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燈歌舞

作者/雲耀宗

花燈歌舞,曲調幽雅動聽,舞姿美妙,詞句情壓韻,扣人心絃,因為農村風氣保守,女孩子都不願拋頭露面,多由男扮女裝演唱,是我雲南人氏過舊曆新年,從正月初一到十五,一種娛樂助興節目。為慶祝新年快樂,一些古道熱腸人士自動組織花燈歌舞班,名曰唱花燈,其班底人馬并不固定,憑個人專長、愛好,秋收後農閒時期於晚間,找一寬大場地施以練習演唱,記之以高蹺,蚌壳舞、獅舞、龍燈舞,甚至國術武術之類民間藝術,全屬業餘性質,其經費來源大多來自大富人家樂捐,演唱期間對民間一介不取。我同鄉離家鄉近半個世紀,諒對花燈歌舞記憶欲新,感念在懷,茲摘錄花燈歌詞兩首供愛好此道同鄉於閒時模仿花燈歌音調高吭自娛。

㈠鬧渡

花相公,擺擺搖,搖到江邊沒有橋,

雇隻小船湖江游,遇上倆個女多嬌,

花相公,想攀花,死皮賴臉不害羞,

他要姑娘對山歌,賣弄聰明又耍刁,

擺波大媽智謀好,倆個姑娘膽氣高,

首首山歌似春風,掃得黃葉四處飄。

㈡開財門

生:棗子花開細濛濛,石檔花開滿樹紅,桃花開在正月裡,梨花開在二月中,花開不長久,乾妹情意濃,想起乾妹笑春風。

旦:拾把交椅攔門坐,打開青絲巧梳妝。左梳左挽盤龍髻,右梳右挽看花樓。盤龍髻上金雞叫,看花樓上風吹身。

淡打胭脂擦白紛,柳葉耳環墜耳根。穿上一件紅綾襖,鸚綠褲子耀眼睛。

生:急急忙忙擊綉房,十指尖尖來開門,

    旦:板凳抬一抬,乾哥請進來,板凳拖一拖,                   
        乾哥你請坐。

生:板凳跨一跨乾哥自坐下。

旦:小妹轉綉房,忙把清茶端,端呀杯茶米,
        請乾哥嚐一嚐。

生:乾妹耶。旦:乾哥耶。

合:請乾哥嚐一嚐。

生:將茶接在手,放在口中嚐,口口吃得茶花 
        桂子香。

旦:乾哥哥耶。合:茶花桂子香。

生:乾妹妹耶。旦:乾哥哥耶。

合:二杯香茶倆廂情意長。

旦:小妹轉綉房,忙把烟來裝。

生:双手接過這鍋煙。

旦:親手把火來點燃。

生:多謝乾妹情意好,只願情意比煙香。

旦:乾哥哥耶。生:乾妹妹耶。

合:一鍋香煙倆廂情意長。

旦:你到妹家空坐坐,沒有好的待乾哥。

生:有心招待乾哥哥,十碗八碗擺上桌。

旦:本想招待你八大碗,沒有好菜怎安排。

生:沒有好菜上街買,雞鴨魚肉擺滿街。

旦:小妹本想上街買,沒有銀錢怎安排。

生:頭道財門双扇開。

旦:荒山長出糧食來。

出:二道財門双扇開。

旦:荒山種出花果來。

生:三道財門大打開。

旦:牛羊成群滿山岩。

生:四道財門大打開。

旦:金銀財寶滾進米。

生:乾妹妹耶。旦:乾哥哥耶。

合:金銀財寶滾進來。

旦:如得乾哥做幫手。

生:砌房蓋屋不用愁。

旦:如得乾哥做幫手。

生:谷米豐收堆滿樓。

旦:如得乾哥做幫手。

生:豬雞鵝鴨樣樣有。

旦:如得乾哥做幫手。

生:男耕女織共白頭。

旦:乾哥哥耶。

生:乾妹妹耶。合:男耕女織共白頭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