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黃先生的事功與學術思想

作者/鍾永發

一、前言

黨國元老李宗黃先生,字伯英,世稱伯老。雲南鶴慶縣北區逢密鎮人。去歲筆者因申請「李宗黃獎學金」,得以從其所遺留的名山事業中神交其人。雖以吾生之晚,未能親炙於其生前,然哲人雖遠,而典型常存,臨風想望其為人,可為吾人師法之處實多。從其所手著的回憶錄中,我看到了一位立德、立功、立言的完人,將他的一生全部奉獻給他的國家。當其在朝為官,不論是翊贊中樞或是出任疆寄無不推轂賢良,獎掖後進,祇求作事,不計為官,清風亮節,人所共欽;晚年復能進退裕如,有所為有所不為,潛心致力於地方自治學理之闡揚,對維護憲政及民主政治基礎的奠定,厥功至偉。是則在朝在野,其皆能一秉天地正氣,擴然大公,充分實現「人生以服務為目的」的至理名言。宋朝名臣范文正公有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潮之遠,則憂其君。」其李先生歟!

「李宗黃獎學金」乃申慶璧老師為追念師恩所設置的,良德美意,確能啟發後學,一新社會風氣。蓋以今日社會,飲水思源者少,而自矜自伐者眾。猶記得當日筆者受獎之時,系主任傳老師諄諄訓勉:」申先生能不忘他的老師,希望以後你也能做這樣的人。」小子何能,豈敢妄比前賢?然受業多年,亦不敢妄自菲薄,唯有戰戰兢兢,全力以赴耳。

此篇文章,除了略述李先生生平事蹟及德業事功外,側重於其學術思想的介紹;蓋英雄事功有盡,而哲人思想無窮,其對歷史文化與國家民族的影響,亦難相提併論。故吾人以介紹李先生學術思想為主,敍述其事功為輔,當更能窺見一代完人的內在心靈。

二、李宗黃先生傳略

先生諱宗黃,字伯英。民國紀元前二十五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一日,生於雲南省麗江府鶴慶州,逢密村北坡頭地方。先世為南京應天府人。父諱朝奎,世襲門戶兵,有軍功。先生有同胞姐妹五,弟兄三人,先生居次。全家勤儉刻苦,為村之首富。

先生六歲啟蒙,幼齡即聰慧過人。光緒三十一年,先生十九歲,清廷廢科舉立學堂,翌年入讀雲南陸軍小學,殆為其接觸軍旅之始。辛亥革命起,先生時讀保定軍校,聞訊熱血沸騰,即與三五友好前往參加,於革命戰事,出力甚多,民國成立,官拜中校團附兼代團長。

民國二年,宋教仁遇刺,二次革命討袁失敗,袁系軍閥勢力,籠罩全國,帝制議起,袁氏居心天下皆知,先生孤憤難抑,乃向唐繼堯將軍請纓,上書自薦,任護國軍都督府駐上海代表,兩度冒險潛抵南京,說動袁系大將馮國璋中立,使二十萬袁軍無法發揮作用,終於促成袁氏帝制瓦解。對共和之再造,著有勞績。功成官拜陸軍少將,時年方二十有九也。所謂非常之人立非常之功,其能弭戰禍於無形,使千萬生靈免遭塗炭之苦,先生非常人歟!

民國七年,先生奉唐將軍命,訪問長江三督軍,將段琪瑞以武力統一全國的美夢化解於無形,並赴日交涉。途經上海,恭聆 國父「政治基礎,在於地方自治」的精闢見解,囑其深入考察日本地方自治,後得日本政要之助,深入探訪日本地方自治之實況,獲「日本之強,在每一村落,每一國民」的結論,深蒙國父嘉許,囑其推行。先生一生致力地方自治,成為地方自治學之開山鼻祖,實奠基於此。

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開會於廣州,先生任代表,並當選中央候補執行委員。先生本受知於雲南唐繼堯督軍,後得 國父薰陶,原欲促成孫唐合作之局,以成北伐統一之業,奈合受陳烱明挑撥之計,孫唐將合又分,功敗垂成,先生每以為是革命之損失,生平之憾事。其後唐繼堯野心太盛,先生能居險地,辨大疑,斷絕與唐某之主從關係,尤見其器識與定力,其後能成大功,立大業,豈偶然哉。

二十年十一月中國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先生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在會中提出「設立國民政府設計委員會,調整整個施政方案以濟國難而蘇民困」及「擬徹底改革政治,肅清歷來積弊,以恢復本黨信譽,力圖積極建設」兩案,讜論鏗鏘,俱見其謀國之忠,用事之勤。日本侵略我東三省後,各種救國言論蠭起,先生倡「縣政救國論」,並出版專書以資宣揚。

民國二十三年,中央設江寧實驗縣,將縣黨部直隸中央,以先生為指導員,力行新政,一新風氣,掃除多年積弊,為實驗地方自治之冠。三民主義之地方自治,遂能落實於地方,不再徒具神貌,此孕育成長之功,先生有勞焉。二十四年,先生出任監察委員,彈劾衛生署大貪污案,風骨凜然,直聲震動朝野。

中日開戰,日陷我首都南京,並進窺豫省,危難之際,先生受任為河南省黨部特派委員,時百廢待舉,先生到任之後,力行整頓,並倡一人不苟用,一錢不苟費,一時不苟度,一事不苟為,時有四不苟先生之稱。

民國三十五年,調任黨政工作考核委員會秘書長,經兩年之細心規劃,深覺憲政即將開始,為長治久安計,乃建議將設計局,黨政工作考核委員會及工作競賽委員會,併合為一,以發揮行政三聯制的功效,後雖時局變遷,未克成立,然良好之制度,仍存典章也。

大陸變色,政府遷臺之初,先生適任中央常務委員,自覺應負相當責任,故自動引退,以讓有能而期補過,所以沒有出席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擺脫部份黨政名位而盡心於社會運動,希望結合民間力量支持政府。於是與各界發起一元獻機運動,得款購飛機十二架,獻給政府,於當時的危殆處境中,適時的鼓舞了民心士氣,雪中送炭,凝聚了全民對政府的向心力,實為民間擁戴之首度表現。

先生早年親受 國父薰陶,深信地方自治乃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之基本工作,且為世界思潮的趨勢,遂於三十四年一月,在重慶糾集有心人士,成立中國地方自治學會,共期自救救國,自治治國。四十年在臺復會,先生仍以拓荒者精神,研擬各種方案,貢獻政府,出版叢書,造福國人。

先生對於三民主義之地方自治,不僅希望實現於中國,尤在宏揚於世界,故常僕僕風塵地往來於各先進國家,考察各國地方自治實況,以資借鏡。

先生領軍從政,鯁直無私,亦不善官場俗套,個性嚴謹,自律甚嚴,非唯唯諾諾之輩可比。民國六十七年六月十五日,因病去世,老成凋謝,實乃國家之一大損失。

先生元配李夫人元秀,繼室梁夫人瑞蓂雖先後逝世,而淑德長昭,對先生早期事業照顧甚多。夫人鄒維詰女士,賢淑端莊,對先生晚年事業及健康之維護貢獻至大。身後有五子,集忠孝節義於一門,誠忠良之後,必有餘慶也。先生一生立德、立功、立言,復能享上壽。其際遇之不平凡,將常留人心。

三、李宗黃先生的學術思想

先生之學術思想,早在私塾、書院、陸小、陸中、保定軍校時期,即已奠立初基,後復得 國父主義之薰陶,遂能融會貫通,成一家之言。先生名世著作甚夥,在大陸時期,即著書四十一種,凡六百二十六萬餘言;來臺後著書二十二種,都四百二十五萬字,其餘專論散文不計。先生於從政、治軍、辦理黨務之餘暇,有此一千餘萬言之著作,可見其生命力之旺盛。先生常謂「搏獅子用全力,搏兔子亦用全力」,全力以赴,實堪吾人效法。

先生著作等身,其一生中最重要且具歷史一意義之代表作,自謂為下列三書,於此可見其學術思想之大要:

㈠「中國地方自治總論」本書上起黃帝,歷述我國歷朝歷代的地方自治理論與實行概況,出版之後,曾被譽為近代最完備的我國地方自治專書。

本書之思想,與 國父一脈相承,而互相發明之處俯拾可得,如本書第二十章,主旨即在於說明三民主義的民主。依照李先生的說法:「民主不僅是一種政治制度,同時是一種生活方式。質言之,不僅政治需要民主,一切都需要民主」。他並且為三民主義的民主下了一個定義:「民主者,以有團體有組織的眾人,為國家的主人,以國家的主權,歸屬於人民全體,而達到國家為國民所共有,政治為國民所共管,利益為國民所共享之謂也」。

民主在實質上,涵括民族的民主、政治的民主、經濟的民主。以民族論:國內各民族均能自治,國際各民放均能自決,言權利,要爭取民族在國際上的地位平等,言義務,要負起濟弱扶傾的責任,使各民族均能自決,造成平等互惠、共存共榮的世界。

以政治論:就是以人民為政治的主體。將政權與治權分開,分屬於全民與政府,使人民有權,政府有能,人民掌握四種政權,以監督政府;而以五種治權,造成萬能的政府,為人民服務,以實現真正的民主。

以經濟論:目的在於採取平均地權,節制私人資本,與分配社會化三種方法,使經濟的民主,用和平的方式獲得,能解如此,則人人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各遂其生,社會成為民主的社會,國家成為民主的國家。

由李先生對民主的看法,我們深知,民主有相同的精神,但有不同的形態,我國的民主與歐美的民主自然不同,我們實不必捨己從人,更無須削足適履。此時此則,共匪正全力進行統戰,散播和談濫調,利用民主,破壞我們的民主,利用自由,破壞我們的自由之際,我們更應提高警覺,毋為邪說所惑,毋為邪行而動搖我們實行三民主義民主的決心,使共匪的陰謀不能得逞。

㈡「領導學」:把領導當作一種學問來研究,李先生可說是開風氣之先。今國軍部隊之講究領導統御,良有以也。領導之學,實關係國家興衰,個人成敗,自應積極講求,以狹義來說,上級領導下級、長官領導下屬、師長領導學生、長輩領導後輩,固為應然之事;所以領導之學,應由下而上的深切研習,以期收到如身使臂、如臂使指之效。以廣義來說,我們的政治,是全民政治;我們的憲法是民主憲法;我們的人民是真正的主人。因此領導之學,更應由下而上的澈底了解。

本書闡釋三原則、六綱領、八條目,所謂三原則,就是治事之原理也。即「大公無私,至誠感人,以身作則」是也。六綱領者,治事之方法也;即「統一意志,集中力量,用人惟賢,財政公開,綜核名實,信賞必罰」。八條目者,治事之法則也,即「一人不苟用,一事不苟為,一錢不苟費,一時不苟度,以精神勝物質,以人力補天功,一面大刀闊斧,一面奉公守法」。李先生自己曾經打過比方:「譬如樹本,三原則猶樹根,六綱領猶樹幹,八條目猶樹之枝葉。根幹堅固,枝葉茂盛,則綠蔭滿布,自然開出燦爛之花,結成圓滿之果」。

這本書有下列幾個特點,可以略為介紹如下:

⑴內外一致:本書思想內外一致,表裏互通,是誠於中形於外的結果

⑵立德與立功並進:吾人倘能依是書之原則綱領去用功夫,立德與立功可一舉而兩善兼備。

⑶人治與法治並重:本書一面告訴我們「用人惟賢」,一面告訴我們「奉公守法」,不偏於治人亦不偏於治法。

⑷精神與物質並用:是書主張「以精神勝物質」,但不否認物質的力量,使兩者的關係恰如其分。

⑸大德與小德兼修:本書主張「大公無私」與「至誠感人」的大道大德,卻也不忘「一人不苟用」、「一事不苟為」、「一錢不苟費」、「一時不苟度」與「奉公守法」的細行,實為防微杜漸之善法。

中國通常談道理之事,浩如淵海,而談方法之書,卻寥寥無幾。古今成大功立大業之人,得力於本身摸索體會而成功者多,依人助力而成功者較少。所謂「世必有非常之人,而後有非常之事業,有非常之事業,然後立非常之功」。近世談方法之書雖多,而有系統者不多,先生此書不僅是其治事的要訣,實亦吾人成功立業之途徑。

㈢「中國歷代行政通論」:本書歷數各代行政要則,以實例印證理論,貫通國家行政與自治理論為一體,從表面上看,國家行政與地方行政在力量上是互為消長的,因而有「中央集權」與「地方分權」之爭,李先生則主張「中央與地方是一體的」,此觀點符合 國父的主張,將永為我國謀長治久安,是中央與地方行政應循的方向。

四、結論

李先生是一個有理想的人,但不尚空談,而且注重實際,並並是一個是非觀念至為強烈的人,從其自著的回憶錄中,隨處可以發現這些特質。在他的思想著作中,令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其領導八條目中的「一時不苟度,一人不苟用,一錢不苟費,一事不苟為」四條,讓我覺得李先生真是一位懷有治世救世熱忱的有心人,他的言語就像燈塔一般的指引我們。大家都明白,今天社會之所以奢侈糜爛,就在於「苟度、苟用、苟費、苟為」上頭。如果我們今天能「一時不苟度」,那麼鐵路地下化不會拖了二十幾年才動工,全民體育場也不會至今蹤影全無;如果能「一人不苟用」,那麼也不會出現蔡辰洲這樣的敗類,結黨營私的風氣也不會這麼熾盛;如果能「一錢不苟」費,則某些國營事業不會一意孤行,肆意的浪費民脂民膚,社會風氣也不致敗壞如斯!如果能「一事不苟為」,則貪官污吏既無法逞其私慾,政府公權力也不致於受到再三的挑戰。「四不苟」是李先生四十多年前所提出的經驗,至今仍如暮鼓晨鐘般地醒人耳目,此時此地,有心人士能深思乎?

先生已去,而其精神,思想常存人心,他常說:「人生要像太陽,幼年當如旭日東升,光芒萬丈,中年要如麗日當空,普照萬物;晚年要像夕陽含山,漫天彩霞」。緬懷先生一生,確如其所言。他的事功固然值得稱述,而他的思想理論,正有待我們去發揚實踐,其對後世歷史文化的影響實不可忽視,吾人勉乎哉。

參考書目

⒈李宗黃回憶錄│八十三年奮圖史 上、下冊 李宗黃著 中國地方自治學會印行

⒉雲南文獻 第十四期 七十三年十二月出版

⒊李宗黃先生傳論 申慶璧著 唯勤出版社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