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豐田合作太健忘及其他

──對行政院質詢

羅衡 遺著

羅委員衡書面質詢:

一、是質詢、也是忠告!

請行政院再慎重考慮,並打消與日本豐田合作,設置大汽車廠計劃,以免重陷日本再度破壞中華民國的陰謀。

一、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檢討一下:自有中日交往的歷史以來,我國可曾有一件事不受日本人的欺侮和不上日本人的當?

二、當前的中日貿易業績及日本政府對待我國產品輸入日本的態度和手段又如何?三十四億美元的逆差是如何造成的?

三、裕隆汽車製造廠與日本技術合作,主十餘年來有什麼收穫?

四、我大陸的錦繡河山,為什麼會全部淪陷於中國共產黨惡魔之手?使我億萬同胞至今猶痛苦呻吟於暴政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由誰所逢成?難道這些血淚斑斑的事實,還不解使我們提高警惕!而再要引賊入門,自貽伊戚?!

在上次院會中,聆聽經濟部趙部長答復王委員金平的質詢:關於我國即將與日本豐田合作,設置大汽車廠的說明,情詞懇切,令人感動!

但經仔細研想:趙部長對於該項問題的說明,似乎尚有保留?而未加以闡釋。

㈠我們為什麼要設置大汽車廠,一定非與日本豐田合作不可?設置大汽車廠與豐田合作,對我們有什麼特別優利條件?雙方合作協議書的內容,是些什麼?雙方所應具有的義務、責任如何規定?再其次就是雙方所具有的互惠條款?

㈡因為趙部長未會將上述的有關合作的內容說明,因此我不便貿然提出反對或贊成。不過據個人的體驗;我國與日本人合作,問題絕不會簡單。我們政府應該慎重考慮,以免再陷入日本人破壞我中華民國的陰謀。我國的慘痛歷史告訴我們,日本人絕對不會願意中華民國強大?過去是,現在是,而將來亦是。

因此,我對與豐田合作,設置大汽車廠的問題,不惟不抱樂觀,而且懷有隱憂。

現在我簡略的將我對這個問題的幾點看法提出來,藉供政府主管首長的參考:

第一、請問這次我國政府與日本豐田合作,設置大汽車廠計劃,是由誰先主動?如果是先由我國主動,去找到豐田合作,那末,真可以說:中華兒女太健忘。才剛剛從做日本人鐵蹄下的犧牲者逃出來,現又自己找到日本,豈非等於自投羅網,找錯了方向?

為了工業升級,我不反對我國設置大汽車廠,更不反對與外國合作,以改善我國工業結構,增進尖端技術。不過,關於擁有製造汽車的優良技術,美國與默洲各先進國家的汽車製造工業有的是,為什麼,我們不去找他們合作?而偏偏要找到日本豐田?

如果不是我們自己先主動去找到豐田,而是豐田自己來找到我們。那末其中的動機,就更值得研究了。

因為日本人對外的行為:表面上看,好像是自動,其實骨子裏都是有自本政府在背後支持和策動。過去在我大陸上,東北以及其他地方,所發生的許多慘痛事件,有那一件不是用這種方式造成?然後強迫我政府經由官方解決。

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為了要實現「田中秘奏」的夢想,無時無刻,不以我國作為他侵略蠶食鯨吞的對象。他如何會對我們友好?而且他永遠也不會對我們友好!

因此我對豐田的來臺與我們合作,我深表懷疑。

理由之一是:日本工業,尤其是日本的汽車工業,現正在起飛,外銷能力,早已凌駕美歐各國之上,他只願全世界都成為他的市場,而不願有任何國家起來與他競爭。甚至連對他最優惠的美國,亦不例外,更何況是中華民國?無論在何時何地,更無論大小事件,日本人只要遇到中國人就無不想盡方法,來給予打擊。那末,為什麼他今天會忽然改變心腸,突然對我友好,肯將他的優良技術,來與我國合作,以改善我國的汽車工業,而不怕我國將來會變成他的競爭對手!這不是出人意外的事?!

理由之二是:日本政府,自與我國斷交,轉而與大陸匪偽政權建交後,即傾心與匪共合作,出錢出力,為匪共建立各種工廠,助其發展生產事業。現在豐田忽然來與我國合作,設置大汽車廠,豈非正中匪共所忌?那末,何以這次對豐田之來,匪共竟沒有向日本政府提出反對和抗議,原因何在?共匪連我主辦世界女壘賽,尚且不惜用盡百般手段,予以阻撓。何以對豐田來與中華民國政府合作,反而一聲不響?這種反常的冷靜,是不是也更值得注意?

顯然的,這次匪共之所以不反對豐田來與我國合作,是匪共與日本政府雙方,先已有很深的默契。匪共不惟不反對豐田來?而且正希望豐田能被中華民國政府接受,以便替他做統戰工作:

一、藉著合作,豐田可以取得我政府的信任和支持,然後對臺灣現有的幾家汽車工業,逐步進行打擊,使其無法抗衡,然後予以扼殺,然後形成獨佔。

二、利用我臺灣同胞,對日本的好感,擴大日本商品的推銷,使我現有的工業產品不能與之競爭,而造成我對日逆差更無法平衡。

三、利用我臺灣同胞對日本的好感,進行挑撥大陸人與臺灣同胞間的分化與對立,使我們不能團結。因此而影響我們經濟事業的發展。

四、勾結臺獨,培植黑社會暴力,給予經濟的支持,以擾亂我政治社會的安定。

五、最後則是集台和利用所有破壞力量,以顛覆中華民國。

以上所說:乍看來,似覺我近於危言聳聽,或太不相信日本和仇恨日本!但這不是出於我的意願,而是由於日本人自己不斷給予中華民國和中華兒女重重殘酷的傷害的歷史事實所造成。使得我刻骨難忘!

我相信,像我這樣仇恨日本人的中國國民,還不知道尚有多少個千千萬萬。如果日本不自悔改。則只要大漢國魂不死,終必有一天,我們會起來向日本討回公道的。

第二、基於以上的記憶和認識:我認為我政府和我全國同胞,真欲發奮圖強,光復大陸,解救大陸同胞出於水深火熱。除了自立自強,更重要的還是要分清敵友,嚴防一向對我懷有侵略野心的敵人滲透。否則,中華民國會重陷陰謀陷阱的。

記得趙部長每一次在立法院院會中答覆委員們所提的問題時,無不滿懷信心,意氣豪壯。並云:「今後對國家事,不祇爭一時,也要爭千秋。」現在正面臨中日價易逆差問題,要與日本交手,這正是我國爭一時與爭千秋的轉捩點,希望趙部長好好把握!

再說到現在中日貿易,上年對我造成三十四億美元鈺大逆差的問題:我政府才宣佈限制某一小部份日本商品進口,用意在促成日本的反省,改善對我商品輸日的種種阻礙刁難,本是合情合理的事。豈意日本不惟不體會我國的困難。反而經由交流協會,向我提出抗議;認為這對日本是不公平。並要我政俯立刻將這項禁制令撤回,否則,他就要在關稅上予我報復。

看日本蠻橫無理的行為,何曾還有國際間的道義存在?他儼然還是以過去在大陸上的日本帝國主義者猙獰面目對待今天的中華民國,以為我政府仍然會照過去一樣忍讓屈服!

趙部長,國家的尊嚴,你一定要堅決維護,不可向日本屈服,否則又會後患無窮。如果日本人再向我國恫嚇,請你就請我國政府將限制日本商品進口的範圍擴大,將我國的關稅提高,同時日本對我國商品進口用什麼辦法阻撓刁難,你不妨完全仿照他的辦法,「以牙還牙」。

反正我們是背負著日本給予我三十四億美元的鉅額逆差者,我們用不著再害怕他的威脅,少進口日本商品,豈不就使逆差自然平衡,對我們不會有損失。

以上看法,對與不對?希望行政院孫院長、趙部長暨各位首長指教並請答復!

二、

建議政府:將來舉行中醫師考試時,請將針灸醫術一科,予以列入,俾此項懷有專長之醫術人才,能有公平參於中醫師考試機會,取得合法醫師證書,公開為人民服務,以納入醫師法範疇之正軌。

我國針灸醫術,歷史最久,流傳民間,頗著績效,近且風行世界,各國學者,競相研求,期能更上層樓,在醫術上奠定其實用價值,得廣泛造福人類。

近聞美國加州等地,每年學行針灸考試、培養合格醫師,以供民間需要。

國人承先啟後,研究針灸醫術者,多得自祖傳,成效卓著者,頗不乏人,是以此項醫術,得留傳至現在。

自醫師法公布後,政府雖會舉行過中醫師考試,但從未將此項針灸醫術予以列入,是以使此輩學有專長之醫師人才,未獲得機會參加中醫師考試,因而亦無法獲得合法的醫師證書,更不敢公開將此針灸醫術應世,以應人民對此項醫術治療之需要。

近聞此項醫師,為要取得合格之針灸醫師證書,曾不惜遠涉加州,參加外國政府所舉辦針灸考試者亦不乏人,用心可謂良苦,但所獲得之醫師證書,只能在外國行醫。回國後,仍不能公開執業。因此,在我國現社會上已形成兩種情況:一方面,則深感此項醫師的缺乏。另一面,則野有遺才,縱有專長者,亦不敢公開為人民治療,以致形成供需失調情事,殊屬可惜!

因此特向政府建議:將來舉行中醫師考試時,請將針灸醫術一科,一併列入。俾此項懷有專長之針灸醫師人才,亦獲得公平參與中醫考試機會,獲得合格醫師證書。公開執行醫師業務,貢獻所長,裨益民眾需要。對我國醫術之研討與精進,不致使我國醫術,因被忍視,而至失傳,而至湮沒,甚或反而落於外人研究我國醫術者之後,以貽國羞。

所陳是否有當?敬希孫院長卓裁施行,並請惠予書面答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