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將舒子光將軍

作者/傅金泉

舒將軍諱榮字子光,民國六年一月初五日,出生於雲南省彌渡縣舒家營。稍長,負笈昆明,入雲南省立第一中學,畢業後目觀軍閥割據,民不聊生,慨然入黃埔軍校第三期步兵科。民國十五年一月畢業,歷任排、連、營、團、旅、師長、河南南舞師管區司令、十三軍副軍長、十二軍軍長等職。

將軍畢生戎馬,凡討逆、剿匪、抗日、戡亂諸戰役,靡不參與,戰功卓著,其犖犖大者,如民國二十三年團長任內,於江西廣昌,擊潰匪軍三師之眾;民國二十七年旅長任內,於魯南台兒莊,以一旅兵力,擊斃日寇二千餘人;民國二十九年,師長任內,以一旅兵力,擊斃日寇二千餘人;民國二十九年,師長任內,以一師兵力,殲滅敵軍五千餘人,俘虜無算;民國三十七年,軍長任內,於徐州東南之趙店,斃匪四千餘人;同年十二月於徐州以西之郭營,以一團兵力,扼守要衝,斃匪五千餘人,虜獲步槍八百餘支,輕重機槍二百餘挺。其指揮若定、忠勇奮戰之精神,雖古今名將,蔑有加焉。

民國三十八年參加上海浦東作戰,迭殲頑敵。不幸於徐蚌會戰時,足部重傷,不良於行,奉調國防部中將部員。未久奉准除役,退隱田園。

民國六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將軍因心臟病突發,病逝於耕萃醫院,享年七十歲。德配王夫人,相教有方,子女有成。蘭芳桂馥,克振家聲,所謂義方垂裕,積善餘慶,信可徵焉。將軍獻身軍旅,効忠黨國,勛猷彪炳,典範長存,當與日月同光,永垂不朽。

民國四十七年,余執教於新店國民小學,將軍長女尚勤系余門生之一,旋受聘為家庭教師,每日前往舒府授課,將軍必等候於大門內,一聞電鈴,立即開門相迎,一面鞠躬,一面口呼:「老師辛苦了。」言畢快步走向書房,開門請余進入,接著奉茶、遞煙,從不假手他人。授課畢,將軍已竚立室外,見余起身,親身啟門,恭送至大門口,鞠躬致謝。不論風雨寒暑,天天如此。某日余步入舒宅,適逢修茸房屋,不慎一腳踏入石灰泥中,將軍立即蹲下,親手為我脫去泥鞋,著上拖鞋,復又為我洗刷鞋上泥槳,風乾後送入書房。於茲雖已事隔三十年,當時之情景,猶歷歷在目,一如昨昔。自是年起,每年三節,均邀余到舒府共渡佳節。每次赴宴,必虛位以待,入座首席,時時敬酒,頻頻布菜,使我忘去身為異鄉遊子之痛。時達七年之久。尚勤畢業之後,接著擔任將軍次子尚忠、次女尚賢導師,余同將軍遂成忘年之交。

將軍在世時,我經常前往拜訪,將軍最喜歡同我談起二度駐軍懷來之情趣,談話聞面露笑容,精神愉快,對本縣之蘋果、白菜、羊肉,質甘味美,讚不絕口,將軍於民國二十六年,駐軍八達嶺迤南長城各要隘,遏阻日軍北上。民國三十五年,率軍自熱河西進,會同傅作義、孫連仲友軍,合力收復察省全境。抗戰軍興,將軍遏阻日寇,軍入察省在先;勝利之後,復又拯救省民於共匪之手於後。將軍惠我省民之德澤,令余永誌不忘。

民國六十三年春,將軍因患胃水腫,住入榮民總醫院,時余執教樹林國民中學,聞訊前往探視,當我踏入病房,深為將軍懷抱不平。往日將軍,出生入死,奮戰沙場,流血流汗,保國衛民,如今身為退役中將,竟住的是次於三等病房,同室住了近十名病患,多係榮民百姓,終日人員進進出出,將軍焉能安心靜養?將軍雖口不出怨言,內心能不為之隱痛乎?換若任何一位功在國家的將領,能忍受此等近乎不人道之待遇乎?將軍住院其間,我曾三度前往慰問。每次我看到他一個人靜靜地躺在病牀上,內心為之悲痛不已。當他發現我身立面前時,總是點頭微笑,時而閉目寧神,時而張目以視,心似有所欲言。,口卻難以張啟,目觀此情,令我黯然神傷。將軍出院之後,我到舒府,又看了他二次,由於不良於行,都是躺在躺椅上,見我步入客廳,頷首微笑,伸手示坐,雖病魔纏身,口不能言,仍不失往日怡然安詳之神態。

舒將軍不幸病逝於耕莘醫院之後九日,即六月三十日下午,於台北市殯儀館舉行公祭,大殮前余瞻仰將軍遺容,不禁悲從中來,放聲大哭,含哀視殮,公祭畢,發引南港花園公墓,靈車啟動,天色巨變,雷聲大作,雨下如注,車抵墓園,余已全身濕透。安葬畢,舉目四眺,青山翠谷,四合環抱,綠蔭密佈,環境清幽。將軍安葬於此,深得青山伴忠骨,幽谷護完人之宜。

綜觀舒將軍一生,值得稱道者,略陳之如下:

一、刻苦自勵:將軍高中畢業後,自昆明前往廣州投考軍校,結伴同行者四人,有的乘轎,有的坐車,惟有將軍徒步而行。試畢放榜,錄取者獨將軍一人,其他三人,名落孫山矣!

二、智勇雙全,能征善戰:將軍久歷戎行,歷屬湯恩伯兵團,別人不願防守的險地,他去防守;別人不願打的硬仗,他去攻打。湯將軍常對其僚屬云:「有子光在身邊,我可高枕無憂矣!」若非將軍智勇兼備,能征善戰,湯將軍何以獨對將軍信賴之殷,倚畀之重?將軍領兵之日,其所以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完全基於其「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之赤膽忠心所致。平時精研戰略戰術;戰時指揮若定。歷次戰役,將士用兵,人人奮勇,個個爭先,完全得之於將軍精忠報國精神之感召。滿身彈痕,是他於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最佳之標幟。

三、清廉自矢:過去身為將領而一生清白者,為數不多,將軍自少尉領兵,到中將退役,其間一向堅守實兵實餉,從不冒領公帑,中飽私囊,即使自己薪俸所得,亦多用在官兵急需身上,故而畢生兩袖清風,身無長物。似將軍之清廉,在過去將領中,能有幾人?

四、刻苦自立:將軍素堅清白之守,基於不在其位,不受其祿之志節,於退役之後,自動放棄自身應享的終身俸給,自己與夫人,靠種菜養雞,維持一家數口之生計,不辭勤勞,終日矻矻然於菜園雞舍之間,無怨無尤,怡然自得。

五、為人忠厚,待人誠懇:將軍對長者尊而敬之;對平輩禮而遇之;對晚輩慈而愛之。生平待人,一本於誠,一切盡其在我,不怨天,不尤人。古今完人之所備,將軍兼而有之,美哉!將軍之為人也。今逢將軍逝世十四週年,敬撰斯文以紀之。

為了悼念舒將軍,敬撰七律乙首,其詞曰:

東南不世一將軍,為人木訥性率真,胸懷壯志凌雲漢,精忠報國不復人。

久戰沙場肩重任,臨危受命趨前陣,所向披靡揚威武,戰功彪炳耀古今。   轉載察哈爾文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