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故鄉文山縣城──求雨

作者/王需文

「民俗」就是人民的風俗習慣,所謂入鄉隨俗,應檢好的學習,例如,寶島農家,不分男女,每天凌晨即披衣起床,荷鋤下田,這就是好的,直得學習;而寶島山胞,大都以嚼檳榔為榮,似此習俗,就不敢苟同了。我們的世俗,一向重男輕女,這就是壞的,不平等的,應該改良,使之革除。

我們雲南省,每縣都設有風俗改良委員會,但是所有委員諸公,都不去研究風俗,改良風俗,只知抽煙、喝茶、聊天,以致業務無法推展,因而各地風俗,不論好壞,仍然我行我素,源遠流長。

記得六十七年臺南市擧辦全國民俗技藝展覽,內容包括鄉土戲曲及各縣市的拿手佳餚,此擧促以宣揚民俗文化,所以我們臺南雲南省同鄉會,接到臺南市府通知,要我們獻寶,當時的理事長唐明輝將軍,召集會議商討,馬上向市府爭取一個攤位,決定以家鄉珍品「過橋米線」向所有參展佳餚挑戰。正當我們密鑼緊鼓應戰的時候,市政府黃牛了,告訴我們,攤位不夠分配,這樣我們就失去了大好獻寶的機會。

參觀民俗展覽以後,使我想起見時在家鄉文山城的六七月間天早時的求雨,其經過情形可用電影海報詞加以形容:「場面壯觀,香艷刺激,扣人心弦。」假若我們級訓後參加南市民俗展覽,保證會奪得錦標歸。

諸位不信,讓我把家鄉白天與夜晚求雨的盛況,介紹給您聽,您一定會鼓掌叫好。

首先談談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求雨,是一軍英姿煥發,帥氣十足,頭頂楊柳枝,脫光了衣服的大男生上陣,每人分耍一節水龍及龍寶。開路的是一名傻風,俗稱「旱八」,(因何得名,無從考證。)他手拿水煙筒身背八餐斗笠,在馬路當中波著八字方步,-面走著,一面抽水煙,視若無人的引導著後面的一條水龍出巡

水龍的組織,有龍寶、龍頭、罷身、龍尾。假若這條龍修練的歲月悵久,就會有四五十節,否則,道行不夠,就只有二十節以下了。我們文山城求雨的這條能,也就是道行不高的十二節以上至二十節以下的水龍。

這條龍平時棲息在高山寺廟,牠的龍寶自然含在口中,可是當她要替天行道,飛出來興雲佈雨的時候,龍寶也借機餾出來一覽山城風光。當水龍發覺龍寶不在口中,立即張開血盆大口,要搶龍寶同來,這時耍龍寶的大男生,只要一寶在手,那能讓你搶走,因此,直引得整條龍團團轉。當時若在上空鳥瞰這一鏡頭,參加攝影比賽,一,定可以搶個頭彩。

再談要龍者的服飾,仍然是脫得精光,只以柳枝掩身,在大太陽的直射之下,那能不汗流夾背,幸好,人情味十足的家鄉父老,已在大門口供奉香案,並準備好水缸、水桶、大水盆以及救火用吸水槍,只需用手一陣抽壓,水箭立即射出,剎時整條龍都沐浴在人造雨中,假若耍龍約當中,有一兩位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只要水一打在身上,由嫩的皮才膚就會呈現出紅潤的姻脂。愈看愈像女兒身,愈看愈讓你想入非非。

正當家家戶戶,焚香禱告,迎接水龍時,洽巧龍主爺,龍眼大睜,一路而起,一個箭步,直奔天宮抓命令雷雨二神,趕緊烏雲密佈,雷電交加,,一剎時,大雨傾盆而下,一會兄這裏有雨了,那裏集水了,哈哈哈哈·涮涮涮涮,劈劈劈劈,拍拍拍拍妒笑聲,雨聲掌聲,火皰聲,此起彼落,真好比日本無條件投降,我們光榮勝利了的景況。當然,也有連續幾天水龍耍過,未見點滴甘露的苦象,那磨,這條水龍,就變成烏龍了。

哦!對不起,我還忘了告訴大家,我們耍水龍的大男生,是不會忘記穿短褲的。

現在要談夜間求雨,不論月色如畫或月黑風高,為了出巡求雨,一樣是大吉大利。

形成這隻龍主爺的兵隊,全是由小學五六年級及初中的男生組成的,道具只需一把太師椅和臨時用木板書寫的龍主爺神位,以及柳枝,鑼鼓,水壺,葫蘆等器具。

太師椅用柳枝編成神轎,當中供奉龍主爺神位,一盞點亮了的神燈,:一個香爐,用兩根木棒穿過椅墊,一前一後兩個人就可將神轎抬起出巡。

是日黃昏時分,出遜的隊伍已齊集在鬧區馬路上,只要為首的一聲令下,立即鑼鼓喧天,緩慢地便步前進,參加的青少年人手三柱點燃的香,邊走邊唱見歌「註」,由鬧區出發,直抵郊外的龍潭、焚香、燒紙、禱告,一起三叩首,再齊唱見歌,然後用水壺及葫蘆裝滿龍潭水後,沿路入儀返回。芳中途龍主爺顯靈,剎那間雷電交加,只嚇得學生們一個個跑回家中,上床蒙頭大睡。神轎丟在路邊,留給大人第二天去收拾了。若遇上龍王爺睡著了,也有持續四、五天的夜問求雨。

這是家鄉的迷信風俗,只能當作學生們放假後的一種遊戲,而不可迷信也。

「註」夜間求雨所唱見歌:

天久旱,

如何好?

西方大路一條街,

一對童子哭奶奶,

奶奶問我哭那樣?

我哭菜子秧苗不得栽。

對面山上有隻鵝,

口含青草唸彌陀,

彌陀老仙活萬歲,

下幾天雨救萬民。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