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考可山讀後

作者/長戈

讀日前本版李崇文先生撰寫血染考可山一文,共刊出四天,我不但讀了再讀,尚把該四篇文章剪貼,裝成一冊,呈送可欽可敬的陳指揮官茂修先生存閱紀念,我明知陳先生有定閱世界日報,但因他的公私務都很忙碌,因恐他沒有充足的時間參閱,故此裝貼成冊,有空時即可拿出來閱讀,同時也可供其他戰友參閱,意義深長。讀考可山該文,李崇文先生的妙筆生花,描述戰況好像身臨沙場,親登其境一樣,有了陳茂修和楊國光二先生之勇敢在前,才有李崇文先生撰寫緊張,驚險,精彩在後,如果沒有李崇文先生撰寫當時的戰況,世人怎知我們中華的健兒在異國奮鬪,為國爭光,為僑居地服務呢?

陳先生已曾對我說過,但沒有說到這麼清楚,僅說當時奉命要出征考可山之前,召集清萊府各山區志願青年四五百名,由陳茂修,楊國光率領前往征剿該高山共黨異動份子,在出發之前集中受訓幾天,因為要用新式武器以及講解該山地形,同時向部屬發出誓言,我們旅居泰國卅餘年,寵蒙泰皇陛下政府的鴻恩,現在正是報恩的時機了,敵人估計有五千左右之眾,我們僅有五百壯士,要一對十之比,而且敵人固守,我們主動攻戰,故此要有智略過人,以戰術技巧,只許戰勝,不許夫敗,為我中華民族雪一口氣,就這句鼓勵名言,使五百同袍五體投地,同時陳先生尚有指示部屬,約法三章,平時是兄弟同鄉之誼但在戰場上,一定服從命令,如有不遵守者,以軍法處理,有約之先,行兵在後。

照歷朝代的兵法,以寡敵眾,是守者寡,攻者眾,現在的情形則不同,守兵多,攻軍少,同時該異動份子的巢穴經過十餘年的建築防線,且又居高臨下,對地形我們又不熟悉。泰國軍警會攻打十餘年,每次以飛機掩護征剿,均難以攻入,這次我們散居各地,沒有受過嚴格的集訓,隨便調遣,有人認為像這四五百名不成樣子的兵,豈能負起這個重任,進剿堅固的考可山,能獲勝利的話,那是奇蹟,所以在戰勝賦歸時,友軍都翹起大拇指,稱光榮屬於中國健兒,實在佩服!佩服!

李崇文先生最後一段,有述及當時陳指揮官帶領四五百壯士前往攻剿考可山,在不到一個月的期間,即將頑固的異動份子隱居十餘年,建築堅固的巢穴攻下,將五千眾的共黨擊退,收回三個山頭光榮勝利凱旋,但在該役攻戰時在該深林高山壯烈犧牲的廿餘位同袍,在叢山峻嶺埋葬,現已有年,還無法前往收骷或招魂,使該犧牲壯士英靈有所寄托。

此事情陳先生去年會與筆者數度相商,而筆者則提議,請本府明德善堂理事會協助,沒有問題,但因陳先生公務繁忙,無法深入商談,所以這個壯舉未有實現。

茲有好消息順此報導,即陳指揮官茂修先生,時時懷念該輩犧牲壯士,志怎不安,現經筆者陪同陳先生向明德善堂理事長羅慈孝先生討論此事,經羅理事長慨然答應,並召開小組會議,決定於本年四月廿七日派理事,義工隊,乩務人員前往收骷,此一義舉,預期一星期間完成功德圓滿,謹此奉告關心在考可山犧性的壯士的善男信女,仁翁善長,屆時祈參加義舉行列,功德無量。(三月廿五日於清萊府)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