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密叢林捕巨蟒 蠻荒隨獵記

作者/楊思渝

 

泰緬邊區,山巒起伏,作者在這叢林茂密,一片浩瀚無垠的綠波處,親自目睹了兩場極富刺激性的捕巨蟒情景……。

三、四月份,泰酒地區,家家忙著「砍地」、「火燒山」,準備播種的日子,一個炎熱的上午,寨子里李二嫂十歲的小孩,跑得滿頭大汗地來叫老張:

「大叔,大叔,我媽叫你快去!地裡有條大蟒,快││」

盤繞一條菜色大蟒蛇

我上午的課已完,老張約我一起去。我幫他拿了砍刀,他扛長矛,手提麻袋。我們跑步到了地裡。李二嫂站在地道的樹蔭下,指向地裡:

「蛇在中間草稞裡,嘮,嘮,那邊││」

砍地播種,先砍四周的野草雜樹,然後砍中間。這樣放火燒地的時候,灰肥會更多一些,燒的範圍也好控制。李二嫂砍了周圍後,砍到中間草叢,突然發現那兒有條蟒蛇,連忙嚇得躲開了。

我們沿李二嫂手指的方向,仔細一瞧,果然在亂草葛藤裡,槃繞著一條菜色大蟒。老張很鎮靜地把袋子打開,摸出一大條有濃烈硫磺和石灰氣味的布,另外又拿出一塊毛巾。他用毛巾把李二嫂及她滿身大汗的小孩由頭到腳擦了擦。然後,自己也揩了揩汗。

老張叫李二嫂和小孩不要動。我尾著老張慢慢向蛇移過去,我們的腳步,驚動了蟒蛇。它昂起頭,發著威。吐出血紅的蛇信,嘴裡發出「呼、呼」的聲音,擺出一副凶狠的準備攻擊的架勢。老張手執長矛,沉著的把那塊布和揩著汗的毛巾,挑在矛尖上,漸漸遞送到蟒的跟前。老張用力將布和毛巾拋過去。這時,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蟒蛇像中邪似的,立即將布、毛巾纏了起來,纏了又纏,越纏越緊。最後,把頭藏在中聞;竟成一團,一動也不動了。老張和我合力將蟒蛇抬進袋裡,用繩扎了口。

最怕硫磺、石灰氣味

李二嫂過來,客氣地向我道謝。

我說:「不用謝我,要謝的是老張。」

r打蛇,他呀,巴不得,何屑謝││」

李二嫂孩子他爸過世後,老張對她娘兒倆很照顧,像一家人一樣。

我問老張:巨蟒為什麼這樣聽話?那塊布和毛巾有什麼名堂?老張笑了笑,得意地說:

「蟒最怕硫磺、石灰的氣味。有汗的布、毛巾混在一起,味更濃。所以,蟒蛇緊緊纏著,死也不放了。」

李二嫂說:「他呀,看起來老實;心裡呀,鬼得很。」

我說:「老張,你幫李二嫂用蛇肉做幾個菜,差不多了,叫小孩喊我一聲,嗯?」

我看著興奮的老張,又看看臉紅紅的李二嫂,摸摸小孩可愛的臉,笑笑,走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