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天堂──雲南

作者/丁超先

我常聽人說,我們雲南是「不毛之地」;我卻說她是「人間天堂」;現在我特舉幾個得天獨厚,人力不能左右的條件來說明:

雲南的氣候,四季如春,全年氣溫,平均都在攝氏十度至二十五度之間,冬天可以下河洗澡,夏天也可以穿毛衣,蒼山終年積雪;而大理即八節繁花似錦。

雲南的地形,我們用最近地殼版塊移動說來分析:由於澳洲大陸版塊的印度,嵌在歐亞大陸版塊之下,形成喜馬拉亞山,青康藏高原及雲貴高原,使雲南山河,形成南北縱行,直下中南牛島的特殊現象;東邊引來太平洋乾爽季風,冬暖夏涼,西邊引來印度洋溫濕季風,雨量充沛;像這樣連空氣調節器都辦不到的美好氣候,全世界到那而去找。

雲南山多耕地少,但農產品都能自給自足;礦產豐富,如會澤的銅,箇舊的鍋,易門的鐵,鹽興鹽豐的鹽,大理的大理石及東北邊界的煤,都有大量開採的價值。高山深谷之中,各種動植物,由亞熱帶、溫帶至寒帶的都應有盡有,取用不盡,如南部的柚木,山地的茶葉,普洱茶及蒼山異獸雪貂,都舉世聞名,尤其遍山稀世藥材,山漆(三七)、肉桂、麝香,鹿茸等等,都是中藥珍品,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奇花瑤草,珍禽異獸,尚待專家們去鑑定。

雲南的水果,不但甜而且大;如石榴、桃子、梨、松果都有臺灣的鳳梨那樣大,這都是自然生長的,若加人工,甚至用電子栽培,當更為可觀。我很愛喫梨,在民國三十六到三十八年間,我經過江蘇楊山,山東萊陽,東北,河北,很多產梨的名地方,嚐遍了許多梨,但就沒有比得上雲南甜脆到口即化的大理雪梨及昆明的寶珠梨好喫,臺灣的梨雖經改良易種,仍遜色甚多。

我生在大理長在昆明,小學在鄧川、昆明、呈貢、宜良、路南、澂江、會澤都讀過書,初高中就讀昆華中學,玉溪、澂江和昆明都長住過,經過的地方還不少花卉之多難於記述,記憶中也常見野生的山茶花,當時我並不在意,後來才知茶花是我們雲南的特產譽為省花,清廷魚目混珠,當茶葉樹送些給英國,在歐洲富豪之家的溫室中,開出嬌艷的花朵,成為文豪顯貴爭相詠讚的對象,認為是童貞不二的象徵,小仲馬寫的「茶花女」,因之風迷世界。

有些茶花,後來被奧里索普組督由英移至美國,雖經美國南北戰爭,戰火兵焚嚴重摧殘,但仍有些給人們珍貴保存到今天。

在民國廿年左右,美國報人曼切斯特,卜迪在洛衫磯附近德斯堪所(Descanso),大量種植出售,十分暢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又從雲南植物研究所輾轉購得凋弊殘敗的十五棵山茶,盡心繁植,今天卜迪收集的茶花,品種已在十萬種以上,為全球之冠,有些樹高達九公尺,使附近成為美國最富庶的地區。

總之,雲南險奇花異卉,珍禽異獸太多了,一時也說不完。

雲南充滿高山,大川及湖泊,風景之奇之美,真是瑞士、南非、澳洲、都趕不上,如我經過的路南石林,昆明湖,撫仙湖,洱海等地,其山光水色都醉人心弦;尤其處處高山流水,深谷急流,奇峭驚險,舉世無匹,真是人間奇景。

也許有人會感到那裏山高水深道路崎嶇;人力運動困難,其實只要我們肯建設,這個問題很快就會成為過去,這是以前沒有機器,直昇機,一切靠體力來做工的原始時代的想法,今天我們應從科學時代往前面去設想。

現在人類已知用電力來代替人力,正因山高水深,河谷坡度大,水位位能形成容易,正是水力發電最佳環境,我估計單就雲南水力發的電,除供全省使用外,尚可輸往各地。何況那裹還有豐富的風力,地熱可以發電,致於核能發電,因費用高,且有污染安全顧慮,我們根本不必去考慮。有了取用不竭的電力來作能源,我們建設生產,繁榮經濟,改迭環境,趕上時代,一切問題都可解決。

但各位返鄉建設,發展電力之先,請優先考慮水管對山地的功用,我們要設立強抗力的大型水管及塑膠管工廠,因山地建設,大小型水管及塑膠管最管用,它是原始山地輸水最佳工具;他不用開溝,施工簡便,保養容易,不銹、不髒、不漏,不斷,水管俱有虹吸作用,有確保水位高度功能,而發電是靠水的位能,去變成電力的。

水在管中,不怕山地崎嶇起伏,懸崖徒削,只要用綱索鐵架固定,水即能一滴不漏,翻山越嶺,滔滔滾滾而來,灌溉,飲用,發電……都非常便利。所以我說:「水管將是不毛之地長毛的最佳利器,建設雲南成天堂的最大功臣。」

雲南有全世界最好的氣候;最美最奇的山水;最豐富的能源,礦產資源,無窮的果木花卉,珍禽異獸,珍品藥材。

像這塊得天獨厚,要什麼有什麼的地方,各位在全世界那裏找得到,所以我認為「雲南不是不毛之地」,而是「人間天堂」。當你走遍全世界,定下心來,相信你一定會有同感:「還是雲南好!雲南是天堂!」希望早日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回到溫馨的故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五期;民國7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