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母李太夫人秀芝生平事略

作者/刁錦寰、刁錦渝

先慈刁母李太夫人諱秀芝,籍雲南省昆明市,民前九年生。李氏累世書香,為鄉邦望族。唯先外祖父早故,家計全賴先外祖母支應,乃時感孤寒。先慈自幼即秀外慧中,蘭心芝質。先外祖母於含苦茹辛中,呵護撫育,珍逾掌珠。先慈亦能煢煢自立,卓爾不羣。當時國中風氣閉塞,女性少越閨閣,先慈則於雲南初倡女學時,即毅然考入省立女子師範學校攻讀,已隱然以提倡女權,改良社會陋俗為志。民十二年卒業後,決意深造,而以一邊陲舊社會之女性,遠行北國,考入全國最高女子學府之國立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就讀。時國勢阽危,政潮起伏,新思想則沛然勃發。先慈不僅篤志功勤:且沐大時代之洗禮,學養與識見俱進。民十三年 國父孫中山先生北上抵京,先慈頓受 國父偉大人格及三民主義之感召,心志方向,自此乃定,於是誓為國父之信徒,決心打倒軍閥,重建三民主義之新中國。斯時北方仍為軍閥盤據,先慈則奮然不顧安危,秘密加入國民黨,從事反軍閥之實際行動,成為僅見之女性革命黨員。民十六年先慈肄業大學三年級時,與同志策動反軍閥之學潮,不幸爆發三一八慘案。先慈雖倖免於難,唯受槍傷,流血不止;北洋政府復大肆搜捕,處境極為危殆。後幸得師長救援,始得間關避至上海。適北伐軍抵定東南,總司令蔣公中正創設中央黨務學校,自任校長,先慈乃遄赴南京考入黨校第一期,為黨國作進一步之效命。民十七年 蔣公賡續揮師北伐,先慈則奉派參加總政治部先遣隊,潛赴敵後組織農工婦女,宣揚主義,迎接北伐大軍。同隊女同志祇得四人,幾無日不風餐露宿,翻山越嶺,生命常懸於一髮。當時日本帝國主義蓄意阻礙北伐統一,竟遺軍強佔濟南,製造五三慘案,先慈等仍冒萬險,迂廻繞道,繼續北進。迨北伐大業告成,先慈抵達北京時,已身為武裝之革命女同志。為感念母校北京女子師範大學之師長同學,特前往探視,一時擧校歡迎,視為現代之花木蘭焉。實則相隔僅一年有餘,但物換星移,恍如隔世。先慈每語及此,輒多感喟。北伐先遣任務完成後,先慈頗受黨校師長獎拔。先奉調南京黨校任第二期女同學指導員,民十八年初復奉中央組織部部長陳果夫先生指派,返回雲南故里開展黨務,辦理黨員登記工作。雲南政情向極複雜,險阻重重,先慈終能一一克服,圓滿達成任務。於返京覆命後,再奉派至中央黨部秘書處服務,因工作認真負責,會迭獲獎狀。民十九年間,中央黨部擧辦公費留學考試,先慈參加獲選,乃於夏間赴美留學。回顧數年間,由雲南舊家庭之女性,而至北平女子師範大學之學生,再成中央黨校之革命女同志,終為留美之女學生,其間歷數之奇,置身之險,精進之速,絕非常人所易為!先慈一生樸實正直,重原則,勵品德,此皆源於自身高潔之才情與時代之獨特際遇,豈偶然哉!先慈抵美後,負笈伊利諾大學,主修商學會計。時先父刁公培然適就讀哈佛大學,來修貨幣經濟,因志趣相投,乃結褵焉。先慈卒業商科後,續謀深造,再隨先父轉學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研究。民二十三年春偕同返國,齊心為現代中國之建設而努力。先慈先任委員長行營財政監理處第三組主任,復旦大學會計學教授。後隨先父至重慶,再任四川省銀行經濟研究室專門委員,求精商學院會計學教授。抗戰軍興,政府播遷重慶,成立重慶市臨時參議會,先慈賡選為唯一之女性參議員,於會議時,每為女權與教育請命,而為各界所矚目。先慈於推展婦運,亦不遺餘力,同時出任中央婦女運動委員會委員及重慶市黨部婦女運動委員會主任委員。民三十年間,再奉命創設重慶市立女子中學,為首任校長。重慶雖為戰時首都,唯因戰亂,物質條件奇缺。先慈於敵機環伺中,胼手胝足,一面籌建校舍,一面延聘師資終為重慶建立一完整之現代女子中學。抗戰勝利後,先慈隨先父復員南京,仍繼續推展婦運,首創中國婦女政治學會,主張婦女參政,以提高社會地位,並報效國家。民三十七年政府行憲,先慈乃由全國性婦女團體選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民三十八年隨政府遷臺,並出任中華婦女反共聯合委員會委員及光復大陸研究設計委員會委員。先慈早年參與革命行動,奔馳戰地,留美歸國後,復無日不為婦運及教育嘔心,體力乃逐漸受損。民四十年間即罹患糖尿病,不能再從事積極之政治及社會活動。居常喜閱讀書刊,因一向注重現代教育督課子女頗嚴,但亦時作啟發;平時則諄諄以品德為勉,嚴戒虛浮奢華。先父平素為公務栗六,家務全賴先慈操持;故如對國家略有勞績,先慈實有助力;而子女之稍有寸進,亦皆拜先慈之訓誨。中夜懷思,感涕何似!先慈原非基督教徒,唯聽道多年。民五十四年間忽有感應,從此受洗,極為虔誠。民六十二年先父棄世,先慈悲痛適恒。其後數年即再罹心臟病痛,體力日益轉弱。今年三月間於榮民總醫院安裝心律調整器後,頗覺改進,適國民大會召開第七次大會,會堅持前往投票選擧主席團主席及總統、副總統、謂此係職責與心願、不能放棄。三月二十七日出院返寓,不意數日後,心臟忽趨衰竭,雖護送榮民總醫院療治,終因年事已高,急救無效,而於四月三日上午七時十五分奉 主召歸天,享壽八十二歲。先慈近十年來,數度來美與子女孫輩團聚,言笑宴宴,共享天倫,此情此景猶旋腦際,何堪一朝人天永隔,怙恃盡失,嗚呼!痛哉!現苫塊昏迷,僅能略述事略泣告 親友,伏維

矜 鑒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