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縣小扁橋青龍村的風俗

作者/李淑英

 

讀初中時,日寇瘋狂的轟炸昆明。我們的學校,奉命疏散到昆明市東門外三十華里的小扁橋青龍村。在那兒差不多兩年,直到飛虎隊進駐昆明纔離開。這是除了生長我的昆明市外,在雲南我住得最久的地方。

青龍村位於山區。處處是起伏的山巒與清泉。山景葱翠,古木參天。是讀書的好環境。高聳的巨松蒼柏,似予我們發奮圖強的指引。

松樹在六、七月已長滿了壘壘的松果│松包。當堅實的松包成熟時,把它採下,放在太陽下曬,或放在灰燼裏烤。待松包瓣張開後,把松包在地上用力摔打,一粒粒像羊屎樣黑色的松子全掉出來。把松子放在嘴裏,咬開堅實的硬殼,便可吃到又香又白的松仁。百吃不膩,是我們的好零食。

青龍村的溪泉,更使人留戀。星期假日,教官帶領著學生在溪邊洗衣服。白衫黑裙,點綴在青山綠水間,憑添無限活潑氣息,更增幾許自立自強精神。

學校前面的山麓,有一個溪溏。全校師生吃用,都是這糖裏的水。塘水冬暖、夏涼。無論冬夏,同學們每天早晚都排隊到塘邊洗漱。洗臉時感覺非常的舒暢。

青龍村的居民,大部分是儸儸族。他們有他們的方言,也全會說漢話。吃飯:他們叫「齊藏呢蒿哪賴」。生活勤勞樸實。女性很強健,上山砍柴、下田插秧、背茅草、拾菌菇,都是她們的事。爬樹,也是她們伶俐的絕活。松包成熟時,看她們像猴子樣,敏捷的爬到高大的松樹上採松包,手扭刀割,非常俐落,使我們由衷的佩慕。插秧、除草、割稻是她們成羣結隊工作最快樂的時刻。一面工作,一面唱小調。兩羣唱起對口調非常有趣。有時也有一些青年男子,跑到田埂上來與她們對唱。村內的已婚男子,大多在家看孩子、燒飯、抽旱煙、晒太陽,很少見他們工作。

在服飾方面:男子穿的是漢裝,短衫、長褲。多是藍、黑、灰三色。腰間有長布做的腰帶。

未出嫁的女孩是頭戴雞冠帽│用黑色絲絨和繡有花紋的花邊製成。耳環多用雙形大小圓圈。上身的衣是大袖口、短衫。有時佩有鑲花邊的背心,衣袖和袖口都鑲有花邊。花紋精美。腰帶特別考究。三寸寬的腰帶上繡有各式各樣的花紋圖案。純由使用者各自的巧思描繪精繡。在花紋的空間釘上亮片,光彩奪目。有一種原始樸實美感。加上膚色紅潤,更顯出天生麗質的自然美。下身的裙很長。褶打得很大,約兩寸多寬很費布。走起路來裙子左右擺動,很有韻律美感。

已婚婦女穿著較素雅。她們頭上要頂瓦│是一塊寬四寸,長六寸雙層漿過的藍布做成長方形似的瓦片形,縫在二寸多寬,三尺多長布帶的前端,把瓦放在前額頭頂上,然後把布帶在頭額上圍圓形紮結,頭怎麼動也不會掉落。│衣裙也多是藍、黑、灰三色,衣袖特別寬大而半短,以便於工作。傳說:她們為紀念諸葛亮所以頭頂瓦片,身著大寬袖。

青龍村的男女老少都很活潑,尤喜歌舞。當天氣晴和,明月高掛的夜晚,經常有男女聚集在草坪上,隨看兩種單音樂器,所發出的「砰」、「噏」複合音律而手舞足蹈。

發「砰」聲的呼做「扁鼓」。據說是將猪尿泡揉、吹成似紙樣的薄膜,緊繃在圓形竹片上陰乾,並以尺半長的細竹做把手。用尺半長,三分寬的竹片做鼓捧。

「噏」聲樂器│已忘其名│是用三分寬、五寸長的竹片,上端鑽個小孔,絲弦從孔內穿過,一端緊附竹片,另一端弦則用牙咬緊,左手握竹片下端,右手執寸長小竹片,不停的在弦上撥動。

打扁鼓的人男女均可,但一定得身強力壯,有堅靭的耐力,不可換手,也不可休息,一面打鼓,一面要挑鬪休息的人再跳。直到全場再無一人跳時,打鼓人纔可停止。鼓聲一停,場內的人一聲歡呼跑去把打鼓的人高高舉起,又唱又跳的拋擲。打鼓的人若是未婚,男的就有人替他說媒;女的就有人上門求親,多純樸的生活方式。

青年男女,大家都很開放,在一塊兒嬉戲跳舞,很大方。但一旦訂婚後,男女雙方就不可見面,更不能單獨相處,雙方互相廻避,不得已在大庭廣眾前碰面,也要低頭而過,不能打招呼,須等正式結婚後纔能正常。

迎娶儀式也很別緻:新郎到女家迎親時,新娘家的前後大門全部用門閂拴起,不讓新郎進門。要等新郎帶來的同伴,大家協助新郎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包括爬屋跳墻│打開大門,才能讓新郎正式進家,女方及其新朋纔認為新郎是個男子漢、大英雄,真正的愛新娘,親娘嫁過去很有福氣。新娘則在姑嫂姊妹親人的掩護下躲藏起來│當然是半露半藏│讓新郎拉出來抱到馬上去,無後各乘一騎,在同伴們的哄笑叫跳下趕著馬到新郎家。

結婚後,每逢農曆初一、十五,新娘得回娘家住宿,一直到等到新娘有喜後,初一、十五纔不再返回娘家。

相隔四十七、八年前的見聞,謹錄出以供鄉親們茶餘一笑。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