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剔中共「毒品戰略」的陽謀

作者/朱心一

前言

去年(七十四)杪我寫了一篇「透視中共毒品戰略下的金三角」短文,刊載於本文獻第十五期;嗣由青年日報,中正日報及國魂,龍旗,掃蕩等七刊轉載,這絕非是本文的計值如何;而是各方對本問題的關注與重視,並有「細數星星天已亮」的感慨!

日前接奉「中華戰略學會」一位執事先進的電囑,要我對問題「再完整」「更深入」的研撰一文,藉以提供國際友人的參考。一番叮囑,頓使我倍增對國家暨團體的使命感與責任心,於是再執筆為文寫這篇揭剔中共「毒品戰略」的陽謀,藉作前文的續篇;謹本「再完整」「更深入」的兩旨擷要報導,敬供關心本問題的中外人士明察參考並希有以教之!

毒源鑽探

前據情報資料顯示:民國六六年中共在大陸各地,曾選定了二三五個「重點縣」,普遍的種植罌粟;嗣製成煙餅(即鴉片,又稱生貨),進而提煉為「嗎啡」「海洛英」等毒品,其分佈概況如次:㈠東北地區為虎林等十一個縣。㈡華北地區為朝陽等十二個縣。㈢陝北地區為長武等四十七個縣。㈣華東地區為東海等十個縣。㈤華中地區為南陽等三十九個縣。㈥西南地區為威遠等七十二個縣。(註:僅雲南一省即達三十四個縣)。㈥東南地區為英德等四十四個縣。(詳見附圖一)

上列「重點縣」,係普通種植罌粟的地區,由中共各地「公安」部門,指定三三二個農村「公社生產大隊」負責,勞力則由各地「公社生產隊員充任。另外還有「特別種植地區」,約達九十七處之多,以培殖「藥用植物」為掩護,由各地區的「示範農場」,「國營農場」,「軍墾農場」,及「農業實驗站」,「種子改良實驗場」等分別負責;其勞力多來自各地區的「勞改犯」,「下放知青」和「退轉待業幹部」等人員。

(圖)

據去年(七十四)初由緬、泰地區來臺的反共義士張雨沐談稱:在七十三年,僅雲南省西盟縣處的三十六個「公社」中,即指定十二個擴大種植罌栗,近年仍在不斷的推廣中。

另據美國「新聞週刊」於本年(七十五)十月六日報導稱:在自由世界到處查禁煙毒走私均極嚴厲的聲中,獨有在中國大陸擭帶毒品經過各大城市的人,尤其是外籍人,竟可享受「免檢」,「免稅」的禮遇,由此可見一班。

綜計中共在大陸播種罌粟的面積,自六十六年的九九五萬市畝,至去年(七十四)春已增達一千一百萬餘市畝,年產鴉片總量約計二十萬公噸;並設各種製毒工廠計九十八所,煉製成「嗎啡」,「海洛英」等毒品;分別使用七十七種不同的品牌外銷,總值美金約達五十億元以上。

附註:據緬甸海關人員一九八三年四月十五日指稱;近有越來越多製造「海洛英」的原料,名為「無水醋精」,秘密地從中國大陸不斷地運抵緬甸,銷路暢旺。

毒略突出──「金三角」

所謂「金三角」,乃是六○年代以後應運而生的新地名,在此之前從未聞及。該地區概指中緬邊境未定界南段之西南,直下泰國清邁省以北地帶,東北至寮國猛信,西北至緬甸果敢(滾弄),位於湄公河與薩爾溫江上游之間,形成一倒三角型勢。由於地緣關係,該地區向為商旅走私營運聚散的點線,對外交通全賴「馬幫」承擔;自大陸沉淪後(卅八年底),該地區曾一度由已故李彌將軍領導的反共游擊部隊控制,至民國五十年春夏間,部隊奉命再作第二次撤離來臺後,該地區遂被「緬共東北軍區」,及當地各民族組成的反緬「獨立革命軍」分別據踞;亦即為中共以「毒品戰略」遂行「世界革命」突出的前進基地。

一九七六年初,「緬共」中央與所屬「東北軍區」司令部曾舉行了一次「財經會談」,主旨在策訂「擴大藥用植物種製及經營推進計劃」。據偵悉:該轄區內(金三角)年產鴉片總量增訂為三十萬叱以上(一叱為一‧四公斤),一叱預訂價為緬幣一、五○○盾(按官價折為美金二百元)。並規定半數繳交中共以分期付款方式收購,嗣運入滇境瀾滄,耿馬,瑞麗,騰衝等地煉製,藉以交換軍品(含武器,彈藥及被服等),其餘半數或為加工製成煙餅暫為保存,或為就地提煉成「嗎啡」,「海洛英」等毒品,伺機併同煙餅運往泰、緬等地區銷售,悉充該部軍費或酌予補助地方行政費用。八一年復發動轄區居民,配合該部推廣種植罌粟,並由中共選派專家前來該地區作技術指導。據確悉:該地區鴉片近年連續豐收,今年(七五)初總產量已達五十萬公斤以上,連同就地煉製之「嗎啡」及「海洛英」等毒品,總值約達美金兩億餘。

毒梟何在

自「金三角」的盛名廣為傳播以來,有關一該地區所謂前「國軍九三師」留置人員曾涉及走私販毒的訊息不斷傳出;或指已故的段將軍和李將軍,及其當地土著民族的華裔領導人羅,張等是什麼「鴉片大王」,並硬指這些人與遠在臺灣的「國民黨」有關連。據察前情,顯然又是中、緬兩共黨集團做賊栽贓,故意使出的障眼法,但是自由世界的新聞媒體,多年來竟而受其愚弄而以訛傳訛,並肆意擴大渲染報導;反之,對毒源的淵藪和真正的「鴉片大王」│「中共」和「緬共」卻甚少提及,此誠為近二十年來國際新聞報導太不公正,更不確實的一大敗筆。

這裏,我無意為此一連串不實的報導多作批評,更不願為被指為「鴉片大王」的人物申辯,僅節錄美國前眾議員(時任外委會東亞小姐組召集人)伍爾夫先生,於民國六十六年四月廿一日,在訪問東亞各國離開臺灣時,答復記者們有關「金三角」地區的問題時談稱(原紀錄由美國大使館新聞處發佈):「我知道緬甸撣族自治區(註:指臘戍以北)是由緬共所控制,他們控制了緬境種植鴉片的地區,並且已接管了大部份種植鴉片的地區;但是護運者大半是存在此一地區的私人軍隊,他們只伴演著幫兇的角色。」伍氏又答稱:「我不認為臺灣有人涉及此一地區的販毒行為,雖然一直有人指控,但是迄今我們並未發現任何證據,證明中華民國在任何方面,曾涉及此一地區鴉片的種植和運銷」。

販毒組織及路線

中共在大陸及「金三角」地區種製毒物和販運的組織,已形成「企業化」和「國際化」,總管理機構為各級「公安部門」;其外銷營運機構遍佈自由世界各地,使用的工具包括了陸、海、空所有可資運用的人力和物力;在「金三角」地區則以人力輸運或「馬幫」載運為主。

據日本洛合信彥博士經過十餘年完成的調查報告指出:由中共控制的國際販毒組織,近年己發現的,計有㈠設在東南亞的「哥洛西加幫」,該幫分於仰光設立「東方公司」,曼谷設立「信宇公司」,新加坡則由偽「中國銀行」代理。㈡設在香港的有「十四K幫」(徒從計八萬餘人),方海員工會」及「三合會」等。㈢設在日本和菲律賓的為「山口組」。㈣設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阿公團」。其販運管道計有下列六條主線:

一、東北線:在瀋陽集中,陸路經由西伯利亞轉往西歐各國銷售;海路分由大連旅順出口,先運至北韓再分向東北亞各地銷售。

二、華北線:在天津集中,經煙台、青島運至日本或北韓後,再分向美、歐各地銷售。

三、華東線:在上海集中,分由連雲港及溫州,廈門等港出口,再運往大洋洲及日、菲琉球等地銷售。

四、華南線:在廣州集中,再運至港九及澳門,分向東南亞及全球各地銷售,此線向被視為中共販毒的黃金路線。

五、西南線:在「金三角」集中,七○年代以越南戰場上的美軍為主要銷售對象,一度被視為中共販毒的主黃金路線;自越戰結束後,該線分向東南亞及港、澳等地區銷售,其數量已較前減少。

六、西北線:分在拉薩及迪化集中,以空運至中東及歐洲各地銷售;此線成本雖高,唯較為快速稱便。多以外交郵袋分寄,是以較為安全。(詳見附圖二)

結語

有關「毒品的危害」及「肅毒之見」,在前篇已具體列舉,恕不贅述。茲就美國總統雷根暨夫人南茜,於本年(七五)九月十七日在白宮一項不尋常的集會上共同發表演說來看,有關「肅毒」問題,確已形成美國行政當務之急。他們懇切籲請全美各地的家庭,一致協力來對抗「毒品氾濫」的新運動;為增加拒毒經費的預算,並宣佈決指撥三十億美元,以作強化拒止「國家濫用毒品」組織之用。

但願當前領導自由世界的美國朝野,確能遵循雷根總統的決心而為。對「肅毒」問題千萬不要再採行「雙重標準」或「兩面政策」;尤希策訂「肅毒」與「人權」並重,「黑禍」與「紅禍」同源的政策目標。

│民國七十五年十二月五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