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舅父隴體要──致楊宇光先生函

 

尊敬的宇光老伯:

來信收到很久,今日才得回信,請原諒!舅舅離開我們已近一月了,一月了,他老人家高大魁梧的身影,和善的面孔,瀟灑的舉止,歷歷在目,幽默的談吐和教孩子唱『三民主義』的歌聲,時時迥旋在我的耳邊,舅舅沒有死他老人家永遠和我們在一起,舅舅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許多關心我的長輩、朋友總是問我,『舅舅給妳留下了什麼?』舅舅給我卡孩于們留下了,他老人家的精神、人格和做人的道理,我以為這比什麼都寶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

舅舅的精神所在,始終如一,熱愛國家、民族,忠於自己信仰。主義,畢生追求真理,善於學習,不斷進取,對政治局勢,有敏銳的洞察力,獨到的分析力和準確的判斷力,在香港深居簡出幾十年,然而沒有一天不關心時局和國事,是一個走在時代前面的巨人!

舅舅的人格所在,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言行一致,具有松柏之姿,冰雪之操,一生一世最鄙視唯利是圖的投機份予,最痛恨失節降敵的敗類,做人要做這樣的人,舅舅是一個平凡的人,然而在平凡中郤見其偉大的人格!

舅舅做人的道理,舅舅是一個極端負責任的人,大而言之,對國家,對民族,對國民黨,對自己各個時期擔任的種種事;小而言之,對象人,對朋友,都是極端的負責任!

時代變遷,迫使舅舅一家,幾經流離,幾經搬廷,汽車、洋房可以丟掉,而外婆的一個梳妝鏡卻幾十年一直帶在身邊,可見我舅孝心非一般。

記得,我同舅舅到『石澳』,我第一次在大海中暢游,歡喜若狂,突然發現舅舅老淚縱橫,舅舅說『以往來石澳總是同舅母一起,今天為什麼只剩我一人?』舅舅、舅母伉儷情深,相敬如賓是親朋好友皆知的,至於對於後人和子孫,更是關懷備致。這一點,我深有所悉,舅舅恩重如山,我和子孫後代將永遠牢記!

宇光老伯,原諒我!焉得如此之拉染,我完全明白,在舅舅整個政治生涯中,您老和舅舅合作、奮鬥,您老對舅舅的理解比我深刻千萬倍,只不過提起筆來就壓抑不住自己對舅舅的崇教、緬懷和熱愛,有不當之處請賜教。

在電話中,您老曾關心到我的家人,謝謝,現奉告如下:我的先生、李克蓉醫師是一個老老實實,在技術上精益求精外科醫師,原本不打算來香港,其一,是來港無法行醫,其二,是怕增加舅舅的經濟和精神員擔,昨天,接李醫師電話決定攜一子一女申請來港,一家團聚,一切從頭做起,道路是艱苦曲折的,然而前途是光明的。(我的地址:香港英皇道二九四號(北角)五洲大廈六樓A座。電話:5-7011550)

最後希望老伯保重身體,有機會赴港時一定通知我,有什麼事需我在港辨理,來信、來電,我一定照辨。

  祝

    安好

愚姪 楊煥花

一九八八、四、一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