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魯道源將軍

作者/申慶璧

魯道源將軍,字子泉。出身雲南省昌寧縣世家,會祖父華、祖父嘉儒與父金邦三公均係一鄉眾望。將軍生於民元前十三年(一八九九)歲次己亥農曆二月初二。兄弟三人,將軍行二,兄道忠,長將軍二歲,弟道興,小將軍四歲。

民國元年,將軍隨道忠遠至昆明入成德中學。民國五年三月,升雲南講武堂第三期,將軍入步科,其兄入砲科。民國九年十月畢業,將軍以成績優異,翌年元月一日留校任少尉分隊長。民國十一年九月九日起,下部隊服務,由中尉排長、上尉中隊長、少校營附、中校營長、上校團長至民國十七年一月,晉升為陸軍三十八軍九十九師第四旅少將旅長,時將軍年未滿三十,乃最年輕之旅長。

民初雲南歷經護國、靖國諸役,全省同胞出力出錢,民生凋蔽,盜賊蜂起,將軍奉命東征西撫,所向有功,解黎民之困,舒政府之憂,因功晉任將官。道忠則因肺病早逝,將軍友于情篤,常以未能花萼聯輝為念。

民國十九年冬升副師長。二十年二月盧漢自恃功高,潛約朱旭、張鳳春、張沖三師長會議宜良,以「情君側」為藉口,向省主席龍雲多所要挾,龍雲計免四師長職,下令取消師番號,改以旅為單位。將軍以忠於職守,是年五月奉委為剿共二路軍第五旅少將放長。

民國二十二年,中共軍隊攻入黔境,蔣委員長坐鎮貴陽,將軍奉命堵擊攻陷虎場共軍,命令嚴厲,有「如不按期達成任務,則軍法從事」等語。馳赴虎場途中,偵知共軍主力已竄往黃泥哨,企圖包圍貴陽;將軍立即捨虎場,加速向黃泥哨行進,至黃泥灘時,委員長責問:「何以不赴虎場?」將軍對曰:「一為保障領袖安全,一為消滅敵方主力,因敵主力已離虎場,省垣危在旦夕,領袖安全可慮。」乃予以嘉許。貴陽危解,共軍主力敗退,委員長得脫險境。將軍之機智勇敢,在最高統帥之記憶中,留下深刻之印象。

抗戰軍興,中央剿共第二路軍第三縱隊先後改編為兩軍,第六十軍轄一八二、一八三、一八四等三個師先出發。五十八軍轄十、十一、十二等三個師,將軍奉委為新十一師中將師長,率部於民國二十七年八月一日自昆明出發,經貴州徒步至長沙,途程三千五百餘里,歷時二月餘。溽暑行軍,將軍與士卒同甘苦,辛勞過度,到達貴陽後,即染重病,羣醫束手,不得已回昆明就醫;新十一師師長職務,由副師長馬崟代理。

二十七年十一月初,新十一師參加武漢外圍據點之崇陽保衛戰,不幸失守,代師長馬崟撤職,並撤銷新十一師番號。將軍聞訊,抱病趕往前線,撫慰官兵,救助傷患,鼓勵扶創再戰,誓雪崇陽之恥。同時蔣委員長懷念將軍貴陽剿共所表現之機智與功績,特准保存新十一師番號,移醴陵整訓。

日軍於武漢會戰得手後,攻略南昌。二十八年春,將軍奉命至奉新擔負新任務,與防區民眾相處融洽,或捐資以勵育才,或出力以助建設,民多德之。在反攻南昌戰役中,挺進敵後,屢次奏捷。夏天以「奉新、靖安」之役最為勇敢,卓著戰績,獲頒華冑榮譽獎章。秋,反攻贛北,五十八軍守備高要、奉新間地區,將軍率部轉戰,突破包圍,攻克要地,穩定戰局。會戰結束,論功行賞將軍升五十八軍副軍長,軍學家陳孝威評寫十四有功將領之一。

二十九年春,將軍奉命代理五十八軍軍長,率部進逼南昌,克復西山萬壽宮,會獲薛岳長官頒精字第八十號獎章。江西省參議會所獻頌詞中有「公愛士卒,甘苦與共。軍民一體,水乳交融。堅苦卓絕,智勇無窮。錦江喋血,倭寇魄散,西山殲敵,奇勳大著」等語。

民國三十年元月,日軍自鄂南通城以步砲聯合約二聯隊之兵力,向湘北進犯,九嶺陷落,時將軍已是專任副軍長,並奉令與六十軍副軍長劉正富對調,薛長官以軍情緊急,責將軍肩負九嶺反掃蕩重任。將軍奉令,於元月七日午夜,冒風雨出發督戰,僅帶高參一、衛士及通信兵各一排,補充團一營,面臨者乃難民之哭聲和喘息與風雨交互振盪,沿途所經原為鬧市者,已寂無人聲,僅有零落散兵後奔,將軍乃嚴禁官兵再退。九日天明到達上塔市,立即布署反攻,嚴令各部「准進不准退」,十一日拂曉,捷報頻傳,並下令追擊,肅清殘敵,於是屏障湘北之慕府山、其奧區,又在我掌握中也。戰役結束,薜長官以新十師師長高振鴻貽誤軍機撤職,派將軍兼任師長。

是年秋,日軍發動第二次長沙會戰,出動海陸空十二萬以上兵力,企圖一舉奪取長沙。將軍奉命轉戰於大雲山、汨羅江、新牆河之間,或迎擊,或尾追,多所斬獲。而以攻克大雲山,擊潰敵第六師團,功勳最著。五十八軍犧牲者八百餘人,將軍有「二吹長沙會戰即景」以紀其事云:「強渡新牆可奈何,汨羅江上又揮戈。錐形突進成功少,剪式夾攻勝算多。」「雲牆兩湖日鬼哭,風傳三島月婆娑,瀏陽煙雨岳陽外,灑遍洞庭水不波。」

太平洋戰事爆發,日軍第三次進犯長沙。五十八軍之任務為據影珠山殲敵,阻止長樂街、新市之敵北上,薛長官嚴令「如影珠山放走一敵,上級不嚴懲主管,岳決辭職。」將軍恪遵指示,嚴密封鎖,確未逃走一敵,帶走一槍;惟雙方均傷亡慘重,戰後特為建烈士紀念碑一座,將軍撰有影珠烈士碑歌,其序云:「民國三十年冬,余率師參加三次長沙會戰,與倭血戰於影珠山,斃敵池田大佐及大尉三木規以下萬餘人,俘獲無算,爰作歌以紀事。」

將軍生平對部屬愛護備至,對死者均厚其葬,初感念錦江陣亡將士,營葬於高郵市後,繼在南江橋建反攻九嶺陣亡將士墓地,均樹碑勒銘。將軍巡視九嶺墓地,曾有詩志慨云:「滇兒報國奮精忠,死去還能作鬼雄。萬里揮戈經百戰,灑江碧血大江東。」將軍臨敵固主「有我無敵」,但不忍敵之屍骨暴野,曾在福臨鋪、影珠山之間,盡收敵屍,築一萬人塚,宛如小邱,將軍親撰之志有句云:「慨自倭事轉道,薦食上邦,狙其驕橫,憑陵華夏。使夾彼土,士庶暴骨殊方,悼念殘骸,為之嘆恨。爰為收瘗,築萬塚,庶使囂然東海者,知大漢之天威;塗音荒原者,得葬魄之所。又可見總裁蔣公愛護人類之美意,與夫長官薛公三捷運籌之僖略。」據此知將軍之勇,源於忠,亦肇於慈也。

三十一年五至九月贛東會戰,敵軍溯贛江直上策應者,經殲滅殆盡。最高當局論功行賞,升將軍為五十八軍軍長。

常德會戰,將軍率部克服常德,為戎馬生活中最輝煌之一頁、馳名中外。此次會戰,肇始於三十二年十一月二日,至翌月三日陷入敵手。十一月十八日將軍始奉令集結駐分宜、樟樹之軍馳援,日行百二十里,十月二日到常德以南九十里之大稻坪,已救援不及。十二月六日各線開始總反攻,將軍率部擔任正面攻擊。為阻敵人迂廻我後方,奇襲擾亂,將軍策定一新戰法,名為「中正式戰法」及「伯陵式手榴彈殲敵戰法」,合稱「反潛伏戰法」,至為有效。經連日奮戰後,於十一日午夜,自東北兩面同時突入城內。捷報傳來,將軍感奮,賦詩云:「兒郎對對武陵圍,血肉霜風向北飛。城破負廓猶巷戰,問他倭虜幾時歸?」並有詩紀乘擄獲之日馬入城情況云:「動地驚天泣鬼神,軍稱長勝克名城。月明江畔朔風起,似有嗁嗁倭寇鳴。」正當舉世歡慶之際,將軍念及馳援途中,逃難者帶淚歡迎之情,立即倡導全軍節食賑災,各方響應;蔣委員長接報,加以獎勉云:「已令節食賑災,具見真疾在葵,足為軍民合作樹立良規,深堪嘉慰,現常德及湘西各方捐款該軍。行政院先後撥款二千萬,目前當應各方急需矣。」其影響之大,豈止軍事乎?

盟軍發動太平洋反攻,進展迅速。日軍以海洋交通危始,乃企圖開拓大陸交通,建立自朝鮮半島經我北寧、平漢、粵漢、湘桂各鐵路入越南,直至馬來亞。三十三年五月初,抽調兵力,共十個師團,總計二十萬人,集結武漢、岳陽間,於五月下旬向湘北發動長衡會戰。將軍又奉命自分宜前往湖南迎擊,出發前書告全軍將士,以「下最後犧牲決心,和日寇拼命」與將士共勉。因是在死守醴陵時,與敵短兵肉搏,督戰官張天舉陣亡,余建勛師長負傷。長沙淪陷後,仍留原地區繼續戰鬪。衡陽防衛戰揭開序慕,將軍率部克復萍鄉,阻止敵經茶陵會師衡陽。續攻克淦田、朱亭等要地多處,奉長官部特獎銀洋二十萬元。

繼此而後,三十四年春之湘粵贛邊區之戰鬪,以及勝利前夕之贛江追擊,將軍所部均有卓越之戰功,並首先進入南昌,奉派兼任南昌前進指揮所主任,於三十四年九月九日,代表第九戰區接受日軍第十一軍團長笠原幸雄率部投降。

將軍所領導之五十八軍,自二十七年八月一日自昆明出發參加抗戰,至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敵宣佈投降,在七年又十五日間參加大戰役二十次,小戰鬪約五百餘次;傷亡官兵約十萬人,而以將軍之家鄉子弟為多。長假離散者約二萬,官兵補充約十二萬。傷斃敵兵約五萬,俘獲敵軍約五百人,虜獲勝利品五百擔。因是世人稱將軍所領之軍為長勝軍,稱將軍為長勝將軍。

抗戰勝利,五十八軍奉調北上,編為陸軍整編師,將軍任中將師長。初拱衛首都,駐防宿縣一帶。蔣主席中正及何總長應欽召見,面致嘉勉在戡亂戰爭中,轉戰河南、江蘇、安徽、湖北、湖南等省,先後兼任第十四、第五綏靖區、武漢守備區副司令官。三十八年夏升任第十一兵團司令官,兼武漢守備司令官。與敵軍對壘,多能以寡敵眾,以奇致勝。其致勝之法,有被軍事學校採為教材,以訓練官兵者。

將軍自民國十年起,馳騁疆場。民國三十八年十一月,率領十一兵團在廣西容縣、北流一帶與敵軍作戰,傷亡慘重,轉進越南待命。四十一年回臺,奉聘任國防部中將參議,始息戎馬生活。三十年中,功勛彪炳,先後奉頒三、四等雲麾勳章、三、四等寶鼎勳章、忠勤、勝利等勳章,華冑、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等多座,功銘鐘鼎事著丹青。

民國三十六年行憲,將軍以高票當選國民大會昌寧縣代表,來臺之後,專力翼贊中樞,參與光復大陸之設計,領導雲南籍代表同仁支持政府,鞏固領導中心,精誠不懈,三十年如一日。

將軍領軍期間,既不惜死,亦不愛錢,未有積蓄。抵臺初期,精強力壯,問政之餘,凡修築房屋、灌溉田園,雜作工人行間,親操平土碎石之勞。八旬以後,偶染疾病,均因夫人譚正良女士護持得宜,不久即癒。去年夏天,出國暢遊北美,與在美子女團聚,並計劃再作澳洲之旅,入冬之後以尿道阻塞病,至榮民總醫院療治,住院月餘,以將軍不願施行手術,於舊曆年前還家療養,延至三月十二日晚十一時,因心臟麻痺與世長辭。

將軍文武雙全,多才多藝,一生堅定信仰,明辨是非,篤行其是,勇急國家之難,不惜犧牲生命財產;力拯部屬之困,而不惜已費,征戰之際,仍能好整以暇,學書以造興,習畫以怡情。詩文賞析,一字必爭;良朋對飲千杯不醉。具儒將風範,存英雄豪情。噩耗驚傳,無論識與不識,無不同聲悼惜!

將軍家庭生活極為美滿,原配袁氏,昌寧望族。生男三女四;長以平,陸軍官校西安分校畢業,曾任排、連、營長、處長,在昆明為中共所害。育一孫德勳陷大陸。次子以治、三子以勝均畢業政治大學,均任職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編審。以治妻林愛華,育孫德興、孫女德芳。以勝妻黃慶光,育孫德光、德明、德威。長女菊芬,畢業復旦大學,陷大陸。次女蓮芬、三女茹芬畢業南京金陵女中。蓮芬適鄒光漢,育外孫璋、筠、外孫女琳。茹芬亦陷大陸。四女竹芬畢業師範大學,適李瀛蛟,育外孫祖昌、祖順、外孫女靜安、靜嫻。繼配譚正良女士鄉湘世家,生三子二女;四子以建畢業陸軍官校,妻林國華,育孫女德妍、德安。五子以國,妻卡洛,育孫女德莉。六子以立,現在美維吉尼亞州立大學修博士學位,妻黃麗玉,育孫女德琳。五女梅芬,維吉尼亞大學肄業,適韋克福,育外孫艾瑞、外孫女蕊誘。六女瓊芬現正就讀維吉尼亞大學。後嗣繁昌,蘭薰桂馥,洪範五福,將軍其備矣!

│會刊於中外雜誌 春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