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故主席炳公的家鄉

──蓮山縣太平街

作者/周經綸

 

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八目盧漢變節投共,國府即任命李彌將軍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兼雲南綏靖公署主任,在滇邊發展游擊隊,成立雲南反共大學,手創反共救國軍,領導人相繼四代。軍民敬稱主席為炳公。公家鄉蓮山縣太平街,鄉中人知,公姓名李炳仁,在家鄉渡過少年歲月。

雲南省蓮山縣太平街位於北緯二十五度稍下,東經九十八度。亦即密支那東南方,滇西騰衝以西。內政部文獻,尹明德等在「雲南北界勘察記」第一卷第六頁記載云:「距小辛街西隔大盈江六里之遙,為盞達屬之太平街,居民十之八九為漢人,夷地漢人集落之最大者。太平街西北去三十里為盞達,土司思姓,設行政委員,民國廿一年改蓮山。」

土司地干崖、盞達的漢族多屬內省移民,大都自明朝洪武後由江南、豫、魯、贛、鄂、湘、川遷來,是夷地與玉石廠的拓荒者。初來始祖,多能文能武。既能謀生,亦能保身。至民國十三年,太平街傳十代左右。那年、干崖變亂,自舊城以下,漢人村市,均被夷人焚燬,獨太平街被圍不下,後得大隊長嚴爾艾由九保率輕兵繞道羅卜壩,經戶撒西面衝下,內外夾攻,夷人始去。民國年間,太平街經歷二次保衛戰,算是用武之下得存太平,每家每人都有用武的細胞。清光緒元年,英人瑪加理事件,就是這用武細胞的功力。回首西風,武功氣慨飄迎!

蓮山形狀的山,層層環抱太平街。登上最內一屬的後山│大營盤,向東眺望,稻田千頃,控點簇錄者是村寨,眾村寨擁護著簇叢較大的寶刀形的太平街。竹棚是搖曳中不動的「圍牆」。各村賽間田壩遠視處,如白帶的大盈江,明滅南下。

大盈江寬濶,中有沙灘嶼島。嶼島雖荒,每年卻正好是北方雁門關外遠客的「旅社」。這些「旅社」有抓水環抱,無人搔擾,又隔絕狗豹,是天然可宿之處。

來不過九月九,去不過三月三(農厝),這段秋、冬、春的乾天無雨季,北方受寒的候鳥,大雁、老鸛來對雲之南半邊的大盈江畔。隨著秋熟稻穀的出產,為大肚的大鳥大開大地的自助餐。到孟春的大鳥,經歷過年的氣氛,已經吃得營養身肥,欲飛返北方萬里之途,勢必每日升空飛練。江水泱泱,江天蒼蒼,雁鸛乘時,盡情飛揚。低大高小,人字隊層層鳴翔。鳴唱朝賀太平街區域的氣概;木地的春馬,驃足聲嘶,答謝天地之靈鍾,靈鐘氣朝,三三九九,歲歲飛渡,半邊春秋!

太平街東邊大江對岸,渡筏可達小辛街與弄璋街;南邊大路通蠻允、去雪梨、過石梯、到火焰山、紅蚌河、下八莫、入緬甸;西面翻過象頭峰就是昔馬;北邊路過小平原就是盞達城。街鎮西面和西南,半括王府的大芒果園,護之以王府的碾子溝水,與此溝水平行的是一大草皮賽馬路;東南是李府的大果園,環引李府的碾子河水。大果園邊圍栽以竹子(疙瘩竹),竹根於高埂上密串,團結無比地成竹棚「圍牆」。如此之圍牆外邊,再種植上仙人掌和金剛鑽,人更不能近。弓箭時代,實有防衛功能。間之以碉樓崗哨,下之以溝壕,儼然是夷地可立之城池。靠後山處,有蘇子地與小亞坟等之丘陵而成溝澗,溝澗割削,露顯黏土與陶土,是可做磚瓦與陶器之材料。丘陵上有陶窯,很具歷史。瓦窯是分散的三個。最西邊的瓦窯旁有一溫泉,泉水流到王府大芒果園旁,匯聚成魚塘。大平街的地勢高,大盈江雨季的氾濫不會受到威協。傣族農耕若發生災情,太平街有能力救濟與放貸。後山少數民族、吃新米,講舊話,報仇攻殺,受傷害者,多到太平街來接洽。天災人禍,太平街秉賦紓解之功能。

太平街地脈好、水源多、掘井過土印可達沙泉。泉水清澈,煮酒味甘,取之不盡。街上人家,有瓦房樓屋,都歷經滄桑;穀倉馬檻,也多是瓦房、灶(廚)房蓋瓦,建造寬大,小灶兩口,大灶雙眼。兩口大鐵鍋,除做炊事外另一口做釀酒燒煮之用。廚房中除案板外,又多置碓與磨,以粉碎穀物或搗合加工。清水缸幾大口,然後是做醃臘用的大甕和罈罈罐罐,裝酒裝醬裝醋,裝酥豆腐、豆豉、臘醃菜、菱頭。是手工食品加工廠之規模,大家都如此。

太平街加工鎮,四方稻田,各村寨控點以務農,務農者全部是傣族(自稱、即擺夷)是加工鎮農產品的供應來源;鎮的後山,古林葱葱,是鎮上木材燃料及山貨之供應來源。居住著為數眾多的景頗族(自稱,即古稱野人,山頭者)其次是山區漢族;還有傈僳族、阿昌族等少數民族。方圓百里,自然形成各族互通有無的集市之鎮。加工與集布、太平街兼之。

傣族把他們的大米挑到太平街來賣,付之魚、鴨、蔬菜,買回所需之日用品、油、鹽、燈燭、緬甸洋貨,穿帶服飾、染料、農具、炊具、餐具、民俗用品。山區的各族到太平街帶來他們的山貨水果,騾馬駝來一馱馱的柴,駝回一馱馱的大米。

太平街人精通傳統手工藝,除釀造、鑄犁、裁縫外還有銀匠。歷來各民族崇尚銀器,而以傣族與景頗族尤盛,鎮上有周家銀匠,享譽干崖、盞達。傣族稱「老周掌恩好。」傣族婚嫁,銀手鐲與銀煙盒是不可少的。銀煙盒是裝保牙染牙藥材之用,內裝生草煙、石灰、撒?(兒茶)蘆子。這二樣銀器,是傣婦必需的百年之物。景頗族的銀飾物,為空心耳筒、空心手鐲、銀項圈、銀泡、銀墜、銀煙斗、銀刀把。景頗女性之上裝,胸背領下排著小、中、大多行銀泡和銀墜,銀星燦爛於顯著部位;景頗男性的筒帕(有背帶之包)上排著銀泡與銀墜,鏗鏘有聲;長刀銀把,閃耀出獵與保護的雄風。

銀器之製作,先以木炭爐火鎔鑄,然後手工冷打,間以回火,錘擊成薄匹,而後裁取製形;手工錘打抽絲,成鍊連接,或者扣花鑲邊,而後口吹氧銲,最後以酸性煑洗刷亮,使護出銀色光澤。英幣銀洋和袁大頭,純銀度高,輕敲有音,以銀鍊系之,是有銀白光澤之項鍊,亦曾在滇緬半邊各民族中流行一時。

銀是民俗中之禮器,自存精神價值和文物價值,同時亦具大部份的貨幣價值。因為精神價值與貨幣價值,周家銀匠,方圓為之心向。如此周家銀匠必在手藝上和交易上取得各民族客戶的信用。是項信用之建立,必在一心之處治,心之處治有賴孔孟之道。覓師騰衝,聘請得貢爺寸亮先生到太平街職教,特為周家銀匠取名文蔚。並為立下字排四代│文、章、經、濟。

先祖周文蔚在住家前面銀舖裏、炭爐上,未鍛銀,先煑茶,待清客以聯絡各族顧客。如有空話連篇者,即指點門上對聯│「壳子客別方顯化,盛厚者請進喝茶」。這代表周家銀匠治心經營,賴孔孟規矩,以不薄取信,建立手藝與交易的信用。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親,交易放貸的對象,多成為厚道親戚。

大平街雖地處邊陲,漢夷雜居,然而文武並舉,鎮中段氏曾獲文秀才與武秀才之功名。名譽貢爺也有幾位。作對聯是張鎮長,會梅花拳是尹黑二,習道法神仙是楊明亮之父。每年皮影戲姜太公在此,請諸神廻避,祈太平氣象。觀音寺佛祖使中、老年婦女皈依。紳士鎮紀、孝道通心,精神充實,亦有休閒的文藝生活。

太平街街頭向北,張鎮長楷書日「風景宜人」。北門進即是正街,直通南門街尾,東置三巷,西設背街,如此容納四、五百戶人家。正街有四、五家茶舖,舖中置桌子、櫈子、茶具。茶葉烘烤,放入茶具中,沖開水,蓋上蓋子,旁放一個喝杯,供旅客解喝,亦供本鎮人休閒。茶舖中常可吃到瓜子、花生、糕餅等香甜食物,以足味覺;茶舖中亦有管弦之音,以足聽娛之樂;也有說評書,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忠孝俠義,以足靈覺。一杯茶,沖水三開,有人就消遣了一、二時晨,更有玩了半天的。茶舖是生意新聞介體之主要場所,農業的放貸因之亦可傳佈消息。

太平街有犁頭鑄造廠,供應著所有附近農耕者的鑄鐵犁頭。農具中之木犁架、手耙、腳耙、揚翹、金竹掃把(揚穀子用)、簑衣、篾帽、戶撒人打做的砍刀、菜刀、長刀、尖刀、煙刀、鐮刀、釘、馬掌、太平街均有供應。景頗族做的大竹瓢、猪槽、亦可遇到。還有陶器、小水缸、砂鍋、茶罐、大甕、罈、罐、薄頭、土碗、撒墊,篾席、箥、篩、冥紙、線香,應有盡有;水牛、馬騾有買賣;籃子乳猪、雞籠雞隻、每集充市。乳猪有買去飼養的,有買去作「火燒猜」食用的。味美鮮香,配以豌豆粉、米線更佳、米酒開胃、味興無窮。

太平街每日早市、五日一大集市(當地人呼趕街)。趕街人最遠者為「古宗」(蒙藏人)、其次是騰衝、保山來的走夷方之客;再其次是昔馬區來駝米的人;山面子大寨,卡牙的來客不算遠,附近寨子的傣族在一小時內即可到達。籮筐擔挑,赤足而行,到太平街鎮外溪邊,先洗腳、又穿鞋,女性整齊裙帶,婚婦戴高包巾,制服青黑分明,擔隊哳哳、入巷進街。山區下壩的各族,在溪邊必踢洗草鞋,脫水入市。總之,大家都有入市理禮之心。太平街中,兩排黃果樹與榕樹交蔭,鳳凰樹與酸攪樹搭尖,樹陰下河中毛石鋪街,中鑲兩行石板由街頭到街尾。除暑絕塵,市得安心,買得喜悅。

山區半天路程來趕街的、多進「湯舖」用餐,飯菜、酒肉、餌絲等必備。內地雜貨客,亦進楊舖。山區少數民族,因上市物經濟價值不高,生活勢必簡樸,用錢格外小心,他們的午餐自備的飯包。用芭蕉葉將熟飯包裹,攜帶來市,進食時就到「豆腐腦舖」,經濟實惠。因為有粉腸與肚底五層肉所煑的肉湯,又加有米醬、香料、辣椒、葱花、熱呼呼,潤嫩可口,配之以一二口米酒,一下子就解決了涼飯包,營養充電,登山提力。傣族路近,多不需飽餐,只用零食即可。涼粉、碗豆粉、米線常光顧。雞冠糖、燈盞糖、米糕、碗豆糕、麥芽糖、絲絲糖、麵糕餅等等是趕街一場回家給老幼的帶禮。米酒興奮,各少數民族「趕擺」酬賓的必須品。太平街是各民族大家庭食味滙集之總廚房。

太平街在山區與平壩洛村寨的擁護裏,財經關係隨之加深。財經關係又連出官民關係。

清末滇緬邊區,清鑄銅錢和英制銀本位貨幣通用。英制銀本位有銀元、錢、母、比、擺菜和鈔票盧比。太平街以工商主導農業,貨幣以外的財經不動產,唯有田產紙契。太平街對外寨、發揮著收租放田的功能、發揮著放貸功能。龍脈來朝,地靈結穴,氏族興旺者,家生財主。財主運宏,在滇緬邊區搞「森林定律」,半個盞達土司地區的田產為之兼併,人稱「王半盞」誕生。王半盞者太平街三王之中王也。財大氣勇,乘街頭王府正坤大玉失利之際,即伸手攬進玉石廠東摩翡翠開採權,將寶石納入財經圈。太平街以王半盞競榮者李府。李府弟兄眾,習文練武,經商走洋,辦洋貨,送土產,也上玉石廠,亦懂木匠、石匠之營造,又精陰陽五行中醫做家庭保健,氣勢興旺,終與王半盞造成溝鴻,暗演逐鹿。王出招、連衙門、拿李祖獄罪。 炳公探獄,冤獄黑暗,孝心悲憤,忍辱奮發,激發志氣,身內之潛能,體內之真氣,先天凝集玄關之靈光,於焉發動,產生宇宙能量,量搏雲天。是以攜銀洋出門求學,繼而入黃埔從戎,戎馬征戰,首破日本鐵壘於龍陵松山;又抵擋九倍兵團、成臨胊之捷、砥定魯局;再以雲南省主席統馭各族軍民,抗共復土,手創反共救國軍,成立雲南反共大學、修建飛機場、在滇緬邊區的氣候上,呼喚風雲,蜚聲國際,譽比加里波的,這一番縱橫衝天事業,太平街王半盞居激發之功!

太平街山川、氣候、地運、文事武功、財經工商、相輔相成、亦相反相成,激盪中,起宇宙能,誕生一方豪杰。靈氣世界、永存可期偉人!

炳公將星官運正高之時,玉石廠翡翠老闆李公昌德,集太平街前人之經營經驗,將翡翠通商國際,採到頭,賣到頭,在地緣上李老闆算是一顆翡翠玉星、以炳公聚會於東南,千載造化,星空際遇,廿年餘盛,約返太虛。

先祖受炳公贈物,是江西景德鎮瓷碗四個。碗面繪畫壽星取桃,著墨色與紅色,其旁署曰:「文蔚姐丈惠存,彌弟贈於潯」。字畫窯燒。四碗均同。

民國三九年,滇西淪陷,共產舞魔,胡說八侵,攪得周天寒徹,太平街翻覆。往昔的工商不再,財經破除、文武已廢、孝道敗壞、操權者為貧下中農│毛澤東雞毛飛天的基本羣眾,施暴政、搞鬪爭,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民俗無以為禮,精神無以寄托、信仰出了問題,興無滅資、崇貧尚愚、民生大亂、民食不足。饑餓性猛、雁門關外來客,亦獵來充饑;牛馬歸公,只見瘦死,園圃入社,只見竹頹。擁護太平街之村寨近荒涼,來朝的雁鸛大徬徨。筆者從地紅上青天,憑弔往昔,那番天下志未酬,悲靈瀰漫,眼問雁,雲南春秋?!

七五年八月十五日於 龍潭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