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滇緬關係

作者/閻本華

 

前言

雲南文獻,在鄉先賢及各位先進的規劃下,已出版了十六期。余來台甚晚,至民國七十六年春,始獲覩十四、十五、十六各期,其褒揚貶抑,何殊史乘,尤其對於滇緬關係亦論列週詳。余本滇人,自大陸淪陷後,避難緬境,雖見聞不廣,然以所知所見,供鄉親參考玩索,全文也許僅是中緬數千年關係之點滴,但筆者以平實之心,既不誇張,亦不虛構,雖所見者小,其關係則甚大。

一、中緬兩國從不相爭

自古中國人就將毗鄰的民族稱東夷西戎南蠻與北狄,暗示著他們是中國的禍根與亂源。但與緬甸則不然,兩國土地接壤,山川河流貫串,很少天然分界,亦無人為界限,在兩千多公里的接壤中,土著民族數十種,雖各有方言,但從無隔閡,兼之村舍毗連,見面如家人。

緬甸,緬人自稱「八馬」(BURMA),國人稱「老緬」,古史無可考,自言先世係來自中國的康藏高原,後以印度佛教東來,遂似佛曆為紀元,今公元一九八七年,佛曆為一三四八年下,一三四九年上,至今民間仍沿用如故。緬人地處亞洲中部,人稱習慣與亞洲其他民族不同,與西方人也異。他們沒有姓,東方人先稱姓,如張先生、李某某,西方人先呼名,如隆拿德││雷根或某某雷根。緬甸人稱如烏單、烏奴、烏八瑞,「烏」是通稱先生之意,不是姓。

緬甸建國後曾遭暹邏人結夥攻入皇都曼德勒大掠而去,數年後緬人亦曾率眾攻入曼谷,相持日久,後經和談獲償而回,從此緬泰兩國和好。而對於中國,就從無戰爭,且世代相傳,緬人稱中國為天朝大國,中國人為天朝人。

二、一紙鈐書送回永曆一帝

中緬兩國官方的接觸,大家熟知的是明末桂王朱柚榔和吳三桂的故事。明末闖王李自成攻陷北京,吳三桂引清軍入關,永曆帝兼關萬里逃抵緬境之逢眉(距曼德勒三十里)避難,三朝叛臣吳三桂,以中國正統大元帥自居,率兵窮追至小田壩(距八募二十五里)。以鈴書逼緬王送回永曆帝,緬王不敢拒絕,果將帝等送回,至騰衝之殺狗坡亦名篦子坡或逼死坡王妃殉國(現尚有娘孃墳遺址在騰衝八保街),帝被解至昆明亦被弒,從此明朝遂亡,三桂隨絕(載騰越志)。

英國佔領印度後,繼續鯨吞緬甸,蠶食滇境。清末,國勢衰微,不敢過問,使英人得遂侵略之野心。民初唐公主滇,鑒於英據緬甸後修路造橋、築鐵路、裝電燈,開埠通商,滇境日促,故於省府昆明設滇緬勘驗處,但限於無法與英人質理,只能先行實地調查,備作將來確證,先自撣邦至八募勘察,續至洛孔一帶查證。民國十三年春,省府指派尹專員澤新(騰衝縣河西鄉人,其弟尹述堯先生,現居台北縣年逾九旬知之甚詳),尹專員由昆明出發至騰衝會同余先叔閻文明先生(騰衝瑞滇鄉人),由洛孔橫過江心坡野人山經葡萄至印度邊界,再轉川康邊區而回,歷時三個多月,收錄甚廣,攝證亦多,若此重要文件,尚能保存昆明,他日亦可作證。當時因來往均住宿我家,故記憶猶新。

三、緬甸亡國不忘宗主

清光緒乙未年(西元一八八五年)英國入侵緬甸,佔據了國都曼德勒,將緬王拘送回英,(後老死英倫),其王儲烏曰漢率家人男女十四五人,逃抵騰越之干崖避難,並請求救援,經呈請道臺府,不得要領,後由騰衝濟善局,撥給生活費大洋每年壹千伍百元,經十餘年之久(載騰越志)。

英人既佔緬皇城,設官安民,修路造橋,並沿著伊浴瓦底江北上至密支那,當時稱三家港或三亞硔,並無村落,白天有獨木舟數隻,沿江捕魚,入夜點點漁火,遠望茅屋幾間,為水老緬所住(緬人之一種)。遠山克欽族土人,以狩獵或種山為生。聞英人之槍聲後,知不尋常,非去天朝搬兵不可,始由南江心坡大座把(山官)只膽幹率土著壯丁十多人,星夜趕到騰衝請兵,等候二十餘日,清官吏不獲上峰許可,只好以黑火藥四百多斤將該山官遣返(載騰越志)。

四、土司老爺吃了敗仗

清光緒末年,英人初抵緬北騰衝轄區之拖角,此處清朝置有撫夷官,歸世襲巴土魯司官左大雄管轄,時左大雄已死,其子左孝臣襲職掌印,人民稱為二官,不呼其名,英人名為視查,實則是要霸佔此地,當地土人見之,深感駭異,急到明光土司衙門報告,二官認為己所管轄之地,豈容侵佔,即率鄉勇數百人,到距拖角不遠之派賴河築堡壘防守。並與英軍交火,但不知有洋槍厲害,故只以土槍土炮作戰,未幾天降大雨火藥盡濕,英人連連進攻,致死傷慘重,大敗而回,從此、永遠不敢過問。

迨民國十年,英人再進至片馬,遇騰衝小商人伍家元徐麟祥等,在片馬一帶經商,英人就以金錢誘使伍等將片馬與崗房以中文書寫賣契,賣給英國,賣契中至今尚為人們所道出者有:「山不向漢,水不朝東,合賣歸大英帝國管理」,此為私賣國土,不特無效,而且犯法,後經騰衝縣政府將伍徐等,拘送昆明法辦,亦不了了之,至此方圓數百里,甚具軍事價值之國家土地,亦為英國所佔據。

五、救濟英軍聞名國際

民國二十九年,日軍南侵,攻破香港、緬甸,英軍不戰而敗,致中美聯軍,損失慘重。至三十年春,日軍已侵駐雲南之騰衝、龍陵兩縣,在緬甸被日軍沖散之英國敗軍二百多人,由一名大尉軍官率領,無法回國,沿滇緬山區逃抵騰衝古永,糧絕無援,語言不通,無法求助,且已斷糧多日,後由七十多歲的梁正中老先生(字用衡北京大學畢業)翻譯說明後,始得援助,如慶重生。並由梁先生親自護送翻越高黎貢山,渡怒江交中國國軍,轉送昆明,英軍重幣酬謝,梁不受,英軍平安回國後,一時宣揚國際。

民國三十四年秋,騰、龍兩縣已經收復,緬甸亦已攻克,一位美國指戰員率美軍六、七人,由印度乘機返昆明途中,至古永視查中印公路騰密段,時工程近完工,公路段長與梁先生亦同在工地,因與美軍彼此相談甚歡,梁展示其手著「滇緬要略」一書(英文本)。內容敘述滇緬風物,社會政治,經貿概況詳實珍貴,而最重要者則為滇緬未定界之許多懸案未決問題,促政府應與英國積極會談之必要,美軍見之,以為前所未覩,愛不釋手,願出高價買之,作為遠征回國之紀念,梁謂此非賣品,不能出賣,後以異國知己,慨然相贈。

梁正中先生於民國三十年在古永濟助失散的英國敗軍,該統兵大尉乃一英國皇族,回國後上奏英皇,請求對梁先生有所嘉獎,以彰其德,獲得英皇准許。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英國已恢復其在緬甸殖民地之全部舊觀,英皇前已允准該大尉之所請,對梁頒獎之事,並認為梁先生乃中華民國之義人,應邀請他到英倫參觀訪問,其來回之安全及旅費,悉由駐緬總督負責,梁先生以年老不欲遠行為辭,其頒獎典禮,則轉英國駐騰衝總領事負責執行,當時梁先生任騰衝縣參議會議長,典禮就在議會裡舉行,禮畢縣議會開擴大會議,全縣各鄉鎮長,全部參加,筆者亦躬逢其盛,獎狀寬尺餘,獎章銀質白色,圓形,重一兩餘,上繫五色絨綫織成的橫板,便以繫掛胸前,據云係英國皇室特有,以一中國平民,獲英國皇家褒揚,傳揚國際,亦感無限光榮。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