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倒袁對外聯絡的李宗黃

作者/李文瀾

孫中山先生領導的中華革命黨二次革命失敗後,北洋軍閥勢力籠罩全國,其實力已深入長江流域,當時馮國璋坐鎮南京,雄踞東南,倪嗣冲佔安徽,王佔元督師湖北,李純據有江西,張勛盤據徐州,盧永祥鎮守淞滬,曹錕第三師駐守岳州(後調四川),他們作為袁世凱防範中華革命黨的前哨。這些北洋派將領,多數聽命於馮國璋,以他的態度為進退,受他影響較深,因此,如果爭取了馮國璋,也就有利於爭取這批將領。

雲南在籌劃起義時,重視聯合省外反袁力量,先後派劉雲峰赴江蘇,(後回滇)趙伸、吳中桂往廣西,李植生赴四川,楊秀靈到湖南等地活動,鼓吹他們傾向護國運動,分裂北洋派力量。

公元一九一五年,我的叔父李宗黃號伯英,雲南鶴慶縣人,保定軍官學校第一期畢業,同盟會員,時年二十八歲,曾在江蘇都督林述慶部下任營長、馮國璋處任上校參謀,鑒於袁世凱解散國會,毀棄約法,復辟帝制,出賣中國,並和日本帝國主義訂立了二十一條約孤憤難抑,乃向唐督軍繼堯請纓,上書自薦,適唐督軍亦有借將之意,熱忱歡迎其回滇。一九一四年九月十四日,他由江蘇起程回滇,共襄義舉。

民國五年雲南起義,護國討袁前,唐繼堯派李宗黃、唐繼虞為護國軍都督府駐滬全權代表(唐繼虞後因迎護蔡鍔未成行),攜帶唐繼堯致孫中山先生、陳其美(英士)、陸榮廷、梁啓超、馮國璋的五封親筆信,於民國四年十二月十二日由昆明赴港滬,與反袁各派力量洽商促各黨派乃至海外華僑、名流、耆彥,通力合作,一致討袁。

廣西督軍陸榮廷素與袁世凱的矛盾尖銳,為了促陸早日響應起義,李宗黃過港時,把唐繼堯致陸榮廷的信,交給了陸的義子曾彥請他轉交,隨後還在上海會見了陸榮廷所派迎梁(啓超)特使唐伯珊(紹慧)進行了聯繫。

孫中山先生領導的中華革命黨,是反袁的重要力量,也是雲南起義的首要聯絡對象,唐繼堯派李宗黃赴上海時,即轉交致孫中山先生一封信,由雲龍撰稿,唐繼堯簽署,其原文:「我公撐天一柱,領袖羣倫,竊盼登高一呼,俾羣山之響應,執言仗義,重九鼎以何殊,除已密函海內外同志,一致進行外,並派李君宗黃駐滬,密與各方面同志,相機接洽,或為楚材之借,或為蜀鐘之應,或撥戟以共鋤眾魁,或解囊而樂輸義粟,總期早除袁逆之大憨,復我民族之自由,如蒙訓示,當由李君就近趨候稟呈一切,切盼賜以南鍼,俾有遵守,翹詹偉函,毋任殷拳」。待孫中山先生收到函時,雲南護國起義已經爆發。

為此,孫中山先生覆信表示,中華革命黨和他本人絕對全力支持雲南首義護國軍的壯舉,並命陳其美負責洽商辦理。由於孫中山先生的全力支持,雲南都督府聘請陳其美為顧問。

李宗黃在滬和中華革命黨其他負責人如吳稚暉、葉楚倫、邵力子、于右任、戴傳賢、丁景良等人,建立了密切合作,又與長江中下游的何成濬、彭允彝、谷鐘秀等建立了聯繫,籌商發動長江上游各省起義,壯大討袁聲勢,削減了袁軍護國軍的壓力。

接著與申報負責人葉楚倫、邵力子積極鼓吹登載雲南護國起義,袁逆所訂賣國條約,復辟帝制以及各黨各派團結聯合一致聲討等情況,起了很大的作用。並團結了立憲派首要份子康有為、梁啓超、岑春煊、孫洪伊、湯化龍等,力促各方贊助、響應起義、壯大聲威。

此外利用雲南在滬的《丙辰通訊社》,專門刊載北洋軍閥的動態、包括北洋部隊的進退,調遣和軍官升調等消息,利用北洋派系內部的互相猜疑,傾軋、分化瓦解北洋軍,以展自己的志氣,減敵人的威風。

民國四年底,著名的立憲派梁啓超,從天津到上海後,李宗黃持書至梁的寓邸(上海靜安寺路)訪問,請求梁啓超協助,潛入南京,敦促馮國璋響應起義,梁啓超非常熱情,積極予以支持,梁說:「這件事,很容易辦,不但我和華甫(馮國璋別號)很熟,而且反袁稱帝立場一致,尤其在華甫幕中,還有兩員反袁最力的人物(指胡嗣璦、潘若海),你放心,一切我自會為你安排妥當,你要到南京去,隨時可以成行」等語,出自肺腑之言,相見甚歡。

這是利用北洋派內部矛盾,爭取馮國璋,也就是利於爭取更多的將領,所以唐繼堯說道:「爭取馮國璋倒袁,不啻為護國軍憑添十萬大軍」,為此,唐繼堯指示,李宗黃速赴南京。

李宗黃在陳其美、梁啓超、孫洪伊等人的大力幫助下,先後兩次在南京見馮,遞交了唐繼堯的信函,說動了袁世凱心腹大將馮國璋中立。馮當即表示:「有滇發難,當繼踵而起」,以致浙、皖、滬、贛各地袁軍二十萬人,不敢遠調川湘,唐並許諾倒袁成功之後,舉馮國璋為副總統的高位,對馮國璋很有吸引力。當袁世凱密電馮國璋「唐逆繼堯派李宗黃駐滬,煽動軍隊,圖謀不軌,著即嚴拿究辦,如不克解送北京時,仰即就地正法」的命令到達南京時,馮不僅未執行命令,相反的與雲南訂立了三條協議,如:㈠唐推翻帝制,再造共和。㈡長江中下游與馮有關之北洋部隊,如張勛,王占元,李純,盧永祥,楊蓋德等,保持中立,不與護國軍為敵,拒絕袁世凱調遣入川,入湘之命令。㈢必要時,馮國璋負責聯絡長江各都督,發表通電,請袁世凱取消帝制,亟籌自全。同時與雲南互為表理,揭布調停時局辦法。唐繼堯立即覆電贊同。

由於馮國璋對袁世凱態度的大轉變,兵不血刃遂牽制了北洋軍閥部隊二十萬的兵力,大大減輕了對護國軍重大壓力。

民國五年三月,護國第一軍蔡鍔部進佔敍府,綦江,向盧州進攻。第二軍李烈鈞部進至貴州麻陽,道江。第三軍唐繼堯部進駐廣西百色。同時貴州、四川、廣西、廣東、湖南、浙江、陝西等省,紛紛獨立,響應雲南起義,三月二十二日,袁世凱深感人心大變,事無可為,正式宣布取消帝制。

六月六日,這個曾經猖獗一時不可一世的封建大獨裁者,大賣國賊,氣絕身亡。

李宗黃在滬聯絡,赴湯蹈火,曾一再被通緝,對雲南起義,護國倒袁,對共和再造,著績甚偉,功成敍獎,升任雲南都督府少將參謀處長,黎大總統(元洪)授與陸軍少將,三等文虎章, 國父孫中山先生去函李宗黃,曾云:「唐公命帶之材,首倡義舉,大功昂建,處為摀謙,誠可以全國軍人之表率。閣下既深投契,遂佐戎機,長揖參軍,展足別駕,相得益彰,良用為慰」以資激勵。

所以,孫中山先生說:「雲南起義,與黃花崗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謂先後輝映,毫無軒輊。」

誠然雲南起義,護國倒袁,終於在中國近代革命史上,寫下光輝的一頁。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