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四年雲南省政府改組經過側記》一文的幾點補充

作者/李文化

 

讀了貴刊一九八三年第一期胡以欽先生所寫的《民國卅四年雲南省政府改組經過側記》一文以後,我認為作者所敘述的是他當年親身的經歷,全文平鋪直敍,如實地描寫了那一段經過,未加修飾及評論,很符合寫文史資料的原則,是值得我借鑒的。

我是《側記》中所寫的代理雲南省政府主席李宗黃的次子,讀了《側記》後,再三與本人腦子裡所儲存的記憶信息相對照,覺得筆者所述與當年所發生的經過事實無誤,是值得作為一段「信史」載入文史資料的。受到胡以欽先生文章的啟發,本人感到也有必要將自身所見所聞的一些與當年雲南省政府改組前後的事實寫出來,借貴刊一角以作補遺。因為胡以欽先生所寫的是從家父李宗黃民國卅四年十月三日到達昆明之後所發生的一系列情況開始,至十月六日龍雲離開昆明而結束。那麼,家父往昆明之前及龍雲離昆後那段時間的情況又是怎樣呢?這便是我所要補充的。

一九四五年十月一日晚,家父與我住在重慶浮屠關上鵝嶺李家花園家中,也和往常一樣十點鐘已經就寢了。二日凌晨一點鐘左右,聽到有人叫門,勤務員問明來意後,將我叫起來,說是蔣委員長官邸的人送急信來。我到門口接過來信,看見是以蔣中正署名交家父親拆的信,便急忙送給家父拆閱。當家父看信時,送信人告訴我說:「明天一大早便有車子來接,赴九龍坡乘專機前往西昌,請李主任及早作好準備,以免誤事。」說畢即匆匆離去。

家父把信交給我看,我見信內有即將改組雲南省政府,請即來西昌面談等語。家父說:「時間緊迫,又沒有說明要我去幹什麼,很難估計今後的動向,目前只帶一個祕書和一個隨員去,行李越簡單越好。」當時家中只有我父子二人,我得看家,不可能隨同前往西昌,我間家父打算帶那兩個人去,請他快作決定。家父說:「你去把申慶璧①和雇員吳映忠二人叫來吧。」我立即前往棗子椏極當時由家父主持的「工作競賽委員會」②把申、吳二人叫起來,對他們講了情況,他們便一同來到李家花園,這時已是十月二日的上午四點半鐘了。家父對申、吳二人略作工作安排後即上床假寐。我一面代理家父整理公文包和必需的衣物,一面與申慶璧閒談,以待天明。

天剛亮,即聽到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然後有人高呼:「車子來了,請李主任上車。」話音方落,蔣經國已推門而入。家父忙把他迎進客廳向我介紹說:「叫蔣老伯。」蔣經國讓道:「不敢當,不敢當,叫大哥就行了。」蔣經國對父親說:「雲南的情況比較複雜,家父望李主任速赴西昌會商,以便妥善處理。就請上車吧。」家父即叫申慶璧、吳映忠二人帶著行李一同上車,馳往九龍波機場。我則留守家中照料門戶。

這以後的情況申慶璧在事後對我講述說:「我們乘專機飛抵西昌後,分乘小轎車及卡車趕往蔣委員長行轅。沿途道路崎嶇,顛簸異常,汽車在塵土飛揚的土公路中急馳了一個多鐘頭到達一個山頭上的一幢房子,蔣介石即在那裡召開「改組西南三省政府的會議」。③除令尊與關麟徵等人外,還有宋子文、陳誠、龍滌波,我與吳映忠及其他的隨行人員都不得進入。會議進行了兩個多小時,在散會後用膳時,令尊才告訴我:「會上決定讓我去代理雲南省政府主席,飯後即馬上乘車到機場,飛往昆明。以後的工作可能很繁重,你要先有個思想準備。」

「由空軍五路指揮部副司令王叔銘親駕之專機抵達昆明巫家壩機場時,已是十月二日午後三點半鐘。杜聿明已早在停機坪等候,飛機才一停穩,杜即叫放下舷梯,走上機來,與令尊及關麟徵談了他在昆明為對付龍雲所作的準備情況。然後對大家說:『為了保密起見,凡是乘坐這架專機的人,包括機組人員在內,均不得不暫時留在飛機上等待天黑,各位即在機上用餐,到時自有車來接。』於是我們在機艙裡閒談和吃飯,直到天已黑盡,才有幾輛汽車開到機旁,我們下機即乘車向崗頭村駛去。」

「當晚,中央軍駐昆明的首要人物均聚集在北郊崗頭村鴻翔部隊司令部││杜的臨時指揮所開會。會上杜聿明表示:『等委座限令龍雲交出雲南的時刻一到,各部隊即按計劃行動,一定要按時完成任務。』令尊對杜聿明等人的軍事行動部署,不便插言。但為了對今後任代理主席的處境著想,希望最好能夠和平解決,因而提出蔣委員長也曾交給他一封親筆信,轉交周惺甫、胡蘊山兩先生,望他們出面從中斡旋,最好能在採取行動之前,將信交周、胡二人。這樣,杜聿明才說:『只要龍雲不負隅頑抗,能按委座規定的日期離開昆明,可以不用武力解決。給周、胡二位的信,因周惺老今晨已經飛渝,我即將派人送交胡蘊老。』」

申慶璧還講述了杜聿明派人送信給胡蘊老,以及胡出面上五華山勸說龍雲和平栘交等具體情節,大體與胡以欽先生在《側記》中所述的相同,我就不贅述了。

申慶璧還與我提起一段插曲說:「蔣介石原已任命關鱗徵為東北九省保安司令,關聽說家父將乘飛機飛西昌,便隨機同去見蔣,目的是請蔣介石面授機宜後即到東北上任。誰知他到了西昌以後,蔣叫他參加在行轅召開的會議。會上蔣介石說,他考慮再三,認為杜聿明在雲南與地方勢力相處不好,現在他決定由關麟徵接替杜聿明,出任雲南省警備司令,改派杜聿明去任東北九省的保安司令。所以關麟徵也和家父一樣,在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倉促同機飛到昆明。我想那次如果關麟徵不知家父去西昌而隨機飛去見蔣介石請示的話,他就不參加那次「西南三省的改組會議」,蔣介石即使認為杜聿明再留在雲南不恰當,也可能不會一時心血來潮把關、杜二人來一個大對調。他二人的命運大概也不會像後來那樣:一個就任雲南省警備總司令不久便碰上「一二、一運動」被迫匆匆調離雲南,去成都任中央軍校教育長,以後客居香港直至病故他鄉;另一位在東北戰場上被解放軍打得站不住腳,在淮海戰場上被俘。

當龍雲乘坐的飛機抵重慶九龍坡機場時(十月六日),蔣介石親率部份國民黨的軍政大員到機場迎接他到李家花園下榻。此處為當時雲南興文銀行重慶分行的招待所,是一幢二層樓房,布置很講究。抗戰期間,許多到重慶開會的雲南軍政要員都曾在那裡生過。龍雲當時在樓上的臥室恰與我的寢室隔著不到一丈遠,兩窗遙遙相對,陪伴他的只有他的獨生女兒龍國璧和一個隨員。我雖未與龍家的人直接接觸,但由於興文銀行的兩個招待員與我是同鄉,龍雲在那裡居住後,他們覺得不方便,向我家借了一間空房子住。除了按時去伺候龍雲外,我們常在一處閒聊,這樣就使我很自然地知道不少龍雲當時的生活情況。

龍雲到重慶後,既不到軍事參議院視事,也不外出拜客。一連七天閉門獨處,即使是軍事參議院的高級將領來拜望他,龍雲也拒不接見。七天以後,有電話通知他蔣委員長要來看他,但龍表示很冷淡。當蔣介石到達時,龍雲不但未外出相迎,甚至未邁出房門,直至蔣介石已進入客廳,龍雲才緩步從樓上下來。雙方互道寒暄落座後,對雲南省政府改組一事均隻字不提。默坐片刻,蔣介石說:「看你的精神不大好,要注意休息。如嫌這裡不清靜,可另找一處獨家的小院居住。」龍雲也不置可否。二人對坐僅幾分鐘,蔣介石即辭去。龍雲既不挽留,也不相送,只在客廳門口微微一躬身便徑自上樓去了。憤懣之情,現於辭色。

蔣介石出了興文銀行招待所後,我見他漫步觀看李家花園景色,似有所感觸。大概是因在抗戰初期,他曾在此園中度過了日機頻緊轟炸的一段歲月。後因英國新任駐華大使卡爾到達重慶,蔣才遷出李家花園到曾家岩去住,把那幢官邸讓出作為英國大使館。他看了一會,停步命侍從叫來園主人李果生問道:「你家這座園子為何如此零亂荒蕪?應該好好修整一下嘛!」李果生回說:「自當年日本飛機大轟炸後,園子損壞很大,我家已無力修復,即使稍事清理一下園子,也得花很大的人力物力,目前是力不從心矣!」蔣介石未講什麼,隨即登車離去。

過了不久,蔣在李子埧為龍雲找到一幢別墅,經龍國璧看過認為滿意後,又由興文銀行派人去加緊修理布置。我也曾有幸去看過。(這幢別墅座落在嘉陵江畔,時值深秋,江上碧波盪漾,園內花木繁茂,比之已經破落的李家花園幽靜多了。待一切修理就緒,龍雲一家即移住該處,因相距較遠,對他遷居以後的情況,我即不得而知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