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都麗國傳奇──現代的大理國

作者/段邦穀

 

哥都麗(Kawthoolei)即大理國,係吉倫人得蒙族的贊助支援而建立。依當地方言譯指充滿和平,開滿繁花的大地之意。吉倫族俗稱央子,分紅白兩脈,紅央子之語言,幾乎全部與雲南大理一帶民家(白族)話近似,而白央子之語言亦大半與民家話相通。央予有別於緬甸其他民族,其平時刻苦耐勞,戰時驍勇善戰,曾經幫助英國征服緬甸,在英國殖民緬甸時代,其文化素質之高,為緬甸各族之冠,因辦事負責盡職,秉性忠實勤勉,所以為英人樂於起用者。

相傳吉倫族人之發展源流,頗為傳奇神秘,其自認是陶米巴後裔,「巴」即爸也,「米」乃牙之意,「陶」是大的意思。陶米巴者即大牙巴也。據該族人歷代傳云:祖先由大理西遷,再沿薩爾溫江南下;謂陶米巴在南徙途中,曾於某地札營停留多時,族人斬荊披棘,開闢田園,種植糧食,一日其糧苗盡被野豬所吃,陶米巴氣極,即號令其子孫,群出圍捕,結果一無所獲,陶米巴憤氣難消,遂親自出馬,終將該強悍之野豬擊斃,並欲令族人將之扛返,以便寢皮食肉,但族人到達現場,尋遍未見死猶,僅拾得一顆大牙,於是把牠挫成梳子,送給陶米巴以作梳頭之用,陶米巴往頭上一梳,即返老還童,成為永生。所以,吉倫族人至今仍相信他們的祖先還活在雲南的大理。因而該族每遇災難均向陶米巴祈禱,相信必能得救。民國四十年(一九五一)前後數載,雲南反共救國軍與吉倫族合作甚好,係因總指揮李彌將軍的「彌」,與陶米巴的米,讀音相同,將軍又籍隸雲南,他們認定李彌是陶米巴的代身,是為了拯救他們而來的,因此一致暱稱李彌將軍為大牙巴。

一九四八年緬甸獨立,當時該族有多人入仕聯邦政府,加魏爾爵曾任國會議長,蘇山波陣曾任教育部長、交通部長,緬軍之內、中、下級吉倫籍軍官吏為數眾多。一九四九年因緬甸政府實施大緬族主義,緬族成為緬甸政府統治之核心,遂使其他少數民族領袖退出邦聯。吉蒙族在少數民族中首倡組織反抗軍,成立革命委員會。其首任負責人蘇巴宇枝,不幸被緬軍暗殺。一九五○年推舉穆肅為主席,蘇翁培為副主席(兼參謀總長及執掌外交事務),韓德威為秘書長,明茂為武裝部隊司令,魏爾爵負責財務與內政,蘇山波陣專對我雲南反共救國軍連繫協調,常川駐節猛撒。中、下級幹部亦分期入雲南軍政幹訓團接受各種訓練。當時猛撒分吉、蒙革命委員會總部巴奔兩地之間,吉倫族領袖及各級人員絡驛不絕,並曾贈予李彌將軍大象數隻供其乘騎兼作粗重勞務。從此李彌將軍來往各防區巡視,或進出泰國,多騎乘大象。後來猛撒小型機場之竣工,大象亦出力甚多。

薩爾溫江中、下游至泰國邊界,因氣候溫和,竹林和草木濃密茂盛,是野象生長繁衍最佳之地,四十年前野象成群結隊遨遊於山林溪流間,怡然自得。現因圍捕過甚,已瀕臨絕跡。吉倫與泰國邊界人民,均以畜養象隻多寡,來顯示自己的財富與社會地位,並如其子女般慎重為之命名,頗為有趣。

象不僅是陸地上最大動物之一,而且更隱藏著種種奧秘、,在已有之生命力裡,含蓄看陽剛之健,陰柔之美,內秀外威,使人凜然肅穆,也使人感覺如高山海洋之浩瀚雄偉。尤於牠忠誠守信,所以人類易以捕捉馴服。據土著告知:捕捉野象只需在山區用巨木圍築堅固柵欄,欄邊挖掘寬、深約十公尺之塹壕,命令家象將野象引進柵內,俟十日左右象已飢餓難當,捕者即携帶樹葉、茅草及其他食物至野象附近,以食物誘之馴之,至其聽從指使,即予食物,一經服從,其後則永不反悔矣。象之體形雖顯笨拙,然而理解人意之能力甚強,由馴象之過程即可窺見一般;吉倫人馴象,常在地上挖一個小洞,如鼠洞般大小,趕象至洞前,牠立刻會把一支腳給洞口塞住,任你如何鞭打,牠都不敢動彈。這時象奴││牧象人便可從容和牠談判條件,俟象一一接受後,再用木頭或石塊放在牠前面,輕拍其腳,牠把腳提起,馬上把洞口塞住,此時象不僅恢復自由,對牧象人更是言聽計從,因為象最怕老鼠,假如老鼠鑽進牠的耳朵,那牠會毫無辦法,痛苦難當。

雲南總部為了表示與吉倫族忠誠合作,並欲取得水道港口,以利外來武器彈藥物資之補給,曾派部隊數支南下駐防薩爾溫江下游,猛毛至木淡棉一帶。薩江下游,岸距廣濶,水勢平和,白色沙灘,在日光照射下閃爍耀眼,遠處丘陵岡巒起伏,每一山頂皆建有浮屠涼亭,佛塔僧舍,宛如游龍戲水,盛景天成。江面船筏亦行亦息,穿梭其間,悠然自得,偶見隱藏在椰林與芭蕉叢間的寺奄、學校與民宅清幽萬分,遊子至此思鄉情懷倍感強烈。半山之間孔雀花屏開朵朵,緬桂花隨風飄香,「瓔珞木」樹上花如珊瑚,美麗繁茂,據說這種樹有「世界最美麗的開花樹」之稱。當你眺望遠山,常見白雲絲絲繚繞於峻谷奇峰之間,使人如幻如夢,如置身仙境,凡俗難憶,憂患暫舒。

蒙族居於木淡棉以下,墨吉、土瓦至馬來西亞邊境;有人形容緬甸地形像一隻大象,那蒙族就是分佈在大象的鼻子上。對於蒙族的起源有兩種傳說,一說該族是元初蒙古征戰緬甸時,遺留下來的屯墾部隊;一說他們是雲南六詔蒙舍詔的一支,蒙舍詔於唐昭宗光化二年(公元九○二年)失去政權後,部份族人即向南遷移,最後定居於此。我想以當時蒙古人的強盛,他要留兵屯殖,大可選擇曼德勒或仰光,實不必選此荒蠻區域。我以為第二種說法較為可靠,蒙族亦自稱祖先來自雲南,視吉倫如兄弟,同時膚色身裁,型貌與中國南方人不分軒輊。

一九五三年因國際之壓力太大,政府命令雲南反共救國軍撤台,駐守吉倫區之部隊亦於一九五四年完全撤離,但吉、蒙反抗軍並不氣餒,一直孤軍奮鬥,心向祖國││中華民國,枕戈反攻。蘇山波陳於一九五五年上書先總統 蔣公曾指出:「我們出自同一祖先,故深願與閣下相識,我是吉倫族人,我們的祖先來自雲南,李彌將軍知我甚深……閣下乃我心月中之英雄,係挽救亞洲人民免於奴役之摩西。閣下在第二次世界中領導我們,相信天主會賜予閣下勇氣力量,再度把我們從世界惡魔中拯救出來。……我深信我們要想重返大陸,必須作一勇敢的決定,台灣與大陸之間,因為有一海之隔,正面反攻,實為困難;我認為最好是摧毀敵人的脊骨,而雲南即紅色中國之脊樑。不管用什麼方法,我們必須鞏固滇邊作為我們的基地,以便隨時向中共背脊進軍。為避免國際糾紛,吾人將此一任務交給吉倫及蒙人去計劃實施。沿薩爾溫江西岸以及緬甸伸入馬來邊境一帶,吉、蒙在此地區可動員作戰人數至少十萬,只要閣下一聲令下,即可武裝起來。……」

我政府因國際間之複雜關係,恐引起嚴重糾紛,故未予任何援助,並命令撤台後再度集結之反共救國軍,不得與吉、蒙反抗軍在軍事或政治上合作。此一決策是耶非耶?現尚無法定論。

從上函窺之,即可明白蘇山波陣乃虔誠之天主教徒;但吉倫族的宗教,依其相傳為萬物有靈論之多神信仰,認為鬼神存在於自然界任何地方;尤其對「祖靈世界」更是敬畏有加,凡竊盜、通奸都是褻瀆祖靈的不正當行為,犯者必受嚴厲懲罰,否則祖靈會化成虎豹襲擊村莊的人畜。因此吉倫人在日常生活中,無論言行皆因敬畏此迷信因果,嚴格遵守此習俗規範。過去,若族中有人生病或遭遇重大變故時,均請巫師占卜,如果卦象顯示係祖靈發怒,而降下噩運的話,當即舉行祭典以敬奉神靈。直至十九世紀末葉,西方天主教、基督教教士入區傳教之影響,中、上層社會多數人逐改信天主或基督。

近年來,吉、蒙族之元老領袖,多已凋謝,明茂將軍也於十餘年前戰死,但吉、蒙反抗軍仍一本四十年來之團結精神,屹立不搖。其武裝部隊繼由達因領導,人數約一萬二千人。在裝備方面,可稱為現代化優良的輕裝部隊,武器來源購自國際走私軍火商。士兵一律配備M-16自動步槍,班、排、連長持卡柄槍或衝鋒槍。斑、排以上有A-6式機槍;火砲方面因得於地形和顧及運作方便,僅以中、小型口徑者為主。近年因緬軍的不斷襲擊,若干突出城鎮業已放棄,嚴守莫易河及哥姆拉一帶,此地區是供給大約二千萬緬甸居民日常消費物資必經之途,被謂為「哥都麗」經濟綫。

從泰國首都曼谷坐車,順著一號國道北走四小時,可到達「達克」縣府,再從達克西轉,經由美援完成高速公路九十公里處,即可抵達比鄰泰、緬交界莫易河附近之「美索杜」,此處是泰國對緬甸輸出物資的後方基地。緬甸卅年來因實行「社會主義」,致使經濟蕭條,即連牙刷、橡膠涼鞋、肥皂、布匹、奶粉、藥品、腳踏車、汽車零件等普通物品,皆悉賴鄰國供應,所以泰國至吉倫族區,是對緬甸最大的走私基地,如果不靠走私,緬甸國民的生活,根本一天都難維持,因此「哥都麗」大約每年可獲得一億美元的私貨稅收,維持著其政府與武裝部隊的長期經費。在通往緬甸必經之路的關卡前,經常有滿載著味素、特多龍布匹及緬甸豪富與特權階級應用的奢侈品的卡車,在辦理手續。每當私貨經過檢查完稅後,都由雙牛牽引的牛車或人力背負運至緬甸主要城市。哥都麗政府的海關職員,經由武裝部隊派遣的士兵擔任,他們經常穿著草綠色軍服,佩著晨曦的背章,帽上繡有野牛角徽誌。緬甸政府軍一直希望能封鎖此一通道,瓦解哥都麗的經濟來源,以企圖消滅主張民族獨立的反抗軍,因此也曾進行過大規模的掃蕩戰,可是毫無結果。一九七三年三月廿一日緬政府軍為了攻佔吉倫領地哥姆拉而佈陣後,自二十三日砲擊開始,一直持續兩個月的對峙,由於反抗軍攻守得宜,使緬軍損失慘重,只得於五月十九日無功而退。此役即是哥都麗軍認為最光榮的「汪佳之戰」。其實在戰鬥前十日哥都麗軍即獲緬軍來攻情報,就預先在莫易河蜿曲必經之路徑,埋下二萬個地雷,以遲滯緬軍之攻勢,緬軍雖先後投入大約一萬兵力,作多次波狀進攻而無效,後來集中砲兵火力把三千發重砲彈打入面積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哥姆拉,哥都麗軍運用散兵坑抵抗,使得緬軍一籌莫展。綜觀此役之戰鬥初期,緬軍即用一千人的部隊投入戰場,而吉倫民族同盟的人員包含海關職員及女兵,另有五十名,卻成功的阻止了緬軍攻勢,以後雙方雖不斷增援,但緬軍仍舊失敗。戰後據緬甸官方發佈統計:哥都麗軍戰死八員受傷廿二員,緬軍卻戰死七十七人,一百五十二人受傷,但據村民及商人間的估傳,實際戰死人數在四百人以上,受傷人數在六百人以上。

由於走私民眾日增,最近二、三年來,緬甸政府更覺背刺愈烈,遂加強吉倫區走私路線之封鎖。採如下四種措施:第一斷其食糧。第二阻其情報與通訊。第三嚴禁民眾與哥都麗連繫來往。第四斷絕走私物資之運輸道路。但實施以來,收效極微,主要原因是緬軍不懂民運工作,且軍紀太差,作戰時不論到達任何地區,隨意掠奪和燒焚村莊,民眾常被毆打拷問,因此人民一聞政府軍到來,就擁帶重要財物逃往深山密林中躲避。因緬軍與廣大民眾敵對,連長期駐守都有困難,更遑論成效了。緬甸高階層人士乃深深體認,吉倫區的走私路線,對緬甸經濟、政治,影響極大,再下令陸軍即使不能全部封閉,也要封閉一部份,最近軍方已全力以赴,期使完成此一政策。可是舊的路線封閉之後,新的路線隨之而產生。現在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檳城而來的貨物已經增加,漸漸取代了從泰國而來的物品。私貨係緬甸人民的日常需要,走私者又有厚利可圖,加果緬甸的經濟制度不改變,則走私物品永遠不會斷絕,走私的路線更會來自四面八方。

吉、蒙反抗軍與緬甸政府軍的對抗,是民族的戰爭,是革命的戰爭,如果緬甸政府不允許其獨立與自治,或對本身的政治制度不作改革,則永遠無法以武力得逞,使他們投降歸順或者把他們消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