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中共毒品戰略欣獲廻響

──兼請惠予提供中共毒品戰略的有關資料

作者/朱心一

 

世事之所以混濁不清,厥為是非不明,正邪莫辨;為學治事時有事倍功半之憾,端在本末含混,輕重倒置。是以 孔聖曾有「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盡道矣」的明訓。民初 國父應先總統 蔣公之請,亦親撰「窮理於事物始生之處,研幾於心意初動之時」的名聯相贈,藉以教勉國人。

為揭穿中共師承俄共遂行「毒品戰略」,亟圖以「黑毒」掩護「紅禍」并擴展「紅禍」的危害與罪行,二十六年前我即在滇緬泰寮邊區,利用公餘之便多方蒐集到一些中共種毒、製毒及販毒的有關資料,備向上級呈報并伺機作一翔實的報導,藉達正本清源之旨。不意四九年十一月中共及緬軍聯合對我「滇游」基地進犯,時我因公置身緬東北最前終的猛馬和山島致置存放江拉總部的一些珍貴資料,基於臨戰保密之故,竟被一位好心的參謀把它一火而焚之,俟我脫險安抵江拉知之實在痛惜!

迨至五十年夏奉令隨軍第二次撤離回國定居,是年十月偕同李黎明兄及蘇有才君,應邀至警備總部向美國財政部前副部長傅魯土暨海岸緝毒局局長等作一簡報;其所報內容乃為「中共遂行毒品戰略」的剖析,其資料悉憑記憶所及和蘇君提供者合併編撰而成,時蒙黃前總司令達公及美友傅氏等交相嘉許,并囑我續作蒐集研究。

十年前(民國六十四、五年間)我又應美國「國際肅毒局」亞太辦事處,派駐台灣的先後負責人司德明和辛凱來兩君的邀請,并承前司調局的安排,爰就所謂「金三角」地區的肅毒問題,作了多次的交談。首先我即指出中共乃「金三角」地區毒品泛濫的罪魁禍首,其餘的都是依附隨流的從犯;始初他們誤以為這是「政治問題」而儘量避諱,嗣經我提出有力的佐證資料而使他們不得不承認事實,并認定我的肅毒之見要「正本清源」,禁毒之見要「緝撫兼施」原則俱正確。故他們曾懇邀我參與「金三角」地區肅(緝)毒的實際工作,并主動許諾了一些優厚的條件;嗣因多種客觀因素的影響,致橫生枝節,滯碍重重而作罷,有位長官對此事迄今仍耿耿於懷。

年前我曾寫了一篇「剖析中共毒品戰略與金三角」的短文,由木刊第十五期載及,嗣經兩報(青年日報、中正日報)八刊(國魂,龍旗及掃蕩等)轉載。適中華戰略墨會受美國頗具權威的民間研究機構│「蘭德公司」之委託,爰囑我對中共「毒品戰略」再作一深入廣泛的探索研析,旋完成了一篇題為「中共毒品戰略的陽謀」(原文達萬餘字)專文,譯成英文逕寄該公司參考,并節要在本刊第十六期和青年日報,龍旗等刊次第發表。

本年(七六)五月杪接到美國「蘭德公司」研究員約瑟夫、道格拉斯先生五月二十日的來函,(來函之譯件如附錄一),他對我引用中共已故頭頭毛澤東、周恩來當年策訂「毒品戰略」的談話仍有存疑,囑再予查證;旋經逐一據實查告,并檢送有關中、英文參考資料兩冊併寄參考。上月(十一)續接道格拉斯先生十月四日來函(來函之譯件如附錄二),他曾再囑我提供中共「毒品戰略」最新及更可信的有關資料給他,俾撰作專書,藉供世人作一正本清源的肅毒研究,并籲「為埋葬共產黨的國際毒品交易」而共同努力!欣獲迴響,爰請諸位讀者先進,對本研究不吝匡正并惠賜有關資料至所感荷!

(附錄一)

親愛的朱將軍:

我再三反覆閱讀您的大作│「中共毒品戰略之觀察」後,很想引用其中部分貴料,並以您的文章作為引主要參考資料,不知您是否允諾?

同時,對於其中部分資料我尚有疑問,希望向您求證,以憑我在發展研究時,能夠更為周延;若是您能回答下列問題,則不勝感激之至。

1、原文第三~四頁,您引用了毛澤東當年對「鴉片」的一項看法指出,「化學戰是最自然和原始的一種作戰方法。」可否請您詳細地指出原文的出處?

2、可否請您指點我,那裡可以找到周恩來在一九五八年「武漢特別會議」上所作的長串指示,因為您在大作中曾經引述該項文件,一併請您賜告出處。

3、同樣的,有關周恩來一九六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埃及所發表的評論,是否可以找到原始責料,據以參考。

由於以上問題的解答,可以讓我重作許多其他責料的鑑證:所以,如果可能,請您提供我一些參考資料或原始文件,我將非常感激。

最後,再次感佩見解的獨到和分析的明確,隨函附上我最近的兩篇文章,請您參考,藉以作為回報。希望您會感到興趣,這兩篇文章是完全獨立的作品,敬請指正。

約瑟夫‧道格拉斯

一九八七、五、廿

(附錄二)

親愛的朱先生:

謝謝您的來信,以及惠賜的精闢資料,盼望我們能緊密的配合,一同為埋葬共產黨的國際毒品交易而努力。

隨函附上我的一篇近作,是剛在「全球事務」雜誌上發表的,希望能引起您的興趣。目前,我正打算撰寫一些東西,或是一本書、或是一本專題論文、或是一系列的報導文章,俾將共黨販毒的真象公諸於世。現在,我手邊上有許多蘇聯販毒的第一手資料,中共的資料也有一些;由這些資料觀察,蘇聯的「毒品戰略」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內容範圍從戰略、戰術、和衛星國間的協調,進一步而與中共合作,乃至透過印尼從事行銷;另在特定區域│諸如加拿大、墨西哥、巴拿馬、哥倫比亞、阿根廷、加勒比海島國、非洲等地的組織與管理工作,我希望明年能將這些資料融匯整理後,寫成專書發表。

我最近看到一份資料,記載中共在一九五七年六月舉行的中共黨中央會議上,曾決議在集體農場中擴大種植毒品,希望使用面積達到一○○%,並且要擴充生產規模及祈完設備。另外,根據蘇聯情報顯示,毛澤東的信念乃是│亟圖靠毒品賺更多的錢,就必須製造出品質更佳的毒品,將售價壓低,而且要大量生產。在那次會議之從,中共同時指示駐外單位,加速徵求海外的中國人回「國」投貴,以協助中共雄展其政策,當然,毒品事業也在政策推動之列。

最後,特別謝謝您寄來的兩本書,我想,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我出一些更好、更可信的中共販毒例證,尤其是中共最近幾年在販毒工作上的所做所為。

再次謝謝您,而且請繼續保特聯繫。

衷心地祝福您

約瑟夫‧道格拉斯

一九八七、十、四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