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衝張公南溟先生事略

郭嘉泰 謹識

張公名鵬圖字南溟,雲南省騰衝縣人,誕生於民前十八年農曆六月十三日,逝世於民國七十四年元月廿三日。先生乃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專制,光復滇西騰衝、保山、龍陵、永平、大理等縣之革命軍領袖雲南協都督張文光將軍之令姪。可謂出身名門,世代書香,忠孝之家。先生受業於吾騰鄉賢素負盛名之名教育家王承謨王舉人老先生,暇時博覽羣書,尤好研讀中國醫學各家經典,時向中醫界名醫先進領教請益,造詣漸深,得登中國醫學之堂奧矣,日久遂成名醫。

騰衝自古即是我國之國防重地,西通英屬緬甸,通過中緬未定界之片馬、江心坡即達密支那,南達緬甸之洋人街、八莫、腊戍等地。亦是我國對外貿易之大商埠,由緬甸進口之棉花友洋貨,以及內地土產之出口外銷,均以騰衝為集散地,每日川流不息,以騾馬駝運不下數百馱,如屬秋後乾季時甚至數以千馱計。因此在騰衝英人設有總領事館、海關總稅務司、幫辦;雲南省政府設有貨物消費局等機構,以抽取關稅及貨物稅。騰衝這時可謂萬商雲集,商業極為發達。此待先生與友好馬其生、馬兆華、許新權等籌組生華昌貿易公司鼎新商店,以騰衝為中樞所在地,分號分設於國內之昆明、下關、保山,國外緬甸之腊戍,瓦城等地。此外先生並獨資創辦騰衝慈佛火柴廠,雖屬小型工業,但解決了本縣數百人之就業問題,因產品精良,民眾愛用,比美外貨,遂逐退進口品,而逐漸銷售滇西諸縣及緬北地區。正當先生事業鼎盛鴻圖大展之時,被地方人士公推為救濟院院長,對病痛、災害、濟困扶危不遺餘力,頗得地方頌揚。又因全縣教育財政由於處理不善發生困難時,眾議決請足智多謀的先生出來主持地方教育經濟委員會,於是在先生苦心策劃,設法推行新計劃之下,遂使教育經費為之充裕,各級學校得以欣欣向榮,絃歌不輟。後因先生事業繁多,商會公務蝟集,無法兼顧乃辭去教育委員之職,全縣為感謝先生之貢獻與歷年辛勞,製贈「熱心教育」匾額一方以資紀念。

民國廿六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掀起全面對日抗戰,我國軍因裝備窳劣以血肉之軀難敵日寇現代化之裝備,各戰場犧性非常慘重,華北華南等大部份均淪陷日寇鐵蹄下,各重要海口亦被日軍完全封鎖,外援斷絕,政府為了長期抗戰,惟有開拓一條國際運輸線│滇緬公路以爭取外援。我滇西同胞為了支持政府抗戰,同仇敵愾,均全力以赴,為修築滇緬公路而盡力。此時先生適任騰衝縣商會主席,於是築路之重任當仁不讓的落在先生肩上,在工人、工具、食糧及經費均付缺如之情況下,經先生之擘劃與完善之準備,終能在限期內,完成分配給騰衝百餘公里之路段,此乃先生及地方人士出錢出力對抗日戰爭之一大貢獻也。

日本侵略主義者,轟炸美國海軍基地│珍珠港後,太平洋戰爭爆發,英美等國不及準備狀況下,許多太平洋國家及地區很快淪陷於日本手中,如菲律賓、馬來亞、新加坡、印尼、緬甸,而滇緬公路之樞紐龍陵、騰衝亦相繼淪陷日寇鐵蹄下,此時騰衝紳商學各界及一般民眾,措手不及撤退物資,只得扶老攜幼向西北鄉區瓦甸,界頭等鄉下流亡。而此時守土有責之騰衝縣縣長邱天培率領自衛隊不知逃往何處躲藏去了。正當騰衝城區淪陷,日寇正擬推進西北鄉區時,國軍預備第二師師長顧葆裕將軍適時率軍趕達,拒敵於城之西北山區,使日寇不得深入。先生旋被奉派為該師隨軍參議,中醫醫官及救濟處主任;後來卅六師李志鵬師長來接防時,先生被繼續留任效力。先生平日宅心仁厚,眼看眾多傷患及流亡難民急待醫治與救助,不惜毀家紆難,出錢出力,日以繼夜不辭辛勞予以安頓與救治,活人無數,由此可窺先生愛鄉愛國之一斑矣。又因國軍預備二師頻年征戰,兵員損失很重急待補充,先生遂在鄉賢臨危受命被公推而出任臨時縣長之張問德先生及仕紳羣策羣力全力配合下,募集地方壯丁二千餘人予以補充。並鼓勵流亡學生遠赴大理,接受雲貴監察使李根源及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宋希濂兩位將軍所創之軍事幹訓團接受軍事訓練,前後兩期亦約有二千餘人,這也是先生對救亡圖存抗戰建國之另一偉大貢獻也。

遠征軍將據險死守滇西騰衝、龍陵、畹町,以及緬北芒友、臘戍、八莫、密支那之頑寇日軍盡數殲滅後,國際通道│滇緬公路打通了,騰衝亦於民國卅三年十一月中旬光復了。流亡四鄉之難民欣慰的紛紛返回,此時素有銅城之稱的騰衝縣城,因為國軍為了殲滅盤據城內頑抗之日寇,飛機日夜不停轟炸,日寇是被殲滅了,城區內外同時亦被摧毀了,難民們舉目眺望一片瓦礫,慘不忍賭,有的幾乎認不出自己家園,真是欲哭無淚。為了防止瘟疫流行,並協助難民重整家園,恢復地方秩序,此時地方仕紳劉夢澤、尹澤新、徐友蕃和先生等及時組織戰後委員會及規復委員會。於是先生剛卸下抗戰任務,隨即不辭勞瘁繼續參加復建工作。並親自主持善後救濟總署運騰之各種救濟品:如布疋、奶粉、藥品、醫療器材等,由廿七鄉鎮公平分配,使得難民暫時得以休養生息;進而幫助重整家園。同時雇用民伕清掃戰場,收埋遺屍。並籌鉅資興建國殤墓園,以慰為國捐軀之國軍官兵及地方英勇抗敵志士在天之英靈。

卅四年秋日寇宣佈無條件向盟國投降,中國八年抗戰全面勝利了。政府為求全國統一,使人民經過艱苦之抗戰歲月後得以重建家園,並施行憲政欲還政於民,遂舉行各黨派之政治協商會議。詎料共匪蓄意叛亂,利用和談失略,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拖延時間充實武力,終於擴大叛亂了。卅八年春,國共在平和談之際。潛伏滇西之匪諜四處造謠,並結合各地土豪惡霸,裹脅無知青年,集歡千烏合之眾組成一股看似很強大之土共勢力,名之曰「共革盟」,在滇西各縣流竄騷擾,分佔大理、保山、龍陵各縣。騰衝一隅岌岌可危,隨時有被其渡過怒江來攻之可能。此時駐騰行政專員楊茂實先生雖有保衛騰衝之決心,奈自衛隊兵力薄弱,彈藥亦缺,不足以禦敵。先生此時又榮任騰衝縣商會主席,也是縣參議會議員;楊專員將此問題就商於先生,先生在此非常危急之情況下,捨我其誰挑下此重擔,為使地方免於塗炭,如何充實兵員及武器彈藥?苦思良策,可謂瀝膽披肝,廢寢忘食。終於向地方商賈籌得鉅款,向昆明購買械彈,空運騰衝,以及儲存糧食以應急需,並招集城區及各鄉鎮青年紐織自衛隊,因時機危急,僅略授以射擊之術,即分赴怒江各重要渡口截堵,土共「共革盟」探悉騰衝有備,始終不敢越雷池一步,才使騰衝轉危為安,免除一場大災難大浩劫。政府為感念先生對此一事件所付出辛勞及措施得宜,特由縣長副縣長具名,頒贈「措裕輸金」匾額一方以資嘉勉。

卅八年十二月九日雲南省主席盧漢叛變後,川康兩省亦相繼淪入魔掌,整個中國大陸至此完全關入鐵幕了。當共匪到騰時,知悉先生是地方上德高望重之士,初不敢對先生採取不利行動,且欲加利用以籠絡民心,邀先生赴平律、南京、上海、昆明等大都會參觀訪門,並委為騰衝偽縣長,但先生不為利誘,以一介商民不懂政治而堅辭不受,誓願以民國共存亡,決不甘屈首而苟安也。於是共匪惱羞成怒視為頑固予以勞改。先生經管脅而不驚,每日肩挑水泥及沙土數十擔,勞改期滿釋放後,愈加憤惕。此時共匪仍怕先生逃亡,規定先生每隔一日必須去到匪偽縣政府簽名報到一次,以限制並監視行動。當時共匪在城區及各鄉鎮次第展開鬪爭大會,日必數起,被清算掃地出門者,被當場同爭打死者,稍有名望或資財冠以惡霸地主之名遊街示眾後槍殺者,或曾任公職以及害怕被抓坐牢鬪爭而自殺者,時有所聞所睹。而先生之女婿明輿本是我中央政府之地工人員,被共匪偵知槍殺後,先生悲痛難御,氣憤填膺,愈堅先生反共決心。日夜苦思以求早日脫離匪窟,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好心必有好報,終於思得良策。於四卜一年之清明節向匪偽詩假免報到一次,藉清明節掃墓祭祖之名,率子兆吉(字:六皆)、孫張元、祖孫三人跋涉千山萬水,晝伏夜出,經十餘日之餐風露宿,披星戴月,終於吉人天相逃抵緬甸。僑居緬京瓦城,懸壺濟世藉以維生,數年間活人無算,甚得稱頌。同鄉素仰先生名望,一致公推先生為旅緬瓦城雲南同鄉會會長,先生自感年歲日增堅辭不果,只得為同鄉勉力效勞,為僑胞服務。先生雖身居海外,但一心響往祖國復興基地臺灣,乃於民國五十八年攜長孫張元孫媳明少君夫婦、孫女張錦暨立仁、立義、立道、立德四個曾孫來臺定居,使彼等接受自由祖國教育。並於永和市竹林路開設大德生中醫診所,由於醫術精良,求治者莫不藥到病除,名傳遐邇。

綜觀先生一生高風亮節,乃愛鄉愛國之士也。先生道德崇高,博學多才,秉性仁厚,樂善好施,熱心公益,濟危扶傾。生平從事工商業,事業鼎盛,信譽卓著。尤為服務桑梓,歷任騰衝縣商會主席、縣參議會議員,平時戰時對策劃及倡導地方建設均自動毀家紆難,貢獻良多,鄉里稱頌,可謂眾望所歸。

先生個性寬厚達觀,平時養生有道,體力素健。雖年逾九旬精神變鑠,行動自如,耳聰目明,能閱書報診脈開方,真是老而彌堅。民國七十一年令公子張六皆先生偕賢媳李少言率令次孫張旭,藉機繞道專誠由緬甸前來祖國臺灣寶島,為先生恭祝九秩上壽,四代歡集一堂共祝長樁,天倫之樂融融。是年適值六告先生賢伉儷古稀雙慶之時,得在寶島欣然接受其兄孫輩之祝賀亦樂事也。正期五代同堂,先生樂享天年。詎料本七十四年元月初身體漸感不適,行動亦覺不便,送進三軍總醫院診治,診斷是肺栓塞心臟衰竭而不治,不幸於元月廿三日下午六時在安祥中與世長辭,享年九十有二,閉壽九秩晉五,噩耗傳來,鄉親故舊無不同感哀傷,悲痛不已。

先生駕返道山,典範猶存,謹述事略,以資追念為抗戰而犧牲奉獻,為反共而不屆不撓之此一代名士之一生勳業,藉以永表哀思。

附錄張公南溟先生抵緬後,為花甲之慶於壬辰除夕(民國四十一年)攝影留念時,親筆所寫之誌略及感懷詩二首於後,以資紀念先生也:

庚寅之冬中共犯騰,暴政施行無惡不作,民遭塗炭,痛苦不堪,其平居無罪夷滅者不可勝數,中國右史以來民之憔悴於虐政未有勝於此時者也。余生居邊地,一介商民,正大營業,潔己奉公,遐邇咸知。共縣知委職任,余則堅辭不受;願與民國並存亡,不甘屈首於苟安。經管脅而不驚,擔水泥而忍負,禁滿釋歸,愈加憤惕,思患預防莫如遠避以免後顧之憂。是於清明節序決然冒險,父子公孫三人,梯山航海,不分晝夜逃出鐵幕魔網,十餘日風塵勞苦,始獲安抵緬邦,亦云幸矣!時余年居花甲,於壬辰除夕攝影誌略,復有感懷七絕詩韻二首,以舒憤悵而解隱憂。並錄於後:

其一

清明忍淚別家鄉 戴月披星行路忙

鐵慕逃開安抵緬 靜觀大陸慶重光

其二

萬里江湖一葉舟 乘風破浪任遨遊

中興大業從今始 庶眾何須抱杞憂

   壬辰除夕南溟題于緬京旅次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