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 先父蒓漚先生百齡誕辰

作者/張鼎鍾

楔子

初冬時節,在美國東北部,枯樹、寒風、嚴霜包圍著的旅居裏,我燃起每晨例行的一柱清香向 雙親遺像前頂禮膜拜,呈獻上兒孫們對老人家永恒的懷念和敬意時,想起 父親百齡誕辰即將屆臨,雙親生前事蹟一幕幕地在腦海中閃過,無限的哀愴與悲痛難以自禁地湧上心頭。為紀念 父親百齡誕辰,承中央黨史會 奉主任委員孝公老伯盛意於本年十一月卅日邀集 先父生前友好舉行口述歷史座談會,並飭我撰文紀念,雖然我這枝禿筆無法完整地追述 父親一生的懿行志業,也無法描述出我姊妹感受之萬之,除藉此短文紀念父親外,特向 老人家生前友好及各位關心父親的長老致最深摯的謝意。

一、誕生、家世、教育

一百年前,即民國前二十六年的農曆十一月廿九日子時,父親誕生於雲南省大關縣文武兼備、淳樸、尚儉的世家裏。高祖父國珍公是州學優廩生,曾祖父贊卿公以武庠生從戎,官階參將。祖父仙坡公則以軍功敍花翎同知銜,分省補用知縣。曾視父和祖父因不齒清廷的腐敗和慈禧太后禍國殃民的種種措施,憤而辭官退隱。在這樣正直、安貧樂道的環境裏,父親恪遵曾祖父的遺訓│「真儒學問須崇樸,廉吏兒孫不諱貧」│並奉之為治學立身的原則。

父親一生都在自己鞭策下不斷地教育自己。清末自雲南法政學堂畢業後,被選送入雲南全省自治研究所訓練,成績優異。工作多年後,復於民國七年至東京入帝大研習地方行政,並參加東京市政研究會,遍歷日本各大都市及優良府町實地研習,對於地方自治,著有心得。父親自我教育的層面很廣,有生之年對各方面之典籍,都作有系統的研閱,並且加硃批、記箚記、錄佳句,一直持續到逝世之前九十四歲之高齡,仍勤讀不輟。而每日每週的報章雜誌,也都詳細閱讀,遇有價值之報導或論述一定剪輯留存。此外經常參加各種學術性的研討活動,治學態度認真而嚴謹。

二、效忠黨國

父親一生從事的工作可分為下列幾類:一、縣、市、省、中央的行政工作;二、外交;三、民意代表│立、監委及國民大會代表;四、黨務。

(一)縣、市、省、中央行政工作

第一個行政職務是雲南都督府秘書,在任中奉派隨羅佩金將軍入京,經過上海曾面謁 國父孫中山先生,並因陳英士先生及羅佩金將軍的推介而加入國民黨。民國二年元月被任命為雲南省政府公署科長。同年十一月出任黑鹽井區鹽務督銷總辦,並兼鹽興縣縣長,父親以二十餘歲青年出任縣長,不久就政平訟理,深受縣民信服。民國三年十月調任箇舊縣縣長,管理一個資源豐富而民情強悍,風氣頹壞的縣份。父親以明快的行政能力,端正吏治移轉風氣,並積極致力於設置醫院、推廣教育、開闢水源、修橋築路等等德政,贏得了模範縣長的美譽。

為抵制袁世凱稱帝,曾在筒舊縣長任內,與偽郡王龍濟光之子龍體乾血戰三晝夜,身負重傷,幸為人民所救,而免於難。後應蔡鍔總司令的電召,到四川出任秘書,後又經羅佩金將軍任命為四川督軍公署秘書長,並會隨靖國軍唐總司令繼堯到重慶出席聯軍會議。

十一年三月由日本研習地方行政返回雲南後,被任用為蒙自道尹,並奉派籌備昆明市政,五個月以後成立了昆明市政公所,擔任市政督辦之職。在主管昆明市政六年中,會再度赴日本,與專家商榷昆明都市計劃之設計、規劃,並且製成圖案攜返實施。在建設市政上諸多績效│開街道、闢公園、建名勝、裝電燈、擴充自來水廠、創醫院、編整警察、改良風俗等。其中社會行政和教育事業更特別受到父親的重視。民國十二年的時候,昆明市的國民教育已經因父親的努力推動而完全普及。昆明市政公所首先設立社會科,是倡導各地社會行政機構制度化的先聲。民國十七年國民政府任命 父親為雲南省政府委員,民國十八年奉派為雲南省政府委員兼民政廳長。當時訓政正開始,父親率先按計劃、分年度積極進行地方自治工作,加強訓練自治幹部人員,成立各縣市區公所,辦理縣參議員選舉,從嚴訓練並任用縣長,全省政治風氣因而整肅。民國廿八年擔任內政部次長,正式在中央行政單位裏發揮他老人家獨到的行政領導能力。在任七年中,父親極謀完成地方自治,實施憲政,並致力於二項重要設施:一、推行庶政,創戶政司,完成全國調查,辦理戶籍登記,實施國民身份證制度。二、創設營建司,主理公私營造工程之監督考核,與鄉村建設計劃之規劃審定。並召開全國內政會議,各省民政廳長均出席,充分交換意見,對新縣制之推行,助益良多。民國卅一年、卅二年在抗戰劇烈時,父親冒看危險,親自到二十餘省市、五百餘縣視察,以深入瞭解民情並視導地方自治。

(二)外交

民國十七年 父親擔任雲南省政府委員時,兼任外交部特派駐滇交涉員,因自幼即感不平等條約嚴重危害我國,在雲南從政期中更深切體會法國和它的殖民地政府對雲南和放越僑胞的壓迫,乃蒐集資料撰成報告,向國民政府主席 蔣公和行政院譚院長面陳改訂中法越南商約的意見,那年十二月中法商約會議在南京召開,會中父親據理力爭,先後舉行會議達二十二次,經歷十八個月才克服了種種困難,而簽訂稍具平等互惠的新約,貢獻至鉅。

滇緬界約方面,父親也協助外交部向英使交涉,而使雙方實地勘查,有所界定。雖然父親沒有學過外交,由於愛國心切,觀察銳敏,研究深透,故而交涉的案件都達到預期的成功。在監察院副院長任內,曾多次代表我國出席亞洲國會議員聯合會,共謀亞洲各國的團結,增進彼此間的經濟發展和文化交流,並經該會敦聘為專家顧問。民國六十三年卸下監察院行政工作後,復至日、韓、歐美和東南亞各國考察吏制文物,致力於國民外交,宣揚文化,慰勉僑胞,在國民外交方面的貢獻亦甚可觀。

(三)民意代表

為民喉舌的生涯開始於民國二十年八月,奉命擔任第二屆立法委員,並曾一度兼任秘書長,由於多年來對地方自治之深入研究及推行地方自治工作之實際經驗,對地方自治法規的制訂貢獻至鉅。民國三十五年,父親經特派為雲貴監察使,二月先修建雲貴監察使署,完成人事組織,同時依照法規推行監察工作,此外更常常巡廻視察,洞悉民間疾苦,激勉地方官民,凡貪污者,則嚴加彈劾。潛移默化中,社會風氣趨尚淳正。那年十一月出席國民大會,參與制憲。三十六年當選為行憲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完成起選舉總統和副總統的歷史任務。三十六年十二月,父親以最高票當選為監察委員,辭去國大代表的職務,專務監察。三十七年六月監察院第一次院會中,父親復當選為雲貴區監察行署委員後,即回昆明就職。三十八年第二次院會時,父親被選為川康行署委員,當即堅辭。嗣得悉雲南省主席盧漢有叛意,父親乃急赴廣州面謁總統 蔣公,密陳意見,建議對調盧漢和谷正倫先生的職務,分掌貴州和雲南的建議。父親認為谷正倫伯伯可統率駐昆明的第八軍和廿六軍,加上胡泉南將軍的軍隊,在地形險要的雲南省內,以西部數十縣豐裕的物資,可堅守為中興基地,這項卓越的見解深獲先總統蔣公的獎掖。卅八年父親尚未返昆明時,盧漢叛變,母親見局勢緊急,毅然以攜我赴郊區養病為掩護,手提行李,率我和妹妹逃出監視,乘最後一班飛機逃到河內轉香港,驚悸之餘,全家罹病,俟母親稍可行動時,即舉家赴臺,繼續擔任監察委員的職務。民國五十四年當選為監察院副院長。六十一年五月監察院李院長嗣總逝世,父親依法代理院長,對監察院院務多所建樹。六十二年三月,父親認為年逾八旬,應讓壯盛同仁有進展之機,懇辭代院長和副院長職務,仍擔任監察委員,執行監察任務。父親在監察院卅餘年,公忠為國,勤求民隱,糾舉彈劾,繩愆糾繆,明允篤誠。

(四)黨務

自民國元年加入國民黨後,篤信三民主義,熱心黨務,民國二十三年十一月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在南京出席會議。民國廿七年三月在武昌出席中國國民黨臨時代表大會。民國四十九年奉派兼任中央紀律委員會委員,五十二年膺選中央評議委員。民國六十二年,中央倚畀受聘為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仍兼中央考核紀律委員會和政策委員會委員,對於黨員紀律的維護,中央政策的協調盡力諸多。

三、教育、文藝、社團活動及著作

雖然父親一生從政,但在教育、文化事業和收集史料方面所注下的心血亦甚可觀。老人家學問淵博,自唐宋到明清各代都綜貫。對顧亭林的詩研究尤深,在詩學上的造詣可說是已達最高境界。

民國三十八年暫滯香港,父親憂慮國事外尚受到家人疾病所困,心情惡劣之至,老人家還不忘貢獻自己的力量,作育英才,接受錢賓四老師的邀約,在新亞學院教文史,學生中有耶魯大學余英時教授、文化教授胡美畸女士及臺視周痕靜女士等。是時並與熊天翼、陳藹士、阮毅成諸位世伯集會聯吟,刊行「海角鐘聲」。

民國五十七年父親接受中華學術院的聘請,擔任詩學研究所所長扢揚詩教,發行詩學月刊,並輔助成立大專青年詩社,促進中華文化復興。六十二年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在臺北召開時,父親擔任籌備會主任委員及中華民國代表團團長,榮膺國際桂冠詩人。同年亦因詩作而獲中華民國中山學術文化基金董事會中山文藝獎。學術團體活動方面,父親一向熱心,會任中華民國傳統詩學會、中國詩經研究會名譽理事長,中國孔孟學會、中國船山學會常務監事。父親潛心佛學,曾皈依虛雲法師。老年並長南方寶生佛剎理事會,監修大藏經,宏揚佛法,普濟世人。

史料和地方方志資料的搜集和整理也是父親極為重視的工作。民國四十八年會到日本各圖書館及民間搜集有關開國和護國史料多種,輯印成「民初文獻」一束。父親敬恭桑梓,昔年受鄉人之請,審訂大關縣志,而母親亦深知父親,故於三十八年倉皇逃離昆明時,簡單的行李中竟將縣志稿擔出。三十年來父親因公務繁忙,而未及披覽,六十五年以耄耋高齡,親自逐卷容閱,刪削冗贅,依序風正,參老之資料缺乏,而父親記憶暴強,知聞浩博,不到一年即全部完成,由正中書局六十六年出版。此外積極也在精砷上和經擠上支持雲南同鄉會編印雲南文獻,作為雲南同鄉們交流與紀錄的園地。

父親對地方行政方面會就理論及實務兩方面,作深入及廣泛的研究,著作均甚精湛,先後出版了都市計劃、法制要論、行政法精義、地方自治實務、田園都市等作品。詩、文、聯方面,父親的著作更是質精且量多,記錄抗戰時期風塵僕僕視察各地的紀事詩有西北、東南紀行雜詠,經于右任老伯題耑為采風集。六十二年遍遊東南亞、歐美各地,每在一地即以詩詠之,經輯印為環遊集。具有卅六年連續不斷歷史的除夕疊談詩,更是洛陽紙貴,膾炙人口。生平可查到的百餘萬字的著作經整理為純嘔類稿上下集二冊,包括詩稿、聯稿、文稿、演講稿等由正中書局在民國六十六年出版。此次並承黨史委員會彙編為張維翰先生全集,將於近期刊行。父親在辭世前二年開始整理同憶錄,並親自題名為「隙駟流萍九四年」,遺憾的是只整理到民國四十年就突歸道山而無法完成。

四、家庭

父親之能全心全意為黨國效忠,公餘時可繼續充實自己,專心著述,身體良好,健康的情形和年齡成正比,可說是母親全力襄助調攝之功。在每個偉人的後面有一個默默無聞的支持者,對父親而言,這位支持者就是母親。父親原配麻太夫人是大關麻公耀明的第三位女公子,生了大姊鼎芬,長兄鼎康和二哥鼎森。大哥畢業於昆明體育專科學校,二哥畢業於中央警官學校,兩位哥哥都經母親撫養教育,視之為己出。鼎康兄生三女一男│恒春、恒珍、恒利、恒敬,恒敬亦有二女一男│張蘭、張昱、張超。均陷大陸。

雙親的婚事確是俗話所說的千里姻緣一線牽。母親伸太夫人諱文慶字孝餘,祖籍山東,後因先世宦遊浙江,而寄籍浙江,外祖父毓桂公任職蘇州警察廳行政司法總務等科科長時,母親出世於民國五年丁未正月廿四日申時。外祖母嚴氏諱善垣是安徽桐鄉名翰林林描生公的孫女,知禮能文,母親從小就接受嚴格的庭訓,賢淑至孝。在廿歲時,因外祖父病危,而割臂肉侍親,期以孝感天治外祖父的病,雖然這是不科學的做法,但可見母親孝心的至誠。民國廿二年,雙親經大律師吳凱聲和鄧振銓先生的介紹,在上海百老匯飯店結婚,母親兼有中國傳統的美德和新時代開明的見解,重視對子女的教育,賞罰分明,以言教身教並行,使我們手足能在為人處世、求學求知方面上進。母親和父親一樣廉儉、兼和、克苦耐勞,對父親生活起居更是照料得無微不至。父親年輕時因箇舊之役罹失眠症,後復因公務繁忙而患十二指腸潰瘍,幸得母親悉心的調護,使父親虛弱的身體能轉弱為強。母親除了主持中饋、教養子女外,更是父親最得力的助理,和公共關係人。不幸母親在六十二年十一月廿日子時因心臟病逝世於寓所,雙親情篤,同甘共苦四十年,父親在八七高齡時突然喪偶,其悲慟可想而知。但是父親為減輕我們喪母之痛,乃以極深的修養,堅忍鎮定地隱藏了心中極度的哀傷。並且以無比的容智調適自己的生活。

母親生育了二女二男,我居長,大妹鼎蕙、弟鼎鈞夭折,幼妹鼎鈺。我出生於南京時,父親已屆半百,十六歲前,隨父母在任所居住,三十八年在昆明以同等學歷老取五華學院,嗣就讀香港新亞學院,來臺工作一年後,插班考入臺大外文系,畢業後服務於美援會,旋至美入奧立岡大學研習教育,民國四十八年在瑪琍屋大學修畢圖書館學碩士學位,曾在美國聖約翰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任職,返臺後先後執教於臺大、輔仁、淡江、師大等校,並任師大圖書館館長。六十九年再至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攻讀圖書館資訊科學歷三年,獲博士學位,返國服務一年後,應主安博士之召主持王安研究院中國學術研究中心。卅年來在服務崗位上,克盡厥職,在學術上悉心研究,而在國際上弘揚並傳播我國文化更不遺餘力,皆因受雙親之激勵、教誨。在獲得碩士後與馮源泉結婚於波城,外子畢業於美國普波大學電機系,曾在CBS, Sylvania, RCA等電子公司服務,五十五年奉主安博士委派到遠東推展電腦業務,在臺北、香港、日、韓、新加坡、泰國等地開創工廠或市場,將精密工業引進遠東。生二女美孫、敏孫,一子炳孫。鈺妹畢業於臺大法律系後,先任職於教育部,又在臺銀服務至今二十餘年,工作勤奮認真,深受上司同事的讚賞。妹夫劉剛劍博士是醫物化學專家,生外甥女開瑩、外甥開森、開鎔。

父親教育我們的方式是以身教重於言教,督導我們讀古文、背唐詩、練書法、習作文、溫歷史、學外語,訓示為人處世之道,告以接物待人之禮,含蓄地指點、耐心地糾正、啟發、鼓勵,從不厲言疾色。父親的德範│「廉」、「正」、「誠」、「勤」、「謙」是我們一生的座右銘,因為從小嚴格的庭訓使我們一生都以做個腳踏實地、識和、誠懇、勤儉、廉潔、光明磊落、正直不阿的人為原則。

五、逝世

父親除了耳朵稍稍失聰外,老年身體甚為健朗,六十八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還親自去為郎靜山先生祝壽,下午赴醫院檢查尚由自已步行,這時我在國外出席國際會議,接獲住院的消息連夜趕回,未料老人家已不省人事。八月廿四日半夜抵臺,趕到三軍總醫院,看到父親躺在加護病房裏,鼻孔中塞了胃管,氣管也被切開了抽痰,膀胱上插了輸尿管,動脈處切開輸入葡萄糖,遍身鱗傷地受苦,一路上我和美孫本來就心急如焚,目睹這個情形,心裏頓如刀割。醫生雖然是盡力救治,但昏迷後無法檢查,也不能確定病因。老人家臥病十日,所受的痛苦是畢生所未經過的,我、鈺妹、剛劍、源泉和孫輩的心都拉緊了弦,人在絕望時只有祈求上蒼,我求上蒼讓父親再恢復神志,我寧願以我十年的生命換取父親一年的歲月,可是天不憫我,父親為生命掙扎了十天,手是雖彈動過幾次,在知道我同來曾說過一句使我們驚喜如狂的話「哦!回來了」,而陷入昏迷。廿八日那天心臟、脈膊和呼吸突然停止,經急救得恢復。九月一日上午十時廿五分,呼吸衰竭,急救無效,不治逝世。九十四年的生命突然悄逝,敬愛的父親就此撇下我們與世長辭,心中萬刀剁割,痛不欲生,最後忍住了滿腔淚水和無比的哀傷,親淨父身,於當天下午入殮,九月七日由嚴前總統家淦主持治喪會,與會者三百餘人,會中推何應欽、陳立夫、谷正綱和袁守謙四位治喪委員覆蓋黨旗。顧祝同、楊亮功、黃少谷、余俊賢四位委員覆蓋國旗。總統明令褒揚以崇勳德,並彰忠貞。九月廿七日(農曆八月七日)上午假臺北市立殯儀館舉行家祭,九時公祭,十一時卅分發引,下午二時卅分卜葬富貴山墓園。父親一生崇尚儉樸,喪禮亦遵遺志以隆重而簡儉為原則,但老人家的懿行為人所崇敬,喪禮承蔣總統經國先生及軍政首長、黨國勳耆、各界名流二千餘人親臨禮祭,備極哀榮。

父親的傳略是據卅八年父親親撰稿,由簡明勇先生增擬,我等補充,李猷先生彙集修正成稿,張岳公老伯題耑。成惕軒老伯撰擬墓誌銘,張定成先生書丹,楊作福先生篆刻。楊亮功老伯撰擬墓表、成惕軒老伯書丹,於六十九年元月十六日九五冥誕時豎立。

父親篤信佛教,病中鼎鐘,鼎鈺多次在廟中誦經求佛保佑父親早日康復,逝世後依佛教禮俗誦經超薦,九月廿一日(三七忌辰)時舉行成祖典禮,恭請 楊亮功老伯點主,成惕軒、劉行之、華仲麐老伯、張邦珍三孃襄題,丁中江大哥、周爾新先生、宋烱義兄擔任司儀、司酒、司香,簡明勇先生讀告,李猷先生總指揮兼司鼓,夏煥新老伯率同中國禮樂學會的同學前來奏樂,依照家鄉習俗和古禮完成點主大典,恭奉主位返家供祠。

六、感懷

農曆十一月廿九日 父親百年誕辰,不禁想起以往為父壽的情形。

憶十歲前後,稍識世事時,父親已屆花甲之齡。時戰亂徙遷,國難當頭,父親決不言壽。俟古稀之年時我才大學畢業,妹妹鼎鈺甫入大學。因為老人家淡治儉謙的作風力踐節約,父親的華誕都是在極簡樸的情形下渡過,大都由母親手製幾樣克難而可口的小菜和壽麵與幾位極親近的友人共聚一堂,或在小館子裏小聚一堂,目的都是回敬親友們的關心並藉此與至親好友聯誼。

負笈美國時,父親已七十二歲高齡。妹妹畢業臺大後,見雙親年邁,不忍離家,在我去國九年中,隻身在家奉侍左右。每逢父親大壽,妹妹承襲了母親烹飪妙術,親自下廚,調整中西佳餚,以享來家祝壽的至親好友。萬里迢迢之外的我則只能以求學期中打工的收入及獲碩士學位後工作所得,購寄象徵性禮物及壽金聊表賀意。父親收到後都來信勉勵,令以求學及工作努力的績效來作生日的獻禮。這種激勵的期勉鑄成兒孫們不斷努力的習性。

我國傳統習俗上對整壽都比較重視,因此父親七十、八十大壽都在朋友熱心的敦促下舉行了較公開的慶祝活動。八十壽辰前,外子源泉和我決定回國服務,以這個報效國家的行動來作為孝敬父親心意的表現。暖壽時趕到家園,得知父親因感於親友的熱心與誠意勉強同意他們舉辦了一次慶祝茶會。朋友們深知父親的文學素養和對詩文、書畫的熱愛,常以詩詞、書畫相祝,除了總統、副總統所頒壽屏外,社團和友人贈以壽冊及壽序,這種雋永的友情所表的秀才人情深獲父親所衷心的賞識。想不到母親先逝,父親八七歲,耄年失偶,打擊之大,不是可以言喻的,為了減輕我們姊妹所感受的亡母之痛,父親內心悲愴,不形於色,但我們可以體會出 父親心情的苦痛,所以在九十生辰前,我們希望一點喜慶的活動,第一次違背老人家的一意思,主動地在自由之家籌備了慶祝茶會,用父親九十自壽詩中的二句詩:「雪鴻輕蘚三千跡,隙駟流萍九十年」,請王壯為先生篆刻製作成磁器筆洗,分贈親友作為紀念品。雲南同鄉會在雲南起義紀念那天也同時舉行了慶祝會。當父親得悉我們的籌備後,一再飭我們一切必須從簡。遵守了這個原則,同時也展出各界人士所贈送的詩詞書畫。在實質上,九十歲的慶祝並不是私人的慶典,而是文藝界一項重要的交流活動和欣賞會。

九十耄齡的老人步履不蹣跚,身體堅挺,思維精細,反應敏銳,由自壽詩最後二句裡「壯心未已渾忘老,得寫中興頌一篇」可看出當時父親尚有壯志未酬的氣概,老人家及我們都有信心,父親會活到百歲,這一點萬未想到,父親會在九十四歲時辭世,未如父親書小女美孫詩時所願「……假我十年年九五,看汝學成結悅時」,父親的逝世給我姊妹二人的打擊無以言喻,尤其我以父親突罹病時,身在海外開會,未能隨侍左右而內疚不已。

父親百齡誕辰將屆,記得父親驟歸道山不久,黨史會秦主任委員孝公老伯來信索取先父資料,同時按黨部慣例黨國元老百年誕辰時舉辦月述歷史會並出版全集,我們姊妹甚感 心波伯父的盛一意,立刻遵命開始整理遺物遺稿,但進度非常緩慢,原因是觸目驚心,每次搜集整理時都是淚水涔涔而下未能儘速完成。

經慎重的規劃,擬訂步驟,首先收集資料,續編年譜初稿的工作由余繩文及簡明勇先生初步進行,後來一切補充、查證、彙集的工作,因鼎鐘身在海外,乃由鈺妹承當。鈺妹因公務繁重,僅能以公餘的時間,日夜趕工,終於在十月完成初稿,呈現給黨史會,作為民國原始史料的一部份。但因歷時六年才向孝公伯父交卷,心中愧疚無已,但對長者關心史料和父親對黨國貢獻的種種德意,我們深深感激,永銘於心。褊纂及出版過程中多承李猷先生指導,余繩文先生、簡明勇先生及黨史會詹總幹事明棧、邵銘煌先生、中央日報胡友瑞女士的臨助,特此敬申謝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