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槍匹馬」訪泰北

作者/雨盫

 

去(73)年五月間,筆者以萬分虔敬的心情,蒙大陸救災總會之助,隻身飛曼谷轉清邁,而分至泰北熱水塘難民村、清萊、美斯樂、滿堂等地各華校訪問,向山區游擊戰士致敬與願為難胞子弟有意而無力升學學子解決讀書問題,去來雖時近一週,但對於該地區反共忠貞人士、奮鬪不懈之精神,特表無限的敬佩之忱,茲將此行見聞,分述於后:

柚木林 難得一見

阿卡族 髒亂無比

由清邁至景佬縣熱水塘,需時三、四個小時,沿途經過由高棉等地避難(共禍)來泰的邊疆民族│阿卡等,他們背井離鄉逃到泰北,自組一村落,自耕而食,但衛生設施太差,雖然凡是經過該村的人們好奇心所驅,有意思下車參觀一番,但是步行其間,臭味燻人,小孩們伸著「黑手」乞討,甚至包圍遊客,所以很多人士,也就裹足不前了。

車過阿卡族村落,路旁坡地上有許多柚木林,由於它的挺直高聳、林木茂盛,真是難得一見,聞聽人言,泰國所有柚木林,是國有財產,不得私人砍伐,違則就要受法律處分了。

從清避至熱水塘半途中,有一處風景奇特,它像中國人的盆景,有青山有怪樹,真是出類拔萃,難得一見。

熱水塘 一新中學 反共搖籃

難民村 沒共產黨 就無誤會

車行三小時又四十分,抵達熱水塘(地名)難民村,熱水塘難民村為泰北平地最具規模的一個難民村,該村雖僅有一家備有電話與液化瓦斯(煤氣)現代設備外,但其他衣食簡樸而不缺,尺其是該村一所最高學府│一新中學(初中)自陳校長以下全體師生,均屬難民子弟,人人徹底反共。聽說有一件最使共匪難堪的事,原來共匪與泰國有「邦交」,有一日有一匪幹至難民村遊說,(統戰)大意是說他們(指難胞)反共是誤會;可是難胞們同答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誤會了……」匪幹聞言,知道化解不了難胞們的仇共,祇好沒趣的離開了;由此可見難胞們的反共決心,實令人肅然起敬。

在難民村住一晚上,遇到了泰北的「季節雨」,所謂季節雨,就原是晴空萬里,忽然間狂風暴雨,約半個小時,即雨過天青,過去是聞聽人言,而今作者是過來人了,可說是幸運己極。

美斯樂 風景如畫 世外桃源

游擊區 單槍匹馬 來去自如

清萊至美斯樂,車程約三小時,作者承沈大夫馥源、梁秋蘭老師之伴,「單槍匹馬」直闖「美斯樂」游擊區,美斯樂是在山區二千公尺以上,臨緬甸交界,該處由我游擊戰士與泰國軍方共同防守,沿徒需經苗族地區,並且不安全,相偕同行的沈大夫即有一次在途中被苗族攔路搶劫的經驗,雖沿途風光綺麗、新舖柏油馬路,平坦舒暢,但總有點恐怖感;惟「吉人自有天相」,雖路遇很多苗族,但都相安無事,很順利的抵達「美斯樂」,在到美斯樂之前,需經泰國軍警與游擊戰士共同把守的關卡檢查後放行,並即至戒備森嚴的游擊總部拜訪司令官,然後參觀興華中學等,據聞興華中學有曼谷來的華僑學生,為什麼曼谷華僑學生來此就學呢,主因是泰國役有正式華僑學校,更不准用華文華語教學。惟有此處真正是用華語華文教學,真正是中國人讀中國書;由此可見身在異邦的黃帝子孫,不忘本的艱辛一面,真正與我們這裏一心要做假洋鬼子,告洋狀的一部份人士的心態,而不可同日而語矣!

「滿堂」建華中學 列隊歡迎

「現代」中國夫子 愧不敢當

從「美斯樂」下山,特再轉車至「滿堂」該地建華中學,由青年才俊任校長率領老師在校門操場上列隊歡迎至會議室簡報,且將筆者說成是「現代中國孔夫子」,在這種盛情與贊譽下,筆者實愧不敢當,惟一的希望,是真正能夠為難胞子弟達成願望。

至泰北先後一週,深覺泰北地方遼濶(游擊區聞有二個臺灣大),經過反共難胞二十餘年來的勤奮開荒,物產自給自足,溫飽無虞,且更為反攻大陸最接近地區。此行蒙我駐泰商務代表團沈代表接見、莫秘書、友人施先生至機場接機、泰北救總工作站龔秘書、沈大夫、梁老師、王場長、方先生、多先生等協助,清萊陳先生雷先生款待,難民村各校校長老師與同學們之歡唔,令人畢生難忘,除再深致謝意外,尚求上蒼能賜筆者有一次服務的機會,以報答上開人士殷殷款待之期望於萬一。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