為輝煌卓著,其德威義行將長植於滇、緬、泰、寮邊民心目之中,唯其奮鬪之終極目標不竟,復國壯志未酬,或可謂「鞠躬盡瘁死而不已」!謹述。附拙乙聯敬輓志哀:

孤軍苦鬪,孤憤縈積,最是孤忠難表,異域勳業媲定遠:

一生戎馬,一世艱辛,那堪一夕永訣,大漢聲威竝伏波。

│民國六十九年六月十九日稿│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