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起義史實之迴溯

周鍾嶽遺著 

今日為雲南起義第二十八週年紀念日。有史以來,雲南未嘗與兵為天下先,有之當自茲役始。當袁氏之盜國也:慮深而謀狡,始則藉革命以脅清室;繼而製造北京暴動事件,停兵不南,以攫取總統。至民國四年八月復嗾其爪牙,成立所謂籌安會者討論國體問題,詆讕共和,圖謀稱帝,其所用之參政院,密電各省,指授偽造民意方法。凡兩越月,國民代表大會之票數集齊,全體主張君主,戴袁氏偽皇帝。參政院謬稱受託為總代表,奏請袁氏登極,袁初尚偽謙,迨參政院呈遞第二次推戴書後,袁公然接受帝位,改元洪憲,大封公侯伯子男,副總統黎公,被幽禁,羈以武義親主,天下憚其威勢,側目不敢言。袁氏亦躊躇自滿,以為子孫帝生萬世之業已成;而不圖滇以邊省,首張正義,又豈梟雄始料所及者耶?

近賢於護國發動之經過,效力論事,頓多聚訟,或左唐而右蔡,或揚蔡而抑唐;而不知二公發難之初,置生死於不顧,寧計及身後之功名?余嘗先後為蔡唐二公之秘書長,相知較深,自信所言當無偏袒。先是:蔡公督滇,袁陰忌之,調京,督辦經界事,覊以高等軍事顧問,昭威將軍及統率辦事處辦事員等諸虛銜。民國三年秋,余因病辭滇中道職,奉蔡公電邀,瀕行,唐公密謂曰:「袁氏自平寧贛後,擁智自雄,蔑棄約法,取消自治,排除民黨,窺其舉動,將不安於總統,必有盜國之日。蔡公在京,寧能屈伏其下?異日袁益疑忌,可危孰甚!宜勸其脫身南來,共維國事。」余至京轉陳此語,蔡公深然之。及四年秋,籌安會發生引蔡公密電唐公云:「袁氏變更國體,事在必行,關係國家安危甚大,公意若何?」唐公復電謂;「滇中已有計劃,請公南來主持。此類往復密電,悉余所代擬或親譯者。」時二公自沉著,不露聲色。是年九月十一日,唐公以事勢愈急,與諸將密議曰:「袁馬不安總統之位,早已見諸形跡,今更嗾使宵小,公然設籌安會,謬倡君憲救國,是欲以無數志士鐵血所換之民國,使彼獨夫攘而私之。是可忍孰不可忍?願與諸君共討之!」諸將咸感奮,願效死。遂相約三事:(一)積極提倡部下愛國精神。(二)整理武裝準備作戰。(三)嚴守秘密。是為起義前之第一次會議。未幾,十九省贊成君憲之偽電果至,唐公復於十月七日,與諸將密議,決定起義時機:(一)中部各省中有一省可望響應時一;(二)黔桂川省中有一省可望響應時;(三)海外華僑或民黨接擠餉糈時;(四)如以上三項時機均無效,則本省為爭國民人格計,亦孤注一擲,宣告獨立。是為起義前之第二次會議。議既定,密遺使者,分赴各省聯絡。

雲南既決計倒袁,積極籌備;然恐為袁氏先發所制,故仍貌為委蛇。詎袁已獲諜報,時余方在經界局。一日,蔡公自統率辦事處歸,愀然謂余曰:「蓂賡(唐公字)反對帝制,已有人來京告密。袁已電令川督防制。」余問告密者誰?蔡公謂,會在雲南陸軍第一師充參謀長之某人也。既而北京對各方函電檢查愈嚴,適得滇中致蔡公書,遂密令軍政執法處派人至護國寺街棉花胡同蔡宅搜查,蔡公謀去益急。離京時行蹤極為秘密,囑余代擬兩公文,一為請假一星期,至天津療疾;一為請派經界局會辦衛燕平代理職務;遂深夜潛赴天津,駐蹇季常家。次日乃入共立醫院,並密囑余俟其上船開行,再為請假一月。予繕發公文後,亦即密赴天津。袁氏派人至經界局檢查密電本,局中告以密電本在周秘書長處,袁氏又派人至予寓所帥府胡同搜查,余眷屬已先移住同鄉趙孟雲家,袁氏爪牙卒無所得而去。蔡公遂赴日,經香港轉滇。予亦於是年冬,至日本東京,與王君竹村謁總理於中山邸,總理指示方略甚詳,囑轉告蔡、唐兩公。

袁氏既得雲南反對帝制之消息,一面令川都督防制,一面遣其羽翼入滇陰圖破壞義舉。唐公乃於十一月三日與諸將密議,決定內則積極準備,外則表示鎮靜,嚴防奸細煽惑軍心,是為起義前之第三次會議。既而聞李協和先生到香港,乃命弟唐萍賡陽言調查自來水,陰實赴港相接。繼聞蔡公亦脫險,復命鄧泰中至港滬接其來滇,共謀起義。及十二月中旬,蔡、李二公先後到滇,唐公即於十一月二十一日召集本省文武及各地同志會議;出席者數十人。議決:先由唐公與巡按使任公可澄電袁氏請其取消帝制,戮禍首十三以謝天下,限二十四小時答復,(電於漾日拍發)如屆時無答復,或答復無圓滿結果,即以武力為最後之解決。旋議組織臨時政府及各項軍事計劃,是為起義前之第四次會議。次日唐公復於將軍行署召集諸同志開會,歃血為盟,宣誓擁護共和,是為起義之第五次會議。

漾電發後,限滿無復。唐、蔡、李諸公於二十五日通電全國,反對帝制,宣布雲南獨立,決定出師計劃。時唐蔡二公皆願自行督師。經蔡公推議,唐公為本省長官,宜於統籌一切,坐鎮後方。乃決定組織護國軍,先組三軍:蔡公為第一軍總司令,出川。李公為第二軍總司令,出桂粵。唐公自領第三軍,居中策應。起義之初,經費異常竭蹶,頓唐公擘畫於事先。民國三年度軍費,僅三十二萬餘元,至四年度則以袁氏力謀削弱南方兵力,銳減為二十四萬餘元,現役兵備陸軍兩師,混成旅及若干憲兵而已,乃一面出兵,一面徵募,前後編成三十六團,擴至八軍,滇省經常稅收歲僅七八百萬元,突增重負,乃竭力籌措,除向各機關提借款得七十餘萬元,及設立籌餉局向各縣籌集共得二十九萬餘元外;更停辦中等以上學校,撙節得數萬元,以移助軍費,其艱苦情形,可想見矣!

今略述戰事情形。(一)四川方面:蔡公所率之第一軍,入川後,遣趙又新、顧品珍兩梯團出永寧,取瀘州,為中路主軍。以劉雲峯一梯團出昭通,取敍府,為左翼。右翼總司令戴循若出松坎,攻綦江,窺重慶,為右翼,血戰數旬,占敍城,下納溪,雖敵援不絕,而迭克要隘,全川震動。至三月二十二日,袁迫於大勢,下令取消帝制,命川督陳宦電請停戰,護國軍允停戰一月,促其宣佈獨立,迫袁退位。(二)兩粵方面:袁氏為先發制人計,密令龍濟光派其兄覲光為查辦使,率兵假道廣西百色,入滇擾亂南防,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李公,遣張方兩團,扼守剝隘;而以挺進軍黃毓成所部,及護國第三軍趙團,由黔改道東下,趨百色,協擊敵之側面。民國五年三月二日,龍軍犯剝隘,偽司令官黃某犯廣南,咸擊敗之,敵敗潰百色。是月十五日廣西宣佈獨立,龍覲光被逼繳械,通電乞和,謂乃弟粵督龍濟光亦願易幟,擁護共和,時護國軍已東下欽廉,兵不血刃而全粵底定。(三)黔湘方面:原定計劃,由護國第三軍入黔會師略湘,嗣以川桂戰略之變更,改由東路司令王文華負責。民國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晨敵由晃州襲擊我軍,即反攻大破之。二月三日占晃州,五日克黔陽,六日克洪江,十四日進佔沅州,繼而疊下麻陽,靖縣,通道,綏寧諸城。會護國軍所委湖南招撫使程頌雲先生亦抵湘,以零陵鎮守使望雲亭為舊部,勸其獨立,鳳凰廳鎮守使周應詔亦繼之獨立,湘南湘西相繼戡定湘督湯薌銘遂不得不應順大勢,而宣布獨立矣。

雲南起義,黔督劉公如周,響應最早。繼而川、湘、桂、粵、浙、陝諸省相繼獨立,即袁氏平日寄以腹心之疆吏,亦聯電請中止帝制,袁氏術窮,遂於民國五年三月二十日發表取消帝制偽令,妄希固位,令中仍靦覜自稱本大總統,唐公即與蔡、李、劉(如周)任(志清)諸公,聯電宣佈取稍袁氏總統資格,中有云:「前大總統因犯謀逆,所有民國大總統之資格,當然消滅。」一方面通電依據約法,遙戴黎公元洪為中華民國大總統,領海陸軍大元帥,袁以大勢已去,鬱鬱而死。共和政體,遂與日月而重光矣。

(民國三十二年十一一月廿六日重慶「中央日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