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吾滇之友陳納德將軍

作者/朱正義

 

我曾在本文獻第十一期裡,寫過篇雲南馬幫在戰時擔任物資承運的艱難實況,後來滇緬公路通車,物資得以大量輸入,相繼美國空軍在陳納德將軍統率之下飛虎志願隊駐防昆明,掌握了制空權,建立空中走廊,空軍物資源源輸入,奠定抗戰勝利的基礎。自覺有一分責任,亦應該盡的義務,把它報導出來,讓青年朋友們瞭解當年抗戰的艱苦史實具在不容置疑。

民國二十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時,日本飛機首次轟炸昆明小西門外潘家灣,吾滇同胞第一次遭受燬家得難,家破人亡的現實慘狀,距今已是抗戰五十週年紀念日了。感慨之餘,執筆述之,當抗戰進入第四個年頭艱苦階段時,中國面臨既無充分武備亦無外援之情形下,為抵抗日木侵略雙方實力之懸殊,我別無他途只有抗戰到底,而日本除陸軍猛烈的攻勢之外,發動大量空軍大事轟炸,日後飛行空襲我大後方各重要城鎮,瘋狂程度,簡直若加入無人之境,不忌一切對老百姓投下「死亡之蛋」,然後長揚而去,它們根本無被報復的恐懼日本的飛行員,真把中國人當作活人靶場,可在光天化日之下飛臨不殿防的城鎮上空,肆無忌憚地表演低飛絕藝,殘忍地對醫院、學校甚至農村稻田裡的農夫橫加掃射。家鄉雲南雖在戰時是大後方,但多次遭日本飛機的空襲轟炸之下,已無寧日,更無前方後方之分別了。

民國二十八年秋,抗戰正進入艱苦階段,蔣夫人應美國會之邀請發表中國抗日決心演說,獲得美國朝野之一致支持,陳納德將軍發起招募援華志願隊協助中國空軍抗日,當時受到困擾極大,從艱難奮鬥中建立起來的一支從兩百人和少數的老舊飛機,逐漸成長擴大到三萬人和一千架飛機的航空隊,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於蔣夫人的國會演說,感動了美國朝野,讚助援華,由原先志願隊正式編為美國空軍第十四航空隊,協同中國空軍組成中美混合大隊保衛大後方,時中國空軍成軍不久,實力非常薄弱,飛機老舊,機種複雜,機用零件無完整的配備,更談不上擔負空戰任務了,時我最高統率部早獲敵情,日寇南進必然利用越南,暹羅進擊雲南,甚至假他們的飛機場,作攻擊昆明的前進基地,以減少補給線運作。當時的暹羅懼於淫威,簽定日泰協訂,日軍以優厚的條件作餌,允諾若戰勝中國協助泰國在馬來半島的泰屬克拉地峽之間,開闢一條大運河,連貫暹羅灣與馬六海峽之間,以取代星嘉坡的航運,泰國當時為著私利仲昏了頭,允許日軍假道泰國北上,進犯雲南,其空軍則利用南邦、烏汶、彭世洛、清邁等基地為戰略前進基地,積極奪取雲南,時我方已掌握情報,派邊政專家現任佛海縣籍國大代表李拂一鄉長,喬扮僑商赴泰調查日軍整備實況,提供我軍方防禦及十四航空隊戰略,貢獻極鉅。陳納德將軍率航空隊進駐中國戰區,以昆明為作戰指揮基地與中國空軍協同聯防,掌握了制空權,而日軍北犯之企圖迷夢遂為之粉碎,環顧當年的夏季裡,陳納德將軍的飛虎志願隊來華作英雄的抗日以四十架戰鬥機和七架轟炸機成軍,而面對一支三百五十到五百架日本零式機組成雄厚空軍實力,它們控制中國東南半壁,在一條長達二千浬的弧形線上,從華中漢口起,至沿海經過香港中南半島,以迄緬甸及印度西北部,而飛虎隊對抗日本空軍地區之廣責任之大,即可想見,尤其在抗戰緊急運補階段,唯有建立空中走廊,打出一條生路,此條運輸航綫沿中國西南高原喜馬拉雅山嶺又是有名的世界屋脊地帶,運輸機通過駝峰峰危險異常,駝峰之在中國時常被人們談論到的另一原因,是由於飛越駝峰沒有一樣是不危險的事實。此一世界最高山脈舉頂上的氣候變幻無常,令人難測,狂風暴雪襲擊機群,事先從不預加警告。穿不透的濃密厚霧,能於頃刻間集聚攏來,吞沒常年冰封,高插入雲達二萬呎的峰頂,這些天然危險之外,還要加上駐泰緬機場的日本戰鬥機群伺機飛往駝峰的攔截,狙擊沒有武裝設備的運輸機。可想見當年物資之運補是非常艱難的事。

在一九四三年以後,情況逐漸好轉,但軍用的戰備物資卻從來也不曾達到充份供應的程度,而為了處理這種經常的軍需缺乏問題,將軍有時會表現得極端審慎,但有時卻會不顧一切地孤注一擲,雖然,不管他怎樣做,卻很少發生錯誤,這正是他卓越的領導才能,有超人的觀察力,和在困難環境中的適應性,在他的領導之下,就原有的飛虎隊及後來的十四航空隊成就與戰果記載,自第一次大戰以來,遠非其他任何國家的任何空軍在任何方面所可比擬,是由那些在對於慄悍英勇熟悉敵方飛行員所駕駛的老虎健兒榮譽責任所掙來的,自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起,到一九四五年五月十五日止,十四航空隊擊毀日機一千六百三十四架,而美機在迭次戰鬥中僅損失了六架,部份是因機件失靈,或汽油告竣而墜燬。日本派遣到中國戰區的空軍幾乎被殲滅殆盡了,這時交賦給將軍的工作,是去截斷日軍在中國內陸補給線。海上交通已遭隔絕,日本國防工業所需要的亞洲原料,不得不由鐵路與江河的水運來偷運了,每次出擊,成了大受壓力的日本人制命的掙扎作困獸之鬥,日本陸軍雖在地面自命不凡,到處逞兇,卻沒有一樣強有力的武器能夠解除這種來自空中的制命壓力│空中反攻力量。而日軍後勤支援的江河航運也遭受到掃射和轟炸,許多已被十四航空隊攻擊得支離破碎,使日本加速敗亡。

戰後,日本駐華中派遣軍指揮官曾說:在中國戰區堅強的敵對勢力,十四航空隊的活動與殲制日軍行動,要佔總戰力百分之六十以上,要是沒有這支勁旅,日軍當能隨心所欲,足證其戰績彪炳,古今罕見。中國抗日之勝利固為我 蔣委員長領導得宜,及國人同心同德抗敵之成果,將軍之功不可沒焉。戰後復來華創辦飛虎航空大隊對復員之工作,貢獻至鉅,將軍稟性堅毅,愛好自由,於民國三十四年離華前遍遊中國大陸,親覩共黨叛亂之險惡野心,嘗語重心長云:余謹告貴國友人,必須以其一貫爭取和平之堅定信念及行動反抗任何目的在奴役個人而求得一種主義實現之政權,將軍真知灼見,準之今日仍不刊之論也。綜將軍之一生,創業於吾滇,成功於中國,以生平精力,貢獻於中國,不僅為昆明之友,亦為中國最摯誠之友人,可當之而無愧,茲值抗戰勝利紀念瞬又屆半世紀,勉懷抗戰建國這條極其艱鉅而得來不易康莊大道,對於今日台灣社會所發生的一切,不禁感慨萬千,而一般自命民主份子不能認清歷史維護國脈,是千億萬人血汗累積的成果,安和樂利的生活由來,竟而在民主殿堂之上,數典忘祖,侮辱革命先進,批評施政,誠不令人痛心疾首,希我同鄉同胞後進青年掌握歷史的真像,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決心和行動,淬勵奮發,進世界以大同。

抗戰勝利五十週年紀念日於台中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