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海蒼山之戀──半江漁火話雲南

作者/盧偉林

抗戰期間我先後在遠征軍司令長官部政治部及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部服務。在昆明、在楚雄、在大理籌地方逗留過一段時期,會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今懷想,仍然無限依戀。

昆明氣候四季如春

昆明,偽古旗國之一部(後稱南詔),考之史乘自元朝以後,始正式建省、雖然開闢較晚、而名勝古蹟卻很多。有人說,它的外貌很像北平,這只是從昆明市的公私建築而言、特別是橫跨在大街上的彩色牌樓,如「金馬」、「碧雞」等,好像如北平的「東單」、「西單」一模一樣。相傳清初平西王吳三桂開府昆明時,即以北平的模型,來作建設的藍圖,所以,昆明有些像北平,實在是有因由的。

昆明是一個四季如青的好地方,既沒有北國的嚴寒,也不像海南的酷熱,談到「氣候宜人」,在大陸尚找不出一個足以和它匹敵的城布;至於湖山之美,風景之佳,也非身歷其境的人,所能想像得到。

筆者當年從廣東韶關,經桂林、柳州貴陽進入滇境。甫抵昆明,便感到昆明的氣候真有些特別!在酷熱的七月天,竟毫不炎熱;望望週圍的人,沒有一個拿扇子,住家及商店也沒有電風扇(那時候沒有冷氣設備),街上的行人,沒有穿綢布或夏布的;相反地,不論男女派很多穿著藍布長衫。

夏天的昆明,正是一個驟雨約季節;明明晴空萬里,一剎那卻會大雨滂沱,但大雨下不到半小時,甚至只消十多分鐘,就會雨過天青,及至太陽將市郊的雨水晒乾後,冷不提防又來一次陣雨。所以久居昆明的人們,不論天氣如何,都會隨身帶著雨具,有備無患。新來的人,只看到夭氣晴朗,那見想到又會下雨,往往漫不經心的溜出去,走到半路定會遇上一陣驟雨,淋得衣履盡濕,狼狽不堪。不過一到秋天,這種調皮的雨季亦隨著時令的遞變而消失!

抗戰後期的昆明,正是所謂國際路線的中心;滇緬公路及中印的航運,都是以它為起點。美軍人員,特別是陳納德將軍麾下的美國第十四航空隊總部設在昆明以後,給昆明帶來莫大的繁榮,為大後方任何城市所不及;美麗的衣飾和消費品應有盡有,只要有錢,便可隨心所欲,盡情享受。而跑滇緬路,飛加爾各答,均為發「國難財」的捷徑之一。因之,在昆明的民航人員和卡車司機,無不「春風得意」、「紅得發紫」,那時候流傳一個笑話,說是有一個本地人,要替昆明×小姐介紹婚姻,他所介紹的對象,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機關首長,可是那位小姐獨垂青於司機。這雖然是一個笑話,正可以反映出那時候的司機發財容易,而為世俗所重視的一斑。

五百里滇池空濶無邊

談到昆明的名勝,當然要首推滇池,遠在漢武帝時,因遠慕滇池之名,而又苦於鞭長莫及,非王化所被的地方,乃在西安闢池,造船樓,習水師,思欲威加南方,唐杜甫「秋興」八首,曾有「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之句,就是追述這一段往事,可見滇池在歷史上,已佔著光榮的一頁,其重要自非今始。

滇池,又名昆明湖,本地人稱為「海子」,週徑號稱五百里,實際只有三百餘里,其範圍廣及昆明、呈貢、昆陽、普寧四縣,湖水深廣,可通舟楫,並有小火輪定期航行。金馬、碧雞二山,隔湖對峙,形勢雄壯,風景優美,湖水足資灌溉,為「滇中糧倉」之源泉。大觀公園在湖側,園中建有會澤唐紹儀銅像、栩栩如生。

大觀樓係明代建築,迭經修葺,樓分三層,前臨滇池的洱海,有翠堤環繞,側後均闢為公園,佈置整潔,花木扶疏,頓具亭園之勝。

大觀樓正面懸有對聯凡三:一、二兩層所懸長聯,均為名士孫髯翁所作,陸樹棠所書。孫髯翁係清康熙年間昆明隱士,已佚其名,兩聯所署下款均為「昆明邑人孫髯翁撰」。三樓為清儒雲貴總督阮元(字伯元,號雲臺,江蘇儀截人)所撰約短聯,孫髯所撰之聯被一般人稱為最長的對聯,其文如下: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荊岸幘,喜茫茫空濶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騷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蝦嶼螺洲,梳裏就風鬟霧雙,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辜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

「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臨風,歎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宗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儘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雪,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祇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羅山龍潭煙波浩渺

池西碧雞山,又名羅山,因與市區隣近,亦為遊人必到之處,山徑常年修理,頓為整潔。石級多用整塊石板砌成,平坦易行,雖高不陡。山中多叢林古寺,殿宇宏大,佛像莊嚴,儈眾不俗。客來必迎入客廳,款以清茶菓品,不索香資,不似一般和尚,專以化緣斂財為能事。湖濱有懸崖,高可五百尺,下臨深淵,狀極驚險,遠望煙波浩渺,帆影隱現,滇池奇勝,盡收眼底,始信湖光山色之佳,必須造物者巧予配合;做滇池、金馬、碧雞,實盡得三美相對,相得益彰之效,論風景,它真比洞庭、鄱陽、太湖優勝得多了。

市內有翠湖公園,湖的面積並不大,而湖水青翠,故名翠湖。夏秋之交,柳綠荷紅,微風飄拂,清香撲人;有曲堤通湖心,間以亭臺水榭,碧水紅樓,幽靜雅緻,遊客置身其中,塵俗頓消。

北郊有尼菴,相傳為陳圓圓削髮為尼之所。陳圓圓到昆明後,已步入中年,色衰愛弛,或失寵於吳三桂,被逼遁入空門亦未可料,伊聞三桂兵敗,歿於軍前,又復餘情未了,投水自殺以殉。菴壁鑄有圓圓尼裝石刻像,雖人已半老,秀媚猶存。

黑龍潭,亦為昆明的名勝之一,潭距離市區約十華里,有馬車現次往返。潭不很大,水深而黑,然清可見底。泉源自潭底噴出,永遠保持著一定的容量,故始終不虞乾涸。相傳明鼎革時,有某書生(忘其姓氏)不甘受異族統治,挈妻投潭身亡。潭中養有黑紅色鯉魚甚多,赤鯉尤為耀眼,大者可十數斤,小者亦可盈尺,政府特加保護,禁止垂鈞。遊客臨潭觀魚,投以麵包菜餌,魚應聲游出水面,從容就飼,毫不畏怯,惟大魚則始終潛沉潭底,不為所動,好事者雖擲以石塊,亦不加理會,真像在潭底用功潛修一般。

潭畔有古寺,佛堂陳舊,香火不盛,內有古梅一株,虬結蒼勁,傳說是唐代所植,圍以木柵名曰「唐梅」;有柏亦奇古,枝葉半禿,惟生趣盎然,備極老健,是謂「宋柏」。「唐梅」與「朱柏」之號召力,亦正如阿里山千年神木,使遠道觀光客視為「省寶」,列入重要遊程,黑龍潭之聲價,陡增十倍。

此外,市郊還有三桂登塞的毆殿,稱為「金殿」,全部建築自牆壁以至屋頂,均係用精銅所砌成,連由於雲南產銅最多,正足以顯示「土皇帝」之威風.惟規模並不大,沒有引起遊客的興趣。

大理風情東方瑞士

雲南的大理,有「東方瑞士」之稱,以產大理石著名,花紋繁複,稚加點綴,即易顯現山水鳥獸,神態生動,佈風雅緻。製作場所;多在喜洲一帶,喜洲瀕臨洱海。

大理城區都是石板街道,有東西南北四個門;東名洱海,西名蒼山,南名雙鶴,北名三塔,均以面對的名勝古蹟而名。每月初二及十六兩天,有一次街子│趕集,鄉民以油脂、鹽塊、獸皮、藥材,交換布疋用品等,亦有外省與西藏商人貿易其間。鄉民頭纏白布,有「鐵腳豆腐腦(頭)」之稱,頭腦怕受風著涼故也。

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九日大理發生過一夾強烈大地震,死亡近七千人,傳事變前數月,出礦大理石一片,有如點蒼山形態,惟山腰石碑纍纍;當時無人注意,災後死者均扉其處,墓碑林立,宛然石中景象,誠為神話。大理位於大陸地震帶,明清以來,平均計每二十一年定有大地震一次,屋宇盡毀,但寺廟古塔,則巍然獨存,亦為異事。

風花雪月四大奇景

大理最大的特色則為下關的風、上關的花、點蒼山的雪、洱海的月。

先說大理的風,由於地形狹長,東倚海拔近兩千尺的高原,西為高聳的點蒼山,亦名靈景山,中間為洱海,形成谷底平原,實為天然風洞,風聲嘯號,比臺灣的新竹,那真是大巫見小巫了。每年自八、九月至翌年的二、三月間為風季,無論南北風,都從谷口灌入,自下關一直吹到鳳儀縣境,但下面的洱海卻平靜無波,地面也沒有多大灰沙,蓋風從上空吹過,高而不寒,疾而不暴。下關也叫龍尾關,在縣城三十里,是滇緬公路的通道。上關又叫龍首關,在縣北七十里,真是一座地道的花城。上關盛產茶花。大型重瓣,一樹千花,特別艷麗,春矢盛開的杜鵑花,顏色也多,較他處所產者為繁茂,所謂「上關三千戶,戶戶有好花。」過上關的花,並不只是茶花,而是活潑的蝴蝶花。距離上關大約二三里,有一個波蘿村,村中有蝴蝶泉,泉上有蟹蝶樹,每年四月開花,花形如真的蝴蝶一樣,同時成千上萬的蝴蝶從四面八方飛集枝頭,堆成五色斑斕的花叢,和樹上的蝴蝶,聚為一體,花蝶不分,而且真的蝴蝶一隻接一隻的,鬚腳相連結成一條條的彩色長繩,倒垂泉面,吸水而飲,飲畢又飛同樹梢,循環不已,蔚為奇觀,這才是上關的合花。

點蒼中的雪,因為點蒼山屏障著整個大理地區,綿亘七十餘里,冬天大雪滿山,晶瑩一片,矗立如一座琉璃屏風,雪光閃耀,閃亮無比;就是夏季,最高的山頭也是白雪皚皚!。終年不化。山上勝地頗多,但氣侯則「夏止於溫,冬止於涼」為其特色。

大理的月,是指映在洱海水底的滿月。清澈明亮,加上兩岸靜寂的倒影,襯托出一幅優美的圖畫。洱海也叫昆明湖,以其形似月洱,中間寬約十至二十里,長約質餘里,兩端較狹,蒼山的雪水,由十八條溪洞傾流入海,上游有天然山巖,劃分為河海兩部,河產鯽魚及細鱗魚,這兩種魚肥美冠各地,海有蛤螺之類,以螺肉著名,海中有「三島」、「四州」、「九曲」諸勝。這就是大理所謂風花雪月。

油炸關與天生橋梁

此外,大理附近還有幾處特別的地方,一處叫油炸關(官)、在下關至保山送中吃傳明末永曆皇帝經此逃入緬甸,為守關的一個小官把他拘禁一夜。當時該地仍屬明朝管轄,知道關錯了皇帝,遂處以下油鍋的極刑,故名油炸官。又距下關三十多里有天生橋,天然石樑,橫架於兩山懸崖峭壁之間,極為險峻。傳三國時,孔明七擒孟獲於此,後人建有「七擒孟獲處」石碑,所謂「南人不復反矣」乃在此所說,而結束了征蠻戰役。

又上面所說的鳳儀縣,原名趙縣,境巫月鳳儀山,民國後改今名。縣有鳳羽鄉,傳會有鳳凰棲止其間,飛去後遺有鳳羽一片,從此每年四月初,百鳥羣集,不計其數,噪嗚一二日始各自飛去。因為鳥數過多,不能得食,多有餓斃,鄉民稱為百鳥朝鳳,每施以食物,從不傷害,也算奇蹟報。

│轉載中外雜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四期;民國7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