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老宗黃先生百年誕辰有感

作者/張少俠

 

今(七十六)年元月廿日,為鄉賢李宗黃(伯老)先生百年冥誕,頃接雲南同鄉會函示,擬徵集與先生有關的學術宏文或軼聞軼事,出版專刊,以彰先生潛德,而勵來茲。本人忝屬自治學會會員,春風化雨,親受薰陶。祇以出身軍旅,文思魯鈍,雖有心而力不逮。且先生一生從事革命,參贊中樞,為黨為國,功業彪炳,尤其先生創建的地方自治學術思想,更是影響深遠,傳諸後世。其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偉業,早已併列史籍,亦為先進賢達闡揚甚多,靡敢斑門弄斧,貽笑大方。不過,我認識先生,卻有著一段傳奇式的經過,雖往事已矣,未嘗不可作軼事追述,藉彰先生遺德。

記得在民國卅七年秋間,我軍在徐蚌會戰失利,大局逆轉,京滬動搖,人心惶惶不可終日,中央政府已播遷台灣,群龍無首,政府官員各奔前程,誰也顧不了誰。某日深夜,忽有鄉長即江蘇軍管區副司令李文彬(質卿)將軍,率同他的一位部屬張卓然君到上海舍間造訪,我頗感驚異(我時任中訓團上海分團隊長)!相詢之下,始知李將軍的來意,乃是知我曾多次旅遊台灣,對當地情形極為熟識,託我為他暨李伯老兩家護送家小前往台灣安居。李將軍並動之以情,以「託妻寄子」大義相激勉。長者命,自應義不容辭,我即慨然允諾,不顧自身安危,貿然效勞。

實則,我與李質公將軍過去雖有同軍之誼,但那時他是副軍長兼師長,我僅是軍部一小軍官,地位懸殊,無緣高攀。而伯老乃中樞要人,位高望重,更是難得一睹。今處患難之中,既蒙兩老垂青,敢不奮力報效。翌日,承李伯老及李質公相邀至上海軍人之友社餐廳盛宴款待,伯老夫人並贈我法國白蘭地酒一瓶,如此恩遇,使我終生難忘!於是,自卅七年十月間開始,先是將伯老和李質公兩家夫人及公子護送到台,暫借住我好友屠君家中,月餘後始在北市牯嶺街找到房屋定居下來。此後又多次往返滬、台之間,為兩家搬運雜物。記得最後一次亦即太平輪沉船事件,我險些葬身海域。

原來在卅七年的農曆除夕,即國曆卅八年二月八日前幾天,我接獲伯老夫人自台北來信,言及伯老將乘太平輪赴台,如我同船時,盼我隨船照料。當時,我已先買好太平輪船票,並於當日上午已將行李搬運上船,後因代李質公家向某輪船公司索取一筆存款,而與該公司經理引起爭議,最後由該經理答允免費乘坐該公司輪船赴台,以彌補所有損失。

我因一行五人,且又携帶大批行李,耗費不貲,既然可免費乘船,當可節省不少開支,何樂不為。同時,伯老又一時連絡不上,是否乘坐太平輪尚未可知。在此緊要關頭,我即毅然決定,速向太平輪退票,並立即將船上行李卸下,轉往免費乘坐的華盛輪船上去,此時已是下午三時矣。

我清楚記得,太平輪是在農曆除夕的當天下午四時半自上海外灘碼頭開船,我船則於下午五時卅分由高昌廟起錠。中間僅相距一個小時,誰想太平輪竟於當晚在舟山群島海面撞船沉沒。同時值深夜,我們在船上卻一無所知,直到大年初三,我到達台北李府時,才知太平輪發生沉船事件,不禁心有餘悸!兩位李夫人還準備燒錢紙為我安魂。此事不僅伯老倖免於難,我亦因陰錯陽差而逃過一刧,所謂生死由命,冥冥中似有主宰。

從此,伯老及其夫人待我有如親人。某次,我到設於台北植物園花圃大廳的地方自治學會去玩,伯老見到我來,即囑叫我留下,隨他回公館便餐,臨行,都啡我和他同乘自用人力三輪車返家,我再三推辭,不敢冒昧,伯老竟強行以手挽我登車,真使我受寵若驚,感奮不已!在旁目睹的學會同仁,大感驚訝,暗中在說「張少俠何許人也?」何以理事長待他如此優遇。這雖是一樁小事,但伯老以黨國元老之尊,竟對我這個微不足道的晚輩,謙沖優渥如此禮貌,若非具有偉人的開濶胸襟,曷克臻此。

其次值得一提的是,卅八年春,我在上海接到伯老函示,敘說「申代表慶璧先生已抵廣州,他的夫人及子女仍住上海,囑我代墊一筆旅費送往申府,希望申夫人從速離滬,前往廣州與申代表會合赴台。」當時,戰事已接近上海,情勢危急,我遵示立即找到申府,致送了幾十塊銀元與申夫人(時日已久,已記不清數目)。那時,金、銀元券貨幣早已崩潰,市面上非銀元不能購物。事隔卅餘年,往事已不復記憶,今承申代表為文提及,特略予補述,以顯伯老急難助人的精神表現。

最後我要說的是,伯老無論對任何人都是一本愛人以德,誠駕無欺的原則,凡有向其求助者,莫不盡力相濟,使各得其所。尤對一般青年後進,更是愛之無微不至,受其惠者,不知凡幾?我每次去到李府,伯老必贈書若干,臨別,必殷殷諄囑,暇時勿忘讀書他說:「書中雖無黃金屋,但多讀書能增廣見識,變換個人氣質,培養人的高尚品德。」我本職業軍人,半生軍旅生涯,對文事早已荒廢,惟自得伯老耳提面命,諄諄教誨後,即加入地治函校進修,朝夕奮發,日有進步,結果居然於民國四十七年考取財政金融高等考試及格。爾後復進入台灣新生報擔任宜蘭記者達廿餘年,至今仍退而不休繼續工作中。這能說不是受伯老之所賜。今天我雖無多大成就,但生活卻過得非常安適。緬懷過去,良深感紉!

值此欣逢伯老百年誕辰,感念之餘,無以為報,謹以此文來表達我對伯老的悼念!並盼青年後進能效法伯老「誠以待人,嚴以律己,有為有守」,悲天憫人的道德風範。貢獻智慧,為國家社會盡一己之力,藉慰伯老在天之靈。

                   (轉載革命思想月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