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受安死為厲鬼

作者/白雲軒

 

人之一生,生死本為常事,但因受主觀條件影響及客觀環境之限制,死後有受後人敬仰者,有使親者痛而仇者快,有安然赴死,毫無遺憾者!有死不瞑目、發生異端者,有死為厲鬼,而使仇者膽寒,夢寐難安者,侯受安先生之被俘成仁,類乎是。

侯受安先生別號輔國,雲南騰衝河西鄉萬幸村人,生於民國元年五月十日,父于美公,母尹氏,均先後辭世,昆仲有五,先生居長,居家兄友弟恭,素受諸弟之尊敬。

先生幼承庭訓,秉性剛直,素懷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之慨,敢作敢為,為同輩所樂與相處,青年時期就讀於雲南省立騰越五屬聯合中學,以成績優異,熱心公益,畢業後,奉召參加雲南地方幹部區長訓練班受訓,歷時五月,以最佳成績畢業,返鄉後於民國二十四年冬,應前外交部、內政部中緬(英)未定界專員尹明德先生之邀,隨同前往邦洪一帶執行勘界工作,備極辛勞,對國家民族之貢獻亦多,勘界工作告一段落,返鄉就任騰衝縣第三區區長,從事地方行政工作,抗戰軍興於民國二十九年春,調騰衝縣政府兵役科,辦理徵兵工作,配合軍事之需要,對兵員之補充貢獻心力,民國三十三年秋,調任河西鄉長為時三年,交卸政務後,民國三十六年春,騰衝縣立商業職業學校成立,應張興教校長之聘擔任總務主任,辦理行政工作,民國三十八年共匪叛亂,匪軍滇桂黔邊縱隊朱家壁部竄擾滇西,為保衛地方治安,接受地方父老之請,擔任自衛大隊長,糾合地方青年,組織武裝,領導防匪、剿匪工作,曾先後率部配合雲南第十二專區聯防總隊,遠赴龍陵、怒江一帶,圍殲匪徒,先期曾獲得全面之勝利,以後陳賡、鄧小平匪部進踞雲南,剿匪軍事逆轉,滇西全面淪陷,為保存地方武力,乃號召地方紳士有錢出錢,有槍出槍,有人出人,組織游擊武裝,與共匪博鬥,以後為擴大反共陣營,承楊正平君居間連繫,聯合范雄起義抗匪,雙方曉以大義,採取東西策應方式,與九保范雄君冬次會商,並以外攻之計於月黑風高之夜進襲九保,完成九保武力之轉進山區,范雄君由擔任村長而反共,雖早有計劃,但實自此始,似後范雄所部活躍於河東梁河山區,先生所部於河西山區或交通錢,屢創匪軍,發揮了東西呼應妙用,先生部進襲九保,使九保武裝之脫離共匪轉進山區,此計在掩人耳目,對地方紳士亦作一交代。

三十九年七月二日深夜,先生所部在週密之策劃下,攻擊河西丙彩匪軍一二二團留守處,擄獲輕機槍一挺、步槍及手槍多支、子彈甚多,拂曉又攻擊河西區偽人民政府,擄獲機槍二挺,步槍多支,並斃匪三名,此役壯大了我方裝備,增強反共決心。

在此期中,於河西山區與交通要道,多次予匪方人員及地方附匪份子無情之打擊,使盤踞騰衝南部之匪軍及地方幹部,風聲鶴唳,聞風喪膽。

至民國四十年春,以進踞匪軍日眾,壓力日增,匪軍曾調集千人之眾,對駐防盈江西區之後山五寨之侯受安部實施包圍,因事先獲得情報,分別於重要據點及道路對匪軍實施伏擊,以遲滯敵人行動,而後以化整為零之方式,轉移駐防地區。

民國四十年春末,侯受安部駐防昔馬大寨整補,再度遭匪軍圍擊,先生鑒於情勢危急,決定突圍向緬甸邊境轉進,以避敵鋒,惜人困馬乏,部眾亦散去大半,與河西富紳李顯仁同遭共匪俘擄,兩人被俘後,即被匪幹以鐵絲穿透肩胛骨,並嚴密看管,少數部眾由楊立顯率領突圍抵達緬北,先生與顯仁二人經連夜解往河西,屢遭公審凌辱,毒刑逼供,幾至體無完膚。

其中河西魁閣之公審,河西正直紳士尹培炳,不支匪幹之毒打,死去活來者再,當場慘痛離開人間,後又在河西漫東先鋒營再度公審,對受安顯仁二位施以活剮之刑,如耶穌受難之方式,預置巨型十字架二支,綑綁二人手腳,施以凌辱,受安怒目而視,默無一言,匪榦施刑盡興,方割下二人雙目上眼皮,以遮蔽怒如烈火之視棧,再由上而下,一刀一刀,割下大塊肌肉,最後開胸破肚,取去心肝,而曝屍原野(大盈江邊)。

先後數次之公審,匪幹對河西民眾,均規定每家最少一人參加,故受脅迫參加公審老,多至萬人,而匪幹所施之毒刑,幾至使參加公審之群眾不敢仰視,受安先生壯烈成仁後,死不瞑目,陰魂不散,曾先後發生心電感應(死者以活人傳口)多次,

仍如生前音容剛健,所講言語,使到場訪視之匪榦亦毛骨悚然,祇有驅散群眾,派人監視受感應人之甦醒,而責備申斥其有病態心理,上述心電感應之事件連續發生,竟使附匪之地方幹部,幾至不敢擔任先前之職務,勉為在職者,其囂張跋巵之形貌亦為之收斂,尤其受安先生故里之村長,屢選屢亡,而這些附匪幹部,均屬年輕力壯之人,以後竟至無人膽敢擔任此一職務,上述情節傳佈甚廣而迅速,且人事真切,生為英雄,死為厲鬼實非科學之所能解答。

侯受安先生遇害於先鋒營,地當南北交通之孔道,屬一小山坡,以後月白風清之夜,鄉人途經該地,常發現行踪飄忽,似人非人,似影非影,酷似侯受安先生生前之形影,轉瞬而逝,人皆以為係受安之鬼,飄蕩人間,因此最使施害受安之匪徒寢食皆廢,日夜難安,匪徒之決心處受安以極刑,而曝屍原野者,以受安義氣風發,領導洪幫之仁字堂眾,排難解紛,一言九鼎,為龍頭大哥,而仁堂又較其他義、禮、智、信諸堂,論人才學識,及平時作為與發展,皆較為盛,兼之受安先生又為反共游擊組織之中堅,與地方政治之領導者,共匪為消滅幫派組織,剷除反共武裝,醜化先生之形象,必嚴加凌辱後而置之死地,方足以達到其目的。

受安,安息吧!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為期不遠,神洲光復,我們再給你招魂,魂兮歸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七期;民國76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