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支參加抗戰的滇軍

──國民革命第三軍

作者/廖位育

 

一、慨乎前言

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三日凌晨,昆明市內槍聲四起,時抗日戰爭甫結束未久,全面勝利的歡呼未絕,雲南軍事主力,正由第一方面軍司令官盧漢率往越南接受日軍投降,中央以軍事行動解除雲南省主席龍志舟(雲)將軍本兼各職,事出突然,發生誤會,以致意外起了軍事衝突,且有傷亡,雖然事件立即平復,龍志舟將軍飛往重慶就任中央軍事參議院上將院長,然此一不幸所產生的不良影響,訛謬相循,乃為四十餘年後之今日,仍有不少具有偏見之流,公然先後在一些報刊雜誌發表不實文字,妄言『八年抗戰,獨雲南一省,未出一兵一卒……』,衊視史實,歪曲史事,愚盲無知,莫此之甚!不獨令我三迤健兒為抗戰而犧牲殉國之英靈蒙塵,簡直是強加我南滇「莫須有」之恥!誠令人為之痛心。

惟我南滇,雄踞大西南,扼國防之要衝,繫安危之大任,民國肇建, 國父躬親領導之十次起義,河口之役即佔有一席,策之青史;護國討袁,譽為「再造民國」之功,光耀史冊。惜乎滇人拙於騰說,素不居功,以致經過一二狂妄之輩及別具用心之徒,任意竄改或掠美,使無數鄉賢、先烈之一片碧血丹心,竟遭污衊,此誠我鄉邦人士亟宜加以糾正以正視聽者。

筆者疏陋,更加不學,爰不自量力,基於「愛護鄉邦,維護史實」之一份責任感所驅使,就棉力之所及,研閱一些史料,復請教於當年在太行山打游擊,曾和我滇軍│即國民革命軍第三軍相互共事之神父趙雅傳博士(趙博士曾執教大學多年,現任天主教所創辦之私立衛道高級中學校長。),故先綴此拙文,祈「雲南文獻」代為披露,敬請我鄉中長者及方家,不吝指謬補正,則幸甚幸甚!

二、一支具有悠久光榮歷史之勁旅

國民革命軍第三軍,不但是第一支參加對日抗戰的滇軍·也是民國以來第一支出省外戍的滇軍。他的最早的前身,為護國第二軍,以後雖先後迭有融滙,但淵線確植基於此。

緣民國四年冬,袁世凱積極籌謀於洪憲帝制,企圖一舉而摧毀民國,雲南都督唐繼堯將軍,於是任雲南昆明高揭義旗,組織護國軍三個軍,其中護國軍第二軍,軍長為李烈鈞將軍,因策應護國第一軍的入川,於民國五年二月,進入廣西,十一月,進駐廣州,這一支部隊,以後一直鞏衛廣州大本營,以迄國民政府,以迄北伐,以迄抗戰,番號、名稱,雖一度小有變更,但一直維持滇軍強悍善戰本色,北伐前夕,始改組為國民革命軍第三軍,而且先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皆隸寓於朱培德(益之)將軍麾下。

護國軍第二軍駐守廣州以後,改稱駐粵滇軍,設總指揮節制,早先總指揮為大理李根源將軍,曾參與援桂、平亂、東征諸役。民國十年,改為中央直轄滇軍,以朱培德將軍為總司令.,隨 國父北伐,擔任中路前鋒,擋北方軍閥之銳,次年六月,廣州發生陳烱明叛變,回師討伐,不幸失利,退走湘南,再轉桂境。民國十二年四月,重振士氣,與友軍東下再討伐陳烱明,再入廣州,改名為大本營鞏衛軍,仍以朱培德將軍為軍長。

民國十三年,改為中央直轄建國第一軍,(一般人稱為建國滇軍)。

民國十四年七月一日,國民政府正式成立於廣州,編組國民革命軍序列,改為國民革命軍第三軍。

民國十五年,出師北伐,第三軍編為右翼軍,下轄第七師(師長王鈞)、第八師(師長朱世貴)、第九師(師長由軍長朱培德將軍自兼)三個師,及一個砲兵營(營長張言傳)、一個憲兵營(營長武宣國),收復江西省會南昌,旋任朱培德將軍為江西省主席。

民國十七年春,國民革命軍重組戰鬥序列,渡過長江,繼續北伐,朱培德將軍受任為第一集團軍第五路軍總指揮,由總司令 蔣公親自統率,下轄第三軍和第九軍兩支勁旅,第三軍軍長由王均將軍升任。

北伐完成,國家宣告統一,國民革命軍遵編遣會議之決議,率先縮編,第三軍縮編為陸軍第七師,仍以原軍長王均將軍改任師長。

民國十八年,不幸又發生閻、馮稱亂的中原大戰,冬天,第七師再奉令恢復原來第三軍番號,轉輾作戰於豫、魯、獻、鄂各省。從此以後,第三軍的番號,就再沒有更改過了。

三、抗日禦侮最先投入神聖抗戰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日本軍閥發動蘆溝橋事變,激起了全國軍民震怒,最高領袖 蔣委員長,在江西廬山嚴正發表自衛抗戰聲明,說明犧牲已到最後關頭,全面抗戰正式開始,第三軍隨即奉命北上應戰,星夜馳援,投入華北戰場,在河北省之西南太行山以東一帶,與頑強之日軍纏戰衝殺,歷半年之久,直到次年三月,始奉命越太行山轉入山西省東南,受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指揮,繼續抗戰,此時的軍長,為曾萬鍾將軍。

民國二十八年,曾萬鍾將軍因戰功卓著,加上另一事功極具勛勞,升任為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所遺第三軍長一職,由唐准原將軍升任。所謂「另一事功」,至今事隔五十年,大可公佈真相。原來民國二十八年,汪精衛以國民黨副總裁之尊,棄其光榮歷史於不顧,悄然由重慶出走,道出昆明,企圖以其極具煽動力之說服仗倆,欲打動雲南省主席龍志舟(雲)將軍,與之採取同一行動。事為中央獲悉,以曾萬鍾將軍與龍主席私交甚篤,急電曾將軍由前線微行趨返昆明,化解了一場緊急,使龍主席終未為汪精衛所說動。故而極具勛勞。

民國三十年五月初,日寇集結眾多精銳武力,大舉進犯山西南部中條山,五月九日,雙方展開激烈戰鬥,我第三軍首攖其衝,此為日軍亟欲肅清太行山西南以及中條山東南此一狹長地帶之抗日力量,所採取的一次大規模軍事行動,也是第三軍自河北省西撤以來,所參與的最慘烈的一次戰鬥,一般人稱之為中條山第十二次會戰。我第三軍全體將士,前仆後繼,視死如歸,戰鬥之慘,犧牲之烈,直可驚天地而泣鬼神,官兵傷亡殆盡,戰至五月十二日,第三軍軍長唐准原將軍,壯烈成仁,與唐軍長一同殉國者,尚有師長寸怡奇將軍,以及第六十八團楊團長(惜已忘其名,無可稽考。)等高級將領多人,死事之烈,由此可見。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鍾將軍,於激烈戰鬥之後,隻身脫險,並獲當地一位篤實農夫的掩護,逃出戰場。

然而,這一支首先投入對日抗戰的滇軍,經過這一場慘烈戰鬥之後,可謂已經精銳盡失,元氣大傷,而曾萬鍾將軍,也悄然返回雲南,隱居遁跡,不知所終了。

四、第三軍的重組與最後消失

經過中條山第十二次會戰,高級將領中多位成仁殉國,第三軍的番號,雖仍奉令保持,人員重新補充編組,調到關中整訓,但第五集團軍則因此一戰役而撤銷,重組的第三軍,則改隸第三十八集團軍總司令董釗將軍(字介生,陝西省西安市人,黃埔軍校一期畢業。)指揮,軍長為羅歷戒將軍,下轄第七師(師長李用章將軍)、第十二師(師長陳子幹將軍),及新編第三師(師長邱開基將軍)。

抗戰勝利以後,第三軍奉命東出潼關,踵新八軍八軍長高樹勛)之後沿平漢路向北挺進,接收冀南,不幸高樹勛率部譁變,投降中共,致第三軍遭受意外夾擊,軍長羅歷戎因之被俘,所部潰散,至此為止,第三軍即告消失。

五、附記

由於筆者出生也晚,無緣側身第三軍行列;兼以材識疏陋,不學無術,草成此文,可謂掛一漏萬,謬誤甚多,想凡有關我三迤同胞,獻身出力參加抗戰者,必對滇人於抗戰之貢獻知之甚稔,敬希能就所知史實,惠予指謬補正,一以昭事實真相,一以慰千萬為國捐軀之三迤英靈於九泉,一以粉碎妄人之讕言,說『八年抗戰,獨雲南一省未出一兵一卒……』,看看究竟這是甚麼?鐵證如山,自不容別具居心者信口雌黃,顛倒黑白以抹煞事實也!

根據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檔案,自民國二十六年八月起,到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止,整個八年抗戰期間,我雲南全省徵兵員額,有如下表:

以上人員,尚未包括早已出滇的第三軍在內,再加上教導團在雲南境內逕行招考,青年軍二○七師在曲靖成軍,雲南省參與八年抗戰的兵員,不下五十萬眾,別具居心之徒,如何掩飾勾消得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