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雲南起義七十周年

作者/李達人

一、引言

七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為雲南護國起義七十周年;在此七十年歲月中,國家發生無數次之艱險變故,均能一一克服而安然渡過,其中北伐統一,八年抗戰,對法統維護,民族延續,不僅為我炎黃子孫永誌不忘,亦為舉世所公認。惟其重要性不亞於北伐與抗戰之「再造共和」之雲南起義史實,初為野心者所剽竊,史筆未詳正,誤導教科書錯誤遞傳,社會大眾據以誤信,經張公維翰、李公宗黃兩鄉前輩廣蒐資料,多方爭辯,歷時數載,始得匡正。然以錯根深殖,拔除費力。惟望我雲南同胞,尤其青年志士,多加重視,或為文字發揮,或以言詞闡述,俾此偉大史實發揚光大,庶可上慰先烈先賢,下啟子孫後代;筆者不敏,為此拋磚引玉之文。

二、護國事實簡述

當袁世凱利用機會,逞其詭謀,攫取大總統職位後,即以天下一家,萬世一系為其最終目的;乃一手握金錢,一手持利刃,威脅利誘,摧毀民黨組織,黃克強遭退遣,宋教仁被殺害,王寵惠、蔡元培等被迫離。 國父不忍以半生艱苦奮鬪及無數先烈締造之民主共和,毀於袁氏之手,號召同志,紛起維護:有江西都督李烈鈞,廣東都督胡漢民,安徽都督柏文蔚,宣佈獨立,起兵討袁,旋為袁敗。袁更肆無忌憚,加速帝制之進行,楊度等籌安會倡之於先,梁士詒請願團促之於後,緊鑼密鼓,煽惑羣倫,促袁早登皇位。袁於民國四年十二月十七日,表示接受。

雲南督軍唐公繼堯,深受 國父革命救國思想,極不滿袁氏行為;且早於督黔時,即判知袁終必叛國,故回滇執政後,積極作倒袁準備,擴編軍隊,精練都伍,購製武器裝備,籌集被服餉糈。分遣要員連絡各方,秘派幹部探取長江一帶軍情;並以剿匪為名,先命楊蓁、鄧泰中兩支隊推進川邊,備作爭取時效之部署。

民國四年九月十一日,唐公召集重要軍事會議,約定生事:㈠積極倡導部下愛國精神。㈡整理武裝,準備作戰。㈢嚴守秘密。十月七日,召開第二次重要軍事會議,宣佈起義時機之原則:㈠中部各省有一省可望響應時。㈡黔、桂、川三省中有一省可望響應時。㈢海外華僑或民黨接濟餉糈

時。㈣若以上時機均無望,本省決孤注一擲,獨立奮鬪,宣告討袁。十二月中旬,李公烈鈞入滇,十九日,唐公派其弟唐繼禹、及師長劉祖武,迎護蔡公鍔抵昆明。二十一日,唐公召開第四次重要會議,到有蔡鍔、李烈鈞、任可澄、羅佩金、劉祖武、張子貞、黃毓成、方聲濤、顧品珍、殷承瓛、由雲龍、戴戡、龔忠寅、劉雲峰、雙振鵬、戢冀翹、但懋辛、周官和、唐繼禹、王伯羣、李雁賓、庾恩暘等,決議:先電袁氏,令其取消帝制,殺楊度等十生人以謝天下,限二十四小時答覆,否則即以武力作最後之解決。二十二日夜十時,復召集蔡鍔、李烈鈞、任可澄、羅佩金,及上校以上人員歃血宣誓。眾推唐公繼堯總攬全局,統帥各部。於二十五日,通電全國,反對帝制,宣佈雲南獨立,並即出兵討袁。將雲南所有部隊,編成三個軍,以蔡鍔任第一軍總司令,羅佩金為參謀長,率劉雲峰、趙又新、顧品珍三個梯團,每梯團轄兩支隊(支隊相當於團)出川,分取瀘州、重慶。以李烈鈞任第二軍總司令,何國鈞、成桄為正、副參謀長,率張開儒、方聲濤兩梯團入桂,直趨南寧,會桂師,分出粵、湘。唐公兼任第三軍總司令,韓鳳樓為參謀長,先遺徐進率一縱隊同戴戡、李雁賓、王伯羣入黔;繼由韓參謀長率第一梯團趙鐘奇與挺進軍黃毓成會合後,原擬直下辰、沅,進出武漢、荊、襄;後因戰略改變,以趙鍾奇梯團協助蔡鍔軍攻綦江,以黃毓成挺進軍協助李烈鈞軍攻百色。

袁世凱令四川將軍陳宦,指揮川南鎮守使伍祥禎、旅長馮玉祥、朱登五各部,迎擊護國軍,並調師長曹錕率部入川助戰。我護國軍蔡部,於一月十六日開始與敵接觸,不分日夜,喋血奮戰,白刃衝鋒,雖敵逾我數倍,我三迤健兒,無不一以當十,每戰克捷;戰至三月二十二日,袁氏宣佈取消帝制,蔡總司令接受陳宦之請,暫允停戰一月。

袁氏初以雲南精銳部隊盡出川、黔、桂,後方必異常空虛,乃派廣東將軍龍覲光之兄龍覲光為雲南查辦使率,軍攻襲雲南,圖動搖護國軍根本,瓦解我前線戰志。賴唐公應付得宜,雲南同胞堅忍奮鬪,將龍軍擊敗,穩定後方基地,對前方奮戰部隊之槍彈餉糈,供應無缺。龍覲光被迫宣佈獨立,擁護共和,並規勸其弟龍濟光響應護國,脫離袁氏。龍濟光雖未能即刻付諸行動,已使入桂之李烈鈞軍減除不少阻力,得按計劃行動,迫使廣西陸榮廷於三月十五日宣佈獨立。

袁氏雖知帝制美夢難圓,宣告撤銷,然猶戀棧總統職位。唐公知非厚集兵力,無法達其倒袁目的;乃續增編護國軍至八個軍之眾:以黃毓成率第四軍增援第一軍,張子貞率第六軍增援第二軍,劉祖武率第七軍經桂出長沙,葉荃率第五軍經會理遠出陝西。唐公則親率第三軍及警衛軍庾恩暘出黔、湘,擬會師武漢。全國各界,為雲南犧牲奮鬪,為國亡家之精神所感動,更受 國父革命救國偉大號召所鼓舞,各省紛紛宣佈獨立,脫離袁氏;全國輿論,對袁口誅筆伐,袁氏已臨「千夫所指,無疾而死」之時刻,故於六月六日羞愧斃命。洪憲帝制告終,護國戰爭結束。

三、實力 主從 領導

雲南地瘠民貧,遜清時為受協省區,然以民性誠樸忠勇,遇事祇問是非,不計後果,故敢以貧瘠之一省,抗拒擁有廣國主義借款支持,握全國獨裁全權之袁氏,咸謂螳臂當車,愚不自量。然主事者為民國固法統,為民眾爭自由之決心已定,全省民眾,即唯命是從。觀唐公決定起義時之原則有:「若預計之時機無望,本著決孤注一擲,獨立奮鬪,宣告討袁。」主事者若無誠樸忠勇之民眾作基礎,則雖有大智慧、大魄力、大擔當,亦不敢以全省人民生命財產作賭注,更何敢望有勝利圓滿之結果!且也,以一貧瘠省區,頓負打倒全國公敵之重任,其艱苦皆十百倍於往昔;其對戰前之籌謀準備,戰中之支應供給,戰後之復員安撫等工作,再再非巨資莫辦。就中以停辦中學,移教育經費彌補軍需一事,足證雲南同胞之忍耐與犧牲,為大我而忘小我之精神理念已達最高層次。再進一步言,八個軍之兵派,皆為雲南青年子弟,正值生產財富,為建設社會主力,今脫離生產轉入軍中,又多戰死沙場,已構成社會重大損害。故雲南起義護國後,社會凋零,成現百孔干瘡,十載難復原狀。

又謂「誰主誰從」,即誰是主動,誰為被動之謂。須知計畫、準備、執行、檢討,為稍具規模事件之過程,其準備所需時間之多寡,恒以達成目標之大小為斷。護國討袁,是拼生死,爭存亡,對國家人民,歷史傳承之大事,更須綿密周到之計畫與準備,豈是冒冒然即可行之者!且八個軍之人員、武器、裝備、餉糈,又豈咄嗟可辦。唐公有目的、有決心、有計畫,作先期準備,有其準備之條件,因其掌握雲南軍政全權故也。松坡赤手空拳,遠居北京,雖具愛國之心,而無發抒之力。彼於十二月十九日到昆明,唐公於二十二即領銜電袁取消帝制,二十五日即宣佈出師討袁。先遣部隊楊蓁、鄧泰中部,在川邊入川準備作戰矣。若謂蔡主動,其主動何事?有何主動之條件作依據?兩三天就能通電討袁,出動大軍乎?距昆明千里之遙之楊、鄧兩部從天而降乎?松坡先生以法術騰雲上空「撒豆」以成乎?然此事竟為社會錯認二、三十年,竊謂乃受下述情況影響:

㈠梁啟超欲竊奪護國之功,則曰:「蔡鍔乃我之門生,我命其設法入滇起義。」以當時梁在文化界之聲望,其言論當為崇梁者引申之,不明事理者擴散之;又因一般社會人士,多喜探索佳人才子、英雄美人之餘韻情懷,作閒談消遣資料,小說作者為賺取報酬以投社會所好,於是蔡松坡與小鳳仙之故事,便不脛而走,藝術戲劇界又藉作題材,加油加醋編演,假作真時假更真,乃使之深入社會大眾。

㈡雲南民性擅保守,富隱忍,寧吃暗虧而不申辯,常抱修持在己,毀譽由人之精神,且多讓功承過之德行,故對雲南起義再造共和之偉大歷史事件,少有傳述發揚,故為梁蔡掠美以去。

今以護國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先生之言,作一公斷:

有人問李公烈鈞:「當年雲南首義,究竟是唐主動?蔡主動?還是李先生你主動?」李答:「……當年雲南首義,如果不是唐先生主動,他就不會讓我和松坡進雲南;即使我們冒冒然闖進去了,他也可把我們縛而囚之,獻給袁逆,得獎金三百萬,晉封王爵。……雲南起義這一個緊要關頭,當以唐先生居首功,擔重任;我和松坡,不過遠道而去,適逢其會,承唐先生不棄,讓我們幫同他共襄盛舉;認真要在民國功勞簿上記一筆,就該數唐先生居首,松坡次之,至於我,確實毫無功績。」

至於「領導」,正確的說是 國父。因 國父畢生領導革命,推翻專制,建立民主共和國,進而使中國享有國際間一切平等權利,達到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為目的。 國父將總統職位讓於袁氏,望袁為民主共和的執行者,豈彼利慾薰心,要做萬世一系的大皇帝, 國父乃號召仁人志士,予與打倒剷除。並認雲南地形險阻,民性忠勇誠樸,為倒袁之基本所在。唐公繼堯,早歲加入同盟會,接受 國父思想灌輸,觀唐公派鄉前輩李公宗黃上呈 國父函中有:「繼堯自入同盟會以來,受我公灌輸,始終無二,寧忍以先烈志士締造之共和國家,斷送於袁逆之手!用是厲兵秣馬,抉以周旋。……我公擎天一柱,領袖羣倫,竊盼登高一呼,俾眾山之皆應,片言仗義,重九鼎以何殊……」,雲南首義,為 國父革命過程中之一環,其與爾後先總統 蔣公領導北伐,統一全國,及八年對日抗戰,今日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歷史意義一般無二,僅各時期之革命目標不同,革命之方法與手段隨之改變而已。然而當時若無雲南之首義,或首義而未獲全功,則爾後之革命過程與歷史必將重寫。 國父紓謨決策,領導有方,唐公繼堯公忠體國,奉行旨意,乃成此驚天動地,再造共和之偉業。

四、結論

武昌起義,推翻二千餘年君主專制,建立民主共和國。

雲南起義,打倒袁氏洪憲帝制,再度建造民主共和國。若無雲南起義,則爾後亦無北伐統一與八年抗戰收復失地之歷史事實。

西方軍事家說:「作戰是雙方實力的對比,實力強者勝,弱者敗。」此乃祇知有形之價值,不知無形之效果。我們深知精神重於物質,無形大於有形,無形力量由何而生?乃我五千年歷史文化之培育滋潤,是以全民祇知正義公理,是非善惡;為公理正義,拋頭顱,洒熱血,粉身碎骨,在所不顧,刀鋸鼎鑽,甘之如飴,用能以寡克眾,以少勝多,故武昌起義,全國景從,建立民國;雲南起義,各省響應,再造共和。今日雖大陸沉淪,國統則安如泰、岱,復興基地之力量,千百倍於往昔之雲南,共黨暴政之摧殘民命,更千百倍於任何專制政體;炎黃裔冑,包括大陸所有同胞之覺醒,又較當年更加清明。今日全國上下,能發揮雲南首義只求目的,不計生死後果之決心與義勇,則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當指日可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