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玉去來──雲南玉石廠的開發及其變遷歷史之文摘

作者/周經綸

 

民國十九年,中華民國內政部、外交部文獻,尹明德等在「雲南北界勘察記」中記載帕甘玉石廠的採玉情況及其那地區的變遷歷史情況,茲摘錄如下:

卷一、廿三頁記曰

玉石廠在霧露河沿岸,產玉區域縱橫約百里,西北區屬幹昔土目,有東摩、格地模、蔴檬、帕甘、媽薩五廠。東南區屬賴賽土目,有會卡一廠。東摩稱新廠,餘稱老廠。老廠由明朝嘉靖年間開採,新廠何時開採不詳。幹昔、賴賽兩土目(昔稱頭人或坐把者)原屬我孟養土司……。

×××

帕甘居民百餘戶,華人、緬人、僰夷、野人均有,幹昔土目在此設岡,抽取出地稅。即挖出玉石一件,抽取百分之十之款歸幹昔土目。統計每年出地稅總額,由盧比七萬至十萬之譜。帕甘有小市集一條,尚熱鬧,騰衝、保山各種食品土產鹹菜,均有出售,所遇十之八九皆家鄉人,幾忘其身居蠻煙瘴雨之異鄉也。

×××

至老帕甘路旁開挖者有四、五洞,深淺不一,有甫挖二、三尺即至石層者,有挖至三、四丈始達石層者,而石層之厚薄疏密又不一,因玉石多產於石層中,故挖玉者,能得石層厚而密之洞,則希望較大,謂之好洞。然亦有石層疏薄而獲玉、石層厚密而無玉者。又有挖開草皮泥土中即獲玉者,名日草皮礦。每年到各廠挖玉者數近二萬人。有到後挖採未久即得玉者,有力盡汗乾,挖四、五月,而始終未獲一玉者。廠地有在半山者,有在河邊者。在河邊者,挖下丈餘即有水,須一面挖,一面以竹洞扯水,至玉層翻完始止,因玉層下係泥土,則無玉石矣。

卷一、廿四頁記曰

挖洞之法,先尋選無人挖過之地,而有希望者,以小林或竹一株插地認下,或堆石為記所謂插草為標也。然後用香燭三牲祭禱,默求神靈庇佑,早得玉石,祭禱畢,始破土動工。多以三人合挖一洞。自備吃費挖採者,得玉石即自行享有,老板每人月給吃費盧比十元,小夥計出力合挖者,得玉石老販小夥計各半均分。如始終未挖獲玉者,則老販貼吃費、小夥計白出力,此種勞資辦法,亦甚公平。得玉石後繳值面抽十元款於幹昔或賴賽土目,再納百分之三十三於英政府包出之猛拱稅岡,此外即無開費。老廠各洞,如帕甘、蔴檬、媽薩、格地模、會卡各廠辦法皆同。走廠挖玉者,大抵十月起至翌年五月止,在此期問,挖玉者約二、三萬人。買玉商人,則於三、四月間,集中廠地,數近萬人,五月內,紛紛離廠地。然亦有數千人在廠度夏者,謂之打雨水。夏季挖玉,多利用雨水沖洗之力,其法即在山坡較高處,開挖小溝,將山中雨水引入小溝內,導入洞旁稍高處,鑿水池蓄之,將洞中土挖鬆,洞旁下面復挖一溝,將池水放下,洞內鬆土,即被沖洗而去,如是再挖再放,將洞中泥土沖盡,至石層為止。此決可省人工挑土遠送之力。乾冬無水,故僅可行之於夏季。

×××

下午二時抵東摩,稍息,即赴廠洞參觀,新廠挖採之法,與老廠逈異。各廠戶先向幹昔土目在地面購得廠地,其價每方丈由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然後由總洞門入,向所購方位暗中摸索。玉石在地面下十四、五丈深,係青玉中夾玉石脈層,故挖玉者,須將青石鑿盡,然後取得玉石,工作較老廠艱難。鑿石之法,或以汽機敲鑿,或以炭火焚燒,將石打碎掮負而上。入洞者,皆手持一燈,極不衛生,每八小時輪班工作,晝夜不停,各戶所購之地位不同,有出美玉者,有出玉石不多者,此亦視乎各人之命運耳。挖出玉石,只納猛拱百分之三十三國家稅,無須再繳出地稅。洞內夏季,為水所淹,冬季以機器排水,每年僅於春季工作三月,挖採時,每日有苦力五、六百人工作。新廠所出玉石,較老廠各洞所出者水色稍欠,稱日新廠玉。

×××

卷一、廿頁記曰

猛拱位於大金沙江之西,為蠻邦瘴癘之鄉,然在朱明之世,已隸版籍。清乾隆三十四年,大學士傳恆以經略征緬甸,猛拱土司渾覺貢珍異,負駑矢前驅,傅公奏請頒給渾覺宣撫司印綬,渾覺既力戰著勳績,事班班載史乘。野人山產寶玉,至珍異,猛拱為玉石廠總滙,採運玉石者,在康雍朝,尚未敢屋險涉廠地。迨乾隆初元,玉石廠始有漢人足跡,故我騰越人,採山而求瓖寶者,數百年來,咸集於猛拱焉。

×××

猛拱為玉石琥珀總出口處,每年、四、五月間,玉商咸集於此,故猛拱之名,甚著於世,實則居民不過三百戶,街市亦不十分熱鬧,有英人廳署與玉石岡稅所。至玉石廠與琥珀廠,尚離此二、三百里也。玉石廠戶拱一帶,昔屬孟養土司,為野人山之一部。

×××

卷一、廿三頁記曰

英人侵略北段未定界,張佔我片馬江心坡一帶,其目的不僅以此為滿足,實欲完成其處心積慮之兩大政策,即一由印度東向經北緬橫斷雲南長江上游;一由印緬北向囊括康藏青海。今正積極進行,我猶茫然不知,殊可憂也。戶拱居更的宛江上游(又名後江)。為枯門嶺與巴開山脈所包圍,在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五分以北、向不屬緬,為我孟養土司舊屬,亦為北段未定界之一部。

卷一、十九頁記曰

考孟養傳,其他北極吐蕃,西通天竺,東南鄰於緬,山日鬼窟,號稱險要,前以述之。查吐蕃,西藏人也。天竺印度也。是印度之東、西藏之南,所包括之全部野人山地,即今之戶拱、坎底、枯門嶺羣山,皆我孟養宣慰司舊屬也。此皆為我聲教所及,為吾屬土久矣。乃英人逐段經營撫妥,我不知也。又乾隆五十五年,騰越州知州屠述濂騰越州志,道光六年,永昌府知府陳廷焴永昌府志,載里麻長官司云,東接茶山,西北皆野人,有整冬、溫冬二山,部夷皆峨昌蠻,舊屬孟養。明永樂三年,孟養土司叛,土目早姓有拒賊功,六年,頒印,世授長官司。萬歷中,刀思慶襲正長官,早奔副之,其地即今之江心坡,設無曩連德偕同土人到騰請願,江心坡問題,能否聞於世而為國人注目,未可知也。我之屬土,放棄不問,迨人據而有之,始囂然如夢方覺,立國如是,亦可恥矣。

卷一、十七頁記曰

緬甸,古朱波也。漢通西南夷,亦謂之撣,唐謂之驃,元謂之緬,隸封為藩屬,至明永樂元年,始立緬甸宣慰司,清初仍之,至乾隆五十四年,封為緬甸國王,定十年一貢。道咸間,與英人迭攻伐,力不敵,割西偏沿海地擺古、厄勒瓦諦、阿拉干地、那悉林各部於英,英遂設官分治,稱英領緬甸。同治七年,緬王錫袍嗣立贛而多忌,廢斥舊臣,誅鋤兄弟親戚殆盡,外官雖有四千六百餘土司,皆祿無常俸,專脧民膏,民之恆產,任意抄沒。光緒九年,法由下安南進距北圻,暹羅亦名官分治老撾土酋各部,英據南緬既久,洞知上緬寶藏之富,且慮法人由北圻西趨,蔓及緬甸,十一年十月三日,英乃假緬王判木商歇業為名,由印度派兵進攻,入緬京曼德勒,擒其王流之孟買海濱,緬遂亡。

×××

從以上記載可知,雲南漢人在玉石廠的採玉開發情況,及其英人強佔該區變遷歷史。在清光緒十一年前,緬甸國王未亡時,上緬甸及孟養、猛拱等地均從舊制。孟養宣慰司舊壤,野人山全部今之枯門嶺、坎底、戶拱、琥珀廠、帕甘玉石廠均在我國領土內。我國雲南漢族,引導各少數民族,於明朝嘉靖始採,到清乾隆-初元設廠,以傳統民族文化精神之需要,進行開發琥珀與玉石翡翠等之寶石礦藏。

翡者紅也,翠者綠也,瑰寶翡翠可集五色七彩於一身的石之美者也。故翡翠是石的最高展現。中國人歷朝好玉,代表五千年中國文化精神價值之最高體現。在當時,清朝皇家,勢必集成國寶的最高鑑賞廟堂。因此,為國際上注目公認,譽稱翡翠為「皇家玉」(IMPERAI JADE)。皇家玉者,中國人在自己皇家土地上開發出來之玉是可謂為「皇家玉」也。

自光緒十一年,英人陸續強佔我野人山、江心坡等地領土之後(雲南文獻第六期已詳載經過),國際對上翡翠玉之產地已經改口去叫緬甸產翡翠。中國人不清楚那段歷史也盲目來付合著叫「緬甸玉」。有部份人這樣叫還把它寫於珠寶書上也心安理得地不覺任何內疚與不安。現實的本能那管歷史與未來變其實中華民族之國運正在復盛中,風水轉向,錯誤的歷史總要歸正的,錯誤的時法也要復正的。這個「歸復」的使命,必定首先落到雲南人的志氣上!

從牛頓時代的工業文明以來,三百年間,生態破壞,賴以生存的地球環境污染,人類全體對科技文明之價值表示了懷疑。工商民主對物質享受的追逐,心靈只留得一片空虛;尖端科技的實力,卻生輻能集體毀滅的憂懼。空虛與憂懼使得人類心靈產生失衡之虞。西洋熱力學第二法則之能趨疲新世界觀理論,叫人類擺脫不必要的科技控制,建立「人文」,找回「人」。贊成「天」「人」合一,「心」「物」一致(METAPHYSICAL UNITY)。自西方數理推演、周易地回到東方的答案。

天然至寶翡翠,中國的皇家玉,中國文化的玉(王)道,天人合一,心物一平(DEEPSPIRIT OF ONENESS)就是東方「人」的答案。

雲南人始終默默地經營皇家玉,通靈寶玉,仙壽恆昌。「人」心得自天(TAITTVAM ASI),天真無偽,自然天長地久,有利於「世界村」的建立與修養。如此翡翠的水色,伴皇光和玉靈在天地中,經東西,永不毀滅的合「人」去來。這是中洋人文(本)文化自當歸往的。

七五年八月廿二日於龍潭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六期;民國7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