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時先生軼事

雨春先生已於今年七月廿二日辭管,享年九十有五,特述軼事以我悼辭。

作者/申慶璧 

李時字雨春,民國前二十二年國曆八月七日(立秋前一日)巳時,生於雲南省鎮雄縣的茶埂坡茶蔚村,乳名秋雲,七歲入私塾,按宗譜取學名為縉唐,先生胞兄弟五,先生居長,二弟名縉虞,三弟縉廷,四弟縉美也。天資聰穎一年之內,讀雜書數種,且畢四書,親友稱為「七歲神童子」。十二歲讀畢五經。八股滿篇,五言律詩六韻。十三歲改習經義策論。十五歲思路開展,下筆千言,一氣呵成。而選修八大家古文、史記、史論、綱鑑、通鑑,隨時閱覽,尤好說部。十六歲從毛君正學,毛師先生之表伯也。

十七歲先生遵祖父命,輟學經商,至敍府購貨,見四處張貼勸婦女放足文告,回里倡導,先生未婚妻主萃和首先響應,李主二姓婦女跟進,首開風氣。民前四年春正先生結婚。是年夏先生祖母逝世,赴川採買喪葬物品,見考選學生出洋留學文告,祖母葬畢,稟准祖父許復學。經取得鎮雄縣公費,於翌年正月首途至昆明與試,而以國文成績優良獲雋。

國文試題為「俄據伊犁,英佔片馬,將何策以對之!」先生長於窮鄉,祇讀舊書,地理未讀,地圖未覽。所幸考前數日,先生曾在鄉友處閱報,得知二地均在邊疆,且屬重要。先生即據此大加發揮,並擧漢棄珠崖,宋失燕雲十六州後之情勢為例,因文辭並茂,名列第二。編班時,志願編入法文班。以吾鎮張邦翰西林先留學比利時而精通法聖影響也。

辛亥年黃花岡之役,風聲遠播,全國青年義憤填膺,先生經彛良祿國藩介卿介,同年五月參加革命,秘密從事顛覆活動,重九雲南光復,諸編入志願隊,成為軍人。惟因腿傷,被勸退,原經考取保送湖北陸軍中學亦因足疾,未痊未得前往,奉都督令轉入法政學校。

雲南法政學校,清末為課吏館,旋改司法講習所,訓練法官。宣統元年再改法政學堂。民國元年春,始正名雲南公立法政學校分法律、政治、經濟各科,先生習法律,至是思想大開,以原名封建意味重改名時,取及時雨之意,因字雨春。在學期間偏讀中國各代律書,循吏列傳,名官言行錄,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及法家著述成績最優。時雲南亦受政黨林立之影響,法政學校內原有國民黨員六七百人,因各黨爭取黨員,誇黨分子,亦有不少。國民黨二次革命失利,國民黨員中,竟有毀黨證,而持他黨證以炫耀者,先生恥之,仍終日尋求國民黨書刊研究如故。

先生於法校畢業後,動遠遊之念,民四夏末,經越南、至滬、轉南京,至北京,會考入北京財政講習所。時國體政體之爭,甚為激烈。先生接滇中友人信,告以「北京無可作之事,連回滇經商,採辦貨物下昭通出售,可獲厚利,立號滇川兩道,前途大有所為。」乃放棄學業,與友四人結伴,乘京漢鐵路火車至漢口,正值北洋部隊封船運兵,大船被封,改購常行川江之船票,溯江而上,經宜昌、夔門,再經萬縣、重慶、瀘州,而達宜賓。遂與來宜經商之鄉親結伴。經兩江口、沙河驛、珙縣、表春、王場四日抵達家門已是民國四年初冬也。

原預定在家停留二、三日,即至昭通赴約。詎料尚未成行,一營入川滇軍,經過茶蔚村,其中一連即住先生府中,陽言剿匪,實另有任務。雲南起義序慕已開也。

住軍甫過,昭通急足送到公文一束。先生奉謹護國軍第一軍蔡鍔總司令委為「義勇縱隊招募有槍兵委員」,附有一支隊空白委狀,凡有人、槍三十者任排長,三排為連,四連為營,三營為支隊。縱隊司令廖廷貴,乃永善人,因此昭通之行作罷。

先生所招之兵,會分兩次送至敍永,編成兩營,均褊入義勇隊。袁氏喪亡,戰事停止,先生結束招兵事務回部,時蔡總司令奉命任四川督軍兼省長。正整隊上成都間,先生聞母喪返里守制。喪葬畢,軍中飛函促歸,趕至敍永,大軍已開拔,一路循瀘州、隆昌、內江尾追,據先生言:「行抵內江屬之碑磨鎮,抬眼望,似會相識,意想有一石碑會經讀過,隨足所之,竟到碑前,文字實曾入目,而且熟悉。返茶座沉思,此次初來,何以山水形勢,石碑文字,智如舊識,久之莫名究竟,將達內江,恍然而悟,原來乃前幾年一夢境。」

再經資中、資陽簡陽到成都,義勇隊士兵,已分撥補充各團營,官近成都講武學校,支隊以上另有安插,先生因學法出身,派都署任軍法方面職務。在招募期間,未曾獲經費支援,一切取之於家,事隔數年,槍去人未去,而向先生討還者,仍大有人在。此為民國六年夏事也。

蔡督軍以喉疾赴日就醫,薦羅佩金繼任。先生在成都期間廣搜典籍勤讀,而讀石達開日記,對石義女楊四姑娘之才之孝之節贊佩不已,會為文以彰之。劉存厚圍攻督署,先生被囚於犯兵室。事平釋放,已潔然一身,經龍泉驛,得鎮雄余琢仙資助,留一週東行,經簡陽、資陽、到資中留二月,至敍府,超威將軍行署結束,先生領得遣散二百元。友人約往瀘州辦報,於是又順流而下,到瀘州住金泰旅館。值賣唱母女與琴師,因病臥旅館,無錢延醫,先生愍而贈以十五金,女約十四、五,李姓名小琴感而拜先生為義父。先生離瀘後仍託友人照料。

創辦日報不易責現,適因友人李子璀出任筠連縣長,約往相助,以與鎮雄毗連,近家鄉允之。由陸路到宜賓後,時治安差,與商人席理安,交換招撫意見,商由席君出貼向幫會首要關說,先生與李子璀均被推為行一,先生二十歲即入漢流,招募義軍時,為滇、川、黔三省碼頭所熟知,為積字行一,此民國七年春事也。

李子璀接筠連縣印後,設南六招撫處於城內(含慶符、筠連、高縣、珙縣、長寗)。由周光宗出面,約集六縣龍背上人,於三月上已,會於筠連城外天上宮,到百餘人,歃血為盟,對神立誓,一聚三天,編定番號,歸去整隊,相戒勿搶勿掠,加緊訓練,預備報國。因而李子璀與席理安外出整隊,縣事交先生處理。

雲南起義後,滇軍葉香石援陝曾達陝南,李子璀編為援陝北路司令,於是離開筠連,空留建教計畫。援陝之行,由於陝西靖國軍總司令于右任離陝,葉部離陝南經川回滇,乃與李子璀分手,應渝友之邀至重慶。

先生在渝之友,為重慶富室陳家之婿,先生依友而居,得識其姨,其友有意撮合,詭稱先生未婚,其姨鐘情先生約出國留學、其父母亦願資助費用,惟先生主一夫一妻制,亦不願負人負友,乃託詞至瀘,絕此一緣。

抵瀛以後,其義女已嫁得如意郎君,先生詢明尚欠外債,將朋友所送川資,除留旅費外,全部留下,以償其債。即取道宜賓,沿途參觀紙廠,及製造方法,於民國九年秋,重返家園。

先生在瀘決定回家,是由於讀 國父地方自治開始實行法後,得到啟示,無論為國為己都應「萬丈高樓平地起」。在宜賓時,即知滇川戰事又起,回到家中又知趙軍長,已死於瀘,滇軍紛紛由川退回,經鎮雄者,亦有數起,決心實行墾荒計畫。

心念既定,即從其祖父所購得之蔣家滴荒山著手,先蓋草屋三四間,與妻見同住,工作開始不久,已是寒冬,冰雪交集,時作時停,其妻怨曰:「大瓦屋不住,搬來冰天雪窖,受冷受凍,何苦來哉?」

先生取其書屋為「愚餘」,蓋取顏子「終日不違如愚」,衛武子「邦無道則愚」,柳柳州「八愚」,施潤章「萼愚」之所餘也。先生會有一詩,題為冰雪吟以寄急原詩云:

雪白空飄來,冰由水凝結。我愛此冰心,我懷如雪潔。

不染纖微塵,純白色奇絕。寒氷臥孝子,瑞雪豐年絕。

堅氷若在鬚,壯士禦以烈,撫今弔古人,感懷蘇武節。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