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共英烈熊維綱

作者/趙保中

 

民國三十八年的初春,共匪利用談談打打的戰略,差不多席捲了整個中國大陸,雲南也相繼在龍雲附逆、盧漢叛變之後,匪軍毫無阻礙的長軀直入,使善良樸實的滇民平靜生活,起了空前的變化,有些在惶恐不安的心情下,把家遷入山區,或翻山越嶺流亡緬甸,更有許多不甘被奴役的青年,紛紛連合起來,組織反共游擊隊,我們是許多游擊隊中最出色,力量也很大的一支,就由熊維綱領導指揮,熊維綱字海清,騰衝三益鎮人,急公好義,不畏權勢,膽大心細,故鄉人多以熊大膽稱之;熊維綱不是因為組織反共游擊隊才出名,抗戰時,他在滇緬邊區打游擊,時常神出鬼沒,深入敵後攔截敵人的軍用物資,突擊敵人的陣地營房,每一戰役,均獲得豐碩的戰果,勝利後解甲歸田,不求名利。

盧漢叛國的消息傳出後,在西南邊陲的騰衝,因為山川遠隔,消息不通,經過一番騷動後,街頭巷尾又傳說紛紜:「共產黨來了,我們窮人的日子就會好過了」!

「共產黨是要沒收人民的土地、財產,老年人要殺死做肥料,青年人要拉去當兵,或是勞動改造」。

「共產黨也是中國人,我們老百姓只要不做壞事,什麼黨來也是一樣」。

這些議論,一直在毫無結果的爭論著,好像大家也不願意找到結果,我確信熊大哥久經戰場,對這動亂的局勢,必有超人的見解,所以有一天我專程去拜訪他,一見面就看出他那憂鬱的表情,好像懷著滿腹的心事,我們寒喧一番後,我就開門見山的提出我的問題:「熊大哥!聽說匪軍陳庚部隊已經到達了昆明,現在開始向滇西推進,我們這個地方有沒有什麼關係」!他說:「這是全中國人的大劫難,什麼地方也逃避不了的,我們要預作準備」!「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現在政府已經播遷台灣,你是很有前途的青年人,應該去台灣」。「那更好,我們就繞道緬甸,同去台灣」!·「我不能去,今後我還有許多應該做的事情」。聽了他的話後,我意識到他又像抗日時候一樣,組織反共游擊隊,來作保鄉衛民的戰鬥,因此我即懇切的說:「你不去,我也不願離開家鄉,我一定要追隨著你」。「你無論加何都要去台灣,因為中興以人才為本,那裡正需要有為的青年,去創造時代!你不要感情用事,回去多想一想再作決定,以後的問題,再慢慢的商量」。

我們談話結束,送我出門時,緊緊的握著我的手說:「不久我就要離開家,到山區去,如果你還在家的話,必要時我會叫人來接你」。

一個月後,一批戴五星帽,穿列寧裝的士兵開到縣城,看他們那種粗魯無知的態度,和一副猙獰的面孔,許多較有遠見的人,已預感到大禍即將來臨,但也有更多無知的鄉民,誤信匪徒的宣傳,倒反鎮定下來,做著窮人翻身做主人的迷夢,可是接著而來的是匪軍徵糧隊下鄉了,「貿易公司」成立了,人民的自由生活已受到嚴重的影響,富裕的人,時時在恐怖中渡過,貧窮的人,也失去了平時賴以維生的工作,因此終日不得一飽。不久一向樂善好施的楊家伯伯被共匪加於善霸的罪名,將其全部財產沒收,本人則被全鄉人民力保,始免牢獄之災。曾參加抗日戰爭立有功勳,又熱心公益,捐資興學的縣參議員王大綱先生半夜失踪,這時大家才明白,時世真的在變了,老百姓的末日已經來到,恰在這時,一個使人震驚的消息傳來,熊維綱在騰衝縣黨部書記長趙懷志先生的策劃下,在一個黑濛濛的晚上率領七名同志突擊三益貿易公司,大獲全勝,俘獲匪徒十四名,奪得機槍一挺、步槍十一支、及棉紗布匹食物一批,就地分配附近居民,我此時真是歡欣鼓舞,恨不得馬上就跑到熊大哥身邊,正在收拾行裝,趕往山區的時候,突然看到熊大哥身邊的張正義來到我家,他告訴我說:「熊大哥叫我來接你去,他在江東山等你」。那時真是太高興了,就和他一道出發,在路上我問他:你們是怎樣襲擊共匪貿易公司的」?說起來真是叫人不敢相信,你知道我們的槍,已全被匪幹收繳,只剩下一支破舊的三八步槍,憑這一點武力,要想消滅十餘名匪兵,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經過幾次會議都得不到良好的辦法,熊大哥一急,就決定要去冒險,由我和其他三個人用木頭做成模型步槍,老李他們兩人帶長刀,並攜帶一串鞭炮,破壞電話線後,熊大哥藉著黑夜掩避,爬行到匪衛兵附近,用最快速的動作,將匪槍搶了過來,我們知道他已經制服匪兵,也一起跟了上去,這時熊大哥指示放鞭炮,匪徒忽聽爆炸聲,方從夢中驚醒,正在驚惶失措之際,熊大哥聲如宏鐘的命令他們把槍放下,舉起手來,匪徒們真沒有用,看到每一個人的手裡都有刀槍,嚇得渾身發抖,毫無反抗的照著做了,這時我們就將牢門打開,放出關在裡面的許多無辜老百姓,再將被俘的匪徒關進牢裡去,再處理一下戰利品以後,我們也就揚長而去了」。

聽了他生動的敘述,對熊大哥機智勇敢的行為,敬佩得五體投地,走走談談,輕鬆愉快,不知不覺半天的行程就過去了,江東山區就在目前,人來人往,已不似想像中荒烟蔓草的地方,已經有從各方面前來投效的青年,由熊大哥親自接待,指揮訓練。他看到了我,高興得跳了起來,跑過來拉著我的手說:「你來得正是時候,你看這麼多的人等著訓練,我一個人怎麼忙得過來,所以才去接你,你現在來,才算是我真正的好幫手」,我回答他說:

「首先恭喜你!聽說你對三益匪偽貿易公司,所演的那一次非常成功的空城計,各方面的忠貞人士,都會找到這裡來,這是好的開始,我們應該好好的把握」,這時有人提議:「我們的人數已經有這麼多,總該有個組織名稱」!我說:「我們就成立一個游擊支隊好了」,大家都同意,我接著說:「就請熊大哥為支隊長,編組好後,再把組織情形寄給正在緬甸密支那從事聯絡工作的趙書記長轉報李彌將軍總部,現在就由熊大哥指定人選吧」!大家熱烈鼓掌表示讚成,熊大哥認為義不容辭說道:既蒙大家厚愛,我就擔負起此一艱巨的任務吧!李少青、徐得才、任光隆,都有自己的基礎,就依序成立,第一、二、三大隊,段邦穀才來就在這裹訓練這些新來的人員,成立第四大隊隨支隊部行動,邵應壬為參謀主任,劉周禮為總務主任,現在就開始宣佈就職,一同站在臨時禮堂總統像前由支隊長帶領宣誓!部隊組成後,我們就轉往明光瑞滇山區,這裡山勢峻險,林木茂密,在叢林中建造簡單營房,是輕而易舉的事,不久各方面都略具規模,勢力也一天一天的強大,經常出入於土共控制區,給予致命的打擊,土共損失慘重,結果只好退入城內,再也不敢隨便出城,讓鄉民得過了一段自由的生活,這時共匪才真正知道,騰衝游擊隊勢力強大,不是幾個土共所能控制,便由昆明調動大軍,向滇西恕江西岸集結,要血洗騰衝,徹底消滅反共游擊隊,我們雖無苟安畏懼心理,但是我們的裝備武器,怎麼能夠與共匪正規軍相比,還是預先找一處險要的地方,加以規畫以防萬一,結果選定明光、瑞滇交界處的隘口山坡地做為基地,萬一不守,也有一條退路,這是萬全之計,就開始在此地經營,再經過一番巧思設計後,什麼可疑的痕迹都看不出來,適於此時,李祖科司令部進駐東坪鎮,召集會議,商討剿共策略,熊維綱正準備前往參加,這時情報傳來,李部已四面被匪包圍,經過了一番苦戰後,突圍撤入山區,因撤退時忽來一大遍濛濛濃霧,掩護看他們安全撤退,不知去向,又傳出李祖科是黑虎星轉世,隨時都有神靈在保護著他,匪酋聽到此種傳說,更是火上加油,大發雷霆,誓言非將全部游擊隊消滅,決不罷休,因此加強四處搜捕,熊君聽後的反應是:「我之所以要選擇此地佈防,等的就是這麼一天,我早有預感,我與共匪的血債,無論如何都要當面解決,今天就是我可以達成以身許國宿願的時候,因為在這裡,可以予敵人致命的一擊後,你們即可以安全的撤退,避入緬境,我則可以毫無顧忌的來完成神聖的工作,現在時間已經不多,應從速加強防禦及打擊力量,瞭望人員應好好的利用一下望遠鏡,讓它能夠發揮千里眼的功能,因為它來得不易,是我在抗戰時期,對日作戰時,從日軍手裡奪過來的,在我的手上,從不派上過用場,希望今天能夠發揮一點真正的作用,以便早作準備」。各方面都準備就緒以後,瞭望人員報告:「很遠的路上已發現約有一連的匪軍,正向著我們的方向前進」,熊君即刻命令:「進入陣地」!不久匪軍就到達高地隘口前停下,再派兩組搜兵,前來搜索,熊君的目的是在誘敵深入,以便一網打盡,故不加驚擾,待他們全部衝入隘口時,熊君發出暗號,轟隆一聲巨響,圓石滾木齊下,伏兵躍出,步槍手榴彈配合炸射,一霎時死傷遍地,邦穀眼快,看到藏在最後方安全地帶的匪幹,看到事情不妙,拔腿就跑,邦穀一面以機槍追射,一面又想親自追殺,卻被熊君及時制止,又向邦穀說:「時間已經不多了,趕快派人清理戰場後,再回到這裡來接受命令」,邦穀清理戰場時,就在熊君掩體附近,發現一名叫邦穀名字的匪軍傷兵,邦穀細看,原來就是有名的混混黃一光,他迫不及待的說:「我是被他們抓來帶路的,我幸而受傷不重,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今天被你們打死那麼多的人,他們逃回去報告後,一定會很快就派大軍前來圍剿,到那時,你們就無路可走了!圍剿李祖科失敗的帳,也會算在你們的頭上,快點走吧,現在還來得及」!邦穀聽完黃一光的話後,就走到熊君面前,打算告訴他,剛才黃一光所說的話,同時也在想如何營救熊君的方法,但一眼就被他看破,告訴他說:「邦穀,謝謝你對我的好意,你想要說的話,想要做的事,我通通都知道,可是時間不容許你這樣做了,現在最重要的是爭取時間,快把手榴彈集中在這裡,我要用它來埋葬敵人,也要埋葬我在這裡,做為一個邊彊守護神,現在你們除了聽從我的命令外,什麼都不准說,邦穀聽令!命你從現在開始,代理支隊長職務,把隊伍帶往緬邊,應用你與山官的交情,將隊伍及山區的羊群,帶入緬境以保安全,所有人員俟機送往密支那交趙書記長處理」,隨將身上所佩手槍取下,雙手交給邦穀,並加重語氣的說:「這等於是我的上方寶劍,違令者斬!快帶著跑步離開吧」!說完連連揮手,邦穀懂得越快越好的意思,即刻喊了立正敬禮禮畢跑步走,一連串的口令後,眼看著活生生的一位愛國英雄守在崗位上,要把最後的一腔熱血,也要灑在自己的國土上!隊伍一口氣跑離三百多公尺後,一個年輕力壯的青年,名叫王天佑的停了下來不肯走,他說:「我跟隨熊大哥十多年,他一直把我視同手足,現在他即將壯烈成仁,報效國家,我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屍體棄置山野,讓野狼去吞食嗎?你們不必管我,趕快走吧,免得誤了大事,熊大哥的善後,一有結果,我就會來追趕你們的」!邦穀無奈,只好讓他留了下來,帶著隊伍急速前進,王天佑看著隊伍走後,找到了一處視野遼潤,隱避良好的地方停了下來,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前方,大地沉寂了一陣以後,遠遠的看到增援的匪軍,浩浩蕩蕩,一波波一層層,漫山遍野的圍攏了來,漸漸縮小包圍圈,甚至已經接近熊君掩蔽的地方,尚未發出一槍一彈,顯然別有用心,果不出所料,擴大器喊起話夾了:「熊司令出來吧!我們很尊敬你,以後會重用你,絕對不會為難你的,出來吧」!轟隆轟隆幾聲巨響,又炸死了許多匪軍,但也暴露了熊君的位置,匪軍立刻蜂擁而來,團團包圍他,又喊道!「熊司令!你現在就想飛也飛不了了,快放下武器出來同我們一起回家吧!我們是絕對不會傷害你及你的家人的」,熊君判定共匪三番兩次的叫喊,其目的就是要抓活口,似便做為統戰的工具,於是右手緊緊的握著手榴彈,站了起來,高聲罵道:「你們這些滅絕天良的共產匪黨,殺人越貨無所不為,人神共憤,現在雖然獲得暫時的成功,但是因果循環的道理,天老爺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說完把右手緊握著的一束手榴彈,用力往人多的地方一擲,在高喊中華民國萬歲聲中,又一聲巨響,聲音即告消失,現場經過一陣混亂後,共匪竟連他的屍體也不能放過,把它綁在擔架抬著走了,王天佑雖在暗處,但對熊君壯烈成仁的每一環節,都看得非常清楚,衷心也隨著片片破碎,當共匪要把熊君的屍體抬走時,幾乎失去了理智,想衝出去拼死算了,所幸為了隊伍的安全,不能節外生枝的警覺,制止了他的衝動,便拔起他的飛毛腿,飛也似的跑去追趕隊伍,找到邦穀後,一面走一面報告熊君成仁經過情形,說著說著又泣不成聲了,邦穀黯然神傷一陣以後,還得耐下心來安慰這位鐵錚錚的好漢,經過一天一夜的急行軍似後,隊伍已經到達了邊界,也看到牧放在這裹的羊群,邦穀想到必須從速拯救這些待宰的羔羊,便把隊伍停了下來,共商對策,分配任務以後,個別去執行,邦穀帶著幾個隊友直往山官府,面見山官,便把眼前的緊急情形告訴了他,所有人員及羊隻,在今天晚上,都要避入他的轄區,否則大難即將臨頭,他滿口應允,當晚人羊全部深入緬境,邦穀才算鬆了一口氣,也得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個安全覺,第二天巡視各地回來以後,又想到狡猾成性的共匪,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不得不防,請山官發動武裝青年以防匪軍前來騷擾,第二天一早,果然有一隊匪兵趕到,即刻封鎖邊界道路,再去漫山遍野的搜巡羊群,但一無所獲,一些生性暴戾無知的匪兵,竟敢進入緬境搜巡,此時才激怒了山官,集合起百餘武裝青年,將入侵匪兵驅逐出境,害得武裝青年嚴防了一夜,次日一看,已無影無踪,一定是灰頭灰臉的走了,邦穀把人羊的問題都得到完滿的解決後,為了要報答山官及地方上的青年朋友深厚的友情,殺羊買酒,大大的痛飲了一番,在痛飲前,先舉行遙祭熊君在天之靈,祭文內邦穀是這樣寫的:「熊大哥!俗話說,生而為英,死而為靈,我們現在在這裡,懷念你祭奠你,你應該是知道的!最近有人逃跑出來說,你的遺體被共匪抬回去後,放在要道上,顯示他們的勝利,可是匪酋張天來,自從親自指揮搬運你的屍體時,發現你那雙圓圓的大眼睛,一直都在瞪視他,抬回去放在那裡也是一樣,弄得他寢食難安,只好問計於陳子厚老先生,陳老告訴他說;「只要你有誠心,肯到他的屍體前跪下發誓:今後絕對不敢再做傷天害理的事,保證不再找你家人麻煩,讓你早日得到安寧,如違誓言願接受你的懲罰」!

匪酋果然照著做了,老人唸唸有詞後說:「海清!你可以瞑目了」!說完把他的眼皮一按,果然很安祥的閉上了,從此匪幹的暴行也有所收斂,我們也得你暗中保佑,一切都很順利,你所交付的任務,也都完成了,安息吧!我衷心敬愛的……熊大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