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儒李鐘溪在大理設教及死葬傳奇

作者/李先庚

「蒼山雪,洱海月,下關風,上關花。」為大理四景,馳名中外;「上有上關,下有下關,東有洱海,西有蒼山。」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古兵險要地,為古戰場所有為,兵家必爭之地!這些大理古城的描寫,常為墨客騣人的文才詩意所寄。

且說明建文帝為燕王明成祖逼跑進廣西,入雲南後,即率儒臣武將逃抵大理有的到雞足山大與土木,修宇建廟,鐘聲與香火並茂,落霞與孤霧齊飛嘆為觀止!有的在大理設館施教,培育後進,書聲震野,吟詠相聞,又是一番新世界了!這裏有一位大儒李鐘溪先生,真是有明一世的大儒家,大教育家。他在開館以後,不僅隨建文帝來此落難的臣民子弟,羣來受教夷族著土受惠更深,這裏有兩個出了名的學生,一個名叫張居正,以後做到明穆余的宰相,是歷史上最出名的宰相之一,一個名叫艾自修是我們本地的民家族人,以後中了進士,做了翰林院編修。話說張居正不僅人材出眾,文思也是鶴立雞羣,不可一世,想不到他的聲名據傳說,被修鍊在產大理石的點蒼山裏萬年以上的狐狸看上了。萬年以上的狐狸,是已經修鍊成精憑她口裏鍊成的一顆珠寶,就可千變萬化,變為一個絕色傾城的少女。當她第一天在半夜三更,趁張居正苦讀的時候,儀態萬方妖麗欲滴的進入張居正書房後,張居正驚喜萬狀羨為天人,狐小姐更不慌不忙的寫了:「為君伴讀,但求吟詠」張居正到底是個「見不過世面」的書生,碰了這樣的一位能寫善咏的天人也就慢慢的親香偷玉,雙雙落入情魔,而溫存羅帳了。這位狐小姐他是有抱負的,做了狐精還不夠,她還要做狐仙還要想入雲登天做天女,做聖母娘娘呢。但做狐仙,一定要吸取貴少年的處男精血,等到這處男精血吸乾而死,才算得道。這樣日復一日的日子久了,張居正雖然文思成太空似的飛進入神出聖,但面色慘白,日近嗚乎了。他的老師李鐘溪,是個出了世的名儒,漸覺張居正有不平凡的意外,乃偷偷到張居正書房外探個究竟。說也奇怪,張居正雖然是一個人在書房,但淫聲情話,不絕如縷,中有:「祇羨鴛鴦不羨仙,雲雨關山一段情」之句,知為狐迷。乃於翌晨面責張居正,告係已被狐迷非立擺脫,否則性命不保,並告知張居正須於當天晚上,假裝肚腹絞痛撲倒叫急,狐女一定拿出一顆珠寶放在張居正口中告知張居正,一俟珠寶進入口中後,即把咽下。這樣珠寶一經咽下,狐女即不會再變成人,死撲郊野了。張居正雖然割愛不得但此自己性命攸關也祇好照計而行。想不到狐女失珠寶後,祇好向張居正哭訴,請其念在準夫準妻情份於第二天到館後山腳,收殮其萬年狐屍,立墓誌記,天下事真也是恩怨難分,不知張居正想定為何?盡讓其同學等剝皮而歸,屍填狗腹。這難怪當晚,狐女還魂書房,告知張居正說道:「負心郎,你敢剝我的皮,我將抽你的筋。」第一段故事,就這樣的一混去了十年,張居正與他的同學進京趕考,張居正中了頭名狀元,他的同學艾自修雖也中了進士,可惜落在最後的一個名次上。張居正似乎得意忘形,當面寫成一支書聯給艾自修,聯文是:

艾自修,自修不修,白面書生背虎榜。

這支對聯,大家都傳遍了,一時都對不起來,艾自修也祇好忍辱含羞,又這樣的混上了十幾二十年,不在話下。

張居正說來也時來運轉,官運亨通正式的拜了宰相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眩耀萬方。當張居正做了宰相後,頗得明穆宗重用,明穆宗不幸一病不起,病死籠床,幼主(即萬曆皇帝)時方數歲,不能御政,乃託張居正扶孤持國,張居正說來也英明無比,在穆宗死後,內憂外患,仍不斷發生,幸得張居正公忠體國,不避恩怨與辛苦,親政愛民,國勢大振,內外臣服,但隱憂也就這樣的潛伏起來。不過張居正當國時久,用政治用軍事,是沒有辦法可以動搖他絲毫的,敵對的人,不得不轉變箭頭,把對張居正的攻擊,放在婦女私情上。謠訛也就慢慢的傳開了,最使張居正受到嚴重創傷的,莫若說他有與老皇后私通的報導上,他的老同學艾自修,認為報復的時機已到,竟很工整的把張居正譏諷他的對子很完整的對上其對文如下:

張居正,居正不正,黑心宰相臥龍床。

自修對居正,姓對姓,詞對詞,更拿黑心宰相對白面書生虎榜對龍床,真是天下的絕對了。這付絕整的對聯,由朝外傳到朝內由外官傳到內宮,小皇帝漸也懂起事來風聞此事,認為有傷宮庭,非同小可,但宰相府與內宮,隔絕很深,兼上警衛森嚴,連飛鳥也進不了內宮,小皇帝雖也很多次進入母后宮室打探,有時碰上母皇后吃飯時分,發覺有兩套碗筷,不無猜疑,但經母皇后說明係思念老皇過深而有此設置,敷衍了過去。而謠傳愈來愈深,頓有滿城風雨呼之欲出之概。小皇帝實在顧不了很多了,乃不准侍人聲張,輕步簡從的撲進母后宮室,張居正已來不及躲避,在傖惶中跳下宰相府與皇后內室直接可通行的地窖中時,不幸宰相袍衣角為夾板夾住,被小皇帝剪了下來,而至闖了誅滅十族的滔天大禍,說來又似乎牽絆到,令人不能置信的迷信上,但野史裏言之確確,我們也祇好姑且聽之,依樣葫蘆的照錄下來吧!

話說又是快四十年前的事了。張居正在大理讀書受教於李鐘溪先生、李鐘溪先生發現張居正受了狐迷,指點他吃下狐女的珠寶後,萬年狐不僅遺屍山野,且被張居正及他的同學剝了狐皮當晚狐的陰魂不散,走告張居正道,「你剝了我的皮,我要抽你的筋,張居正四十年後的滔天大禍,就這樣的隱伏下。來原來狐女死後,她總是修鍊成精了乃轉世官家為女,一出世後,長得亭亭玉立,儀態萬方能歌善舞,十七歲光景,就被明穆宗選入宮中由妃而后但不幸生下小皇帝不到三年光景,明穆宗就告別帝位,回歸天堂,皇后居寡年齡,還不到三十歲呢,任何男女在這狼虎之年翻雲覆雨男貪女愛,那得干休,這時身為宰相的張居正也不過五十開外的年齡,就這樣一拍即合的臥上龍床,當然皇后府尤以皇后臥室是不輕容易進去的,張居正合當有事,也就不顧一切的,秘密的掘個地窖,由宰相府直通皇后臥房,大膽的做起他的「色膽包天」來,日子久了,所謂:「黑心宰相臥龍床,」的傳聞,由遠而近,小皇帝也忍不住了。乃撲赴皇后內室捉姦,「你剝我的皮我抽你的筋」的報應日期真也到了,張居正的衣角既被剪下,實難得狡辯了。小皇帝立即五鼓登朝,向各文武官員查對,不對猶可,這一對剛落在宰相身上,張居正衣角少去的一塊,正是小皇帝剪下來的這一塊,小皇帝惱了,立責張居正道:戲弄皇后該當何罪,我要宰你的九族,張居正該也是冤冤相報,不僅毫無懼意,反大聲道宰十族又何妨,小皇帝真是君無戲言,立即把張居正的九族共三百餘人,全部宰殺!天昏地暗,臣民莫不同聲哀悼,因張居正當宰相年間雄才偉略,把搖搖欲墜的大明江山,維護下來,許多軍民大計,莫不切中時弊,為人稱道。確不應該受此滅門大禍,但誰又能意想得到,這是萬年得道的狐,來索欠來抽筋呢!

再說這萬年狐確也毒辣無比,她認為她的得不到張居正以及屍陳山野都是被李鐘溪害的,這一箭之仇也非報不可,所以再來一個宰十族,李鐘溪雖已死去多年,仍下令雲南守官,派人到大理掘毀李鐘溪墳墓。說來,這也就驚奇了,在點蒼山腳下,每一個峯腳都有一個明儒李鐘溪的墳墓,點蒼山共有十九個峯,故合有十九個墳墓挖了幾個挖不著奏到朝廷,朝廷也驚奇就此不敢再挖下去,真墳在那裏連我們後代都沒有人知道,祇是一代傳一代的,把野史傳下來。

據我的祖父李鐘鄴生前告知:「我們確是明儒李鐘溪之後,他隨明建文帝逃到雲南大理後,就設館施教,不問政治,當張居正做了宰相後,他預料萬年狐定來報仇。再說,艾自修與張居正的兩支對聯:

艾自修,自修不修,白面書生背虎榜

張居正,居正不正,黑心宰相臥龍床

漫漫的也傳到李鐘溪的耳裏,早有所悟,認大禍將要臨頭,故一面在每舉點蒼山腳下興建自己的墳,一面將子孫暗暗的搬到大理的上關城外的沙坪街住下來,當時留下來的鐘溪雜記,及野史很多,張居正因為是出了名的宰相,他的典故,就這樣一代傳一代的留下來,李鐘溪把家人秘密的遷到沙坪後,他仍繼續施教。十九個墳墓做好了,自己死後的衣衾棺郭也準備妥當,他在快死以前,就預留三條金子,交給他親信的四個隨侍,不得聲張的把他送埋在一個眾所不知的地方,據說這四個隨侍遵照他的指示,把他埋葬後就要分用這三條金子。其中四個人裏的一個人,想獨吞這三條金子,而另外的三個人,也特別討厭其他的一人,想每人各得一條,彼此各懷鬼胎都想害死對方的人,好像李鐘溪生前也就有安排,安放了毒藥給他們,結果不謀而合的,四個人都吃了毒藥。一起的被毒死而亡,故李鐘溪的真墳墓所在,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在大理城外,有兩大樑刻明儒李鐘溪之墓作者曾數度親往拜祭過。)我的祖父沒到此,他說李鐘溪確是我們家的始祖,第一代遷到雲南來的,我為了崇拜及紀念他,肌以取名李鐘鄴。這段故事,不僅寫盡了古大理國的滄桑史,我家的身世也這樣的,一代復一代的:「耕讀傳家」傳到現在。

再說大理古城歷元、明、清三代早非昔比,過去的國都現在則降為大理縣的縣城,真已是小巫見大巫了,不過傳說的大理古城實在是上自上關開始,一進上關城門,就是進入古城,直徑約五十哩,最濶處約十哩(二十華里),到出了下關城,才算出了古城,現在的大理城,乃皇宮所在,上關的花是茶花終年不謝,蒼山的雪是終年不化,洱海的月是與世長存,下關的風,四季都有,大理四景是永恆的與天地長存也永恆的在史蹟上長期的保留下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