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彌將軍對國家的貢獻

作者/譚偉臣

李彌剿共極著盛名 賀葉兩匪險被生擒

炳公李彌將軍之反共始自黃埔四期畢業,於廿二軍積功升至五十九師團長,為黃埔同學在川軍中獲得兵柄之第一人。民國十九年秋,於湘西九澧以兩營兵力,擊潰匪軍萬餘,匪酋賀龍,葉挺幾為炳公生擒活捉。

廿年冬 炳公奉命移師江西剿匪,極著盛名。廿一年秋張英師被上令解散,炳公率團潛赴南昌向行營報到,其理由是:「軍人不能在威迫下繳械」人告壯之。

共匪流竄李彌窮追 五次圍剿創下首功

繼因共匪流竄西南,奉編為追剿軍,歸薛岳將軍統帥。廿二年夏第六師翁國華團苦戰兼旬,被重重圍困於黎川洵山。炳公親率敢死隊,間關小徑,出匪不意,協同空軍解救翁團出險,在五次圍剿中創下首功。國軍莫不受其鼓舞。是年冬團村之役 炳公身負重傷,力戰不退,終挫匪鋒,時當閩變,陰霾籠罩全國,勝利是至為國軍所需要的。

匪困延安抗日停剿 籃村之役勘亂先聲

炳公參加剿匪歸經贛、湘、桂、黔、滇、川、康、甘等八省,追擊共匪達二萬五千里之遙,始將朱毛匪幫趕逼圍困於延安一隅,正待殲滅,適值抗戰軍興,槍口改對日寇,便宜了共匪。以致遺禍無窮,良堪嗟嘆!

日軍投降,八軍奉命海運青島,其一營先頭部隊於山東膠濟線之籃村,被共匪第五師團圍攻,炳公毅然下令還擊,斃匪數百,俘虜五十餘人,國防部正式發佈戰報,全國震動,籃村之役,遂成為國府戡亂之先聲。

日本投降西進勘亂 連克八縣共匪披靡

卅五年二月軍次濰縣,接受日軍長野混成旅團之投降,七月又西進,進剿膠東匪共,連克益都、淄川、博山、臨淄、廣饒、壽光、昌邑、掖縣,八軍所到之處,共匪望風披靡。

臨胊大捷底定魯局 功與黨國同垂不朽

國軍於卅六年夏,進剿沂蒙山匪軍,匪採內線作戰,分散國軍兵力,擬予各個擊確,胡速將軍被匪圍困於南麻,炳公奉國防部急令馳援,攻克臨胊,匪酋羅榮桓率六個縱隊猛撲臨胊,炳公親臨前線,並以密集火力與匪血戰七畫八夜,真是逐屋格鬪,寸土必爭,斃匪二萬餘人,自損三千,匪軍損失慘重,尸橫遍野,戰拐之慘烈為戡亂以來所未有也。奉 總統親電嘉勉為「臨胊大捷,底定魯局,吾弟功助及所部光榮,乃與黨國同垂不朽。」之褒語。各方祝捷電文及中外新聞報章雜誌,無不交相讚譽。 炳公受獎益奮,復揮軍東進,先後收復龍口,蓬萊,接防煙臺。

總統聞捷,親至青島開軍事會議,派艦至龍口接炳公赴會,即席宜示:任炳公為第八軍軍長。

八軍戰績凌駕歐美 南臨戰史國軍教材

朱毛匪幫咸認第八軍為第一號頑敵,毛匪親著對付八軍手冊告誡匪軍不得與八軍打硬仗。在毛澤東看來:「李彌作戰不特勇冠三軍,抑以智謀有以勝之也」。

回憶第一次世界大戰,德軍東戰場名將興登堡將軍領導之第八軍,在東普魯斯湖沼地區,殲滅俄軍那留,尼阿門兩軍五十餘萬之眾。第二次世界大戰,英軍蒙哥馬利將軍之第八軍,在北非戰場,制北非之虎│隆美爾將軍,使其動彈不得。又美軍於羅曼第登陸,巴頓將軍之第八軍,橫行歐陸,德軍無招架之能幾如入無人之境。以上與我國民革命軍由 炳公所帥之第八軍比,其取勝之道,我八軍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蓋德、英、美之名將所帥之八軍,取勝之道悉賴物質威力壓倒敵人。炳公每戰於物質較劣之下風取勝敵人,炳公指揮全憑智慧,平時戰時皆「愛民及物,軍紀嚴明。」不憑山河之險,不依甲兵之利,每戰必勝,遇挫不餒。名震中外,足當智、仁、勇三達德而無愧焉!

四十八年十一月,國防部奉 總統指示:「訓令在臺國軍部隊,以南麻,臨胊戰役,作為戰史基本教材。」

韓信將兵多多益善 龍城飛將糾糾干城

抗戰剿匪期間,國軍吃空缺之風甚熾,惟炳公非但不吃缺,且以一個軍養活三個軍的官兵。

總統於卅七年三月,再度召見炳公,擢升為十三兵團司令官,除本軍外另轄第九軍,卅九軍,同支援部隊,此外中央未撥一兵一卒。炳公以八軍為基幹,併收編魯中游擊隊,由於用人不分資歷,不分畛域,部隊不分新舊,一視同仁,廓然大公,因此上下團結,迅成勁旅,指顧可用,乃帥三軍雄師十萬餘眾,東殺西蕩,蔚蔚方面,糾糾干城,以之與長春及石家莊比較,時論均以龍城飛將目之。炳公當時亦自我解嘲曰:「韓信將兵,多多益善」。蓋抗戰勝利後,國府若干名城孤守,終至滅亡者多,獨炳公能以一變三,以寡擊眾,翼護周圍郡縣,揚我國軍聲威。

徐蚌會戰良策被棄 雙身突圍再組新軍

徐蚌會戰,炳公之十三兵團乃係戰場之主力,大戰前夕於軍事會議中會建議:李延年兵團應憑藉海空軍之支援,固守海州,不宜西移,惜未被重視,以致向西轉進之黃伯韜兵團大受影饗,李黃兩部通過不老河之後,情勢混亂,而馮志安所屬之張天俠又率部在棗莊投降,匪軍始得乘虛竄入不老河之南。

炳公又向劉經扶總司令建言,促遵上級指示,放棄徐州,令黃兵團藉曹福林既設陣地之掩護,退守泗集,李兵團守靈壁,邱兵團由楊山經蕭縣退守宿縣,總部撤至蚌埠,收容整頓,向機掃蕩,亦未獲採納。

徐州撤守,杜光亭繼任總司令,雖會以轉進佈署及行動軸線諮詢炳公,炳公建議由津浦路南下,三個兵團交互躍進,至多一週即可到符離集,以解宿縣之危,與外兵團會師。初已採行此一建議後又中變,大軍退至蕭水地區,炳公主張迅速南下,嗣以撿救數以千計之裝甲車深陷泥沼車輛,延誤戎機三叫天之久,匪軍遂得合圍,數卡萬大軍受困於彈丸之地,加之風雪十四日連續不停,彈盡糧絕,終遭全軍盡沒。

炳公自徐蚌會戰隻身突出重圍後,即飛往溪口晉謁總裁,奉命收容舊部,再組新軍,受任第六編練司令,以雲南為整訓基地,先編成第八軍,率往昆明。

盧漢叛變猛攻昆明 廿六軍撤功虧一簧

卅八年十二月七日,炳公與余程萬,龍澤雁兩軍長奉總統電召飛成都晉謁,面諭回滇後與盧漢同心協力鞏固後方。翌日偕張岳軍公余程萬龍澤滙飛返昆明,一下飛機就被盧漢囚於雪南省政府,以同向共匪投降相脅,八軍和廿六軍兩軍將士,義憤填膺,後經李夫人龍慧娛之奔走聯絡,兩軍齊向昆明猛攻,盧漢無力抵禦,乃予以釋放。

炳公既出,隨即令八軍攻入昆明大北門小北門,廿六軍進佔火車站及拓東路狀元樓之際,盧漢放出廿六軍軍長余程萬和師長石補天,突由廿六軍一九三師正而持自旗而來,一見呂國銓師長即囑其向後撤退,八軍不明究竟亦隨之後撤,遂使攻佔昆明功虧一簣。

滇省主席奉命危難 綏靖主任受任敗軍

總統適於此時由何志浩將軍專機傳令,七飛雲南霑益上空投下特任炳公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兼雲南綏靖公署主任令。正可謂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矣。

迨部隊南移,炳公奉命隨參謀總長顧祝同將軍飛西昌與胡宗南將軍會商西南攻守大計,復奉總統電召飛臺灣請訓,公畢退航,蒙自己經失守,部隊在元江一帶被擊潰散,僅第二三七師七○九團李國輝部,轉進到滇緬邊區與廿六軍之譚忠團會合,炳公即深入蠻荒繼續領導,重建基地。

大戰緬軍名聞國際 反共困境因而復甦

民國卅九年二月我八軍李國輝團,廿六軍譚忠團約二千人在雲南一路苦戰到滇邊大其力休養之際,炳公亦在港臺積極與滇籍國大代表邱開基,立法委員裴存藩、陶鎔,政論家丁中江暨李先庚、蘇令德諸將軍會商收復雲南大計石分頭進行,四月廿五日,炳公將私蓄親帶至泰京曼谷交丁作韶博士轉李譚兩團以濟燃眉,更全力爭取東南亞僑胞和雲南馬幫支持孤軍,於是錢糧槍彈之軍需品補給源源擁至,個人方而以滇人馬守一先生出錢出力最多。

龍游淺水,虎落平陽,緬軍竟異想天開,要繳孤軍的械,要驅逐孤軍出滇邊,說我軍住的滇邊是緬境,一副新帝國主義的嘴臉。

當時我政府認孤軍以疲憊之師,補給困難而與緬甸全國抗,前途危險,不若向泰國繳械入集中營撤臺,甚至於連繳械後的集中營地都由我駐泰武官陳振照準備好了,但 炳公堅決不同意撤,非但不撤,炳公還正計劃親率孤軍反攻大陸,建立大西南反攻基地恭迎總統 蔣公臨滇指揮反共聖戰。

李國輝將軍不愧是 炳公麾下老幹部,頗能服膺炳公「軍人不能在威迫下繳械」的真諦,於是下令反擊,大其力一戰,打得緬軍棄甲拋戈,機毀人亡,緬空軍總司令亦死於此役,一時孤軍名騰國際,反共困境因而復甦,戰事結束前(三十九年八月十六日),炳公親赴大其力(炳公稱大吉利)含淚對李國輝將軍說:「此役乃國家之幸,軍人之光,吾人應以赤子之心誓死效忠 領袖,活為 領袖而活,死為領袖而死。」接著說「你這次與緬軍作戰硬不繳槍是對的,如繳槍做洋俘虜必遺臭萬年」。

李彌將軍駐節猛撒 反共英豪眾會滇邊

炳公一生戎馬舊部甚多,各省籍的都有,一聽炳公出來領導組織「雲南反共救國軍」於是流散各地之國軍將士,莫不聞風景從,馳集滇邊,義聲所播,各地華僑有志之士亦紛紛爭相前來投效,諸如陳振熙,陳廣深將軍等組成之華僑師是也,反共滇胞則無不率隊來歸,臘戌有李紹寬,朱心一、劉琦等負責接待自滇東西出來的人馬。滇西南的十二個土司官如刀寶圖、罕裕卿、方御龍、方克勝、刀威伯、刀金榜、線光天等,設治局長金樹華、熊占甲等,也願追隨炳公為反共而努力。

率大隊人馬來歸的有民族英雄李希哲、劉紹湯、李達人、李文煥、馬俊國、馬守一、李祖科、張偉成、蒙寶業、彭懷南……等均先後投效 炳公麾下。

幫會方面和緬甸地方的反共領袖,也都紛紛起來率隊參加,一時滇邊將星雲集,兵士如林,聲勢浩大,震動國際。

總統 蔣公於四十年一月五日曾以書面飭「炳公轉駐滇的國軍全體將士們,地方武裝將士們」:過去兩年是我們中華民族最黑暗的時期,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堅強奮鬪,由黑暗走向光明的時期,前年一月我引退以後,中共匪黨在俄寇指使下,向全國各地瘋狂竄擾,前年年底,中國大陸全部淪陷,許多寡廉鮮恥的文武官吏,屈膝投降,變節附匪,而你們能夠以堅強的意志,在艱險之環境下,高舉青天白日的旗幟,與強大的漢奸匪幫進行生死存亡的戰鬪,粉碎了共匪政治瓦解和軍事進攻的陰謀,發揚了中華民族的正氣,保全了革命軍人的人格,你們這種百折不撓愈挫愈奮的精神,不僅為中華民族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而且給全國同胞指示出一條求生存求自由的道路。

去年三月,我為順應全國人民的要求,為加強全國反共的戰鬪,毅然決然,復行視事,行使總統職權,與全體愛國同胞和忠勇將士,共同負起反共的責任。

炳公於同年四月十日,帶隨員至猛撒成立「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立即準備反攻大陸工作。

忠無二念義無反顧 重視 領袖輕視美援

美援│世人所重也,君不見大陸之沉淪,即因馬歇爾一筆勾銷所使然,惟炳公重 領袖輕美援,卅九年冬至四十年春,美國願無條件先以一萬人裝備與美軍待遇援助炳公打回大陸牽制共匪「抗美援朝」。只要炳公與臺灣斷絕關係,美方即可派員加入我部隊指導,要什麼武器給什麼武器。當即被炳公拒絕,並告訴美國,反共必需擁護 蔣總統,因為蔣總統是反共的燈塔,沒有這座燈塔就會碰到礁石或誤入歧途,我們寧可不要美援,但絕不能與臺灣斷絕關係。老美抝不過只好援助並同意 炳公與臺灣保持聯絡。

李彌率軍反攻大陸 氣吞山河震動世界

卅八年十二月八日盧漢叛變整個大陸遂淪於共匪。卅九年二月底李國輝團到大其力,又戰緬軍到八月底九月初始結束戰爭,四十年春即準備反攻大陸,這真是史無前例,驚天地而泣鬼神的創舉!炳公親率八軍李國輝團和廿六軍譚忠團,約千七百人,及滇邊武裝李希哲、石炳麟、李文煥、罕裕卿、張偉成、蒙寶業、李達人、劉紹湯、楊世麟、馬守一……等部,斬荊披棘。行千里瘴癘之地,由緬北進入卡瓦山區,四十年夏開始反攻雲南,士氣高昂,空前絕後,個個氣吞斗牛,人人視死如歸,打回大陸,粉碎鐵幕,消滅匪軍,重建三民主義的新中華,六月廿日攻克滄源,廿四日攻克雙江。七月六日攻克緬寧、耿馬、瀾滄……等十餘縣市,並策反岩帥卡瓦王反正,這是大陸陷匪後我國軍第一次反攻,大陸同胞得重睹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莫不喜極而泣!一時人心振奮,義軍紛起,殺得共軍風聲鶴淚,草木皆兵,我軍勢如破竹,軍行所至,滇胞簞食壺漿以迎。自不在話下。

時(四十年六月)值韓戰爆發,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需要在東南亞方面有一股堅強的力量牽制中共,以滅少他在韓境所受壓力,東南亞現有共匪最畏懼的李彌將軍出來親自率軍反攻大陸,自為國際上所歡迎,所重視,炳公與東北亞的韓國國父李成晚總統,互成椅角之勢,炳公在東南就構成共匪心腹之患,匪對「抗美援朝」即多所顧忌。李彌將軍反攻大陸的消息,全世界的記者都爭相採訪或拍攝成電影,所以世界各國的報紙都連篇累牘熱烈報導,當時臺海報紙雜誌真是文圖並茂,無所不登,聯合報名記老于衡更深入蠻荒採訪著成專書。給中華民國增親了無限的光榮,提高了我在國際上極高的地位,炳公也就成了國際上叱咤風雲的人物,這也是世界輿論所公認的事實。

李彌將軍反攻雲南在短暫的兩個多月中收復十餘縣市,真是氣吞山河,震動世界,而起義來歸者五萬餘人,遠道來聯絡者計有:滇川邊區仝登文約六千人在昭通、永差、雷波一帶山區游擊。雲貴邊區楊澤民約三千人在赫章山區游擊。雲桂邊區羅國棟約二千人在廣南西隆一帶游擊。未聯絡上者還不知有多少人在艱苦中與共匪搏鬪!

大陸匪區一窮二白,交通梗塞,補給困難,雲南反共救國軍一因發展過速,二因由副總指揮呂國銓將軍率領之南梯隊,負責進攻車里、佛海、南嶠三縣時進入國境,即停頓不前,未能達成牽制匪軍之預期作戰任務。致使炳公親率之北梯隊原翼乘勝推窺滇西,東指昆明之計未達,遂置身孤軍深入而難返之重地。保山匪十四軍集中反撲,幸頌炳公之卓越指揮,殲匪數干,全師而還。三因至景拉的空降特種部隊,當天未能適時空降滇境的光復地區及時增援,炳公只好率部返同猛撒基地嚴加整訓,準備下次之大舉反攻大陸光復神州,決心繼抗戰勝利之後再來一個反攻勝利。此一精忠報國之赤誠,還我河山之壯志,贏得全世界偉人之嘉評甚高,美國歐斯金將軍(遠東負責人)曾轉告炳公說美國高級將領均誇讚將軍為傑山人材。泰國元帥鑾披汶曾詩耀炳公為東南亞反共陣營中特出的英雄豪傑。乃砲將軍更是贊揚炳公智勇超羣,無與倫比。我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博士在聯合國大會席上譽炳公是「中國的加里波的」。一九五一年九月,世界各國報贓均有刊登我軍長攻大陸探入敵後消息,一致推崇炳公是英勇條出的領導人物。只有共匪的人民日報和廣播日夜不停的謾罵炳公是 領袖的忠狗,是美帝的走狗,聯絡邊疆民族及國民黨軍殘餘與大陸人民作對,瘋狂的攻擊人民解放軍。

反共大學,文武兼修 聯軍突起舉世注目

炳公率師反攻大陸返同猛撒基地時,自雲南光復區帶同共匪投誠之民兵和民間丁壯五六萬人,同時各方而自動攜械前來投效的反共武力,源源不絕於途,豈止兵力大增,士氣更加旺盛,此次反攻政治性大於軍事性,最大的收穫是轉變了海內外恐共沮喪陷溺的人心,振奮了反共的人心,使反共失望的人士,對反共前途重燃起光明的和嶄新的希望!

民間武力!顧名思義是沒有經過訓練的,民國四十年秋,炳公特創辦了一所國際性的「雲南省反共抗俄軍政大學」,由文武兼資的副總指揮李則芬中將兼教育長主其事,副校長蘇令德副總指揮兼,炳公自兼校長。教授係向國內外禮聘,教官由豪灣派任。

反共大學除訓練雲南反共教國軍的軍政幹部外,並訓練反共華僑和東南亞各國反共的軍政幹部,尤其以泰、緬、寮、越土著為多、新、馬、印次之。卅年來東南亞反共的中堅幹部多出於這所反共大學之門。

「東南亞自山人民反共聯軍」也是李彌將軍建立的。當然東南亞反共聯軍的軍政幹部也是反共大學訓練也來的,民國四十一年元旦,炳公在猛撒總指揮部的閱兵大操場優祝儀式中向聯軍訓話:說明共產主義是不分國際的,所以反共也不應該劃分國際,建立百萬反共聯軍於准界米庫中,是絲毫不成問題的,確保東南亞的安全不被國際共產主義吞噬,也惟有反攻中國大陸成功,方能消滅東南亞共產主義流毒的泉源,聯軍聞之,無不動容。

世界各國的記者雲集猛撒,爭相採訪,數十種民族統一成六種語文:國語、緬語、泰語、越語、撣語、吉蒙語,再翻譯成英文、法文,泰緬撣文發稿,果然聯軍突起舉世注目。

粉碎共匪侵臺野心 再度率師反攻大陸

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共匪在「攻佔金馬,解放臺灣」的狂妄口號下,於臺灣海峽掀起了狂風巨浪,發動了震鑠中外的「八二三砲戰」。自八月廿三日天將黑起至十月五日深夜止,金門、大担等地。遭中共瘋狂射擊砲彈多達四十七萬四千九百一十發。據戰後估計,大担二祖兩島,平均每平方公尺落彈一發,炮火之猛烈,實為世界戰史上所僅見。同時砲戰期間,共匪更以海空軍封鎖金門羣島,計前後發動十次空戰,四次海戰,共匪都毀羽而歸。在總統蔣公的感召下,我三軍將士不僅重創匪軍陸上設施,更在空戰中擊落匪機三十一架,海戰中擊沉匪艇二十餘艘,確實掌握了臺灣峽的制海權和制空權。

先總統 蔣公,當時由於早有情報洞悉共匪蠢動的陰謀,為了屈服來犯金門匪軍達成侵臺目的,所以下令我雪南反共救國軍反攻大陸,使共匪腹背受制,因此我軍採先發制匪之閃電戰術,由柳元麟,段希文將軍率領,於七月底即自滇邊北渡南壘河進攻雲南,大小戰鬪廿餘仗,攻入佛海、瀾滄、鎮越作縣。一時滇邊臺海,遙相策應,不僅震撼大陸,由此導發了大陸西南各省同胞的抗暴,也轟動了國際友鴛對我國刮目相看。更導致共匪內部的嚴重分裂,不得不叫出所謂「停火一週」,「雙停單打」等口號,為其掩飾失敗的藉口,砲戰亦因之草草結束。後來匪酋彭德懷,黃克誠相繼被整肅,共匪侵臺野心亦被粉碎在滇邊臺海的遙相策應夾擊中,迫使共匪至今,仍不敢稍越臺灣海峽雷池一步。

反共滇游匪表欽佩 誓復國土拯救同胞

雲南反共教國軍在自由世界中固值敬仰,即匪偽政權亦不敢低估和表示欽佩:

聯合報民國六卡九年十一月廿日(臺北訊)英文日報十九日報導,中共頭目耿飈,係「中共副總理」暨「中央政治局員」,現任「國防部長」。他於去年九月十六日在一篇演說中透露:「對目前在泰國,緬甸及寮國交界山區中活躍的一支中華民國反共游擊隊表示欽佩。」

耿飈稱道這支游擊隊為「國民黨部隊」。他說:「不要低估這一地區的國民黨部隊,他們比泰共強大得多。」他說:「過去三十年,緬甸政府軍數度要想消滅這支國民黨部隊,但都告失敗。」緬共和泰共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憶炳公李彌上將軍在日,曾親率我軍反攻大陸,平時亦常派軍突擊大陸,自自由由,不幸民國六十二年十二月八日深夜入浴時心臟病猝發無疾而終,舉世同悲,總統明令褒場,益見忠貞,覆蓋黨國旗備極哀榮。

雲南省反共大學,秉承 炳公「將實力隱藏於敵後藉廣泛的進攻來配合基地的固守」的宗旨,畢業官生遍佈匪區和東南亞聯軍中,奠定了穩如泰山的永久自由反攻基地,卅年來我救國軍不斷的在敵人砲火中洗禮,在蠻煙瘴雨中茁壯,在萬山絕域中鍛鍊,要以自己的鮮血灑在祖國的大地上去收復失去的河山,我們救國軍的戰友完全是自動傾家蕩產來爭取自由,他們人人都被共匪和緬軍緬共、泰共的虎狼之爪兇殘的抓傷和咬傷過無數次,這些抓不住吞不下的餘生者是不怕虎狼的,雖然他們遍身都還留著虎狼的爪痕和咬傷的傷口,不是漂亮的儀隊,而是類泰山型的粗獷戰友,我們以服從先總統 蔣公的心來服從蔣總統經國先生的領導,我們要為反攻復國而犧牲奮鬪,我們要笑迎著敵人閃閃發光的森泠的刺刀和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