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大陸方能解開中國結與台灣結

立法院七十九會期對俞院長施政質詢

作者/陶鎔

 

主席,行政院俞院長、林副院長,各部會局首長,本院各位委員先生同仁:

本人今天所要提的問題,是就行政院俞院長國華先生幾個會期來,每一會期向立法院的施政報告,都說到,政府在臺灣的建設,目的都是要能光復大陸,消除中共暴政,建設三民主義的新中國,以不負在臺與在大陸同胞的期望。完成這種重大國策的任務,本人深為敬佩。但是問題的重點是在如何能使這種重大任務早日完成。我們知道政府自民國三十八年從大陸播遷來臺,到現在已近四十年了。固然建設臺灣,政府已就三民主義精神和憲法要旨,擬出計劃,努力似赴,將臺灣從貧乏困苦中建設成富庶繁榮,安和樂利的社會,經貿發展,到達國際第十四貿易大國,外涯存底超過五百億美元,為世界所稱頌,認為奇蹟,也為竊據大陸的中共說出:「政治要學臺北,經濟要學臺北」。這是值得我們欣慰的,但是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我中華民國政府與人民去努力,使光復大陸消滅中共暴政,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的國策早日獲得實現。因為只是置重點於建設臺灣,在中共偽政權要將臺灣變為其統治下的一省,要取消中華民國政府,剝奪在臺同胞的自由與財產,這是絕對不利於在臺的中國人,不能解決臺灣問題,更不是解決全中國人的問題。要解決臺灣問題是在消滅竊據大陸的中共偽政權,要解決中國人的問題,只有使三民主義實現於中國大陸。

說到光復大陸,就要能消滅竊據中國大陸的中共偽政權,這是要多方面能配合的總體戰行動,不是僅用軍事能擔任的工作。因此所要求政府的是,就現在所在地的臺、澎、金、馬復興基地的軍民先養成有反共復國的決心與堅強的戰鬥意志,一致擁護本「國家至上,民族至上,意志集中,力量集中,反共第一,勝利第一」的目標去努力奮鬥。所有足以分化破壞內部團結的言論與行為都必須掃除,再以治安良好,物資充裕,國防軍事裝備優良,訓練戰技純熟配合,更能在國際外交上運用同情我國,支援我國造成於我有利的態勢,打擊中共對我國不利的統戰花招。同時遵照先總統 蔣公曾昭示的「以大陸反攻大陸」,並採取「七分政治,三分軍事」的做法,在大陸內部與邊境就極大多數同胞的反共心理,培養實際反共行動,乘機造勢,掀起裡應外合的反共大規模行動,如此才能收到光復大陸,消滅中共暴政的實效。

現在本人所要提出的是有關國際外交上的和在大陸邊境方面的反共復國工作,如何加強準備的問題:

㈠   有關國際外交方面的反共復國工作問題

1、我國在國際外交方面的反共復國工作需要政府有一個統一指揮運作的機構,為甚麼現在還未實施?

多年來我們知道反共復國的工作是要多方面進行,在同一目標下運用各種情勢各種方法的總體戰工作。面對中共在國際上進行對我中華民國不利的統戰,以其用在國際上的經費及人員的數量大於我方數倍甚至數十倍而言,我國是佔極少數的比例,因此我國政府派駐外工作的少數人員與有限經費來承擔此種艱巨仕務,感到極為困難,再加沒有政府的統一指揮運作機構來推動,致發生駐外單位不能完全統合工作,有各自為政的缺點,請問如何能產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本人曾為此事,要使我國在國際外交上對抗中共的不利統戰,並能轉為勝共優勢,建議政府將行政院原有的外交指導小組,擴大加強為「行政院對外工作委員會」,將所屬外交、經濟、交通、教育四部,及僑務委員會與新聞局包括在內,為超部會局的組織,由行政院長兼任主任委員,外交部長為委員兼任執行長,負執行上的實際責任,其他各部會局首長為委員。制定實施辦法,負起總體外交的重任,運用統合力量,突破我國在國際外交上的困境,開拓國際於我有利的新形勢。關於此種意見,本人曾聽外交部朱部長撫松答覆,正在研究中,時將二年為何尚未見諸實施?

2、就中共實行「四個現代化」,使大陸知識份子掀起爭自由民主,反極權專制的學潮大運動,我國政
    府為何不對國際上擴大宣傳,使中共偽政權在國際外交上遭受重大打擊?

中共所實行的馬列唯物共產主義與毛澤東思想的暴政於中國大陸,剝奪人民自由和財產,奴役人民的恐怖統治,毛酋時代三十年,毫無進步,仍是貧窮落後,到鄧小平接掌政權,企圖修正毛酋時代的錯誤罪行,改用「四個現代化」,仿效歐美自由貿易,派學生出國留學,吸收他國科技,並誘騙美歐資本家與海外華僑去中國大陸投資助其開發,一時引起美歐資本家與少數華僑發生幻想,以為去中國大陸投資助中共開發,可以發大財,獲豐富利益,殊不知中共所行的馬列唯物共產制度,和中共偽政權的「四個堅持」。是絕不容許美歐資本主義制度在中國大陸生根發展。在此種矛盾之下,中共派在美歐各國留學生與學人,認清中共所行之共產暴政,絕不能挽救中共的失敗,因此由具有自由思想之學人與學生,於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起在大陸各地發動爭自由民主,反極權專制運動,震驚大陸各地與世界,中共極端保持份子強迫其黨書記胡耀邦辭職,並使鄧小平放棄仿美歐之資本主義自由路線。又恢復過去毛酋時代的老路。這是充分證明中共絕不會和美歐自由國家作朋友,並且現在中共與蘇俄又修好關係。我國必須把握此種大好機會,一方面促美國與西歐自由國家放棄「聯中共制俄共」幻想的錯誤政策,一方面在國際上向華人加強宣傳揭破中共的假面具與大陰謀,促成反共的大聯合。並吸收中共覺悟份子加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請問我政府在國際外交上對此事如何做法?

㈡   有關中國大陸邊區人民的反共輔導問題

1、就蒙藏委員會增設邊事處輔導大陸邊區人民反共產爭自由的問題:

由於中共暴力壓制實施極權恐怖統治大陸人民,因此十億以上的大陸同胞,對中共暴政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作武裝反抗。雖是毛酋時代曾作過「大鳴大放」,但稍表示不滿者,結果是遭到「洗腦」與「鬥爭」而死。現在鄧小平時期雖是稍作開放言路,但又正遭大規模清算鬥爭。因此在大陸內部人民要反共爭自由,是極不容易。也是中共偽政權用暴力高壓統治人民,使其政權得苟延殘喘拖長其竊據大陸時間。吾人有感於此,本人曾於十年前當 嚴前總統以副總統兼行政院長時提出,建議政府將蒙藏委員會改為邊政委員會,在大陸邊區於蒙古西藏之外,加上其他邊彊去輔導人民的反共爭自由工作。因為「以大陸反攻大陸」,在大陸內地不易發展。自必另擇其他方式,從邊彊來做。為使此事有統一做法,所以主張將蒙藏委員會改為邊政委員會。又或在蒙藏委員會內增設邊事處以司其事。但行政院至今未採取任何措施,特提出質詢。

2、大陸反共逃至西南邊彊,流亡於印、尼伯爾、緬、泰、寮國境內的難胞,數逾百萬人的救助問題:

在過去三十餘年,大陸同胞為反抗共匪暴政統治,不幸漕遇失敗,而逃至西南邊區,並流亡於鄰近國家印度、尼伯爾、緬甸、泰國與寮國境內的難胞數逾百萬人之多,伊等親屬多被鬥爭屠殺,家產被刧奪殆盡,仇共反共之心和意志至為強烈。無奈流亡他邦,生活無依,雖苦如牛馬,仍難溫飽,曾向政府與國際慈善機構呼籲救助,但所得無多,衣食住已難獲得解決。至於疾病之醫治,兒童之扶養與教育,更屬無望。因此亟待救助,我國政府來自大陸,又計劃光復大陸,對此百萬的反共堅強鬥士,豈可置之不問。本人來自雲南,與此百萬以上反共難民有地域與鄉誼關係,知之較多,關心至切,基於身為人民代表立場,特將此項有關反共復國的大事提出,懇切有望政府迅速採取有效救助辦法,使「光復大陸,消滅中共暴政,建設三民主義新中國」的國策,早日成功。

以上所說幾點,統請俞院長答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