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賦──以「春城無處不飛花」為韻

作者/周善甫

美哉昆明,爽適無倫。山橫水顛,開川原之奇局;鍾靈毓秀,見先民于鴻鈞⑴。南近回歸,朔漢之寒流弗屆;高拔千九,亞熱之蒸暑不巡。四季無非豔陽;湖山莫不長春。況乃舒澄湖于高原,千頃似鑒;展緣野于山國,極目如菌。秀蟑環拱,愛雨林之暢茂;甘泉交注,喜物類之咸臻。于是陽和催百花,碧波躍錦鱗。孔雀奔,寶象馴。金馬絕塵,碧雞求賓。信人間之福地、伊甸之邇鄰也。

惜乎雲山莽莽,輪鞅莫至;急流汹汹,舟棹難行。去蚕叢而尤遠,五丁撫膺;嘆南荒之廣褒,諸葛息鈺。金印徒頒,不毛之惡鎰莫白⑵;玉斧輕畫,夜郎之諷刺如鯨。致令長為戍客之哀牢,黃峨泪盡⑶;久滋民族之紛擾,阿盖魂惊⑷。但布裙荊釵,雖遭嗤嗤之輕,而幽姿令質,終存顒顒之城。璞玉真金,終待發揚其精英!

是以開拓發展,歷有俊杰之士夫,踵事增華,不無信實之錄述。草菜既辟,楚莊蹻始建且蘭;池隍堂堂,鳳伽異乃拓東都。尉遲恭韜之匠斧,雙塔永峙;瞻思丁王之惠政,六河長哺。「壯麗大城」,馬可波羅所目擊;「凌雲危構」,日僧曇演之羨諛⑸。于馬才俊繼出,實至名孚。蘭茂《本草》,先《綱目》而見重⑹;三保遠航,屆東非以揚威。蒼莽擔當畫,雄沉錢澧書,瀟灑髯翁聯,生動廣修皇⑺,沉痛石淙詩⑻,務實礦工圖⑼,振奮聶耳曲,華美孔雀青,灼灼南天,俱祖國文化之明珠。

世紀之初,略見繁庶。米軌接海隅,工礦乃得助,水電廠、無線電、自來水、航空署,領刊省之先河,啓引進于初曙。設堂講式,振雄風于糜痿;聯大辦學,培楨于乎危遽。五華山上,奮舉護國之義旗;台兒莊前,恕懲日寇之狂狙。有「再造共和」之盛名,獲「抗戰基地」之美譽。

迨撥亂以這今茲,發展尤速。天衢九達,號航空之大港;鐵道三始,居陸行之會突。攘往熙來,駢輪並輻;競勝爭華,高樓林矗,學府列北廓,弦歌連綿;廠區佈西郊,輪機綰轂。既開放以交流,名產涌現于方物:非僅白藥奇靈,雲煙芬馥,雲子錚錚⑽,雨銅鶻鶻⑾,即精密機床,光學儀器等高技產品,亦為世人久仰矚。況乃聚磷鹽以豐嘉禾,化雲夭而茂果蔬。引銀魚于太湖;交壯雞以優屬。織機繁響,毛棉充足。餐棹于焉豐典;時裝因衣文。故爾生計從容,民情雍睦。怡顏多見,暴戾少矚。廣路覆緣蔭,深巷羅草木。麗日高懸,大樓之貿易欣榮;華燈眩彩,舞廳之笙歌鼎沸。二十六種民族優游,三百萬居戶淳篤。不愧「名城」之稱,應中「文明」之鵠。

且也美景如畫,有口皆牌:豈雞闤闠,即可掀單湖之綠幛,只一旋踵,便克攬螺峰之林幃。細柳拂波,愛緣雲之柔弱,繁櫻蔽天,惜紅雪之霏霏;賞荷柳蔭,猶憐佳人袖薄;探梅崖畔,莫愁名士衣絺。忽若叢莽獵奇、猿啼虎嘯⑿;恍然田園逸興,魚出鷗歸⒀。見山林于城市,免塵囂之可誹。至若游艇南泛滇池,輕車西攀雲柄⒁,則湖山雙絕,尤當信其奇魂。人從危岩竇間出,山向平湖盡處稀。或也繁弦急管,滿船果餌待秋月;或也疏鐘緩唄,燒寺松楸迎春暉。殿閣干雲,疑仙儿之無別;彩打流波,似覺夢之俱非。西湖稍遜曠達;黃山略過塊巍,並依而兼其秀、健,或庶乎其可幾。尚有鳴鳳密邇,五老非遐。看銅殿巍峨、銅殿斑駁、銅旆高樹、銅劍張誇。黑水祠中,矯矯前期嘉木;植物園里,比比異卉奇花。信符「植物王國」之譽,合稱「有色金屬之家」。如欲盡其奇奧,請勞出以巾車。極盡飲、瘦、透、漏,應拜石林之嵯呀;享領軟玉溫香,當浴安寧之名沸。「天下第一」果然,「世間無雙」不差。勝慨美景,每興難窮之嘆嗟。

加以豔陽常駐,霜雪稀加,遂令春風得意,春色修誇;眾卉爭妍,果然名種皆滙;四物獨絕,信乎開市無它,紛如銹錦,三十六品蘭蕙;燦若卿雲,七十二種山茶。杜鵑遍林壑;報春漫天涯。名園幽圃,周爭奇以鬥豔;小廊高檻,亦隨意而堪誇。尋常無非勝概,四時相繼繁花。蝶追輪復芳躅,人醉杯中流霞。時際盛也有據。世稱「春城」不差。漪歟兮,美哉昆明,爽適無倫!

註:

⑴   昆明地區為人類發祥之一。

⑵   諸葛亮既有「深入不毛」之語,滇尤蒙其惡名。

⑶   黃峨,楊慎妻。楊被謫戌。黃多寄斤之作,摯切哀惋。

⑷阿盖,段功妻,段被鴆殺,盖哀憤死。

⑸日本詩僧曇演曾游昆,有詩:「五華之山千仞高,上有危枸凌雲霄。」

⑹蘭茂著《滇南本草》,早李時珍《本草綱目》百餘年。

⑺筇竹寺內的五百羅漢塑像,是清代四川著名藝匠黎廣修塑。

⑻安寧楊一清著有《石淙詩鈔》,得老杜真味。

⑼吳其濬著有《滇南礦產工器圖》。

⑽昆明圍棋子品瑩可愛,屬作國家禮品。

⑾即斑銅工藝品。

⑿圓通山廣畜珍禽異獸。

⒀近年冬季每有鷗群翔集翠湖。

⒁西山華亭寺亦稱雲栖禪院。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