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起義與護國三傑

──紀念雲南護國軍起義七十週年

作者/沈雲龍

(一)

七十年前的今天,亦即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雲南護國軍為擁護共和反對袁世凱洪憲帝制而奮起舉義的一天,也是民國以來最具關鍵性富有歷史意義的一天,沒有它,中華民國可能早就成為袁氏一姓家天下的中華帝國了!因此,當時北京政府明令這一天為國定紀念日,全國機關學校,放假一天,懸旗慶祝。可是民十七北伐完成以後,進入「黨治」時代,這個紀念日,似已無形停止,祇有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友們,因這一天是「聖誕節」,仍然儘情歡祝。到民二十五「雙十二」西安事變後,先總統 蔣公恰於這一天脫險返京,乃把它定為「民族復興節」。民卅五國民大會於是日制訂憲法完成後,又把它定為「行憲紀念日」。可見這一天是具有多種意義的,以致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反而把事隔久遠的雲南起義紀念,從腦海中逐漸模糊而淡薄,印如現行的「高中歷史」第三冊,將雲南起義的經過,竟濃縮到三四行至多兩百字左右,而且還在字裏行間抑彼揚此,有乖史實,這就是專事培養「史盲」的歷史教學,「史盲」們也就會編導「大將軍與小鳳仙」那樣的傑作,真是令人感慨無已!所幸大陸易手遷臺以來,旅臺雲南同鄉,年年此日,例行集會紀念護國軍起義諸先賢先烈,這種愛國愛鄉的精神,是亟值吾人敬佩的。

(二)

有關紀述護國軍起義的史料,並不在少,但能保持公正客觀而不自我渲染誇大者,則不多見。即以護國三傑│蔡鍔、李烈鈞、唐繼堯三將軍而言,確乎是雲南起義舉足輕重的領導人物,然而究竟誰是主動?誰是被動?則說法不一,大抵為關係親疏、私人恩怨、黨派成見、地域觀念所囿,致不免各有偏執,莫衷一是,益以當年及身參與者,多已先後下世,無法求證,若僅憑一家之言,即輕率論斷,又何以求真求信?因此,必須將若干有關資料比較研究,則問題是非曲直之所在,也許不難發現,筆者不敏,願就此作一試探:

首先要述及的是蔡鍔將軍。蔡字松坡,湖南邵陽人,早年入長沙時務學堂,與湘陰范源廉同為總教習梁啓超及門弟子,師生關係甚密。戊戌政變後,梁亡命日本,蔡往依其師,保送入士官學校三期騎兵科就學。光緒三十年畢業回國,任贛、湘、桂省新軍教練官,以在廣西六年最久,曾任該省陸軍小學總辦、講武堂監督、常備軍標統、混成協協統等職。宣統二年,奉調至滇,任第三十七協協統,次年,武昌起義,蔡與雲南講武堂監督李根源、第七十四標管唐繼堯密謀響應,宣布滇省獨立,蔡被推為雲南都督,唐亦率部往黔平亂,出任貴州都督。民國二年,袁世凱調蔡入京,由唐繼署滇督,畀蔡以約法會議議員、參政院參政、全國經界局督辦等職,刻意籠絡。蔡則寄情聲色以自晦,祛袁疑猜。時梁啓超於民元冬自日返京津,袁亦禮遇備至,於是梁、蔡師生復常相聚晤。迨民四春夏之交,袁被迫接受日本所提二十一條後,竟僭謀帝制,由楊度、劉師培、胡瑛、孫毓筠、李燮和、嚴復所謂「六君子」者,於是年八月成立「籌安會」,以討論國體是否適宜民主共和抑君主立憲為名,並利用公府顧問美人古德諾、日人有賀長雄撰文,作中國不適宜共和之鼓吹,實隱然為袁氏帝制張目,近人陶菊隱曾有「六君子傳」一書,詳記其事,可供參考。

籌安會成立甫旬日,梁啓超即發表「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一文,明白反對帝制,使袁及其左右攀龍附鳳之徒,無不相顧失色。時蔡鍔常來津與梁密商,並召前貴州巡按使戴戡偕王伯羣於十月初來京,寓前國會眾議院副議員陳國祥(貴州修文人)宅,與梁及蹇季常、湯覺頓、徐佛蘇等共商西南反袁部署。約定,王、戴分別先行南返,蔡則於十一月中旬出京,經津赴日,轉港入滇,偕戴戡於十二月十九日抵昆明,梁亦於十八日由津抵滬。蔡、戴既至滇,乃與李烈鈞力促唐繼堯舉義,唐初本持重,至是乃決心討袁,一面聯銜電袁,勸其取消帝制,懲辦元兇;一面重組雲南都督府,佈置軍事行動,以護國軍名義號召全國。袁接電置未答覆,遂於十二月二十五日宣告雲南獨立。時袁已下令改民國五年為洪憲元年,並準備元旦登基,至是不得不宣布帝制暫緩舉行。

當決定雲南都督府推舉都督時,唐、蔡曾彼此互讓,據曾參加起義的戢翼翹口述:「唐、蔡當時的確互讓都督,唐這人是好的,但除了雲南,對外面的事很隔膜,有點拿不定主意,如果不是蔡當機立斷,敢作敢為,雲南就不敢起事;而蔡在起事後,並不動唐的地位,對唐說:『外面情形我比你熟,我的號召力比你大,由我出去,你坐鎮。』所以自率第一軍出川,讓唐留守。」(見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戢翼翹先生訪問紀錄」)又據曾任護國軍挺進軍第二縱隊司令葉成林說:「唐繼堯在蔡鍔到雲南前是不想反袁的。他已經做了袁世凱的官,接受了他的封典。蔡鍔如果不到雲南來,反對袁世凱也不一定要幹的。有一些人說在蔡鍔到雲南前,唐繼堯早已下令準備作戰,我是沒有聽見的。雲南起義,依我所知道的,蔡鍔是主動,唐繼堯是被動。」(見葉著:「護國運動的一段回憶」,載一九五七年「近代史資料」第五期)戢、葉俱日本士官畢業,與唐、蔡先後同學,戢在雲南擔任軍事訓練工作八九年之久,其言應是可信的。

雲南起義甫逾月,貴州即於民國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響應獨立,推劉顯世為都督。時梁啓超在滬,亟欲南行,乃得日駐滬武官青木之助,始於三月四日搭日輪橫濱丸赴港,同行者有湯覺頓、黃溯初、黃孟曦、藍志先、吳柳隅、唐伯珊等,唐係奉廣西將軍陸榮廷來滬迎梁者。七日,抵港,同行諸人均登岸,獨梁避居煤艙中五日,始偕黃溯初改乘日輪妙義山丸至越南之洪崖,經日商橫山安排偷渡,經諒山、鎮南關於三月二十六日抵南寧,時陸榮廷已先於是月十五日宣布獨立,梁乃派湯覺頓先赴廣州,勸說廣東將軍龍濟光獨立反袁。龍已應允於四月九日宣布廣東獨立,但召開海珠會議時,梁的代表湯覺頓、譚學夔、王廣齡三人,則為龍的部屬槍殺,後來梁趕往廣州坐鎮,龍的態度才算穩定。此在梁所寫的「國體戰爭躬歷談」、「從軍日記」、「護國之役回顧談」三篇文章中(俱收入左舜生輯:「中國近百年史資料續編」),有明白生動的敍述,也許有人認為其宣傳意味過重,但事實經過應是可信的。

(三)

其次,要說到李烈鈞將軍,他字協和,江西武寧人,日本士官學校六期砲科畢業,曾加入同盟會及丈夫團。光緒三十四年學成歸國,任江西新軍五十四標一營管帶。宣統元年,任雲南講武堂教官及兵備處提調。宣統三年,奉派往直隸永平參觀秋操演習,適武昌起義,九江、南昌先後獨立,乃回贛,任九江都督府參謀長。以安慶兵亂,率軍往平定,被推為安徽都督。民元,受江西省議會之推舉,出任江西都督。時同盟會合其他小黨改組為國民黨。民二,李舉兵討袁世凱,滬、寧繼之,是為二次革命,事敗, 孫中山、強黃克及李等革命黨人俱走日本,袁復下令解散國會及國民黨,一時登報脫黨者甚眾。民三, 孫中山在東京重組中華革命黨,被推為總理,規定入黨手續極嚴,誓約且須「附從孫先生」及捺指模,黃克強以其有辱人格,首起反對,爭之不得,乃去之美洲,李書城黃郛、鈕永建先後從之,而柏蔚、陳烱明則往南洋,另組水利速成社,另樹一幟。其同情黃克強之主張者,若李根源、章士釗、楊永泰、張耀曾等,則在東京別組歐事研究會,以示立異。觀於 孫中山四年八月覆楊漢孫論統一黨權與服從命令書云:「其時李協和、柏烈武(文蔚)俱在東京,李即以犧牲一己自由,附從黨魁為屈辱;柏既受盟立誓,卒為人所動搖,不過問黨事;譚石屏(人鳳)之主張,略同於李;陳競存(烱明)在南洋,弟前後數以書召之,亦不肯來,察此數人之言;大抵謂以黨魁統一事權,則近於專制;以黨員服從命令,則為喪失自由,」(見「 國父全集」第三冊「函電」)可見其時黨內意見之紛歧。

護國之役,李烈鈞自新加坡經海防、河內入滇,早察鍔前一日抵昆明,促唐繼堯起兵討袁,在其所著「自傳」中,曾詳述其經過,並謂行前「(孫)總理特以函電相示,余乃決作入滇之計。」此或即李入滇係奉中山之命一說的由來,但遍查國父全集函電,在民三、四年中,竟無一件致李,則此說能否成立,似尚待考。且李在「自傳」中,亦未提及中華革命黨事,或有所隱諱,而未可知。事實上,中華革命黨的對袁,當時在上海、山東、浙江、廣東都有局部或小規模的軍事行動,而是打著中華革命軍的旗幟,與護國軍是殊途同歸的。

李的「自傳」,又述及「蔡鍔抵昆明,梁啓超亦繼至,啟超趨晤繼堯,繼堯以余之檄稿示之,啟超見有語及共和黨者,立握筆修改。繼堯就商於余日:兄送來檄稿,梁先生略有修飾,兄意云何?余日:此稿數日前已寄(李)印泉在港發表,梁先生縱有斟酌,恐亦為時間所不許矣!」按護國之役,梁從未一至昆明。檄稿於起義時發表,梁尚滯留上海,從何握筆修改?所述與事實相違,難以取信。「自傳」成於民國三十三年,時李寄寓重慶,年老多病,記憶容或有誤,亦事所恆有,但雲南舉義,李到昆明早於蔡鍔,與唐且為士官同期同學,然必待蔡來始決定奮舉義師討袁,可見蔡對唐之影響力,略勝於李,亦極明顯。再於「自傳」中,對梁啓超甚有微詞,此自係黨派成見所致,而梁於五年七月致電繼任大總統黎元洪(時袁已死),推崇李之勳勞,謂「滇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勞苦功高,昔任封疆,既積經驗,年來憂患飽經,益復斂才就範,似宜優加倚畀,竟其賢勞。」(見飲冰室全集:「護國之役電文及論文」)是則梁之休休有容,其雅量也是不可及的。

至於護國之役有無黨派問題,也是世人所注視的重點,據戢翼翹對近史所訪問的口述,極為扼要,他說:「當時無黨派觀念。固然蔡松坡是梁啓超學生,與進步黨關係較深,戴戢也是進步黨,但當時舉義絕對不是由進步黨操縱一切的。像李烈鈞、方聲濤就是激烈的國民黨人,他們也一樣是重要角色。舉義時只想把事做成功,從來役有什麼黨什麼派。」這個說法甚為客觀公正,也很符合史實,因為當時舉義諸公,都具有擁護共和的愛國赤誠,以反對袁氏帝制為共同目標,不論生死,不計成敗,不分畛域,全力以赴。觀於蔡、唐對於都督名位,彼此相互禮讓,並未預存「爭功」之念,有了好的開始,即已成功一半。下文說明軍務院組織,更顯其具有廣大包容性,足徵護國運動之所以成功,是決非偶然的。

(四)

再次說到唐繼堯將軍,字蓂賡,雲南會澤人,同盟會會員,日本士官六期砲科畢業,學成返滇,曾任新軍管帶及講武堂監督。有關紀述雲南起義而以他為主體的專書,筆者看過的有三本:①庾恩暘著:「雲南起義擁護共和始末記」;②東南編譯社編:「唐繼堯」;③由雲龍著:「護國史稿」。(收入周康燮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分類彙編」),前二種為唐個人宣傳品,不無褕揚過當。後者寫成於大陸陷共之後,出版時且加增刪,其敍雲南起義云:「雲南都督唐繼堯,與蔡鍔、李烈鈞皆故交至好。蔡鍔為雲南前任都督,與繼堯前後代任,烈鈞則日本士官同學也。當二次革命之時,烈鈞屢有密電相商,滇贛默契,無如鞭長莫及,不久事敗遂罷。兩年以來,袁世凱種種專制獨裁,唐蔡已早不滿意;迨四年秋冬間:籌安會、統率辦事處稟承袁世凱意旨,一切措施趨向帝制,野心暴露,急為之備。時蔡鍔調京任經界局都辦,因密為要約,並由滬招致在外之李烈鈞、程潛、戴戡、方聲濤、王伯群、熊克武、但懋辛等,前後來滇,派唐繼禹、李宗黃赴滬,聯絡海內外革命同志,為之援助。一方面仍與統率辦事處主任兼參謀次長唐在禮虛相委蛇,賺其餉械,擴張軍隊,添編警衛二團,復派員赴日本購備各種武器,密令兵工廠修理舊槍械,趕造子彈,籌備餉項,稍有眉目。」這就是說明在李、蔡未到昆明前,唐已早有準備,並且和他的部下已經開過幾次會,表明他的決心,所以李、蔡一到,立即調兵遣將,分路出兵,充分證明一切是他主動,也是對懷疑他事前游移兩可的一種有力的解釋。

也有人研究過,雲南護國運動的真正發動者,應該是雲南新軍軍官,但新軍軍官中以畢業日本士官學校者為最重要,又以六期畢業生為最多,且除蔡鍔、李烈鈞、方聲濤、韓鳳樓外,幾全為雲南籍。但地方觀念極為淡薄,毫無排斥外省籍不願接受領導的表示,尤為難得,茲列表如下:

護國軍軍官出身日本士官學校簡表

期、科別 姓名 籍貫 職務

六期砲科

八期步科

六期砲科

三期騎科

六期步科

六期步科

六期騎科

六期砲科

六期步科

四期騎科

三期未畢業

六期砲科

八期工科

六期工科

六期騎科

六期步科

六期砲科

六期步科

十期步科

六期步科

唐繼堯

張子貞

庾恩暘

蔡 鍔

羅佩金

趙復祥

顏品珍

李烈鈞

張開儒

方聲濤

何國鈞

唐繼堯

趙鍾奇

韓鳳樓

黃毓成

劉祖武

庾恩暘

葉 荃

楊 杰

葉成林

雲南會澤

雲南大理

雲南墨江

湖南寶慶

雲南澂江

雲南順寧

雲南昆明

江西武寧

雲南東川

福建福州

雲南宜良

雲南會澤

雲南大理

河南開封

雲南鎮沅

雲南昆南

雲南墨江

雲南順寧

雲南大理

雲南昆明

雲南都督

都督府參謀廳廳長

都督府軍務廳廳長

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

護國軍第一軍總參謀長

護國軍第一軍第二梯團長

護國軍第一軍第三梯團長

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

護國軍第二軍第一梯團長

護國軍第二軍第二梯團長

護國軍第二軍第三梯團長

護國軍第三軍總司令(兼)

護國軍第三軍第一梯隊長

護國軍第三軍第二梯隊長

護國軍第三軍第三梯團長後改挺進軍司令

護國軍第三軍第四梯團長

護國軍第三軍第五梯團長(兼)

護國軍第三軍第六梯團長

護國軍第三軍第一縱隊司令

護國軍第三軍第二縱隊司令

除上表外,尚有護國第一軍所屬第一梯團長劉雲峰,及第一支隊長鄧泰中,第二支隊長楊蓁。劉係直隸人,保定軍官學堂畢業,曾任雲南第二師參謀長、第三旅旅長。鄧、楊俱滇籍,雲南講武堂畢業,為填軍中反袁最力者。

初,護國軍編制三軍,蔡統第一軍配合黔軍戴戡部攻川;李統第二軍,入桂;唐任第三軍,坐鎮。蔡部作戰最激烈,但兵員既少、械餉兩缺,補給不易,戰局始終膠著於川南敍、瀘一帶,後來四川劉存厚、鍾體道相繼響應護國軍,聲勢始大。迨浙江繼兩廣之後宣布獨立後,袁世凱乃取消帝制復稱總統,想謀妥協,護國軍則堅決要求袁非退位不可。嗣護國軍於四月十九日成立兩廣都司令部於肇慶,推岑春煊為都司令,梁啓超為都參謀,李根源副之, 孫中山亦於四月二十七日返滬,各方反袁,益趨團結,時李烈鈞率軍已由桂入粵,形勢增強。按岑春煊,字雲階,廣西西林人。清末,曾任兩廣總督,龍濟光、陸榮廷均其部屬。岑與袁世凱為政敵(詳見拙文「清末民初之岑春煊」)。二次革命,岑即與國民黨合作倒袁,事敗,走南洋。聞護國軍起義,乃約同章士釗、張耀曾,東渡日本,以個人名義,向日方洽貸日幣一百萬元及兩師砲械(見岑著:「樂齋漫筆」),於四月十八日返抵香港,遂被推為兩廣都司令,不但以其資望,且能獲取日援,大有利於護國倒袁之發展,以後岑得躋身民國政治舞臺,出任廣州軍政府主席總裁,為歐事研究會後身之政學系國會議員所擁護,實種因於此。

(五)

兩廣都司令部成立不久,復於五月八日擴大改組為軍務院,以為護國運動對內對外的領導機構,會合各方反袁力量,具有廣大包容性,以促進團結合作,泯除黨派猜嫌,此皆出之梁啓超的苦心設計。軍務院設撫軍長一人,推唐繼堯擔任,撫軍副長一人,岑春煊擔任,唐遠在昆明,則由岑代理,其對唐之尊重可知。茲列軍務院職官表如下:

軍務院職官表

職稱 姓名 籍貫 備註

撫軍長

撫軍副長

撫軍兼政務委員長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撫軍

秘書長

外交專使

外交副使

外交副使

滇桂粵聯軍副都參謀

駐滬委員

駐滬委員

駐日委員

駐日委員

駐日委員

駐滬軍事代表

護國第三軍總司令

護國第四軍總司令

護國第五軍總司令

護國第六軍總司令

唐繼堯

岑春煊

梁啟超

劉顯世

陸榮廷

陳炳焜

呂公望

龍濟光

蔡 鍔

李烈鈞

戴 戡

羅佩金

李鼎新

劉存厚

章士釗

唐紹儀

王寵惠

溫宗堯

李根源

范源廉

谷鍾秀

王 侃

趙 伸

張孝準

鈕永建

莫榮新

李耀漢

譚浩明

林 虎

雲南會澤

廣西西林

廣東新會

貴州興義

廣西武鳴

廣西柳州

浙江永康

雲南蒙自

湖南邵陽

江西武寧

貴州貴定

雲南澂江

福建閩侯

四川簡陽

湖南長沙

廣東香山

廣東東莞

廣東臺山

雲南騰越

湖南湘陰

直隸定縣

江西東鄉

雲南嵩明

湖南長沙

江蘇上海

廣西桂平

廣東新興

廣西龍州

廣西隆川

雲南都督

兩廣都司令

兩廣都司令部都參謀

貴州都督

廣西都督

廣西護理都督兼第一師師長

浙江都督

廣東都督

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

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

護國第一軍左翼總司令

護國第一軍右翼總司令

海軍總司令

四川護國軍總司令

兩廣都司令部秘書長

前國務總理

前司法總長

前鄂軍都督府駐滬外交代表

兩廣都司令部副都參謀

前教育總長

國會眾議院議員

國會眾議院議員

雲南省議會議長

前陸軍部司長

前參謀次長

前桂平鎮守使。第三軍原為唐繼堯番號,茲由莫軍改稱

前肇陽細鎮守使

前龍州鎮守使

前江西混成團團長

軍務院成立不久,陝西陝南鎮守使陳樹藩逐走將軍陸建章於五月十八日宣布獨立。五月二十二日,四川將軍陳宦被迫獨立,五月二十七日,湖南將軍湯薌銘亦宣告獨立。袁世凱做不成皇帝,連總統名位也無法戀棧,便於六月六日氣憤而死,由副總統黎元洪繼任。擁護共和的護國運動遂大功告成,但決非一黨一派之力。而係全國人心之所向,全國團結所致:尤其軍務院為促成全國統一,以免製造南北分裂,特於七月十五日通電撤銷,此種廓然大公,不爭名位不攘權利的精神,為民國史創下成功的先例,值得吾人效法,然後紀念七十年前的雲南起義,才有其珍貴而又偉大的意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