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文訊(二)

完白先生雅鑒:

七月十七日,法國巴黎大學熊東明先生應邀在雲南省圖書館報告廳作書法演講。熊先生已允應作為『錢南園研究會』之名譽會長。非常巧,在授聘儀式上,當我將聘書遞交熊先生時,剛好收到申先生六月廿四日托王樵先生轉給我的信,兩位名譽會長均允應。

『錢南園研究會』我們只聘請在海內外有名望的學者教授為名譽會長,第一位被聘請的就是申先生,第二位是熊秉明教授,他在法國就已允應。前不久我的一位親戚從美國寄來『世界日報』(八八·五·十九)戴國聖先生『錢南園鞠躬盡瘁』一文,可惜未見上篇,想必國聖先生亦為我滇人,南園先生在海外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法國和美國的一些博物館均藏有南園墨迹)

秉明先生講學後之當天下午,到機場接楊振寧傳士,楊先生是在參加了中央研究院的院士會議之後,由臺北抵港赴昆的。由于熊先生的關係,我有幸會見了楊先生,雖是世界一流之科學家郤乎易近人,于書法及傳統文化都有很深的理解和認識。他與熊先生是至交,其父楊武之早年應熊慶東先生之聘在清華組建算學系,童年他們都在清華園內讀小學,此次是熊先生特邀他來雲大主持熊慶來獎學金的頒發儀式。事也很巧,熊先生應聘為錢南園研究會名譽會長授聘書時,先生也允應為我之名譽會長,只是目前開放部分人士探親,先生暫不能前來,雖不能直接見面交往,但書信文章早已神交,這種高境界的文化交流,還有什麼能與之相比呢。弟在此間奔走,尊崇鄉賢,亦為給滇中復人樹楷模,目前僅先從南園先生開始。再一巧事是,昆明市滇劇團,排了三年的滇劑『錢南園』首次公演則是為歡迎熊、楊兩先生之光臨講學,我從小只喜歡京劇,兒時常與祖母看戲,馬連良先生的『借東風』也看過。因滇劇團演『錢南園』,我也就喜歡滇劇了。前一年,該劇團與我協商,我曾義務為他們製作了一些仿錢公手迹的道具,略表對錢公的景仰,對演出的支特。熊先生這次返里,作為名譽會長,『錢』劇他是無論如何要去看的。所以,由于他的光臨,楊振寧先生也就一起來了,但不知楊先生喜不喜歡滇劇。據他說,抗戰期間,他在昆明七年,對昆明很有感情,此次看滇劇的地點,他還記得是原來綏靖路雲南大戲院的地址。他擔任香港雲南同鄉會名譽會長,條件之一是:要能說出昆明一到十的老地名,如『一窩羊』、『二徒巷』、『三義鋪』、『四集堆』、『五華坊』、『綠水河』、『麒麟寺』、『八大河』……等等,這些老地名,連我也記不全,想不到楊先生在研究高能物理之餘,竟還留下這些印象。這次『錢』劇的演出,固然存在不足,但竟是首次為『錢』公事迹的呼喊和表彰。我在八三年此間的報上,曾呼籲尋找『錢南園故里碑』而今五年過去,如石沉大海,無人問津。筱國先生輩尚且懂得教化,尊先賢,以俸銀倡建祠堂,刊刻錢公遺集。而又一巧事是,熊、楊兩先生下榻被安排在『錢公祠』舊址,即盧漢占祠堂後在青蓮衙之別墅公館,這真是戲劇性的巧合。先生定會想像出此間的情景,無奈弟將有關劇照寄米,可窺一斑。

嗚呼,『文革』中吾滇之歷史文物多毀盡,而今又不修復倡建,以致令嘉言懿行墜地,故世風日下,人材不振,日就衰竭。與之東瀛日人倡神社相比,實在愧對祖宗,愧對鄉賢。

先生著述等身,且有令人感佩之閱歷,并以堅定之信念經世治學,宏揚民族文化。此次與秉明先生談及有關錢南園研究會,將來開展之活動時,介紹過先生亦是名譽會長之一,熊教授似覺名字很熟,也許法國亦有認識先生的滇藉人士。現將與熊教授商量之有關進一步之活動情況通報先生。如下:

一、在今年一月廿四日舉辦錢南園研究報告會』之基礎上,整理收集有關錢公文章、書法、繪畫、及史料之考證研究、美術、戲劇之創作等等(這裡亦有自稱錢公後人者在寫錢公之傳記)將來記集成冊,海外學者(特別台灣地區)亦請先生廣為聯絡。

二、擬舉辦海內外人士參加的『南園杯』書法大獎賽,歡迎各位鄉長惠賜墨寶。(詳細之比賽辨法細則容日後函寄先生)

三、在九○年錢公生日舉行一次紀念錢公誕生二百五十周年之報告會,暨大獎賽獲獎作品之展覽(包括題詞)、熊秉明先生亦從巴黎前來主持頒獎大會,屆時敬請先生光臨主持,(如先生還不能來,可請李淑英等先生及女士光臨指導)

四、九○年為錢南園先生塑一半身之銅像,秉明先生已允應考應設計及造型,我與有關方面交涉,將來置於公園讓子孫後代瞻仰,熊先生日下正在漢城,他為奧運會製作了一個雕塑,他承擔此任是最理想不過的了。從現在起到九○年,我均要為此四項任務而勞力奮鬥。我們以往開展任何活動均是自籌自樂,印簡介說明書,都由我與印刷廠畫墨稿,聯合舉辨的目的,則是為了不收場地費,如希望撥款之類,一輩于也很難搞幾項大的活動,雖困難很多,亦甘苦自樂。惟此次預計九○年錢公之紀念,事關重大,鄙人亦經多方籌劃,擬舉辨一個人書法展覽,(一百幅)義賣所得,則為錢公雕塑銅像集資及舉辦紀念錢公書法大獎賞之費用。惟弟在此間,適逢通貨膨賬,原欲為錢公修祠堂一事恐成泡影,然銅像是一定要塑的。義賣展出之作品此間百姓無法承受經濟能力,我想若能聯擊先在美國展出,然後從美將一百件作品運到台灣,捐贈旅台雲南同鄉會,敬送各位鄉長。各位鄉長以樂捐之功穗,集資為錢公塑銅像,吾將以樂捐之序列刻在塑像後面之功德碑,將其芳名勒石,昭示後人。當然,若在美有認購者,亦更好,不過我的一百件作品將以宏揚滇中文化為主,如護國起義,大小爨之書體,滇中之名聯,亦有一部分是宏揚中華傳統文化、朱子治家格言、李、杜詩、正氣歌等。我想故贈淡江大學一堂(四條屏,兩對聯共六條屏)朱子治家格言,此文稿及家父幼時教我的啟蒙讀本。我將以顏楷恭書,大陸對此已蕩無所知了,可悲也。此事亦請先生成全。展出義賣事,弟在此間,耳目閉寒,亦請先生多介紹一些情況,是否可行,請多指示。然我也想出來看看世界,也許一走一看,會完全改變我現有的觀念,讀『文獻』驟然已使我明白了很多事理。近我常為佛門書寫匾聯,以積功德,昆明近籌建了一居士林,也掛功德建居塑觀音,我曾為之寫了一功德碑。嗚呼,唯錢公除滇劇團及研究會外,尚無宏場之舉。我曾問居士林屬何處所管,答曰:『統戰部宗教處』原想做居士的我,頓感無聊而已。惟書法能寄托一切,難怪秉明先生說『書法是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了。想當今,為政清廉,幾人如錢公,懇請先生聯絡海內外尊崇錢公之滇籍人士,倡塑銅像,進而建祠堂而今海內外一起重視我滇中先賢,改變社會只有維擊我中華傳統文化之發揚光大,我想是會獲得成功的。以上雛議不知可行否,盼先生教誨。

敬頊

秋祺教安!

弟張誠拜啟

九、廿七中秋後于曇華寺廟中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八期;民國77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