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紀念雲南起義七十四週年談復國問題

作者/陶鎔

世人皆知雲南起義是起因於袁世凱為逞個人私慾推翻 國父孫中山先生所領導而創建的中華民國政體,恢復帝制以滿足其作皇帝的慾望。此種違反民意違背潮流,妨碍國家進步之倒行逆施罪行,自必為主張民主自由,以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為職志者所反對,所以有雲南健兒感於弔民伐罪、順天應人之義,於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接受唐繼堯、蔡松坡諸將軍領導在雲南起義,出兵川黔獲得全國嚮應,打破袁世凱稱帝迷夢,維持中華民國民主共和政體於不墮。但袁世凱死後, 國父孫中山先生未在中樞執政,致國體被各省擁兵者割據稱雄,成分裂局面。內憂外患相繼而來,幾遭列強帝國主義者瓜分之禍。幸得 國父孫中山先生繼續領導,從事三民主義建國大業,在廣州執行護法成立大元帥府,並於民國十三年在廣東黃埔創辦陸軍軍官學校,培養國民革命軍幹部,隨之建立革命武力,以此國民革命武力,討伐叛逆陳炯明,隨之統一廣東,奠定革命基地,於民國十五年有蔣介石將軍以黃埔軍官學校畢業生為革命軍幹部,被國民政府任命為總司令率師北伐。由兩廣基地北向,而攻佔湖南、江西、湖北。東路軍由廣東進福建而浙江,進佔江蘇、南京,形成長江流域救國之新情勢。再作北伐而黃河流域影響華北、西北、東北之底定於三民主義國民政府之下。全國得告統一,完成北伐工作。但因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為世界各國之冠,若有長時期建設,必為國際馬首是瞻,受到左右世局影響,故有兩種破壞中國統一與建設之阻力出現。一為走資本主義加武力侵略的日本軍閥侵華戰爭,一為蘇俄扶持的走狗中共,乘「抗日戰爭」擴大叛亂行動。欲建立蘇俄式馬列唯物共產政權。二者皆係滅亡中國之大敵。惟因國際情勢變遷,以武力侵佔中國領土進而妄想獨霸亞洲與太平洋之日本軍閥形成與英美為敵而自招失敗。中華民國在中國國民黨與最高統帥蔣介石將軍領導下作艱苦之奮鬥,獲得抗日戰爭之最後勝利。惟事之不幸者,抗日戰爭雖獲最後勝利,而蘇俄共產帝國主義所操縱之中共傀儡,在戰後國貧民困之時,擴大叛亂,破壞中國傳統優良文化基礎,迫使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臺。致有十一億人口之大陸同胞遭受中共殘酷暴政統治,迄今逾四十年。言之不勝悲憤痛惜。吾人隨政府遷台,最大責任就是督促政府,支持政府同在「建設台灣、光復大陸」之國策下,加速加大努力使此任務早日完成。故就此時以「由雲南起義談復國問題」略舒所感,就教讀者。

一、把握時機造成反共勝勢

由於中共偽政權所採行之馬列唯物共產制度,在中國大陸以暴力強壓十一億同胞之結果,四十年來為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反對,不僅毀壞中國五千年之優良文化,最為人民反對者是剝奪生活之財產與一切言行之自由。被強迫勞動之結果,衣食不能溫飽,致成全民反共情勢,時至今年民國七十八年五月有北平青年學生為要求民主自由而作結隊遊行,統治者之中共頭目鄧小平、李鵬、楊尚昆等不僅不理會,反而恐嚇致激起大陸多處青年學生嚮應,至六月四日中共頭目鄧、李、楊竟派武裝部隊以坦克及機槍作血腥屠殺,使青年學生死傷數千人,消息傳播,我國同胞及世界愛好自由人士,莫不震驚,並紛予譴責及採取相當制裁中共措施。中共偽政權現在已處於國際極大困境中。反之對我中華民國各方建設進步之成就予以讚揚,值此情勢對我好轉之際,如何把握造成我反共復國工作之優勢,是為吾人最須研究及採取行動者。

二、從國際方面打擊中共

⒈就中共在國際上處於劣勢之現階段,發揮我經貿優勢爭取興國:中共偽政權實行馬列唯物共產主義及毛酋澤東思想,在暴政統治中國大陸十一億人口之下,已證明失敗,為爭取民主自由改善人民生活之青年學生是代表極大多數人民的意願,向統治之中共當政者提出要求不僅不予採納,反而予以血腥鎮壓,必為國際上斥責,並有若干國家和中共有「邦交」者斷交。反而和我中華民國建交,如近數月來有格瑞納達、賴比利亞、貝里斯三國先後和中共偽政權斷交後與中華民國建交。依此情勢,我政府當更加強外交方面之努力,吾人深望我政府對各部會局單位有駐外者必須統一於總體外交組織來運作。並須將人民團體從事國民外交工作者,予以支持輔助。使之更能發揮總體外交功能。如此才足把握時機,造成我國在國際外交上的優勢。

⒉擴展中華民國外交活動領域打擊中共:外交工作除單方面國與國關係之維持外,尚有國際性的全球組織與活動及區域性的組織與活動。因此我對現有國際組織中衡量我之力量作重返的或創新的國際組織工作,自己申請或託他國代提皆必須作積極活動。我以獨立自主的外交,不懼怕中共抗議。在能擴展我國在國際社會的活動領域,迫使中共變為弱勢與被動。

三、向中國大陸內部及邊區打擊中共

前段將反共復國工作在國際外交上提出兩點意見外,還有更重要的是向大陸展進的工作。因為我們在台灣,不能將台灣建設好就算了事,必須將佔據中國大陸的中共偽政權打倒,將馬列唯物共產暴力主義消滅,重建三民主義統一的新中國才能救台灣救全中國大陸同胞。因為我們要積極向大陸展進工作,本人對此簡單提兩點意見:

甲、向大陸內地的復國工作:

⒈促起大陸上極大多數人民以反共義勇行為,作集體的有計劃有持續性的為求改善生活而向其貪污壓迫人民的少數中共幹部鬥爭。

⒉促起大陸上不滿中共暴政的中共人士及武裝部隊採取自力自救運動。使中共內部分化而不為中共屠殺同胞效命。

⒊運用怠工與破壞不為中共作軍事生產與運輸,使中共軍事行動癱瘓。

⒋策動大陸同胞由知道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建設的輝煌成就是出於實行三民主義的努力結果。所以要救大陸同胞惟有實行三民主義,拋棄共產主義。

乙、向大陸邊區展進復國工作:

因為中國大陸邊境線很長,而且種族又多,除少數漢民族外,滿蒙、回、藏,和幾十種少數民族多在大陸邊區居住,又因生插習慣與語言和內陸漢民族有若干差異,所以思想和行動不會完全符合在北平的中共中央意圖。因此滿、蒙、回、藏及邊彊少數民族多存有反共較強烈意識。吾人既明瞭此種情況,為使反共復國大業早日成功,就必須重視而採取有效運用。

⒈先在台灣選拔適於大陸邊區從事反共工作的人員,加以特種訓練並訂特別獎懲辦法,予以任務赴大陸邊區工作。

⒉就中國大陸邊區已集結多年,不為中共誘降之反共義胞,予接濟輔導使其壯大而為復國大業效命。

丙、運用雲南起義精神開拓復國機運:

國人既知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起義之成功,其主要因素在於:

⒈把握時機,乘時造勢,當時袁世凱妄想恢復帝制,自作洪憲皇帝,而阻碍 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實行民主政體之前進的偉大的政治理想。是袁世凱自絕於國人。所以遭全國智識份子及熱心救國的勇士反對,把握此種人心所向的時機發難起義,短期獲得全國嚮應支持。

⒉利用地理人和收事半功倍之效:由於雲南地處邊彊,外係印、緬、寮、泰等佛教國家,人民性喜和平,致雲南無外來敵視干擾,對內又居高臨下之高原地帶,進兵四川,貴州與廣西等省,成向下而易攻之勢又加雲南士卒勇敢能耐,是具有戰勝之要件。

綜合各方情況研判,對反共復國問題,我政府在台灣之建設,主要任務是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為第一,現在竊據中國大陸之中共偽政權,所行馬列唯物共產制度已徹底失敗,又加國際對中共之暴政亦多指責,不予支持,此時機已成對我有利之最佳機會。乘時造勢,選擇向大陸展進復國工作較佳地區及利用人力與天時較好之地帶亦已瞭然,採取行動先下決心作最大之努力。此其時矣!深望在台國人一則不作樂不思蜀,苟安於此之誤己。一則不作故意破壞國家建設予中共攫取台灣顛覆中華民國政府之勾當。朝野一致努力,反共必勝建國必成,是吾人紀念雲南起義所抱之最大願望。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