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攻廣州計劃與日本投降

作者/何應欽

一、民國三十三年冬,我政府為連繫盟軍對日軍改採攻勢,設立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部於昆明,負責西南各戰區各部隊統一指揮及整訓之責,總司令一職由應欽以參謀總長兼任,轄有遠征軍衛立煌部,黔桂湘邊區湯恩伯部,第四戰區張發奎部,滇越邊區盧漢部,及杜聿明、李玉堂兩集團軍,共二十八個軍,八十六個師,其他特種部隊在外。

編組兵力策劃作戰

二、此時史迪威公路已開放,美方之武器及作戰物資,乃得大量輸入,預計有三十六個師,可得美械裝備及充分之砲兵火力,同時對反攻各部隊之後勤支援,亦大加改善,一時士氣大振。應欽為適應將來攻勢作戰需要起見,乃將所屬兵力縮編為四個方面軍:第一方面軍盧漢,第二方面軍張發奎,第三方面軍湯恩伯,第四方面軍主耀武。另昆明防守司令部杜聿明,總部直轄部隊闕漢騫、廖耀湘、王凌雲、周福成四個軍,策劃反攻作戰。

三、民國三十四年,美國西南太平洋戰區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及太平洋戰區(分北、中、南太平洋三地區)總司令尼米玆海軍上將,分別發動之對日陸海鉗形攻勢奏效,日軍各島均為美軍佔領,菲律賓大海戰、雷伊泰島登陸戰,及光復馬尼拉大戰役,日軍迭遭重創,美軍重返菲律賓,日本本土領空全為盟軍掌握。整個日本已成為癱瘓狀態。

湘西會戰大敗日寇

四、民國三十四年四月九日,日軍分三路進犯我湘西芷江一帶,我即派第四方面軍王耀武部堅強抵抗,並令第三方面軍湯恩伯部攻擊日軍側背,五月八日,空軍支援作戰,對敵實施鉗形攻勢,將日軍八萬餘人分別包圍。至五月廿七日,日軍大部被殲,至六月二日恢復原態勢。此次湘西會戰,前後共五十五日,斃傷敵二萬八千一百七十四人,俘敵軍官十七人,士兵二百卅人,虜獲戰利品等眾,為中國陸軍總部成立後之一大戰役。

反攻廣州勢如破竹

五、民國卅四年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委員長 蔣公,既已策定戰區總反攻計畫,代名為「冰人」及「白塔」計畫,決定於同年秋季,開始對盤據中國大陸之日軍斷然施行總反攻,以截斷在華日軍與越南及其以南之陸上交通線,使印緬戰區盟軍作戰容易,並迅速奪取中國西南海岸諸港口以增加中國戰區陸空軍之物資供應,充實反攻戰力。

六月間,德軍在歐洲有組織之抵抗業已停止,日軍亦因太平洋戰爭失敗實力已弱,而中國陸軍總司令部半年來接受美援裝備之「阿爾發部隊」三十五個師,亦已陸續完成,七月初旬,中國陸軍總部為達成最高統帥所賦與之重大使命,遂依據中國戰區總反攻計畫,策定「反攻廣州計畫」,此一計畫,決定先以強力攻略桂林,奪取雷州半島,再分別攻略衡陽、曲江,牽制越北之敵,以主力沿西江流域攻略廣州。

六、民國卅四年四月末,反攻廣州計畫開始,應欽命第二方面軍先行克復邕寧,七月三日克復龍州,迫近柳江。第三方面軍由河池、宜山、六月廿九日克復柳州、大軍分三路進攻桂林,於七月廿八日攻克之。八月初旬,大軍攻梧州全州,應欽率陸軍總司令部推進到柳州,設前進指揮所於南寧,我軍士氣大振。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

七、民國卅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天皇決定,接受中、美、英三國波茨坦宣言,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當時應欽正在南寧前進指揮所,親率所部進行反攻廣州作戰計畫,聽到了廣播之後,立即召開軍事會議,適應此一新形勢,一方面判斷日方情況,斷然決定暫停軍事攻擊行動,一方面於第二天專機趕回重慶,晉謁委員長 蔣公,請示機宜。

進行受降遣俘事宜

委員長 蔣公於十五日發表了有名的對日本投降告全世界人士及全國軍民同胞的廣播後,對日本寬大政策業已胸有成竹。應欽回到重慶,即晉見 蔣公, 蔣公問我一個問題,就是在華日軍為數百餘萬人,皆有戰鬪力,將來應該如何處置,才能安全無虞?我當即答復,處置日本在華奉令投降之日本官兵,必須在解除其武裝之後,維持其原建制,不設立俘虜營,然後將所有官兵,暫時委令日軍在華派遣軍總司令,以另一種身分統一指揮,使其對我順利投降,方可無虞。 蔣公連說「好!好!」即命我以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身分,秉承他的指示,計畫全部受降遣俘事宜。

應欽奉令後,即召集高級將領進行軍事會議,研究受降有關事項。當時會中有人主張分區受降,免卻總受降儀式。我不以為然,認為接受日本投降,乃是中國歷史上最重大之事,絕對須要總受降儀式,幾經辯論,才決定於九月九日上午九時,在南京接受日本政府及日本大本營代表日軍在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之投降。

(刊七四、一一、一四中央日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