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再創雲南起義

──為紀念雲南起義七十週年作

作者/陶鎔貫成

雲南起義是在中華民國歷史上具有重大意義與價值的大事,因為這次起義是打倒袁世凱稱帝的計劃,再造民主共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於不斷。其起義宗旨是適應世界民主政治進步的潮流,其出兵能以少數三萬之師於短期擊敗袁逆世凱部隊五十萬之眾,使全國震驚為之紛紛響應討袁。迫使袁逆世凱取消帝制,致憂憤而死。是代表中國全民的心聲,政府為紀念雲南起義之重要意義,曾於民國三十年起定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為全國紀念日。但是政府遷臺以後,即成停止全國性紀念,本人有感於雲南起義在現時我中華民國處於內外非常時期,有呼籲朝野人士重視雲南起義之必要。不僅要擴大舉行紀念,更當進一步研究如何再來創造第二次雲南起義。因此特提出「論再創雲南起義問題」來討論,由討論擬出適當計劃採取行動。

在此本人對「論再創雲南起義問題」,提出四點淺見,有請賢達明哲先生指教。

㈠光復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如何使之早日完成?

㈡中共匪黨對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進行破壞的統戰,如何採取有效反擊?

㈢反擊共匪破壞與攻擊中華民國政府的有效方法是否需要武裝配合?

㈣採取武裝反擊共匪,是否先要選擇地區和準備?

現在來分別就此四個問題加以說明:

第一、先討論「光復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如何使之早日完成」的問題。

中共匪黨於民國十年成立於北平,當時是在蘇俄駐華大使加拉罕指揮主持之下。說明中共匪黨是蘇俄赤化世界,先征服中國的走狗。所以中共匪黨所標榜所採行於中國的,是俄式蘇維埃制度,及馬克思與列寧的唯物共產主義暴力行動,階級鬪爭,清算「資產階級│地主,富農……」,屠殺的恐怖統治。種種罪行,使大陸十億人民既無自由,也不能溫飽,在共匪壓榨,奴役之下過牛馬不如的生活。

中國大陸十億同胞,自民國三十八年冬起,在共匪殘酷統治下經過三十餘年,自必在忍無可忍起而走臉推翻共匪暴政。因此,在臺的中華民國政府光復大陸的目的,也不難實現。同時中共匪偽政權在大陸實行馬列唯物共產主義與毛匪澤東思想制度遭到大陸極多數人民反抗,瀕臨崩潰。在毛酋澤東死後,鄧匪小平掌權,改採放寬統治,緩和人民反抗政策,允許人民恢復少許私有制,並有若干自由貿易與行動,中共匪黨並為阻撓中華民國在臺所發出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號召,而妄自曲解三民主義,自行宣傳中共匪黨在大陸現在所實行的才是「真正三民主義」。

由於現在中共匪黨用曲解三民主義方法來阻撓我們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工作發展,我們自必要另想辦法來反擊。

第二、中共匪黨對中華民國在臺灣進行破壞的統戰,如何採取有效反擊問題。

中共匪黨竊據大陸,三十餘年來使其偽政權不能穩定,除其乖謬的違反人性,違反中國傳統優越文化與歷史的罪行不為大陸十億同胞所接受外,主要的重大原因就是中華民國政府在臺、澎、金、馬三十多年的輝煌建設與成就,給予大陸同胞的嚮往,所以共匪不能不說「政治要學臺北,經濟要學臺灣。」但是共匪懼怕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強大,因此必須加強對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統戰,來削弱及破壞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工作,所以想出種種不利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的宣傳和破壞的苟當。如鼓動無知臺灣少數人反對大陸人,傷惑無知少數非中國國民黨人反對中國國民黨。利用地痞流氓並資助槍械等武器,破壞臺灣治安。造謠生事,企圖使臺灣陷於混亂,又放出「回歸」、「通郵」、「通商」等口號,希望中華民國與之來往,並由中共偽人代會主席葉匪劍英提出九點與中華民國政府和談,解決大陸與臺灣兩岸的問題,旨在鬆弛中華民國海內外反共的人心,和向國際宣傳共匪願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詭計。繼又在民國七十二年共匪與英國商談到一九九七年香港九龍英國租期屆滿時,雙方達成協議英國將香港和九龍政槽交給中共偽政權接管。是時匪酋鄧小平並故意放空氣願將現在港九人民生活方式於接管後繼續延長五十年。其用意在安撫港九人民心理,不畏共不反共。並放出同樣謊言,對解決「臺灣問題」也願讓在臺的中國人享有現在之生活方式,和相當武力維持治安。中共匪酋多年來先後放出騙人謊言,目的都在削弱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反共力量,達到牠不戰而取臺灣的目的?!

吾人根據共匪對中華民國在臺灣及其在國際上的統戰破壞,無所不用其極。自必不能置之不理,讓其自然發展因此當速謀有效反擊對策。

第三、反擊共匪破壞與攻擊中華民國政府的有效方法,是否需要武裝配合的問題。

就中共匪黨在其多次全代會中表明,對中國大陸的統治,絕不放棄「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的領導」,與「馬克斯,列寧的唯物共產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路線」。及近幾年來匪酋葉劍英、李先念、鄧小平等先後說出「對臺灣問題必要時不放棄使用武力解決」,種種論調濫言,可以證明,我們要光復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不是用和平宣傳可以完全成功。心戰固然重要,但頑強的殘暴成性的中國共產黨,單用勸說與誘導辦法,絕不可能使共匪改變牠暴力統治。將既有的政權交出,必定是要有反共的武方足以致其死命,這也就是歷史上的證明,當滿清政府腐敗不堪,遭受外來列強侵略,割地賠款,簽訂喪權辱國條約,國內人民已普遍不滿,其統治權已動搖欲墜。但清政府統治者,仍不採納立憲派康有為與梁啟超等主張,作君主立憲,開放部份政權給人民的代表組織議會,參與國事,終至迫使領導國民革命的孫中山先生奮起,喚起全民覺醒之外,更組織革命黨建立革命武力,作十數次犧牲,才有武昌起義,將滿清政府推倒的成功。又說民國初年,全國分裂成軍閥割據局面,民不聊生, 國父中山先生所領導建立的中華民國,要實行三民主義無法進行,迫不得已乃於民國十三年在廣東黃埔創辦黃埔軍官學校,派先總統 蔣公為當時校長,建立國民革命武力,率師北伐,逐步將割據中國之地方軍閥消滅,才將中國統一,開始邁向建設三民主義中國的大道,使中華民國在統一之下成富強的國家。但被日本帝國主義者詬忌,進行武力破壞,又有蘇俄共產帝國主義者培養中國共產黨進行全面破壞,復利用中日戰爭擴大武裝叛亂,在國家陷於疲憊之下,佔領中國大陸,建立其匪偽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諸如過去歷史證明,一個朝代或一個統治階層,要使其改變統治權,皆不能缺少武力配合。所以我們必須認清武力為實行主義與理想的必要力量。

第四、採取武裝反擊共匪是否先要選擇地區和準備的問題。

既知要改變中共匪偽組織交出其暴力政權,不用武力不為功。說到用武力配合光復大陸,當然先要選擇地區,並且要作充分準備。就面對大陸而言,大陸之東北面與西北面皆與臺灣距離遼遠,運輸不易,況且有外圍之蘇俄與北韓之共產國家阻隔,因此不用考慮。再看沿大陸之東南,與臺灣距離較近,可是海上運輸與登陸作戰,非有勝過敵人之強大海空軍掩護及後勤支援,在敵人就東南沿海置重兵防衛情況中,絕非易於登陸。所可行者,是在匪共放棄和平解決臺灣問題而採行武力進攻臺灣時,我以堅強精銳海空軍戰力將來犯匪軍殲滅於海上,乘機掩護我陸軍向對面大陸東南沿海岸登陸。此種轉守為攻戰略掀起大陸反共武力響應,羣起將中共匪偽政權推翻。是以武力配合光復大陸,實現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方法之一。但此種處於被動,處於被打的戰爭方式,最初必須有最堅強的防衛戰力,和後方安定與迅速支援的後勤力量。

另一地區是中國西南邊緣地區,此地區因山地多,共匪機械化部隊不能大量集結與使用,又加邊區種族複雜,性喜保守,向多反共。更因外圍是其他越南、寮國、泰國、緬甸、與印度等國家,不有攻擊之危,若選擇此地區為準備光復大陸工作,對中國大陸內地反共人士,必可發生極大之號召力,吸引其歸向,壯大我方反共力量。絕非僅共匪空軍人員為反共利用駕機飛行訓練,而冒險逃出,來臺投奔中華民國的少數共軍幹部可比,必是極大多數的共匪政軍人員與更多的大陸同胞,紛紛前來參加反共行列,於短期中形成巨大的反共武力,其給予共匪偽政權之打擊。必較在臺灣海峽待匪軍來攻時,相繼以守為攻登陸東南沿海之成就為大。

經過多方面研判,承認光復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需要有武力配合。又光復大陸工作以武力配合時需要就大陸選擇用武地點,就大陸地形與匪情研判,在大陸適於我方用武地點。當以西南之雲南滇緬邊區為最宜。因該地區於我有進退之餘地,有強悍能戰之兵員,有進入雲南後對中國大陸內地,成居高臨下之形勢,易於戰局有利發展。鑒於七十年前唐繼堯與蔡松坡等將軍於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雲南起義出師討伐袁賊世凱稱帝。以三萬之師,進兵四川,短期內擊敗袁部曹錕率領之五十萬眾。迫使袁賊世凱放棄稱帝迷夢,憂忿而死,使中華民國民主共和政體得於維持不墜。此種偉大成就,足可再運用於消滅竊據中國大陸置重心於北平之中共偽政權。所以當此雲南起義屆滿七十週年,大陸十億同胞在共匪暴政壓迫下亟待拯救之時本人特提出「論再創雲南起義問題」,來呼籲國人賢明志士重視,這不僅是雲南人的責任,是全國海內外同胞的反共復國大責任!也是光復大陸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最好方法。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