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寧十景

作者/悟非

 

我是順寗人,也是反共抗暴者之一,生於民國紀元前二年,迄今己是七十七歲,高師卒業後,於民國十八年,即開始在教育界服務。民國三十八年,盧漢投匪,不恥帝秦,離開家鄉,參加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隊,在第九縱隊司令部任政戰部主任,四十四年三月,與難胞一同進入芳縣萬養難民村,直至七十二年九月,才告老退休,在這時間內,都是辦教育,吃粉筆飯,並替難民會辦辦公事,當公僕,做眾人的走狗,再有時間,又替人看看病,做做醫療工作,在這入泰的三十多年中,萍浮浪飄,寄人籬下,因為體力太差,既不會挖田種地,並且膽子太小,奉公守法,不敢走私販毒,所以一事無成,兩袖清風,對國家民族,也沒有大的表現和報效,上月讀到瓊英老鄉的反共抗暴紀要,回首往事,愧問去來,我們同是一縣人,同是受共匪迫害而逃出來,同是走反共路線,只因他們拿到的是槍桿,我只是拿筆桿,所以怎樣幹也趕不上人,幹的也就遠遠落後了。

順寗是迤西的一個縣治,原稱慶甸,別稱蒲門,漢時為徼外地設流官,元時設府,轄順寗、雲州、緬寗三縣廳,明清仍之,民國成立,廢府存縣,在大陸陷匪前,全縣劃為十六鄉鎮,瓊英鄉即十六之一也,該鄉位於縣城之南,居錫腊、慶甸、鳳梧、象賢、洛黨五鄉鎮之間,全鄉俱為山地,怪人(活佛)、怪景(瓊英仙洞)、偰山積玉貴的鑛產,(黃金產於湧金廠,白銀產於銀廠街),都出在那裏,盧漢失節政變之後,多數之人,認識共匪不夠,自認為換朝換代,過一些時,自然安居太平,所以默息馴服,任其宰割,惟有瓊英一鄉,尚有文興洲先生等反共壯士,能於危難之中,不計生死,挺身而出,反共抗暴,與匪搏鬪,當時雖未能挽回大局,而兩年之中,單其一鄉之內,前後即已擊斃匪類二百餘人,實令深入民間匪黨,疲於奔命,卻一嚐瓊英番椒毒辣痛鼻之況味矣!

興感之餘,獲知興洲先生離家時,據云:當日同出參加抗暴行列者,係五百餘人,而現在在臺,即紀念冊上見到,僅二百餘人,其餘之數,大部散亡及居留海外各地,惟其望者,能將所有參加抗暴者,設法作一調查,詳為登記,以後在紀念冊上能見到他們的姓名、年齡、住址,也才不辜負他們反共抗暴,忠黨愛國的忠義大節呢?

順寗在民國二十年統計,全縣共有中小學校二百八十九所,雲南計有一一九縣,十二設治局,一省轄市,各縣學校,除昆明市外,學校最多教育最普及者,就是順寗,其他怪山(瓊英洞、(王孟)璞岩)、怪水(雞飛溫泉、龍湫泛月)、怪人(活佛)、怪樹(古驛寒梅)也多生在這裏,如果我們翻開順寗府誌或縣誌,就可見到蒲門十景,茲略將十景概況,簡介於後,鄉土史地,聊備海外後生親友一識,河山還我時已不遠,如果未盡共匪燬滅,大好景物,久別重見,定必倍增偎依也。

㈠鳳岫凝煙:順寗係有二城,建於二鳳山之間,舊城因被山洪暴發冲毀後,在明萬曆年間,復建磚石新城於西鳳山中峯獨縮之山麓下,鳳山全區,森林茂密,冬春之季,朝霧雨霽,雲煙繚繞,籠罩於山峯之上,有時化為走獸飛禽,飄空散去,有時結為白帶一條,圍繞山腰,直至旭日普照,始盡散沒,因之凝煙鳳岫,朝暉夕陰,春秋佳日,氣象萬千,實邊塞古城,雲霞陰霧之奇觀也。

㈡龍湫泛月:老城之西方,有一龍泉寺,寺前有一方池,廣約二百公尺,池中央建有一間二層樓房之六角亭,亭之東西,各築一磚石拱橋相通連,池水係自池西之地面湧出,共稱之為「龍泉」,四季清冽,味甘以芳,其水質甚純,不含雜質,新老二城之飲料講究者,悉以人工前往挑取食用,又以日日挑售「龍泉水」為生活職業者,亦多至二十餘人,其水進入池潭內,滿盈之後,由出水口自行流出,自古迄今,從無枯少流濁現象,所謂泛月者,據歷代老輩之人傳述,凡遇國泰民安,物阜民豐之歲,春秋佳日,月滿之際,池中出現兩月之影,相對輝映,賞心樂事,真叫騁懷遊目者,心滿意足耳。

㈢瓊英仙洞:瓊英洞在瓊英鄉西部石岩上,洞深約三里許,洞內石田鐘乳,峭壁懸岩嶙峋突兀,嵯峨猙獰,入洞以後,經三次涉水,始達洞底,沿途洞徑大小不一,大者可容五、六十人,高達二、三丈,小者高八、九尺,三、五行人,亦可迸行,洞內無光,遊洞之人,須備用燈火,每年由正月至四月,遊人最甚,名震遐邇,至此遊者,大都以「桃花園」、「仙人居」之烏托邦譽焉,民國十七年冬,筆者高師卒業,與全班同學,赴此旅遊,當時導遊師(在校之國文主任)鄭伯僑先生有「瓊英洞誌勝紀遊詩」七律一章,令學友步和,筆者亦以原韻和之,迄已五十餘年矣,往事回溯,尚有故念,茲特憶錄添誌於後,鴻瓜雪泥,茲添瓊英仙洞之一識也。

選勝尋幽興未殘,岩前別現一天寬,

古洞廣深絕世外,奇石嶙峋遍崗巒,

雞犬有時驚夢寐,漁樵無日不平安,

即斯已是桃園地,何必武陵遠探看。

又順寗府誌載,順寗後山周老貢爺教學生練習作對,得一全以地名對成之聯,巧思巧構巧合巧成,其所入對之村名,除「雞飛」而外,其餘全屬瓊英鄉,雖係小品,鄉里傳誦,眾口叫絕,聯曰:「瓊英洞,雞飛忙躲,一碗水,難垠荒田」。

㈣官亭細柳:距城東十里,有一接官亭,遠古以來政府官員,每有新到,紳民等必須到此迎接,此一縣道,由城北孤山龔和梅尚書之紀念碑起,直至接官亭,再由官亭北出約三里,共長十里,路廣三丈,路面全以石塊舖平,路之兩旁遍植楊柳,春來綠柳成蔭,夾道十里,柳亭覆橋,各有韻懷,送往迎來,實屬官亭勝事也。

㈤古驛寒梅:城東六十里之岔路街,是光華鄉之交通要轄,此地為古時步馬驛遞傳送文書等之老站口,該地亦為鄉人趕集之市場,場之街頭有一古梅老樹,根部之大,已有四人共同兩手合圍之巨,其特異者,每年自重陽節後,頂端梢枝,郎輪流(東南西北,每年一向),開放白色花朵,如遇大好豐年,花枝之中,花色會有黃色綠色或紅色者之花枝出現,傲霜勁節,人咸稱道,樹大蕾奇,世稱花魁。

㈥江心鐵柱:順寗城位居瀾滄江西岸,城江相距約一百二十里,江之兩岸,建有一鐵索橋,橋之中央江心處,據傳植有鐵柱一棵,直立水中,相傳係漢時諸葛西征南蠻時,為制伏蛟龍而樹立者,最古之時,平時高出水面,約一丈餘,水漲水落,長度不變,其特異者,係近數百年來,平時不見,於腊盡春回之時,偶爾又見一、二日,眾傳鬼斧神工,係為奇蹟,此景跡奇,相傳為漢時諸葛所遺,似有證實,因橋之西岸,距橋約二十里之處,峭壁石岩中,有一泉水流出,在泉水旁之一平面石壁上,刻有「此泉瘂毒不可飲」七字,字大約一尺,相傳即孔明路過此地,刻誌留識,所謂「江心鐵柱」,乃漢諸葛所植之說,以此字碑而論,似亦史有可據云。

㈦雲輝羅嶂:瀾滄江經流至順寗龍馬鄉之江邊,有一勐璞靈岩,峭岩石壁,綿亙數十里,其岩之上,特長雞血藤與鹿啣草,為婦科專藥,其他如冬蟲夏草,野山岩參、當歸、靈芝等藥物,亦有產焉,其雞血藤膏,鹿啣草膏,早經順寗依仁堂楊氏製為膏丸行銷國內,迄今已有四百年歷史,該景被人稱道者,因勐璞靈岩山石嶙峋,雲霞阿護,四時輝映,所以以羅嶂雲輝見稱,又岩之問,藥產特多,岩區之內,無人居住,入山之人,如係獨往,決無生還,因之入山採藥者,最少須二人以上,並須攜帶香火,先至進山入口處之土主廟內,進香祈禱,禮拜之後,始能入山,若祈禱之時,發生陰雨,或吹風等現象,或室內香煙燎目,楮錢飛散等情況,祈入山者,即不能入山,如果強去,必遭不幸之事發生,此等事實已註之中著著可證,因之眾稱之為靈岩。

㈧偰山積玉:瓊英之大偰山,拔海四千餘尺,入冬後,每逢陰雨,即行落雪,候寒之年雪積滿山,連月不消,該山因突出叢山之間,雪滿之際,雖遠距百里舉目即見,銀光皎潔,嘆為觀止。

㈨雞飛溫泉,此乃地下噴出之天然溫泉,位在柯錛達丙之間,其特異者,係有兩處泉水,皆從相距約十餘丈寬之兩個圓形之大石頭頂噴出,出水處,各成一張直徑三尺之圓形石鍋,水出後,即集於鍋內,不見流出,若將集水汲去,旋即又滿,滿後若不汲去,亦不溢出,眾稱之為「雞飛」者,因該溫泉初被人發現時,有一人至該地沐浴,將已殺死之公雞一隻放入其沸泉內,擬以燙後拔毛,不料入鍋水後,死雞即行復活飛去,是故,即以「雞飛」名之,其他在兩大鍋西方平原地上,亦有噴出之溫泉數處,業經人工修理,建為浴潭浴室,分別供男人浴用,雲南西南山區溫泉甚多,此地特異者,即泉水由石頂流出,流出之水,汲而不盡,滿而不溢,仙景神為,皆道奇絕。

㈩勐捧活佛:勐捧山毗近瓊英,屬錫腊鎮,在其山腰,建有一寺,名活佛寺,係一四川籍貫之王姓男僧,在此修行道成後圓寂,於寺中一磚石建成之窰頂上,乾癟遺體,路腳坐立,人稱之為活佛,寺亦因之而得名焉,該寺香火甚旺,每年正日十五至四月十五日內善男信女,絡驛不絕,香火燎繞,日以繼夜,其可道者,西康之喇嘛僧徒,每年三月季節,至大理城趕三月街後,亦多到此敬香,又在民前一年(辛亥)正月十五日有鎮屬鄉勇一人,以利刃刺其活佛右腹下一刀,刺後一該鄉勇跑出,奔至大門口之過溝處,即行倒斃,該佛身之被刺處,據告每年雨季過後,多有血水滲出,此種情況,確係事實,因筆者於民國二十七年任職錫腊鎮中心學校校長任務時,曾往該寺旅遊,特詳細參觀佛身,當將佛身所披之袈裟提起,其刀傷之創口處,確浸有血水,將裟衣沾著,其佛身受刺各情,亦即該寺住持所見告耳,次年春,該住持向余索寺聯,筆者即以該佛情況擬付一聯,其聯曰:「非金身,非佛身,亦非幻身,歷生、老、病、死,仍存軀殼。曾入世、曾出身、也曾在世、笑胎、卵、涇、化,俱為煙塵」。憶舊添錄,聊補其景之實。

七十四年元宵前五日於萬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