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一命,消弭省籍情結

作者/簡漢生

 

立法院七十九會期對俞院長施政總質詢

主席、俞院長、各部會首長、各位委員同仁、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本席今天要就「同舟一命,消弭省籍情結」為題,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在聆聽了俞院長的施政報告後,對行政院在經貿方面的成就與努力,感到萬分的欽佩,尤其因為俞院長在施政報告中主動表示希望在締造「經濟奇蹟」的同時,也要創造「政治奇蹟」來自我期許,本席更要對俞院長勇於任事的精神表示最崇高的敬意,為了共襄盛舉,本席因而不揣蔽陋,願就政治上若干較為敏感,且為海內外同胞所共同矚目的大問題,提出質詢及淺見,似供行政院參考。

一、省籍觀念究竟在「分離意識」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政府對「分離意識」究竟做了多少研究與分析?結論又是如何?

自從執政黨中央去年宣佈將解除戒嚴及開放黨禁後,確使我國民主政治向前邁了一大步,但自去年九月廿八日「民進黨」無視勸告強行成立並宣佈其所謂黨綱黨章後,所謂「分離意識」引起了廣大的注目,在去年底的增額中央民代選舉中,若干「民進黨」候選人的言論更挑起若干地域性及省籍的問題,在本院進行審查的國安法草案中,行政院已表示希由立法來制止「分離意識」,姑不論以法律來處理意識型態的問題是否恰當,本席認為行政院對此意識的本質為何?及民意取向的原因應做更進一步的調查與溝通,方可消彌此一意識於無形,進而維護社會的安定與安寧。

以本席的觀察,此一意識對內牽涉到「省籍」,「次省籍,如福佬與客家」,或地域色彩在現實政治權力的分配與爭取中所扮演的角色,對外則牽涉到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法律地位及形象,以及對大陸領土,人民主權的認同或要求,故實不可等閒視之最先就對內的問題申述之。

1、中產階級普遍興起對反共復國政策產生衝擊

政府遷臺四十年來經濟建設成果非凡,尤其在均富政策的實現下,使國內產生了大量的中產階級,這固然是社會穩定的基本因素,但無可諱言的也對「反共復國」基本政策中的「復國」兩個字產生了相當的質疑甚至阻力,中產階級對於反共的政策固然絕對贊成以圖保產,但對「復國」所可能引發的戰爭或動亂則非中產階級、尤非生於此長於此的本省籍中產階級所樂見,蓋因「回老家」對本省同胞,甚或出生於臺灣的外省籍同胞都不甚具有實質的意義,而只不過是意識型態的認同或是歷史的回顧而已,另一方面,行政院凡百施政,不論計劃或執行,亦均僅能以臺澎金馬為依歸,即使在官方文書,統計資料及數據,國際行文中等,重要文件中,所謂的中華民國亦僅只包括上述地區,長久以來自然已使國民眼光及胸襟逐漸局限於臺灣一地,實難免使人對政府終極施政目標中如何處理所謂「臺灣結」與「中國結」的問題產生困惑。相信這是所謂「分離意識」或「自決」心理中相當重要的關鍵因素之一。本席認為政府既然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做為政治號召,並強調建設臺灣的終極目的在於光復天陸,使十億同胞均能一早受到自由民主平等的政治體制及豐足的物質生活。則應重新在做法、在觀念上對大陸政策都要適度的調整。「三不政策」在基本上是非常正確的「隔離免疫」政策,但行之日久則必然會使雙方由「疏離」而後慢慢地轉變為「分離」的意識,這個責任,或說是「三不政策」的代價,不能完全由民間來負擔,政府對此必須檢討。觀乎西德,甚至南韓,在近年來均由原先亦同樣採取的隔離政策,轉為東進或北進政策而主動出擊發生效果,就是亟值吾人深思的借鏡。

2、省籍問題是此一情結的中心點,切勿再以駝鳥心態處之

本席不否認在經過四十年的大熔合、適應及相互的諒解及尊重後,省籍及地域觀念已日漸淡薄。行政院亦履以研考會所公布的大規模民意調查統計結果表示八○%似上的國民已不認為省籍是一個問題,但據本席的瞭解,研考會有關省籍問題的統計是以「非敏感性話題」為問卷調查的基礎,但事實上真正與國家前途及社會安定有關的省籍問題卻都是一些極為敏感的話題,諸如政治權力的轉移,財富的分配,社會地位的標定,對中國大陸的認同,國際地位的認定等等。對於這些絕對會影響社會結構,政治思想甚至權力分配等的大問題,民意測驗的結果是否仍會和非敏感性省籍問題的調查結果一樣?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嚴肅課題,萬不可再以駝鳥心態處之。

即以政治權力的轉移及社會地位為例,本省籍的新生代,認為外省籍的權力核心交棒不夠快速,而外省籍的新生代則更認為自己根本連排隊的機會、資格或權利恐怕都幾乎沒有了,但在同時外省籍的權力中心卻又擔心一旦將權力交出,本身恐怕反而會變成被排斥的對象。因而遲遲不敢放手,本席認為上述「權力到那裡去了?」的矛盾與心結,是政府領導群層長期僵化及對省籍問題避而不談的結果,因而才使權力的轉移變得極其敏感,甚至爾虞我詐,互相不能信任,為政者亦多五日京兆之心,實在令人憂心。這可說是目前在政治上最大的心結之一。

至於在財富的分配上,政府數十年來經濟建設的成功,耕者有其田政策的實現及全國同胞努力工作的結果,使財富大部分集中到了先天「有土斯有財」的本省籍同胞手中,而使得外省籍同胞更有政權轉換、飯碗無著的慨嘆,我們看看社會罪犯中外省籍人數比例的增加就可知此一問題的趨勢。尤因若干「民進黨」人士選舉時偏激言論更使外省籍同胞心理上深感痛苦,因為外省籍同胞認為當年外省人遷臺時所帶來的黃金、外繼、技術及行政人才、政府體制、三民主義的理想等可說都是今日臺灣經濟起飛的要素。尤其是先總統 蔣公及今總統 經國先生對今日臺灣經濟建設上所做的貢獻及自身一介不取的廉潔風範,對臺灣同胞真可說是忠昭日月,如今臺灣經濟更趨發達,外省籍同胞不僅未受到感激與尊重,反而有鳥盡弓藏之局。尤其因為政府推行民主憲政,政治人物要透過選舉來產生,但是選舉所必須的金錢及省籍地域關係兩大要素都已掌握在本省籍同胞的手中,使外省籍同胞已實際與地方政府行政公職及民意代表機會絕緣,就益使外省同胞感到心懷惶恐了,事實上,社會已有若干令人憂慮的現象,諸如沒有家庭背景的外省籍第二代、第三代被認為是「臺灣的孤兒」,外省籍同胞有日益加深怕將來會受到政治或社會地位岐視的心理威脅,滯留在國外的外省籍僑胞認為在國內國外都被看做是外國人的感覺,若干私人企業用人求才時不公平的將省籍列入考慮等等,這些都是不論什麼人、什麼政黨執政所必須要開誠佈公、溝通解決的大問題,否則社會必有潛在不穩定的因素存在。

就以私人企業在求職廣告或實際引用人員時,明載「限臺籍」這件例子來說,本席就想請教行政院這是否與中華民國憲法第五條「中華民國各民族一律平等」。及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精神相抵觸?若有抵觸,行政院準備如何疏導這種影響人民基本就業權益的行為?

其他如對中國大陸的認同,國際地位的認定等本席亦肯定的表示外省籍人士的意見與本省籍的同胞有相當大的距離,而這一切又都與所謂的「分離意識」有絕對的關係,或互為導因,本席希望行政院務要正視此一問題,並謀求應對的方針,須知問題的存在不會因為不公開討論而自然消失,而今天已到了必須公開解開這些情結,以求國家長治久安的時候了。

二、「分離意識」對我國國際地位將有何影響?行政院對所謂的「臺灣地位未定論」有何種看法?有何良策以開創我國對外關係的新局?

就對外地而言,由於我國長期被排除於國際社會及國際組織之外,使國家及國民在國際上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更與我國目前的經貿成果與整體國力無法配合,而使得若干人士提出所謂「臺灣地位未定論」,希望借由所謂的「住民自決」而重返國際社會。此種想法固屬天真而昧於現實,但國民希望政府在對外關係上能有所突破的強烈意願則甚為明顯,此一心願亦曾經本席及本院多位委員同仁屢次提及,惜均未能獲得行政院的回響,吾人須知國際社會十分現實,並無所謂的道義,更不可能有所謂的天理存在,在國際地位或名稱上,我們是什麼就是什麼,甚至不用宣稱,只要事實存在亦會獲得國際的認同,反過來說,我們不是什麼也就必然不是,就算是再宣稱百遍也不會獲得國際的同情與理解,更遑論認同了。同理,我們是什麼或不是什麼,也絕不會因為敵人的反宣稱就會改變了這個事實,這應是顯而易見的邏輯,希望行政院能夠三思。本席尤願在此強調 蔣總統經國先生再四諄諄訓示行政單位「為政必須務實」,本席希望外交政策的制定者能恪遵 總統訓示,推行本行本席上述「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的「務實」外交政策,以不負 蔣總統經國先生對行政單位的期望。面對所謂「自決」,甚至「臺灣地位未定論」等等的謬論,行政院在國際上應該充分予以駁斥,同時亦要充分發揮上述務實的精神,以靈活彈性的原則,為我國在對外關係上開創一條新的出路,本席有理由相信,在國內政治環境大幅開放革新,外交上的若干禁忘亦到了必須加以檢討、觀念上亦必須加以革新的時刻。本席尤其希望在此強調,外交地位的穩固是維護目前中華民國安全最主要的武器之一,因為國際自由民主陣營認同我們的存在事實後對中共所產生的壓力,方是維持臺海和平的最佳屏障,船堅砲利用之於嚇阻及自衛當然有絕對之必要,但最上之策仍是要使敵人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妄生動武之心。

三、淺談解開省籍情結,消弭分離意識之道,兼結語

綜上所述,本席認為省籍情結,分離意識等產生,有歷史的因素(諸如二二八事件等)。施政及用人的偏差,現實政治環境的壓力,別有用心人士公開或暗中的挑撥,國民希望能在國際舞台一展雄風的壯志難伸,行政單位在司法、警政、稅務、交通、環保等方面製造的民怨等等的原因,可說是其來也有自,要談消弭真是談何容易,但就如同本席在標題中所指明,今天吾等實是同舟一命,必須要尋求相互最高的容忍與諒解,胡適之先生曾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因此本席反對將「分離意識」或「自決」與「臺獨」,尤其是臺獨暴力團體劃上等號,在此一前題之下,本席建議:

1、在語言、文化、風俗習慣等方面要有進一步的相互諒解、容忍與溝通:語言是一種人類交換意見的工具,任何人用之以遂政治的目的其用心都不足取,但本席亦認為必須相互顧慮到對方聽不懂的苦衷,在政府方面,本席建議增加閩南語及客家語的廣播及電視節目,因為我們必須要顧及眾多的老一輩本省籍同胞聽不懂國語的無奈,但在同時,本席也要呼籲民間所有本省籍的同胞,在聽不懂閩南語或客家方言的親友面前談話論事即使並不是對這位朋友發言也能儘量使用國語或大家都能懂的語言,這是-種相互的尊重與禮貌,也是消弭省籍隔閡及分離意識的第一步,試想我們在外國朋友面前,若知道他不懂我們的母語而希望能用母語與別人交換一些意見時,尚且知道禮貌的向外國朋友告罪一聲,或徵求他的同意,何獨在對待自己同文同種的同胞時卻又對禮貌如此的吝嗇呢?

在文化及風俗習慣上,政府所有的文宣單位及傳播媒體都有責任讓全國人民相互瞭解並尊重不同省籍的差異,尤其對中國大陸的風土、人情、地理、歷史、文化等要多所介紹,而少做八股式的政治批判,或動不動就希望策反,試想若把大陸的一切都說成是壞的、腐的,那又如何去喚起我們心懷萬里中原的民族意識與憧憬呢?固然我們可以說「中共的歸中共,中國的歸中國」,但是不論我們喜歡與否,中國大陸目前是在中共控制之下,這一個區分又有多大的意義呢?因此,在這個問題上又牽涉到了前述我們對大陸的政策問題。

2、本省籍與外省籍通婚,應受到鼓勵。本席認為婚姻及子女是解決這許多情結最根本、最直接的方法,早在卅年前就應積極進行,但可惜時至今日卻仍在拖延等待,真有時不我與之嘆,因此本席在此鄭重建議政府及民間,鼓勵本省籍與外省籍、閩南與客家、山地與平地同胞等的婚姻結合。諸如發給獎金、減免稅賦、考績從優等等,對彼等生育亦可考慮獎勵。諸如生產免費,提供子女教育基金及醫護、營養費用、就學考試加分等等。這些建議也許陳義過高,亦必有人認為違反了公平原則,但本席之用意在於喚起朝野對此問題的重視,故而野人獻曝,以供學者專家參考,新加坡最近的獎勵生育政策就是一例。

3、政府除應培植起用本省籍青年才俊之士外,對外省籍的第二代,尤其同是在臺灣出生的第二代亦應多予注意。

吾人既深知在現實政治權力的分配與爭取中,省籍絕對是一個重要因素,就要面對現實,以兼容並蓄的精神來解決問題,政府遷臺之初,外省籍是政治上的優勢籍貫,但近十數年來,本省籍才是政治的優秀籍貫,這是不爭的事實,無庸置辯,現在社會上及公務機關內的外省籍同胞多覺在政治上已沒有參與的機會與出路,這是行政院有責任重視的一個問題與情結,尤其若同是出生於臺灣的第二代,政府更應不分彼此一體照顧,而且唯才是用,加此方可使人人覺得公平,不要再被省籍的陰影所籠罩,本席相信解開省籍問題的心結是俞院長開創政治奇蹟最好的起跑點之一,請俞院長多多參考。

最後,本席有兩點感言。

1、本席雖未出生在這塊土地上,但成長於斯,在這裡渡過美麗的童年,受到完整的教育,對這美麗寶島上的一草一木,一房一舍都有最濃厚的感情,雖旅居海外,對這裡的一切總讓本席魂牽夢索,更不要說所有在這裡的親友、師長、同學、伙伴了,本席雖是外省籍,但是本席若干求學時的師長,最要好的同學、親屬,今天事業上的伙伴等等,都是生於此或長於此的本省籍同胞,因此,本席今天是以最大的勇氣,最虔誠的心情,直接談出這些最敏感的中心問題,而不願見大家再圍著這個問題打轉,本席有自信這些意見絕對是許多本省或外省籍同胞心中所要說的話,也是和國家整體政治與經濟生活有重大關聯的肺腑之言,唯本席才疏學淺,觀查亦難免有謬談不周之處,但相信即使有錯,也絕對分無心及有最大善意的無心之過,知我者必不罪我,若能對全民情感的熔合能稍有貢獻則於願足矣。

2、本席是僑選委員,由以上的發言,相信本院各位先進、行政院的首長、新聞界的朋友及海內外同胞都能瞭解本席忠誠謀國的苦心,肩負海外三千萬僑胞的重托及總統遴定的重寄,本席也相信每一位僑選委員同仁對國家都有同樣的忠誠與熱愛,同時,本席也願意指出正因為本席沒有所謂爭取選票的壓力,所以可以對與選票直接有關又無可逃避的敏感問題提出自信是保持了相當理智與客觀的看法,至請本院各位先進、政府官員及輿論界教正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